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我是书里的人 > 第187章 失足少女

第187章 失足少女

    “噔噔”密密麻麻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三个美女有的连刚脱下的衣服都没来及拿,穿着个裹**的罩子就跑了。零点看书 www.00ksw.org

    包间里两人都沉默了,大头拿起了瓶酒,猛得一灌,咕噜咕噜一瓶酒就这样干了,他凄凉地说:

    “你家老大,他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不,而且他的势力哪会因为他入狱而消失呢!他上面的人稳如泰山,底下就相安无事。”

    李肆瞬间明白,他可以从大头身上捞点消息出来,他看了看离得自己比较近的玻璃碎渣,他瞬间站了起来,拿起包间的电话,直接打到了前台,说瓶子倒了,全是玻璃渣,让快点来打扫。

    不一会儿,安全隐患除掉了,李肆一回头,才发现大头已经喝了七八瓶啤酒了,他现在拿着瓶红酒狂灌呢!

    当即李肆就抢了过来,失去酒的大头,哭天喊地要酒,他发现茶几上全是酒的时候,连忙绕过李肆,重新开了瓶,继续喝着。

    李肆头疼得看着刚刚还老成的喊自己是小弟弟的老哥,如今却嗜酒如命。

    李肆刚伸出手,打算再次抢过来酒瓶时,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他想着,他醉了不是更好吗?酒后吐真言,吐完真言还什么都不知道,他开始翻找,看看这个包间有什么摄像头之类的,又打开门,看了看门外有什么可疑的人。

    什么都没有发现的他又把目光看向了瘫坐在地的大头,他不停得喝,不停得喝着酒。

    他反锁了门后,走向了大头。

    细细盘问后,却发现大头只是不停得抱怨,就和怀才不遇的大才子李白一样,只不过李白发牢骚是醉酒后一首诗,他是浑身酒味,满身湿。

    李肆叹了口气,将刚刚的那三个女孩又叫了过来。

    让三个女孩挨个上了大头,大头嘴里含含糊糊得喊着不要不要,身体上却很诚实。

    李肆其实是想离开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如果现在离开,就太令人怀疑了。

    所以他就只能看着火爆的春宫图,各种充满淫荡的笑声。

    萌萌看着如狼似虎的姐姐,她往后退了两步,穿着粉色抹胸和内裤的她,来到了李肆面前,她红着脸向李肆伸出了双手,软软地说:

    “我能邀请你唱歌吗?”

    李肆顿了顿,看了看娇好面容的萌萌,道:

    “等等!你先去点歌吧!”

    说完,李肆看着萌萌远去的背影,就把手机摄像头悄悄打开,对准了旁边的辣眼睛的场面,用两个啤酒瓶夹着,以保证手机可以稳定拍摄,他毫不犹豫按下了红色的圆圈按钮。

    萌萌正好也过来了,萌萌窝在了李肆怀里,她们一起唱着“小酒窝”。

    李肆看着萌萌的圆脸上也笑的出现了小酒窝,他的手不经意触碰到她白皙的皮肤,冰冰凉凉的,嫩嫩滑滑的。

    李肆圈着一个大美女,坐怀不乱他可做不到,所以他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裹在了姑娘身上。

    萌萌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小帅哥,想着之前的客人,她初次感觉到一种尊重。

    这个职业来钱确实快,但是……她想不下去了,眼里全是各种放大版的李肆。

    李肆尴尬得挠了挠头,傻呵呵得笑了笑,寒暄起来:

    “你几岁了?”

    萌萌笑了笑,他原本想脱口而出17岁的,但是后来想了想,就直接说:

    “我20岁了,我成年了。”

    李肆突然听到了一句不卖萌的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脑子快速转着,他可是清清楚楚得听见刚刚,她,萌萌未成年,原来是装出来的。

    李肆心里突然有种被绿茶婊坑了都感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老话是多少人的前车之鉴。

    他微愣了几秒,问道:

    “你不是未成年吗?”

    萌萌苦笑着说:

    “那是他们叫我那样说的!”

    李肆不解地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实话呀!”

    女孩脸刷的一下红了,李肆瞬间明白了这位小姑娘的心意,不,她比自己大一岁,是小姐姐。

    他为了化解这个尴尬的氛围,就又连忙问道:

    “不是按你们这个年龄算,你应该上大学了吧!”

    女孩很是诚实得点了点头,道:

    “我不是大学,是大专,明年就毕业呀!”

    李肆“欧”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他就又问:

    “你是学生,学生应该不缺钱吧!父母养的,那你……”

    女孩拿起了旁边的酒,也狂饮了起来,李肆就那样看着,也不好说些什么,也不能阻止什么。

    女孩喝完后,冷笑了声,道:

    “我大一的时候,找了男朋友,他对我是很好的,有一次他把我灌醉,带到了酒店了,后面不说什么,你也该知道吧!”

    李肆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他不想再问下去了,以为面前的是个拜金女,没成想人家可是好姑娘,只不过被渣男祸害了。

    而且,他也渐渐明白,性工作者也不容易呀!他不想重新揭开别人的伤疤,更何况这疤很可能已经化脓了,流黄水了。

    可是女孩萌萌就像一下子打开话匣子一样,继续打开一瓶酒,豪放得对瓶吹,好多酒顺着她的下巴流到了脖子上,慢慢流到她心的位置,萌萌没有喝到一半,就吐了。

    李肆看了眼包间拐角处的厕所,就把萌萌拦腰抱起,放在了马桶上,让她自由发挥。

    还留一半意识的萌萌吐了一半,爬到洗手的台面上,漱口了几次,就又抱起李肆。

    直接强吻了李肆,李肆感觉到嘴被软软的东西堵住后,连忙推开了怀里的女人。

    没想到推开的萌萌,直接操起手就扇了李肆一巴掌。

    李肆满鼻子闻着酸臭味的呕吐物喝浓烈的酒味,这么伺候着,还被无缘无故的扇了一巴掌。

    就当李肆想摔门离去时,萌萌哇的一声哭了,边哭,边喊着:

    “我把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陪你睡了那么次,没要你一分钱。”

    “你要和我分手。”

    “分手!”

    “我都怀了你孩子了,你都要和我分手。”

    “你竟然让我做人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