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龙道至尊 > 正文 第一千章 结局
  • 正文 第一千章 结局

    作品:《西游之龙道至尊

        伯德几大神尊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龙云风,越是境界高,就越能感受到刚才混沌暴乱的可怕,可这个人一招就定住了整个混沌,这到底是什么实力?

        真的只是神尊吗?

        “明娜,混蛋的实力是不是太强了点,我感觉父神当年也不如啊。”安妮道。

        明娜不言,她心里也是一般想的,当年父神的确也不如现在的龙云风。

        鸿钧同样面色凝重,他心中所想的是,盘古再世可否与现在的龙云风一战。

        一招定混沌。

        “别惊讶了,给你们半条路不走,偏偏选择死路,便只好送你们上路了。”龙云风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引起的巨大震惊,平淡地对着伯德几人道。

        “要杀便杀吧,你的实力已然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只是看在临死前的份上,能否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境界?时间神尊?空间神尊?还是说二者结合之后的神尊竟然有这般恐怖的威力?”伯德坦然道,龙云风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反抗的,是以索性不做任何反抗。

        伯德问出的问题也代表了此刻所有人心中的疑惑,唐僧也直接开口道:“对啊,老大你到底是什么境界啊?时空神尊就这么厉害吗?”

        “你问的很好,可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尊。”龙云风笑道。

        “啊?老大你还不是神尊?”

        龙云风的回答直接让唐僧惊得差点连下巴都掉地上,不是神尊,吊打神尊跟玩一样,一招定混沌,你逗我呢?

        其余人也均是一副你逗我玩的表情,唯有鸿钧若有所思,想到了一个可能。

        “有什么好惊讶,不是就不是咯,这很重要吗?我本来是突破神尊来着,可是后来发现神尊太弱,一不留神就跳过去。”龙云风不在意道。

        跳……跳过去。

        头一次听说有人在突破神尊的时候竟然还能跳级突破,不到神尊就先破了神尊。

        “至于我是什么境界,这点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有人清楚。”龙云风微微笑道,忽然朝着上面喊道,“上面那四位看戏看得够久了吧,也该是时候亮个相了吧。”

        众人闻言纷纷抬头看向上空,在场的都是当世的顶尖强者,按理来说,不该有人能瞒过他们隐藏在一边的。

        抬头望着空空如也,心道莫不是龙云风又在开玩笑,却忽然看见上空当中光芒大亮,茫茫混沌当中忽然裂开了个白亮的口子,三男一女从中缓缓走出。

        “盘古”“女娲”“伏羲”“卡尔宙罗”

        四个人才刚刚出现,在场的人就纷纷将他们的身份给喊了出来。

        “四位大佬看戏看得很爽,也玩得很开心啊。”龙云风看着四人没好气道,当看到四人一同出现的时候,他便知晓,所谓的东西之斗,伏羲的势力平衡,都是扯淡。

        “看戏看的不错,但我们可都没有玩,是你们在玩。”伏羲笑道。

        “我们在玩?确定不是你们在玩世界?”龙云风没好气道,只有当他到达了这个境界之后,才感受到这个境界到底有多强。

        “错,我们四人都已经超脱,对这神界的事情都只能旁观,而不能干涉,否则整个十界所有的生灵都只能是我们手中的玩具,而在我们创造他们的时候,所赋予给他们的是创造和希望,并非是我们手中的玩具。所以我们明知鸿钧突破,会导致巨大灾难,会有巨大变数,可是我们依旧不能亲手阻拦。因为这与我们的初衷不符。”四人之中唯一的女性女娲缓缓解释道,“我们给了这世界,给了这世界所有生灵创造、希望还有一个我们并不知道到底是对是错的可能。赋予他们可能,是以他们可能自己走向辉煌,哪怕原本一无所有,也可能走向灭亡,哪怕原本拥有一切。我们不能因为溺爱替这个世界规划好一切,让他们成为我们的棋子。”

        “所以再给了这个可能之后,我和哥哥便再未干涉过人族乃至三界的发展,因为他们并不需要我们,这些其实也是他们所希望的。即便后来元始借我的名义开启封神之战,我也未曾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这些你懂?”女娲娘娘看着龙云风道。

        “不懂,不过相比于棋子,我更喜欢前者。”龙云风笑道,对女娲他们的行为表示认可。

        生灵是复杂,只要开启灵智,便几乎都可以说是少恩多仇的生物,一切都是为了延续的存在,一切都以自身的发展为最大前提,女娲他们是始祖,但一代二代的生灵有感情,一百代两百代之后的生灵对他们就未必是敬意了。

        尤其是在物质高度发达的时刻,私有的产生。

        在利益的驱使面前,将屠刀指向圣母人王,并非不可能。

        治大国,若烹小鲜,勿数挠之。

        与其到了那一日,倒不如干脆好聚好散。

        否则若是以一个种族的安宁来论,要修仙何用?

        这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的生灵不会丝毫法术,却被那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生物主导,这又公平吗?若民主法治,少数服从多数,仙人都该死。

        “你若不喜欢前者,怕也不是你。”伏羲笑道,“在知道鸿钧打算证道的时刻,我们便预见了今日的情景,但我们不能生生阻断鸿钧证道,也不能过来和这十位神尊说放手,不用进攻。我们便只能选点代理人,于是你懂的?”

        “我还真想不懂,你们没事找四个认识的做什么。”龙云风道。

        “你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当日你还是帝俊的时候,死前将关于时间的感悟给了我和妹妹,我能突破,和这份感悟少不了关系。只是你身为时空法则的领悟者,天地的最初本源,我也推算不得,直到鸿钧证道的时刻,我才看清,而你身边的那位小姑娘则有一颗慈悲心,妹子看中便选了她,至于哈羽,其实你不知道他本身也是天地本源,只是他仅仅只是光明神界的天地本源,而且因为九界开创之时本就不全,他从来没有显现过威能,九界之中也无人知晓。至于最后的沙悟净,则是盘谷大哥不想费心找人,随手挑了一个。”伏羲道。

        沙悟净在一边听得嘴角直抽搐,我说都是穿越,怎么差别这么大,原来我就是个买三赠一送的!

        “推算不出?以你之能还有算不出的?若是算不出来那句批文是什么意思?还有老三什么时候是女的呀?”龙云风道。

        “先回答你最后一个问题,妹子想要挑的的确是女的,也就是玉安,唐玄是真的附带,只是中途出了个点意外,不知道怎么的就成个唐玄这也是个变数。”伏羲淡淡道。

        唐僧在一边听的默默微笑,要不是有这个变数,老子就真的是附赠的,现在得吃软饭过日子。

        “至于推算?你忘了可能吗?寻常人都有一线生机,何况是你这个充满变数的时空领悟者,你好好想想我给你的批言。”伏羲道。

        “石猴出世,逆天证道。万载归来,异龙现身。一念执着,魔祖猖獗。帝星乱舞,苍穹失色。兴衰一时,血满灵山。异域神魔,八方侵袭。生死一线,真龙归来。”龙云风念叨一遍,没错啊,是都算到了呀。

        等等,龙云风念叨了几遍之后,批言之中,每一句话都宽泛的很,有头无尾。比方说第一句,逆天证道,成功还是失败,没说;第二句异龙现身,现身之后如何,没说;第三句,魔祖猖獗,可猖獗之后如何?没说;帝星乱舞,苍穹失色,这帝星到底如何?没说;血满灵山,灵山最后如何,没说;异域神魔,八方侵袭,到底是什么神魔,没说;最后一句真龙归来,是说我在千钧一发之际回归,可我回归之后呢?

        到底是我力挽狂澜,还是我被鸿钧乌拉诺斯打死了没说!

        龙云风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伏羲的目光都不对了,命运法则再强,面前的伏羲大老爷可也还是神棍的祖宗。

        “想明白了,这世间有无限可能,对常人来说,我说出来的话便不可能违逆,可你、鸿钧、乌拉诺斯三个人都是有资格达到我这个境界的人,所以即便是命运法则也很难完全推衍,我可以见到你们日后的情景,但到底是谁生谁死,我不肯定。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你会二哥给哈羽准备的,全部给截了。”伏羲笑道。

        龙云风一愣,看向伏羲身旁的二哥,也就是正在和明娜安妮叙旧的卡尔宙罗。

        当然,可能还需要换个名字,创世始神,就是龙云风在参悟之时,在混沌之中所见的巨人,一把寂灭剑,一本创世录。

        听到伏羲谈到自己,卡尔宙罗脸上愉悦的表情顿时就沉了下来,看着龙云风的眼神之中充满怨念。

        和伏羲几个人的放养不一样,他替哈羽不知做了多少规划,从最初在下界的时刻,就先给了一道残念,引导他领悟律令法则,然后再引他到光明神界。

        按照卡尔宙罗的预想,哈羽是他未来女婿来着,还能得到他留给明娜跟安妮关于他突破的感悟,可谁晓得,这一切最后都便宜了龙云风。

        认识几千年竟然敌不过人家几百年,卡尔宙罗真心想把哈羽拉出来鞭尸,白白便宜人家东方。

        卡尔宙罗跟盘古其实老相识,从混沌未分的时候就一直在较劲,为了压过盘古一头,开天的时候,卡尔宙罗是开了毁灭,毁灭了又开,结果最后法力耗尽,要不是盘古帮忙差点就死了。

        虽然心中对盘古感激,但心中对于输了的事情依旧不服气,就将比赛存到彼此的神界去,结果几十万年过去,对方两个突破到和自己一样,九界一个都没有。

        这次挑选,伏羲几人是应对大劫,而他更多是斗气,可没想到又输了!

        还贴了两个女儿进去!

        感受到未来老丈人深深的怨念,龙云风略感一丝不对劲,没有凑过去碰一鼻子灰的打算,而是看着漫天寂寥的混沌,感觉一阵难看,心念一动,整个混沌震颤,三界与混沌的交界处不断向前,三十三重天从无到有,纷纷构建出原有的模样。

        一念复天界。

        连鬼斧神工不可思议等等一系列的词汇都不足以来描述这个过程,不过已经被龙云风一招定混沌,盘古众大神现身所震惊的一群神灵已经麻木了。

        伯德见着这一切,惨笑道:“若是早知如此,我又何必花费如此心思,纵然是神尊也无法摆脱命运二字,来自火焰,归于火焰,一切皆命。”

        话音落下,伯德周身焚烧起九色神焰,高大的身躯在烈焰之中化作飞灰散去。

        龙云风不可置否地见着伯德,九界里面能称得上是他对手的不多,伯德算一个,如果不是他开口想要伤害铁扇几人,看在火祖的份上或许还会留下他一条命去转世。

        心下一叹,龙云风忽然眉头一皱,感觉到了丝怪异,仔细看了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好个伯德,竟然给我来这一手。

        烈焰焚烧,伯德是真死了,但是龙云风却感受到烈焰之中潜藏着的一丝生机,如凤凰的涅槃之火一般,伯德这个老狐狸是真的聪明,知道今日非死不可,却突发奇想地要孕育出一个新的生灵来。

        这个生灵有着伯德身体有着他的神通,算是他的儿子,看准了自己不会朝一个连化形都没有的生灵下手,让自己的生命以一种别样的形式传承下来。

        卡罗一言不发,周身爆发出重重的雷霆,他和龙云风有怨无交情,也不像伯德看得那么洒脱,只是被强逼着死,心中一片悲愤。

        龙云风也没多看,最后看向水千柔和水千语两女,这两个女人他想杀,也有理由杀,但是这两人虽然疯狂,可是他们跟纳兰秋之间的情感,也着实让龙云风有些感动。

        “我这一生过不了情字,你们两人和纳兰秋……也罢,看着这一个情字的份上,我便给你们一个机会,我会让纳兰秋的灵魂复活,将他投入轮回,也将你们两人投入轮回之中,给你们三世机会,若是你们能在这茫茫人海之中相知相遇相恋,我便放过你们,但若不能,你们三人也归于混沌吧。”龙云风淡淡道。

        水千柔和水千语闻言,脸上顿时露出一丝激动喜色,毫无一丝怨恨地朝着龙云风拜了三拜道:“多谢帝君。”

        “去吧。”龙云风一挥手将水千柔和水千语两人投入轮回之中,又施展大神通将纳兰秋凭空复活,然后丢入轮回之中。

        最后扫视茫茫混沌,龙云风又一挥手将衰败的水神界复原,同时在天地之间开辟出一个硕大的六道轮回,将这千年以来,死得魂飞魄散的统统凝聚灵魂投入到其中。

        天道有轮回,龙云风虽然能将这些人统统复活,但站得越发高的他,对生死看得越来越淡,对秩序规律领悟更深,既然有无限可能,天道有天道的规律,又何必强行逆死转生?

        “陛下。”

        龙云风将一众灵魂投入六道轮回之际的时刻,身后忽然响起如来的声音。

        龙云风转身看向如来,见其焦急的表情,微微一笑道:“你似乎没有破那一道情关?转身看看吧。”

        如来一愣,随即多年的佛心也有些按捺不住激动地转过身,看到那道巧笑嫣然的碧绿倩影,脚步正要踏出,眼角余光却见到接引准提,心中一叹,忽然记起了自己的身份,身躯微微一晃,一个白衣翩翩的少年郎从他身上走出,朝着少女走去,两人紧紧拥抱在一处。

        “我还以为你会放下这佛位呢。”龙云风道。

        “她喜欢的不是我,她要的我也给不了,多宝是她的,可如来是佛门的,是道,或许还是众生的。”如来微微一笑,脸上挂着的笑意更添慈悲祥和。

        “不负我佛不负卿,你是真做到了,来日来龙庭聚聚,到时你便该是力道仙尊。”龙云风笑道,对如来的决定并多加评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如来不是一人,而是佛门掌教,万千信徒信仰所在,接引准提希望寄托,他有时并不自由,如今却是最好的结局。

        “依旧难以望陛下项背,仍需多多修炼。”如来合手笑道,言语间却是默认了即将突破仙尊的事实。

        龙云风笑而不语。

        另一边,通天教主见着面前那张令他魂牵梦萦的清丽脸庞,多年来养成如磐石般坚固的道心几乎完全崩溃,虎目之中竟然泛着点点泪光。

        “通天,你怎么了?闭关出来了吗?怎么感觉你老了这么多啊?”通天教主面前的少女,一身淡紫宫裙,望着通天教主,脸上充满娇俏之色。

        “是的,我闭关出来,以后也都不会闭关了,以后我会永远陪着你。”通天教主伸出手紧紧抱着少女,完成了这个多年来只能出现在梦中的动作。

        “嗯。”少女有些不理解通天教主的激动,但她能感受到蕴藏在通天教主内心深处的那份喜悦,反手抱紧了通天教主,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心。

        镇元大仙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脸上露出欣慰却又夹杂着一丝苦涩的笑容,在她的心中,自己永远都只能是她的大哥,而她的眼中也永远不会离开通天。

        **了把胡子,镇元大仙朝着五庄观走去,与往日萧瑟的身影相比,今日显得洒脱自然,从今而后,三界的是是非非都与他无关,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云卷云舒。

        “陛下,为何众人都已复活,而我师尊和玉鼎师兄都未存活?”复活后的云中子走来,一脸急切看向龙云风,若非此刻龙云风地位不同寻常他怕都要质问。

        “因为他们亦在轮回之内。”龙云风伸手指向那天空之中的浩大轮回,见云中子脸色变化,不待他开口便又道,“我虽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但也并非是多么大度的人,元始数次与我相斗,我尚且不放心中,但他拿无缺之事,我可还记在心中。不过他一生骄傲不悔,我也拿他无可奈何,便让他在这重重轮回之中过过,算是一了我心中不满,也给他这个骄傲的人一个机会,我收了他的天道不朽,在这轮回之中,他便有望突破仙尊。若是十世之内都并未成功,只能为凡,我便告知你他的下落,由你前去点拨他。至于玉鼎,我将玄冥的灵魂一并放入,他恐怕不想回来。”

        云中子闻言,遂不再说,朝着龙云风施礼退下,一来龙云风此刻的实力不是他能质疑的,二来对于这结果亦是满意。

        师尊一生骄傲,也未必愿意被东帝这个亲手毁了他所有的人所救,而若是能有这突破之机,师尊怕早已尝试,亦是机缘,若真不可,自己再出手便是。

        至于玉鼎师兄,能与冬神一同入轮回,怕也是他一生所求。

        “众人皆有结果,那贫道便也该去了,日后再与诸位道友相见。”鸿钧朝着龙云风、盘古、卡尔宙罗、伏羲、女娲五人遥遥一拜。

        “道友若能放下心中偏执,怕早已与我等一同,希望千年之后,道友能更进一步。”盘古朝着鸿钧道,当年他托孤的三人之中,鸿钧最强,可如今却是最弱的。

        “承道友吉言。”鸿钧微微一笑,散去了全身功力,缓缓走入轮回之中。

        “陛下可否让贫僧二人也入一入轮回?”接引准提忽然也对龙云风道。

        “你们也是想突破吧。”龙云风道。

        “不错,不过我们二人这些年来感觉走的太高,许多东西未曾拿起过便说放下,所以打算入轮回几世。如今佛门也有了顶梁之柱。”接引道。

        “也罢,你们既然有此意,我也不阻拦。”龙云风挥手正要送他们进去,却见着老君也有意动之色,遂道,“老君也要一同否?”

        “老师、二弟还有接引准提同去,老道也不能落后,便一同去了罢。”老君道。

        龙云风一挥手将三人一同送入轮回之中,然后扫了眼众人道:“还有谁要入的,一并同去吧。”轮回是苦,但无奈的是,修士之中不乏自找苦吃之人。

        尤其是几个圣人都进了之后,竟真有不少人进入轮回之中,让龙云风颇为无奈,他可不是专业保姆,这些人若是不做好准备,在轮回之中丧失自我,变成另一个人可是很可能的事情啊。

        “云风,无缺呢?”龙云风思考间,铁扇走到龙云风身边道,无缺一个轱辘地进了昆仑镜当中逃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没找回来吗?”龙云风一愣,挥手在空中变化出一面圆镜,定位无缺此刻所在时空。

        但当画面显现的时刻,龙云风脸色却古怪的很。

        只见画面中,一个和龙云风模样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少年,一身白衣,倜傥风流,身旁还坐着几个姿色不在铁扇几人之下的女子。

        龙云风面色古怪,那少年郎自然就是无缺,只是好像时空错乱的有点严重,昆仑镜将他投到后世去了。

        “云风,无缺的道开始出现了,他至少有神尊之命。”伏羲看到这一幕在一旁缓缓说道。

        “神尊之命?”龙云风微微一笑,刹那间却是明悟所有,朝着铁扇道,“我们也需要入一下轮回了,无缺这个小笨蛋一不小心到了未来,而我们得替他把现在布置好。”

        “嗯?”铁扇心中微微疑惑,却也明白了些。

        龙云风也不解释,只是开口道:“就当一次旅游吧,自从成为云龙帝君的时候开始,我们就没有好好放松过,如今三界安定,我们就去培养培养这个未来的接班人。”

        “嗯。”铁扇微微点头,依偎在龙云风肩上,将身上的担子卸下,和龙云风一起走遍这天地繁华,一直是她心中的愿望。

        无论是羲和还是铁扇,在心中都想着能有这么一日。

        龙云风搂着铁扇,右手挥动将龙庭之中的碧霄、玉箫、何仙姑、无忧、无劫都带上来。

        流光飞过,龙云风一群包括明娜安妮在内全部消失不见,不知去往何方。

        盘古卡尔宙罗等四位大能见状亦相视而笑,身影虚化,同样化作虚无。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