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 > 第026章 遭遇情敌的郁先生
  • 第026章 遭遇情敌的郁先生

    作品:《家有萌妻之美色勾人

        郁明惠待在条件落后的山村里,没有几千块上万块的护肤品,没有名牌包和衣服,每晚躺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还要被蚊子咬,热了只能开风扇,接连几天没睡安稳觉,到后来扔着屋里的东西撒气大哭。

        哪怕她闹得再凶,依然没人来赔不是或安慰她。

        有一次,郁明惠趁男人不注意,偷跑去小店问可不可以打电话,并信誓旦旦的给予承诺,只要她联系上家人,等家人过来接她,她就给十万块作为报答。

        总结那次借饭不成的经验,郁明惠觉得这里的人蠢笨,给好处要明说,不能暗示,因为他们根本听、不、懂!

        谁知,小店女老板嗑着瓜子,淡淡斜她一眼,没有再搭理她。

        瞧见展示柜上的电话机,郁明惠不管三七二十一,抓起话筒就要拨号码,结果拨完一串号,发现听筒里没声音,她不解,抬头去看老板娘。

        老板娘目不斜视,看着电视连续剧,吐出瓜子壳的时候,也抬起左手,手里拎着根电话线。

        电话线那头没有插上!

        郁明惠感觉自己快要崩溃,看着整个村庄的人都对她充满恶意。

        或者说,她觉得自己正身处一群神经病当中!

        某天下午,村长的妻子突然上门。

        村长妻子不管是长相还是穿着都很朴实,坐在床边拉着郁明惠的手,即便看出郁明惠浑身不自在,她还是没松开,苦口婆心的道:“既然来了我们这里,那就静下心好好住着,我们这的人还是很淳朴的,你有事就来家里找我,我肯定都帮你解决。”

        “我要打电话!”郁明惠迫切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村长妻子面露为难:“也是不巧,前几天不是下暴雨么,村里的线路出问题,镇上还没派人过来修,这样吧,明天我让我家那口子去镇上一趟,催催他们。”

        闻言,郁明惠的脸色好转,忍不住开口说:“你放心吧,这次是我同父异母的兄长对付我,把我送到这个地方,一旦我联系上我的家人,我会让我爸爸捐一笔钱,他是南城的首富,你们帮了我,他不会吝啬那点钱的。”

        村长妻子点头,微微笑着,拍了拍郁明惠的手:“晚上好好睡一觉,不要想太多,有消息我就来通知你。”

        又坐了会儿,村长妻子起身离开。

        郁明惠所住的屋子外有几个中年妇女,看见村长妻子出来,立刻围过来询问,村长妻子叹口气:“确实病的不轻,说自己爸爸是大城市的首富,唉,也挺不容易的,你们大家以后见到她,多让着她一点,她想打电话,你们就尽量拿话应付,平日里看到她跑出去,记得通知她家男人,本来就傻,再跑丢就可怜了。”

        就这样,郁明惠等了一星期,没再等来村长妻子的消息。

        哪怕她再不死心,也不得不承认现实处境。

        这里的人显然都被‘收买’了!

        郁林江听到女儿哭着说没饭吃没衣服穿,太阳穴突突的跳,捏着眉头,终于忍不住反问她:“你难道没长手长脚,没饭吃,你自己不会想办法?没衣服穿,不会干活挣点钱买套新的?”

        电话那端,哭声戛然而止。

        郁明惠没想到父亲是这个态度,自己遭了一年多的罪,他不但不给自己主持公道,还这样训斥自己。

        “你偷偷把你侄子抱走,这件事我还没和你计较。”郁林江教训她的声音继续传来:“我看你在从江待了快两年,也没什么长进,三十几岁的人,工作没有,婚事不定,难道你还真想家里养你一辈子?!”

        郁明惠:“……”

        不等她再辩解,郁林江骂了句‘混账东西’就掐断电话。

        他虽然不想偏帮女儿,但是有的事,在一段时间的睁只眼闭只眼后,也会适当提醒警告,省得这个家里闹到鸡飞狗跳。

        郁林江对郁庭川说的那番话,宋倾城不是很明白,觉得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还是和郁家人有关。

        所以,在去吃饭的路上,她转头,主动询问郁庭川。

        郁庭川的回答倒显得不以为然,只告诉他,是郁明惠出了点问题:“年纪不小了,在外面,不是谁都会让着她,如果做事还太过任性,遇到麻烦在所难免。”

        “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宋倾城又道,话里透露出几分迟疑:“不然,董事长干嘛对你说那些话?”

        郁庭川微微一笑,不答只问她:“你希望和我有关系?”

        宋倾城抿唇,不置可否。

        郁明惠当初抱走满月的孩子,宋倾城当然没忘记,后来郁明蓉说老三去了好莱坞,偷孩子的责任也没就再追究。

        如今郁明惠回来,有的事自然而然都想起来。

        说句实话,宋倾城也想让郁明惠得到一点做了坏事后的教训。

        这晚,在一家西餐厅吃饭。

        云宝小朋友看到哥哥点了牛排和披萨,有样学样,但凡哥哥喜欢的,他都喊着喜欢,一边抬着下巴,任由爸爸将折叠好的餐巾围在他的脖子处。

        在照顾孩子的细节上,郁先生总比自己太太来的注意。

        有的时候,宋倾城都忍不住心动。

        可能,一个成熟的男人,深情温柔的父亲形象,更容易让异性喜欢。

        也是在这家餐厅,遇到与人结伴的威廉。

        彼时,郁庭川起身去了洗手间。

        餐桌边,只剩下宋倾城和两个孩子。

        威廉说着流利的英文,边走边和同伴交谈,余光瞥过来,以为是自己眼误,但仍然停下脚步,稍稍后仰身子,隔着墙边的盆栽投去目光,确定那个给孩子夹牛肉的年轻女人,真的是宋倾城,立马调转方向走过去。

        半路,遇到端着餐盘的服务员,顺手拿走那朵红玫瑰。

        然后极尽风骚地,走到餐桌边的时候,一个旋转,单手倚靠在宋倾城的椅子上,同时递上那朵玫瑰花。

        宋倾城确实是被他吓了一跳。

        威廉却露出绅士的笑容:“Surprise(惊喜)。”

        不等宋倾城反应,他转过身体靠在餐桌上,面朝宋倾城,漂亮的湛蓝瞳眸看着她,竟有几分深情的意味:“我不去找你,我们都能处处遇上,只能说是缘分。”

        宋倾城扯了扯唇角,好像在说:“你高兴就好。”

        威廉刚想说话,身后‘嘭咚’一声,他刚回头,裤子臀部一阵凉意,餐桌上,是一只碰翻的杯子,黄澄澄的饮料撒了半张桌。

        那个系着餐巾的小孩和他大眼瞪小眼。

        罪魁祸首——桌边另一个年长的男孩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他时不忘说:“叔叔,不好意思。”

        宋倾城有注意到,是Joice做的手脚,但她没当场戳穿,拿起手边干净的餐巾,只用一句‘不小心’把事情带过,然后招来服务员处理。

        威廉不和孩子计较,哪怕这是他最喜欢的一套衣服,只是礼貌性的问宋倾城:“这是你家里的弟弟?”

        宋倾城如实相告:“Joice是我丈夫的大儿子。”

        威廉怔愣片刻,再看宋倾城的模样和年龄,显然不可能生出这么大的儿子,待他明白过来,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天哪,你老公是个糟糕的老头?”

        “……”宋倾城打算解释,余光发现威廉口中的‘老头’回来了。

        郁庭川正用手帕轻轻掖在口鼻处,身上是西裤衬衫,衬得他身高腿长,回到就餐区,还没走近就看见餐桌前的外国青年,威廉有所察觉,顺着宋倾城的目光转头瞧去,看到的就是一个气度沉稳的男人。

        几乎瞬间,威廉不再像刚才那么健谈话痨。

        男人差不多都这样,在自己不能一眼看透的同性之前,难免有所保留和审视。

        直至对方坐在宋倾城旁边的椅子上,威廉回过神,恢复先前的谦和礼貌,率先伸手打招呼:“你好,我是宋的好朋友,你就是宋的丈夫吧?”

        这个好朋友,交得宋倾城本人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