•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三十章一朵奇葩入云来
  • 临江仙 第三十章一朵奇葩入云来

    作品:《大道朝天

        很多人都知道,井九入内门的第一天,便说要取适越峰莫师叔的剑。

        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还猜想他会不会像在南松亭外门一样给世人一个惊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少人相信他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连出身南松亭的玉山师妹与那位元姓乐浪郡弟子都已经不再抱有希望。

        半年时间过去了,井九不要说取剑,就连剑峰都没去过一次。

        这早已成为洗剑溪最出名的谈资,对不喜欢井九的人、比如薛咏歌和甲课的那些优秀弟子来说,这自然是井九的笑柄。

        今天,井九却似乎要去取剑了。

        “取剑了!”

        “井九要去取剑了!”

        洗剑阁里到处都是呼喊的声音。

        数十名内门弟子向外跑去。

        林无知有些意外,然后发现梅里师叔提前结束了丙课的课程,驭剑而去,看方向也是剑峰。

        ……

        ……

        井九走上剑峰的时候,并不知道梅里与林无知已经提前来到这里。他更不知道,当他向着剑峰上走去的时候,有很多闻讯而来的洗剑弟子甚至诸峰弟子也来看热闹。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上剑峰会被人误以为是取剑。

        好在他知道这是大白天,没有像那天夜里一般狂奔,而是很稳定地走着。

        他很快便攀上了山崖,速度不快,但也没有减缓的意思。

        ……

        ……

        剑峰下很安静。

        云行峰的执事们连连摇头,震惊无语。

        弟子们更是张着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最开始的时候,这里并非这般安静,不时能够听到对井九的奚落与嘲讽。

        但当他们看到井九在峰间行走的画面,那些尽数被倒吸冷气的声音所取代。

        不知道过了多久,弟子们终于醒过神来,议论不停。

        “他这不是第一次进剑峰吗?怎么可能走的如此之稳?”

        “这怎么可能?已经过了鹰嘴岩,岂不是过了六百丈?”

        “你们说他还能走多远?再走一百丈?”

        “他总不可能第一次就走进云里吧!”

        “真了不起啊……果然深藏不露,不过听说莫师叔的剑在峰顶,应该很难拿到。”

        “快看!他要入云了!”

        “他居然真的入云了!”

        ……

        ……

        井九不知道自己上剑峰有这么多的观众。

        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在意,只是依照自己的节奏行走。

        很快,他便走进了云层,再也无法看见,留下峰底一片惊叹,还有那些稍嫌不满的感慨。

        如果他在入云之前停下来挥挥手,那该多帅气?

        林无知转身准备回洗剑溪,视线与梅里师叔对上。

        “墨师叔的眼光果然不错。”

        他看着梅里师叔说道:“抱歉,看来这个孩子我们是一定要争了。”

        梅里师叔美丽的面容上寒意骤盛,说道:“我再说一次,你看看那孩子生的,当然要进我们清容峰……墨师兄丑成那样,他好意思收这孩子为徒吗?”

        ……

        ……

        来到剑峰东麓的高处,找到那片崖壁,井九停下脚步。

        这时候是白天,可以看得更清楚些,那个洞只有三尺深,恰好容纳一个人盘膝坐在里面。

        赵腊月坐在里面,就像两天前一样。

        她的血已经止住,脸色很苍白,看起来伤势很重。

        井九放下手里提着的一大筐山果,说道:“吃这个。”

        这些山果是他离开洞府前让崖间猿猴摘来的,味道有些酸苦,但对补养血气极有好处。

        然后,他从袖子里取出一颗丹药搁在她的身前。

        赵腊月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为什么尸体会被发现?”

        井九有些意外。

        她如何知道峰下发生的事情?如果说在九峰之间她有帮手,为何那人没有帮她治伤?

        赵腊月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我自有办法。”

        井九没有追问,因为他不在乎这件事情。

        赵腊月却盯着他的眼睛,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我很久没有杀人,有些忘了后续应该怎么做。”

        井九说道:“而且处理尸体,很麻烦啊……”

        赵腊月说道:“所以你就随便丢在溪边?”

        井九问道:“不然?”

        赵腊月觉得这个少年真是一朵奇葩,比自己还要更奇怪。

        “你到底是谁啊。”

        她当然知道他是井九,貌美无双的井九。

        但井九又是谁呢?是皇朝派来的卧底吗?

        井九看着她微笑问道:“那你呢,你又是谁?”

        他当然知道她是赵腊月,独一无二的赵腊月。

        但赵腊月又是谁呢?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

        井九不担心赵腊月会揭穿自己。

        如果被人发现她杀了碧湖峰的师叔,就算她是赵腊月,也会出问题。

        如果她说是那位师叔想杀她……有几个人会相信呢?

        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成为秘密。

        井九确认她的伤势应该没有大碍,转身准备下山。

        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说道:“我想起来了,以前我杀人也是不埋的。”

        赵腊月说道:“不怕被人发现?”

        “为什么要怕?”

        “怕被人寻仇,怕……麻烦?”

        “寻仇?最开始有过几次,后来就没人敢了,所以不是很麻烦。”

        说完这句话,井九便离开剑峰。

        回到峰底,看着那些同门们有些遗憾的眼神,他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些事情。

        ……

        ……

        井九的剑峰之行,在洗剑溪两岸引发了一场极大的轰动。虽然他没能成功地带回莫师叔的仙剑,但在洗剑阁里听不到任何嘲讽与羞辱的语言,最多是带着几分遗憾的叹息,包括那些已经洗剑多年、境界深厚的师兄们,现在谈论井九时,也会在言语里保有足够的尊敬,因为那天很多人亲眼看到了,他第一次攀登剑峰便走进了云层里。

        关于那位碧湖峰师叔被杀的案子,上德峰还在紧张地进行调查,但在洗剑溪畔已经没有多少人提起,没有人见过那位师叔,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而且这件事情与他们相隔的实在是太过遥远。

        没有人会相信一名洗剑弟子能够杀死一名无彰境的剑仙。

        除了柳十岁那个笨蛋。

        井九笑着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