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公爵 > 正文 第545章 福气
  • 正文 第545章 福气

    作品:《公爵

        关缀目瞪口呆,一双漂亮的眼睛瞪的老大:“你这个人……”

        “缀缀,谁啊?”关妈妈在屋里问了句。

        周围都是独栋的别墅,还真没认识的,要是真有人敲门,那肯定也是关缀的朋友,反正老夫妻俩在摆宴这边是没朋友过来串门的。

        关缀急忙回头说了句:“摸错门的。”

        李司空:“纳尼?!老子找的就是你,还狗!”

        关缀实在没想到这人竟然找到她家门口了,她真是气死,“我说了呀,这狗真的是我捡回来的,你说你送狗,你好歹拿出证据,你什么证据都没有,又是要钱有是要狗,我怎么可能会给你啊?这位先生,你换个人骚扰行吗?”

        这时小黑突然唧唧叫了两声,摇摇摆摆走过来,李司空一低头看到了,被吓了一跳,“你还养了两只狗?你这个花心的女人!”

        关缀说:“我就养了一只。”

        李司空认真看着小黑,说:“你把老子的狗弄哪去了?你抱了老子的狗,你还收了别人的狗!”

        关缀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只就是我抱回来的小狗。”

        李司空震惊:“老子送给你的小狗不是这样的,比这个小,比这个瘦!”

        关缀说:“所以啊,我没拿你的狗,我家只有这一只小狗,跟你没关系。”说着要关门,结果李司空赶紧用脚堵住门,用鼻子嗅了嗅,说:“你是不是在吃饭?”

        关缀警惕的看着他,“这位先生你是不是也应该回家吃饭去?”

        李司空伸手使劲推开门,抬脚走了进去,“我饿了,我要来你家做客。”

        说完他真的进去了,进去小黑在哼唧,他还踢了小黑一脚。

        关缀气死:“你这个人怎么可以欺负小狗?它还这么小,她还是个小婴儿!”

        李司空说:“老子是轻轻踢的,你没看到啊?两只眼睛长的就是用来好看的?”

        关缀:“……”

        关妈妈和关爸爸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赶紧过来一看,有个年轻人朝里走,愣了下,“缀缀,来朋友了?”

        还多看了李司空几眼,有个单身闺女的妈妈,一看到雄性生物就会往那方便想,关缀一看她妈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说:“妈,我不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李司空开口:“你都是老子的人了!”

        关爸爸手里的筷子“咣当”一下掉在地上,他震惊的看着关缀:“缀缀,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关缀突然想现在就上去掐死这个神经病,“爸,这人脑子真的有问题,我都不认识他是谁,只要看到我就缠着我要钱,那小狗明明是我在路上捡的,他非说是他送给我的,这不明摆着脑子不正常吗?”

        关爸爸别的不关心,就记着刚刚李司空那句话,赶紧拽着关缀的手走到一边,问:“缀缀,你跟爸爸说实话,那小子到底是谁?”

        关缀想要跳脚:“爸,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我真的不认识他。我之前做保洁的地方,他在里面做过两次,我遇到了,还有一次是在夜总会的时候遇到的,我当时就是辞职不干了,就是觉得他脑子不对劲。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我就往我要钱,说我拿他钱了,让我还钱,我没理他,后来我就是把小黑抱了回来,他又说小黑是他送的礼,现在往我要狗……”

        关爸爸养了小黑后,天天牵个遛狗绳在附近逛游遛达,怎么着都遛达出感情来了,一听那人是来要狗的,关爸爸怒了,“黑子是我们家的,跟他有什么关系?让他走!”

        关爸爸黑着脸出来,关缀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关妈妈已经热情的招呼李司空坐在饭桌旁。

        关缀:“……”

        关爸爸:“……”

        震惊:“你干什么?”

        关妈妈说:“我们家缀缀的朋友,你说干什么?”

        关爸爸气死:“谁告诉你说是缀缀朋友的?”

        关妈妈回答:“他自己说的呀。缀缀,你朋友来了,怎么自己躲起来了呢?”

        关缀:“……”

        深呼吸一口气,李司空已经开始刨饭了,“阿姨你做饭挺好吃的呀。”

        关妈妈一下高兴了,“还行吧,你喜欢就多吃点,你跟我们家缀缀是怎么认识的啊?”

        李司空说:“阿姨他是不是臭毛病一堆,还尽喜欢给人家打工啊?”

        关妈妈一听,顿时一肚子苦水往外倒:“果然了解她啊,可不是?你说好好的女孩子,不正经找个对象结婚生孩子,整天尽要往外跑给人家打工,你说这什么爱好?……”

        这一说就刹不住车了,李司空立马附和:“就是就是,我都这样说她了,还跟我吵,你说她好好的到陌生人家里打工干活,一个女孩子,还长的不错,万一遇到那种心思不纯的人,多危险啊?”

        关缀目瞪口呆,她过去拽了李司空一把,“我说你这人……”

        关妈妈瞪眼,“缀缀,怎么跟你朋友说话呢?一点礼貌都没有。小李啊……”

        李司空抬头说:“阿姨别叫我馒头,我妈就是这样叫的。”

        关妈妈的眼睛已经笑的眯起来了:“这小名好,叫起来特别亲切。馒头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多大了呀?”

        李司空一边吃饭,一边回答:“二十九,我帮我哥打理家里的生意,我爸年纪一大就不想干活,把家里的摊子丢给我哥跟我,我姐没兴趣,非要当明星,她自在了,可怜我跟我哥了。”

        “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呀?那方面的啊?”关妈妈笑眯眯的问:“你结婚没有?找对象了吗?你爸妈是不是都退休了?……”

        关妈妈的问题一看就是那种热心大妈的问题,打听着对方家里的整体情况。

        李司空老老实实回答:“是做综合娱乐的。就是各种唱歌啊、台球啊、篮球啊,那种各式各样的运动都有的那种。我妈年轻时是模特,现在退休了。我没结婚,也没对象。”

        他扭头看了关缀一眼,伸手指了指他旁边的凳子,说:“愣着干嘛?坐下吃饭啊?”

        关缀真是无语了,这到底是谁的家啊?

        关爸爸问:“你跟我们家缀缀是什么关系?”

        李司空说:“哦,当然是男女朋友关系,她都收了我的礼了,当然关系亲密,要不然她能收下?”

        关缀忍不住开口:“能不能麻烦你说话注意一点措辞啊?我们俩,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关妈妈一脸暧昧的看着,还偷笑:“缀缀啊,你别不好意思承认,馒头刚刚都跟我说了,吵架呢,你不要太过分啊,他都追到家里来了,你还不承认?”

        关爸爸一时不知道听谁的,再看女儿一脸的憋屈,有点不放心的问:“闺女,我信谁的啊?”

        关缀说:“爸,你是谁爸啊?当然信我呀。”

        关爸爸点头,“对,还是信闺女的。”

        李司空动作麻溜的吃了一碗饭,“阿姨,你做的饭太好吃了,我还想吃一碗。”

        关缀简直是见识了人类史上最为厚脸皮的一个人,她都不认识这个人,竟然就这样大刺刺的坐在她家客厅吃饭。

        关妈妈太热情,那架势简直就是招待女婿,关缀整个中午都没吃下两口饭,李司空还说:“我说你吃的散步太少了?你比猫吃的还少,这样怎么行?”

        关缀深呼吸一口气,说:“你在我家蹭饭就算了,还理直气壮的教训人,谁教你的啊?”

        李司空说:“这叫什么话?咱俩谁跟谁啊?”

        关缀吐了一口老血。

        吃完饭,李司空已经成功跟关爸爸蹲在外面狗窝旁边逗小黑了。

        小黑唧唧叫唤着,摇摇摆摆的走来走去,关妈妈问关缀一堆话,关缀解释的嘴皮子都快起皮了,“妈,这事我能骗你吗?我跟他真的不熟,我连他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我能知道他是谁?我真的没骗你啊,确实见过几次面,就非要缠着我让我还钱……”

        “还钱是怎么回事?”关妈妈奇怪,主要她对自己闺女了解,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能赚钱不缺钱的缘故,闺女对钱不是很在意,真要欠钱肯定会先还了,怎么会欠钱呢?

        关缀就把事情一说,倒是给了李司空几分面子,没说他是睡女人的钱,就说塞错了钱包,然后问:“妈你说,他不就是个无赖吗?”

        关妈妈瞪着关缀,突然说:“他不是无赖。”

        关缀:“……”

        “你这样说,缀缀啊,人家还真不是无赖。”关妈妈说:“那个……现在想想时间,好像对得上了。有一回我看你钱包特别鼓,然后我发现你们有不少钱,我就觉得你这孩子吧粗心,万一钱包丢了,里面那么多钱这得多心疼啊?然后我就把钱拿了出来,给你留了两千块钱……”

        关缀:“……”

        关妈妈说:“你这孩子可不是?一直都是马马虎虎的,我看着钱包鼓的跟吃撑了似得,我就拿了出来。”

        她一拍大腿,说:“这样一看,你冤枉人家馒头了吧?”

        关缀扶墙,真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妈,你咋不跟我说一声啊?你跟我说一声,我哪里会撑到现在啊?”

        关妈妈说:“我哪里知道还有这一出啊?”

        外面传来逗小黑的笑声,一听就是关爸爸高兴的声音,李司空在夸小黑长的黄,好看又可爱,关爸爸高兴了。

        好在那叠钱关妈妈拿出来后就放在关缀的房间抽屉里,她过去拉开抽屉,果然看到里面有挺厚的一叠钱,她伸手找了个报纸,把钱包起来,走出去,“喂,这位先生,麻烦你出来一下。”

        李司空站起来:“干什么?”

        关缀走到大门外,关爸爸还在逗小黑,李司空问:“干哈?”

        关缀伸手把报纸递给他,“还你钱。我妈刚刚说她确实从我钱包里掏了一叠钱,我也不知道具体多少,但是数目就是这么多,给你。”

        李司空顿时一脸兴奋:“老子就说你拿了老子的钱,还不承认!”

        关缀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现在还给你了,你以后别缠着我。”

        李司空赶紧把钱塞口袋,转身又跑进去跟关爸爸聊天,“叔叔,我觉得你肯定是个有爱心的人,这么喜欢小狗……”

        关爸爸高兴的说:“可不是?越养越觉得黑子可爱。”

        “叔啊,这明明是个小黄,为什么叫小黑?”李司空问。

        关爸爸说:“缀缀起的,得问她。”

        关缀从门外出来,脸上没什么表情,说:“爸,这位先生要回去了,你别耽误人家时间。”

        关爸爸还没说话,李司空已经回答:“我是给自己家里干活,都是上午上班,下午我哥让我出来玩的,没什么事。”

        关缀:“……”

        然后兴致勃勃跟关爸爸讨论钓鱼的事,关缀真是更生气了,这人还没完了。

        两个助手从外面提了水果回来,“关老师,外面有卖水果的,特便宜,我们买了一点过来。”

        一眼看到关爸爸在跟一个年轻人逗小黑,还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小声问:“关老师,那谁啊?”

        关缀回答:“这本小说的炮灰男二。”

        两个助手立马懂了,原来这就是那个飞啊飞的原型啊!

        画画之前,赶紧跑过去多看几眼,顿时觉得大开眼界,那神格,好像真的能飞起来似得。

        “关老师,他怎么到这里来了?难道是追着你来的?”

        关缀已经坐到工作台前了,她说:“来蹭饭的。”

        助手:“……”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三人真认真作画的时候李司空出现在门口:“哟,这就是关东煮的工作室啊?”

        关缀瞪了小玩一眼:“怎么没锁门?”

        小玩吓死,再怎么着平易近人,关缀那也是付钱的老板,“对不起关老师,我刚刚忘了……”

        李司空摇摇摆摆进来,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啧啧啧,画这么多脖子不疼啊?有没有颈椎病啊?来来,我给你按摩按摩……”

        关缀电击似得跳起来:“你干什么?”

        “你多大的人了?现在社会,难不成还在意男女授受不亲这个旧社会的糟粕?”李司空震惊:“老子给你按摩,为了体现老子的温柔体贴,是你天大的福气,你什么反应?你给老子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