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飞剑问道 > 第二篇 第三十四章 公冶丙和秦云
  • 第二篇 第三十四章 公冶丙和秦云

    作品:《飞剑问道

        权澄连夜查明一切。

        虽然有过命的交情,可还是透过御史台再调查了一下,听信一面之词,是很容易栽跟头的。

        查清后,在天亮前就写好了奏章,一大早,就立即前往皇宫,将奏章亲手交给了内廷,由内廷太监接收!

        内廷太监会进行查阅,分配。

        极重要的,会直接转呈给人皇!绝大多数的都是转给政务阁,由政务阁的阁老们进行批阅处理。

        太监们……

        没有子嗣,虽然对人皇陛下忠诚。可也大多贪婪,在分归奏章时,若是有一些长期交好的大臣被‘告’了,他们也会偷偷提前告知。当然他们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这些奏章都是有诸多太监一同盯着,是不能做任何手脚的。

        人皇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左都御史权澄,官居三品,乃是御史台二号人物!他的奏章是可以直接呈到人皇面前的,不过,既然奏章中记载的仅仅是江州广凌郡的一案子,这种小事,自然不必惊动人皇。被太监们直接转到政务阁去了。

        ……

        广凌郡,清晨,郡守府书房内。

        公冶丙坐在书桌前,看着面前的青铜镜子,青铜镜子上浮现出了九山岛主的身影。

        “九山师兄,这一早你又来找我?难道朝廷那边已经有旨意了,可有旨意应该直接下达到我这,还是又有谁告我?”公冶丙嗤笑。

        “对,又有大臣上书了。”九山岛主点头。

        “这秦云挺有人脉嘛,谁啊?”公冶丙问道。

        九山岛主郑重道:“左都御史,权澄!”

        公冶丙霍然站起。

        左都御史权澄?御史台是干嘛的,那就是监察百官的!而左都御史更是其中二号人物,官居三品啊。这天下十九州,各州州牧大多也只是三品!毕竟这等掌控神魔一脉传承的大昌王朝,越往上,想要提升半品都难的很。

        三品官,那是一等一的重臣!

        便是政务阁的阁老们虽然权势大,可一般也就二品三品罢了。

        “还是秦云的事?”公冶丙问道。

        “是。”九山岛主点头。

        “麻烦了,麻烦了!阁老们可以不在乎温殊、王勇将军的上书。可左都御史权澄的面子他们也是要给的!即便维护我这郡守的权威,最起码也会派遣一位御史下来探查。”公冶丙有些发慌了。

        御史巡查地方,也被称作巡按。

        足以让地方官员紧张万分。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九山岛主问道。

        “政务阁阁老们每天处理整个天下大事,政务繁多,等他们处理这事,也可能是一两天后。”公冶丙皱眉,“若是今天他们就处理这一份奏章,因为会立即派遣御史下来,暗中探查。监察御史从王都赶来,不管怎样,即便有飞行法宝送他过来,赶路也要一两天功夫!”

        “一天之内,我必须将事情全部做的干干净净。”

        “明天天亮前!我要监察御史暗中抵达,也查不出我任何破绽。”公冶丙眼中有着疯狂。

        公冶丙看向青铜镜子上的九山岛主:“九山师兄,为你做这事,我可真亏大了!我本来就不想对方这秦云,毕竟是有大功劳的修行人,虽然斩杀水神大妖上他只是辅助……可朝廷,对有大功劳的修行人,一直很是礼待。”

        像普通富商,欺压就欺压了。

        郡守只要让当地民生稳定,欺压点富商都是屁大点的事,之前温郡守、王老将军包括左都御史都没告这个。

        大昌王朝对修行人很重视,对为王朝立下大功劳的,就更加礼待了。只是天下间从来不缺有功劳的将士,流血又流泪之事。

        “秦云?你手腕可真厉害,逼我到这地步,好好好,等你和监察御史碰了面,我日子就更难过了。监察御史也是左都御史权澄下面的人吧,定会偏帮你。”公冶丙眼中有着寒光,“你不已经躲起来了么?只要你永远躲起来……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做干净了,就万事大吉。”公冶丙已经定下决心,“定不能让你和监察御史碰面。”

        ……

        这一天,秦云依旧在宅院内练着飞剑法诀。

        而夜色降临时。

        秦云照例放出本命飞剑,悄然抵达郡守府外围。每日不确定下父亲的情况,秦云也不安心。

        “嗯?”秦云微微一愣。

        秦烈虎竟然被解掉了铁枷,只有锁链绑缚着坐在石凳上,嘴里被塞了布。而一旁公冶丙则负手而立。

        当秦云透过本命飞剑精神外放探查时。

        公冶丙冷然开口道:“秦云。”

        秦云一惊。

        “我知道你在探查着这里。”公冶丙冷笑道,“我好歹也是先天虚丹境修行人,你以为你的精神外放探查,我会感应不到?”

        “你是不是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对付你?”公冶丙继续道。

        秦云的确疑惑。

        自己和公冶丙之前都素不相识,怎么突然对付自己了?仅仅为了钱财,到了公冶丙这等地位就为了点钱财如此不智?

        “一个时辰之内,郡守府旁三里外的陈园内。”公冶丙冷然道,“你我相见,到时候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会对付你!一个时辰内你若是不出现……我便杀你了你父亲。你知道的,杀一个银章捕头,对我而言没什么影响。”

        “一个时辰,我只等你一个时辰。”公冶丙冷笑。

        “好!一个时辰内,我会抵达陈园。”忽然一道声音就回荡在这小院内,跟着弥漫的精神退去。

        公冶丙依旧冷笑着,瞥了一旁的秦烈虎一眼。

        秦烈虎嘴巴被塞住了,他呜呜呜的挣扎着。

        “等会儿你就见到你儿子了,你可真有一个好儿子,将我逼到这地步。”公冶丙说道。

        “出发,去陈园。”公冶丙说道。

        “是。”那两名负责看守秦烈虎的守卫,直接抓住秦烈虎,一同跟着。

        ******

        秦云站在庭院内,一柄银白飞剑飞到了面前,悬浮着。

        “要见我了?要图穷匕见了?”秦云伸手,轻轻抚摸过飞剑的剑刃,“当郡守真疯狂了,我不得不去。”

        “好。”

        “那就见个分晓吧。”

        飞剑迅速融入手掌,进入体内丹田化作剑丸。

        秦云转身往后看了眼,母亲、大哥一家他们都已经进了各自屋子,秦云能感觉到,母亲虽然躺在床上但是却完全没睡着!毕竟如今秦家都有罪名在身,见不得光。连秦烈虎生死都难料,母亲常兰又怎能睡得着?

        “我会带回爹的。”秦云转身,推门便离开了院子。

        ……

        施展神隐术下,秦云行走在广凌的街道上,此刻虽然是夜晚时刻,街道上却还有些行人,一些酒楼之地还热闹的很,特别是青楼更是喧哗无比,老远都能看到大量灯笼耀眼。城内人们都过着自己日子,他秦云的事,除了极少数老百姓担心外,大多也只是当做谈资。

        毕竟现如今郡城内都有种种流言,说他秦云是故意撒谎,他并没有去对付水神大妖!他反而是勾结妖怪的修行人。

        老百姓们的确也有很多信了流言,就算没信流言的,也对秦云抱有一丝怀疑了。

        秦云心如止水,一路行走。

        “陈园。”

        抬头,前方有着一座大的豪奢宅院,正门上有‘陈园’二字。

        走到陈园门口,秦云也就散去了神隐术。

        门口有一名守卫候着,看到原本一普通的行人忽然变成秦云,不由心头一惊。

        “来了,便进来吧。”里面一道声音传出。

        “公冶郡守,你倒是先到了。”秦云沿着正门而入,一旁的守卫根本不敢喘息。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