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二十四章九夜
  • 临江仙 第二十四章九夜

    作品:《大道朝天

        第二天夜里,柳十岁再次来到井九的洞府,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只是说了几句话便离开。

        作为被整座青山宗寄予厚望的天生道种,柳十岁现在承受的压力太大,内门这里有很多同样天赋优秀的弟子,就算稍不如他,但比他修行更加刻苦。更不要说,他现在跟随顾寒学剑,经常能够接触到两忘峰上的那些变态,自然无法放松。

        第三天夜里,柳十岁来了,替井九铺床叠被,倒茶端水。

        井九注意到他的左腿走路有些不便,接着发现了他颈后的一处伤口。

        “又被打了?”

        柳十岁赶紧解释道:“与顾师兄无关,是比剑的时候受的伤。”

        井九没有再说话。

        也许是因为自己撒谎,也许是因为在井九面前维护顾寒,柳十岁觉得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那公子……我先走了?”

        井九没有理他。

        洞外风起,剑光照亮夜幕一角,转瞬消失。

        井九抬起头来,看着那处,沉默不语。

        他很清楚两忘峰的行事风格,但凡被他们看中的弟子,必然会被管制的极严,柳十岁承受的压力必然极大。

        第四天夜里,小院再次被推开,但今夜来的不是柳十岁,而是那天在剑峰上曾经见过一面的胖子。

        “我叫马华,名字很不起眼,在两忘峰上排三十七,也很不起眼,但当然比你重要很多,虽然你比我更出名。我今夜的来意你应该很清楚,是的,我是替顾三师兄传话,要你以后不要再与十岁见面,你不用急着说话,我知道你很瞧不起这种手段,而且只要你不加入两忘峰,我们也没道理管你,但是你不要忘记,十岁现在跟着我们在学剑。”

        马华看着井九微笑说道:“十岁现在每天都会被峰规惩罚,伤的不重,但总是痛的,你说这是何必呢?”

        井九看了他一眼。

        马华接着说道:“在南松亭,十岁可以不修道也要跟着你,但你清楚,现在他做不出来这样的选择。”

        井九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做为一名天生道种,来到九峰之间,接触到那些令人向往的大道剑诀,谁能够就此放弃?

        “当然,我们不会逼他做选择。”

        马华笑着说道:“事实上,他如果不能来看你,你完全可以去看他嘛。”

        这话里隐着的意思很深,但对井九来说就像是浅溪里的石头,看得清清楚楚。

        井九有些意外:“你想让我进两忘峰?”

        马华看着他笑着说道:“我与顾三的想法不一样,我可不管你是吃丹药还是如何进的内门,我只知道你这么懒,居然还能走到这一步,那只能说明你也是个真正的天才,而我两忘峰最喜欢的就是天才了。”

        问题在于,井九不喜欢两忘峰。

        他指了指洞外,示意送客。

        马华的笑容没有敛去,反而更盛,说道:“有意思,有意思。”

        ……

        ……

        第五天夜里,柳十岁来了。

        井九没有在他身上看到外伤,但在他脸上看到了疲惫,还在他眼里看到了一些犹豫。

        洞府里很安静,十岁收拾完了事情,站在他的身前,低着头说道:“练剑太苦,功课太多,我不能每天……”

        井九举起了手,十岁明白他的意思,不再继续说话。

        “修道本来就需要专心。”

        柳十岁抬起头来,望向井九的侧脸。

        井九在看剑经,显得很专心的样子。

        柳十岁知道,他只是不想看自己。

        公子很懒,从来不看书。

        ……

        ……

        第六天夜里,柳十岁没来。

        第七天夜里,他来了。

        第八天夜里,他没来。

        第九天夜里。

        井九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确认天色已晚,他应该不会来了。

        此后,他没有再向窗外看过。

        ……

        ……

        随后的日子,还是那般单调,无甚可说。

        洗剑阁的弟子勤奋地修行,与他一道进入内门的十余名弟子每天都在不停攀登剑峰,据说有几个人看到了成功的希望,只有井九还是像在南松亭一样,每天晒着太阳,向盘里认真地放着沙砾,等待着时间让汪洋一片的灵海变成剑果所需的养分。

        于是他再一次变成了异类。

        但与在南松亭不同,那位来自天光峰的林无知仙师,只负责解答弟子们的疑难,根本没有在意过他从来不去上课。

        别的弟子最开始有些好奇,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他果如传闻里那般,也就不再理会,就连议论也不多。

        毕竟剑道艰险,需要精进勤奋,哪里有时间去关心旁人。

        过了些天,北鹤亭等地又送进来了一批通过考核的新弟子,南松亭也来了数名弟子,包括薛咏歌、玉山师妹还有那位乐浪郡的元姓少年,看来吕师的离去没有对他们产生太大的影响。

        在洗剑阁里,薛咏歌对井九的懒散与恶习好生宣扬了一番,遗憾的是没能得到太多的呼应。

        玉山师妹与乐浪郡少年为井九辩解了几句,又专程去看望了井九一次。

        井九依然有些不理解,但表现的要比在南松亭的时候亲近很多。

        他记住了玉山师妹的名字,还请她与那位乐浪郡少年吃了两个山果。

        当天夜里,两只猿猴翻山而至,发现没有果子吃,不禁有些幽怨。

        时间就这样缓慢而平静地流逝着。

        柳十岁偷偷来过两次,替他铺床叠被、洒扫庭院,说几句话。

        不知道是现在的压力太大,还是因为修行太过辛苦,他的话越来越少。

        过了几天,井九才从玉山师妹处得知,原来是承剑大会的日期已经定好,就在明年初春。

        仔细算来,距离承剑之期,只有半年。

        这一次的承剑大会,最受期待的人当然是赵腊月,甚至可以说得上是万众瞩目,据说就连别的宗派都在议论,她究竟是哪座山峰提前预定好的承剑者,而最终她自己又会选择哪座山峰承剑。

        除了赵腊月,最受关注的便是柳十岁。

        所有人都在好奇,这位天生道种的修行速度。

        现在柳十岁剑丸已成,如果可以做到守一境圆满,有资格参加承剑大会,一定会成为诸峰争抢的焦点人物。

        那样的话,他将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二年轻的承剑者。

        ……

        ……

        第二天清晨,井九离开了洞府。

        他要去找柳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