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二十六章见到一双眼睛
  • 临江仙 第二十六章见到一双眼睛

    作品:《大道朝天

        其时夜深人静,峰底无人,云行峰的执事们也没有发现井九的到来。

        小楼里显示剑牌位置的阵图上,只能看到赵腊月的剑牌在遥远的云雾深处。

        属于井九的那块剑牌,安静地躺在洞府的角落里。

        几只猿猴在洞外的崖壁间不停飞来跳去。

        井九走上了剑峰。

        剑峰里没有树,崖壁间的石头上到处都是森然的剑意,除了野草,很难有别的植物能在这里生存。

        至于野兽更是看不到一只,放眼望去,一片荒寂,死气沉沉。

        对普通的内门弟子来说,在剑峰里行走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哪怕是那些已经成功取剑的弟子,每每想到在剑峰上的感受,也还是心有余悸,但对井九来说,剑峰与别处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他在山峰间行走,如履平地,谈不上健步如飞,但速度却极快。

        无论遇着如何陡峭的崖壁,他也不会用手攀爬,也没感觉到他如何发力,总之便是很轻松地走了上去。

        很快,他便来到了剑峰的中段,来到了云层的边缘。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峰底向上望,只会把他看成乱石里的一个黑点。

        第一次攀登剑峰,便能够来到云层边缘的都是非常出色的内门弟子。

        能够直接走进云层的弟子更是非常罕见。

        井九走了进去。

        ……

        ……

        云行峰,云永远在行走。

        厚而湿气十足的云层不停地滚动着,遮蔽了所有光线,一片黑暗。

        这里的剑意数量更多,更加森然,如果是普通弟子,几个呼吸便会承受不住剑意的侵袭。

        这些剑意与黑暗对井九没有任何影响,相反,来到云层之后,他不用遮掩自己的身影,向上行走的速度变得更快,直至变成一道轻烟,一步便是数十丈,两只耳朵随风策动,听着天地间的声音,确保不会遇到任何障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井九停下了脚步。

        这里距离峰顶应该已经不远,林无知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位适越峰的莫师叔仙逝之前,确实被井九的那句话激发了最后的骄傲,竟是突破了极限,归剑到了如此高的峰间。

        井九静静感知着四周已经变少、但气息更加肃杀的数百道剑意,判断应该还在更高处,飞跃而起。

        悄无声息,他的双脚落在了地面上。

        浓密的云雾渐散。

        井九看到了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很好看,白眸如水银,黑瞳若点漆。

        如果是一般人,忽然在剑峰顶的云里,看到了这样一双眼睛,一定会吓一跳。

        相对应的,那双眼睛的主人,也应该会被吓一跳。

        但井九与那双眼睛的主人都不是一般人。

        所以没有惊叫声,只有沉默。

        只能看到彼此的眼睛,说明他们的脸靠的非常近。

        “抱歉,我不知道有人。”

        井九说道。

        他的呼吸带起微风,掀起一络青丝,飘过眼眸,就像是掠过水面的柳枝。

        井九向后退了一步,看到了对方的脸。

        那张脸也很好看,虽然不如他好看,但也可以说眉眼如画。

        只是少女的眉有些短,非常黑,而且头发很短,很短。

        少女的头发与脸上都有些灰尘,看着很脏,像是很久没有洗过。

        这里是一处崖壁,壁间有个半人高的洞。

        少女盘膝坐在里面,仿佛石像。

        井九想起来了,她应该是谁。

        常年在剑峰上,修行剑意焠体,整个青山宗就只有一个人。

        赵腊月。

        “你是谁?”

        赵腊月问道。

        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若剑鸣,尾音微扬,仿佛被秋水洗弯的剑,最后弹了回来。

        “井九。”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我好像听说过你。”

        井九说道:“我也听说过你。”

        赵腊月歪头看着他的脸,忽然说道:“你不如传闻里好看。”

        “可能是传闻太夸张。”

        井九向她点点头,离开崖壁,向更高处而去。

        赵腊月没有理他,没有多想,闭上眼睛,继续感受四周的剑意。

        彼意自然,故承而用之,则夫万物各全其我。

        她的呼吸随剑意起伏而动,渐渐宁静,变得无比缓慢,直至悠长的仿佛没有间隔。

        她的心跳也变得慢了起来,在满崖的呼啸风声与凌乱剑意里,很难被听到。

        ……

        ……

        井九绕到了剑峰西麓的一处崖壁间。

        他还在想赵腊月。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名字听的多了,他觉得有些耳熟,又觉得似乎在更早之前便听说过。

        还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

        在所有人看来,备受宗派重视、师长疼爱,只等着承剑大会一过,便会大放光彩的赵腊月,眼神凌厉而意气风发。

        但在井九的眼里,她的眼神却并不简单,似乎隐藏着什么,还有一抹郁郁。

        不过那与他无关。

        他环顾四周,确认自己要找的剑就在这里,心念微动,把剑识散了出去。

        在他剑识笼罩的数百丈范围里,甚至更远处的一些地方,那些深藏在崖间的剑都生出了感应。

        崖石微动,仿佛被风拂过,石砾簌簌落下。

        无数道剑意争先恐后而起,然而在接触到他的剑识后,瞬间回到崖间峰里,再也不肯出来。

        就像是感知到危险的兔子一般。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这幕画面,一定会觉得非常有趣。

        但没有人能够看清楚剑峰云层里的画面。

        除非身在其间。

        剑峰东麓的崖壁间,赵腊月睁开眼睛,感觉着天地间剑意的细微变化,心想发生了何事?

        遥遥相对的另一边。

        感受到那些剑意的退缩与安静,井九说道:“你们不要觉得配不上我。”

        稍停顿了会儿,他又说道:“当然,你们确实配不上我。”

        最后,他说道:“不过,我不在意。”

        峰间众剑依然沉默。

        “我不会像以前那般,只在山间呆着。”

        井九明白它们的意思,想了想说道:“这次我准备出去看看。”

        剑意骤起,争先恐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