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闪婚狂妻低调点 > 412 沐家
    沐家坐落在沐阳城,只是光有人听说沐阳城,却是没有知道沐阳城在哪里?

    穿过了雪山,在一处葱郁匆匆的山脉脚下,飞机稳稳的降落在沐阳城唯一的机场。www.00ksw.org 零点看书

    裴沁児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走进沐家会是因为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次看见沐家的原貌,竟与易家山顶有些相似,都是一些古色古香的房子,这里四季如春,就像是人间仙境一样。

    经过后世的改建,有些窗户已经改建成了现代化的窗户,走入其中,能够闻到淡淡的檀木香气,柏油路面干净整齐,道路两旁的树木翠郁青葱,现代化的豪车缓缓的行驶在道路之上。

    很是压抑的气氛,充斥着浓浓的悲伤。

    直到车子停止,沐家父子下了车,沐家老爷子迎了上来,神情有些悲痛,“儿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盈盈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心衰了呢?”

    沐爸爸抿了抿唇,“爸爸,我想她可能就是太累了。”

    沐家老爷子听这话,沉默了片刻,不知在想着什么,随即拍了拍儿子的手,“你若是能够放下就好了。”对于儿子和儿媳妇儿的那段过往,他知道的不多,仅仅知道儿媳妇的心里有一个人。

    沐爸爸一怔,眼眶含泪,像是个脆弱无助的孩子,“我是不是放下的太晚了。”

    沐家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儿子,我只希望咱们闲之以后好好的。”

    他明白父亲让他多为闲之作打算,他淡淡的说道,“我明白!”

    因为灵堂已经搭建好了,沐家前任主母去世这绝对是一件大事儿,沐家所有的长老和肱骨之臣皆是早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有些民风还保持着以前的风俗,主母过世,全城披麻戴孝。

    在裴沁児的眼里看来,有点旧时君王的制度。

    在沐闲之的介绍下,裴沁児见过了沐家老爷子,还有各位长老,外加他的那群同父异母的弟妹,还有一些仇视她的情敌,总之这样的场合,大家也只会用眼神秒杀她,却不敢放肆。

    毕竟,主母去世,堪比国殇。

    裴沁児为面色苍白的沐闲之戴上了孝带。

    然后拿过一旁的孝带,“你不给我别上吗?”

    沐闲之一怔,眼眶通红的看着她,抿了抿唇说道,“你愿意带孝?”

    裴沁児双手捧着他的脸,“沐闲之,相信我,你妈妈她是爱你的。”

    他眼底闪过一丝的哀痛,随即而来的心痛足以将她彻底的吞噬,“别安慰我了,我能够挺得下去,就是这件事情有点太突然了,我需要缓一缓。”

    裴沁児苍白的小手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一段视频,上面赫然是沐夫人。

    沐闲之浑身一震,颤抖的接过了手机,她神情略有不舍,带着满怀的期待看着某一处,那目光充满了怜爱,彷佛是在看着最珍贵的宝贝,那样的神情从来不曾在妈妈的脸上出现过。

    他突然有些嫉妒,嫉妒妈妈看着的那个人。

    裴沁児的声音很轻,“你知道她在看着谁吗?”

    他的心里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可是他不敢随意猜测,怕自己猜错了,有时候心死会比伤心还要可怕。

    “她在看着你!”沐闲之下意识的想要否认,裴沁児却是比他更快一步说道,“别那么快的否认你妈妈对你的爱,这对你不公平,对她也不公平,她死之前来找过我。”

    沐闲之震惊的看着裴沁児,妈妈来找过她?

    他沙哑的说道,“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我去找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可是还没来得及对你说,你妈妈就出事儿了。”

    “她,她对你说了什么?”

    “不是不爱你,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的爱你,我也终于明白,她看你却不想让你知道,恐怕她也怕你对她有过多的牵挂吧!”

    沐闲之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抱住了裴沁児,将头埋在她白皙的脖颈处,默默的流着眼泪,得知妈妈是爱着自己的那一刻,他心中竟是说不出的感动,那感动蔓延至他整个胸腔,令他的身躯轻颤不已。

    众人远远的看着他们相拥,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打扰他们,连他们这个外人都看的出沐闲之有多么的悲伤。

    因为遗体运送回来就是裴沁児在处理,所以后续的事情她义不容辞,跟着陈叔一起忙活。沐家老爷子也在一直观察着裴沁児,出事颇有大家风范,做决定果断,不愧是FK学院易校长的外孙女,与他们这些族内的闺女到底是有些不同。

    裴沁児刚闲下来一会儿,就碰见有人来找茬。

    有三四个年轻漂亮的女生,裴沁児大约记得,该是某些长老家的女儿,孙女。

    很是不屑的看着裴沁児,“你就是裴沁児?”

    裴沁児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因为这两日太累了,所以深情多了几分不耐烦,“如果你们是来找我茬的话,请注意一下场合,暂且放一放,我现在很累,没有那个精力去陪你们疯闹。”

    本来他们还就真的是这个目的,可是被人直白的说出来,多少有些面子挂不住。其中一个领头的女生心虚的说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裴沁児你把话说清楚。”林丹眼见她就要这么大大咧咧的走了,她想也不想的拉住了裴沁児,“你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裴沁児淡淡的看了一眼抓着自己手腕儿的那只手,淡漠的眼神闪过一丝不耐,她风轻云淡的说道,“我劝你现在松开自己的手,若是等一会儿别惹怒我折断了你的手,因为在我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

    “你……死丫头,你还挺嘴硬。”

    裴沁児不着痕迹的抽出了自己的手,在她惊诧的目光下,一把桎梏住她的脖子,眼睛里闪过一丝残虐与冷血,“我现在比较想扭断你的脖子。”

    林丹惊恐的吼道,“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