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七法之计 > 第三十五章、对抗杰森的最终战

第三十五章、对抗杰森的最终战

    两人还待继续说下去,但是杰森却好像耐心不够,不准备再给二人充分的时间了。

    他灵巧的拍打着洁白无暇的羽翼,双手非常自然的抱在一起,歪着头,眸子里头透发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怜悯。

    “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你来!’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著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轻轻的,杰森低声的咏叹着,就好似吟游诗人在歌咏着英杰打败魔王救出公主的勇气。可是,听着那极度真挚的情感诗句,魏得乐却忍不住浑身发毛,他甚至都没有什么举动,但是身体上却骤然大了足足一圈。

    在无有感知到任何的威胁,魏得乐他的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打开了基因锁,这一下也不禁让他的身子一震,呆呆的看着高空的杰森,触碰着一种仿佛随时都会死去的致命危机感。

    魏得乐还来不及转过头对着边上的阿希勒说出自己的感受,这个男人嘴巴顿时张的大大的,就好似缺了水的鱼,脸色异常难看。他扫了下依旧在念叨着咒语的杰森,忽然涩声说道:“怎么可能会这样?明明只是一个天使罢了,它究竟是怎么样才知道这‘七揭的羔羊’。这种可怕的灭世之术,全知全能的那位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交到他手里,要知道就算是叛逃的堕天使路西法也没有这个等级的法术啊!”

    “七揭的羔羊?”魏得乐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随即飞快的摇着头大惑不解的问道,“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术,居然可以称的上灭世?”

    阿希勒倒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指着远方的天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自然就明白了!”

    阿希勒的话语说的非常的含糊其辞,好似不欲魏得乐知道这‘七揭的羔羊’的本质,但是关于这一点,魏得乐也并不怎么再意,他只是踮起脚,顺着阿希勒手指的方向眺望过去。

    这一看就叫魏得乐霎时间浑身都直直的打了个机灵,寒毛根根竖起。

    原来,在他目光所看到的方向,那里有着一阵不曾停歇的紫色光芒,雷龙在不断的游走,不时有着电弧从四处的缆线上飞起,朝着乱糟糟的人群扑去,映照着整片天空都是满满的紫色。

    “这……”魏得乐话语一顿,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什么话才好。

    阿希勒却是低下了头,双手紧握着,一对虎目当中也流出丝丝晶莹的泪珠。只是,就在魏得乐还以为阿希勒还要继续沉溺在这种无奈和悲伤当中时,这男人却缓缓的抬起了头,寒声呵道:“慈悲且圣洁的圣母玛利亚啊!聆听您信徒的声音吧!异端正在迫害这世界,邪恶肆无忌惮!在这黑暗漫漫长夜之中,请您赐予我们光芒,驱散这一切的不洁吧!”

    随着阿希勒嘴巴的一张一合,猛然间在这天空之中,有着无尽洁白的光束收拢到了一起,那耀眼的光芒闪现了一下,最终形成了一个中年的妇人形象。

    这出现的妇人没有绝好的姿色,她的脸庞早已经不再如同少女那般年轻,她的肌肤也不再宛如珍珠那般白皙,甚至她以往婆娑的身材也发福起来,可是她的身上却恍若有着一种足够吸引人的气质,叫人安心。

    看了看正在吟唱咒语的杰森,妇人慢慢的伸出手,也不见她到底有其他什么多余的动作,杰森的身子却好似遭到雷击,晃了晃,好悬没有掉下去。

    忽然遭受到这种等级的攻击,饶是杰森自信满满,他也不由得朝着妇人看了一眼。

    这一眼却叫杰森皱起了眉头,他十分的明白眼前的这妇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存在。正是由于他明白,所以在此刻,他忽然暂时的缓了下口中的咒语,双手合十,飞速的结着已经被魏得乐看腻的印——三身术。

    以往类似着要结印的速度怎么着也得数秒钟,但是在今天,几乎魏得乐刚刚看到杰森和起了双手,猛的他的身子就是一动,赫然变换成为三个人,像极了传说当中的一气化三清。

    这种情况也有些出乎妇人的预料,她微微的歪了下头,手指逐一的从三人身上摆过,最终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猛的一指戳出。

    随着那一指,被针对的杰森就在那短短的几秒钟当中就霍然的变化成为了一个崩坏的玩偶,身子被数不尽的裂缝分布着。随后,他身子一沉,竟真的生生的摔落下去,砸成了一摊肉饼。

    按照道理,在余下那剩余的两个杰森之后,三个人的战斗力怎么着也是少了一个人,事情对魏得乐这方有利,但是就在这个瞬间,魏得乐非但没有丝毫的高兴起来,反而整个人都在发抖,过人的直觉告诉他,一切并没有这么样简单,真相还远远没有被他触及。

    只是,对于其他人来说这就并非是这个样子,他们见到妇人击落了一个杰森之后,立即就大呼小叫起来,开心的大吼。也许如果条件齐全的话,他们甚至都能在此刻载歌载舞起来。

    便在这个刹那,魏得乐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苍穹上的那两个杰森看去,他希冀着能够在事情发生之前看出点什么。

    也许是魏得乐眼尖,也许是杰森根本就不屑于隐藏,就在魏得乐刚刚有所发现——两个杰森嘴里都在念念有词,并且口型有点不一样的时候,最右边的那个杰森牵动着嘴角的肌肉,就是极为残忍的一笑,他大声的呼喊道:“达摩客死之剑!”

    从高高的九天之上,唰的就在几乎肉眼所能察觉的时间里猛的形成了一把火剑。它无形无状,甚至就像是一颗拖着尾巴的彗星,但是无论是魏得乐还是阿希勒都在心里无有半点的侥幸,毕竟这剑在《圣经》当中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作为万能的主惩罚人类的法术。

    虽然这剑在《圣经》当中只是主派遣天使去毁灭罪恶的兵器,但是此刻在杰森用来也是万分的可怕,妇人甚至都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那赤红的剑就贯穿了她的身体,大量的热气唰的一下子冒了出来。在妇人浮现的远处,仅仅只留下一声声极度惨烈的哀嚎。

    便在下一瞬间,天空当中忽然传出来一声爆炸声,无尽耀眼的光芒差点让在地上的魏得乐这一众人都失去了视线。

    只是,当魏得乐的眼睛勉强适应下了眼前的一切之后,他却不由得愣住了,眼前的一切全都让他说不出话来。

    明明这天空中的爆炸和地面上一点关系也没有,甚至就连那可怕的火剑也都只是消散在了空中,没有亲吻到大地哪怕一丝一毫,但是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围绕着魏得乐身边一周,那原本都站立着的一众人此刻也都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就好似多洛米骨牌一样,诱发了一个不得了的后果。

    哪怕是魏得乐身边的阿希勒,此刻的他也是极为勉强的站立着,他摇摇晃晃,颤着声音,惊惧的说道:“看来是我太自大了,即便是有着圣母玛利亚的帮助,结果对上杰森也都没有半点胜算吗?”

    “可是,这一切又都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按照着大预言术的推算,仅仅只要做到这种程度,那么消灭掉杰森也不过只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呢喃的自语着,阿希勒原本炯炯有神的眸子当中此刻已然空洞一片,他颓然的看着杰森,在一刻完完全全被绝望占据了心灵。

    魏得乐失望的看了眼阿希勒,整个人于心目当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种绝望。只是,就在这种情愫刚刚萌发的瞬息,魏得乐便立即掐灭了这种不好物质的下一步发展,阻止他对于自己的影响。

    在半空当中的杰森眼睛一低,注视着地面上的一切,在发觉到了这之后随之而来的一幕幕之后,他微微的笑了起来,整个人那秀美的脸庞都开始慢慢扭曲起来。

    轻轻的,他再一次缓缓的念动着下一节的咒语,“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

    血色的雾气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也许是在杰森念动咒语之前,也许在那中间,甚至可能在那结束的时候,但是就在这个瞬息,魏得乐忽然之间,他觉得自己的耳朵莫名其妙的敏锐了起来,在竖起耳朵的时候会隐隐约约有无数听不太清楚的声音不断在耳畔回响。

    他还有些没能够能明白的时候,从远方忽然传过来一声声爆炸的声音,无数建筑都飞舞上了天空,混凝土的碎片好似蝴蝶一般飞扬着,但最终全都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即那耀眼的雷光之后,终于有猛烈的大火从平地烧起,也真的不知道这火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被火焰包裹进入的物品,不管以前是什么东西,只要进入了火焰的范畴,最终全都一一的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即那之后,半空之上的杰森脸庞依旧挂着丝丝轻蔑的冷笑,柔声的念叨,“揭開第三印的時候,我聽見第三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裏拿著天平。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一升麥子,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糟蹋……”

    这一次,回响起来的却是哭泣,但魏得乐变强的却是眼睛。在那火焰骤然消失之后,哪怕仅仅只是短短的几秒钟,其余存活下来的人类就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他们的眼睛全皆变为赤红色,一个个的大声的喘着粗气,汗水如同珍珠般滴落。

    在面对面彼此看了一下,他们便像是疯狂了一样,纠缠到了一起,完全的失去了理性,都宛如禽兽一般,四肢着地,用着手臂和牙齿和视野当中的同类厮杀着。当然,也有些干脆就在搏斗当中合二为一,只是像这个样的,很快就被其他疯狂杀戮的野兽们清理掉,分开身体。

    看着这末日一般的景象,魏得乐不由得想起来《生化危机》,他赫然觉得这浮现在眼前的种种异象确确实实和末日当中的人类很相似,都是一般的没有希望。只是,比起这经由杰森所主导的‘七揭的羔羊’,也许在其他的末日当中反倒更加有着希望一点。

    就在魏得乐心里还在这样想着,杰森就又不紧不慢的开始念叨,“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在这咒语刚刚结束,魏得乐就又猛然发现了自己的嗅觉再一次的得到了加强,他轻轻的动了动鼻翼,突兀的从四面八方霍然传过来一种难闻的恶臭。

    魏得乐眼中一动,再次朝着那之前的方向看去,原来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头,那城市里头依旧还存活着的诸人此刻竟死的十不存一了。明明只是那么短暂的时间里头,那满城的骸骨就不知道有着什么样力的作用下,他们一个个都变得骨瘦如材,前胸贴后背,夸张到了可以非常清楚的数着一根接着一根的肋骨。

    在这种情况之下,这些行动迟缓的家伙们一个个的将目光投入到对方身上,他们狞笑着如同先前一般厮打在了一起,拼了命的撕咬着对方身上的肉块往肚子里咽,有好运的,甚至剖开了对手的肚子,拖出他的肠子大口大口满意的往嘴里送……

    这一次却再没有人愿意花费时间和异性去运动了,他们都只是拼尽全力想要活下去,只是在这中间的一大半人在吃着吃着的过程当中忽然之间倒在地上,他们已经饿了太久,胃部早就缩小到不成样子了。当然,在这中间,也还是有着有着其他原因的,所存活下来的人都已经染上了瘟疫,谁也不知道谁到底会在何时死去!

    轻轻的叹了叹气,魏得乐捏了下自己的手掌,在这一瞬间,他忽然有所明悟了。

    是的,再没有这一刻,他生生的理解到有实力会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