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二次元卡牌系统 > 第二百零一章 抢夺旗帜

第二百零一章 抢夺旗帜

    “这人是谁?怎么感觉这么熟悉?”罗砂看着屏幕上白发的君麻吕,眉头一皱,他总感觉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种模样的人。www.00ksw.org 零点看书

    就连另外一旁的四代雷影艾眉头也皱了起来,呢喃道:“怎么可能?这个家族的人不是已经全部被灭了么?为什么还会有遗孤?”看来艾知道君麻吕的出身。

    “辉夜一族!!”罗砂眼睛一瞪,直接起身看着屏幕上冷冽的君麻吕,喉咙蠕动,眼神中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四代雷影艾眼睛看向张烨,眉头紧皱,他们云隐村在得知辉夜一族被灭族之后,可是寻找过这个家族的遗孤,可是他们的斥候踏遍了整个水之国也没有寻到一个辉夜一族的遗孤。

    云隐村注重的不仅是忍术,他们全村也非常注重自身的体术,每一代AB组合的体术在村子中也都是佼佼者,他们很早之前就看上了辉夜一族那一身变态的体质。

    但是却没想到,木叶竟然会有辉夜一族的遗孤,而且还是已经觉醒了辉夜一族血继限界的孩童!!

    “火影大人,没想到雾隐村的辉夜一族遗孤都被你们找到了,真是让人意外啊!”四代雷影艾语气有些泛酸的说道。

    “我们木叶包罗万象,不像某些村子,对外来人一点也不看重!”张烨看了眼云隐村嘴角微微扬起。

    “你……”四代雷影艾说着便想要起身怒怼张烨,但是想想还是坐了下去,现在和木叶闹矛盾绝对是不智之选,现在忍界很多都在盛传张烨的实力已经到了可以和木叶的初代火影的实力,虽然他不信,但是如果真的和木叶对上,那他们云隐村绝对不可能能胜得过木叶的,在上一次战争中他们云隐村损失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雷影大人,火影大人我们还是接着看吧!”罗砂适时的开口道,他们砂隐村可是和木叶结盟了,如果此时云隐村和木叶对上,他们是帮还是不帮,所以他还是选择当一个和事佬吧。

    “哼!”四代雷影艾冷哼一声。

    张烨微微一笑便接着看向水晶球中的情况。

    火影岩上方后面的密林中。

    “交还是不交!”君麻吕手持双骨剑站在三名草忍面前,脸上极度冷冽,但是眼神中却毫不掩饰自己对他们的轻蔑之意。

    “君麻吕,我,我们不要这样好么……杀人是会被淘汰的!”白站在君麻吕的身后揪着他的衣袖,希望他能压一压自己的杀气,因为他怕君麻吕压不住自己的杀意,直接将这三个人干掉。

    君麻吕轻蔑的一笑:“白,你的心还是太软了,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他们的!”说完,君麻吕看向白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温柔,他只有在对自己朋友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好吧,我……”为首的那名草忍缓缓地站起来,从自己怀中掏着东西,只见他低着的脑袋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交给你,想得美,你给我躺下吧!”

    只见草忍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把带着锈迹的苦无,狠狠地刺向君麻吕。

    在他抵达到君麻吕面前的时候,整个人都慌了,他没有在君麻吕眼神中看到任何神情,很平淡,就好似自己根本算不上对手。

    “去死吧!”他心中恼怒和……恐惧,大喊着想要将苦无刺进君麻吕的身体中,同时朝着君麻吕身后喊道:“还不出来么?你们真的打算看着我们的旗帜被抢走,我们还是不是一个村子的人!”

    早在他们遇到君麻吕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草隐村的人就在他们不远处,而在他们和君麻吕对上的时候,那群人非但不帮助他们,还打算干黄雀在后的事情。

    既然他们的旗帜保护不了,那你们的也别想保留!这是这名草忍的心声!!

    但是他心中还是带着希冀的,如果联手将这个人干掉,那么君麻吕他们的旗帜就是自己的了。

    “真是麻烦,我们都打算出来呀,你竟然……”草丛中跳出三名嬉笑的草忍,但是他们的脸色顿时僵硬下来。

    叮!!

    只见君麻吕胸口窜出如野兽般密集的牙齿状的骨头直接将刺向他的草忍手腕刺穿。

    “啊——!!”那名草忍顿时痛呼惨叫起来,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废物!”

    君麻吕冷喝一声,一脚直接将草忍踹飞,随后转过身看着出现的三名草忍,嘴角扬起一抹冷笑:“出来了,本来还打算干掉他们在请你们出来,这样也好,省的一会费工夫请你们了!把你们的旗帜交出来,然后退出比赛,我放过你们!”

    对面的草忍吞咽着口水,刚刚那个场景是在太渗人了,他虽然杀过人,但都是一招毙命,刚刚君麻吕从胸口伸出的骨头,他自认自己躲不开来。

    “交,我们交!”他身后的一名草忍连忙喊道,自己将自己怀里的旗帜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君麻吕。

    “嗬!”君麻吕冷笑一声,接过旗帜,蔑视的看了眼这名草忍:“真不愧是墙头草村子,一点骨气都没有!退出比赛吧,战场需要的是强者,而不是墙头草!”

    听到君麻吕的讽刺,这名草忍眼中虽然闪过了一抹不甘,但是奈何君麻吕的实力强大,就算他们六个人蜂拥而上也不是他的对手。

    两支草隐村的小队队长对视一眼,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低声喝道:“我们……退出!!”

    嗖!!

    只见一名暗部忍者瞬息出现在他们中间,将这六名草忍带了出去。

    “好强!”君麻吕眼神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隐秘起来的草忍他轻松就能发现,但是却没有感应到暗部忍者的气息。

    “君麻吕,我们下一次不要在这么残忍好么?”白低声对着君麻吕说道,之前他看到草忍受伤的时候就心中不忍,但是因为这是比赛,他才忍住不上钱救治这名草忍。

    君麻吕笑了笑:“下一次不会了!”说完,对着树上点了点头,只见一名穿着黑色防护服并且带着直流口鼻的面罩,眼睛部位是灰色的镜片的小孩从树上跳了下来。

    “下一个在哪?”君麻吕开口问道。

    “西北方向一千米左右,有砂隐村和云隐村的忍者,他们正在争夺黑色的旗帜!”这名小孩年龄也不大,从样子看只有7岁左右,和君麻吕他们差不多。

    “黑色的旗帜么……”君麻吕嘴角扬起,笑道:“白、取根,我们走!”

    取根,全名为油女取根,本是团藏打算全力培养的忍者。

    他的父亲也是木叶响当当的忍者,名为油女志黑,体内饲养着纳米级毒虫,可以操控它们战斗,并且非常人能够抵挡。

    据说常人只要碰到纳米级毒虫必定会身亡,就算是现在木叶的医疗水平也达不到治疗纳米级毒虫的水平,可惜油女志黑在九尾之祸的时候,为了拯救队友而被敌人击杀。

    而油女取根则是油女志黑的儿子,也是现在唯一一个体内饲养着纳米级毒虫的忍者,在他拜团藏为师的第二日团藏就被张烨草翻了,所以油女取根再次回到了油女一族,在张烨的默许之下被带到了暗部进行培养。

    但是因为他年级尚轻,根本加不进暗部,就连暗部的附属小队“阴”都不够格,只能成为“阴”的编外人员。

    可是他也给力,在一年前就拥有了下忍的实力,而且中忍和他在生死战中都会死在他的手中,自从白和君麻吕在忍校毕业之后,张烨就将他安排进君麻吕他们的小队中,而且带队队长也是木叶中德高望重的山中亥一。

    这一支队伍可以说都是变态!

    两个血继限界能力者,一个秘传忍术忍者,假以时日,他们必然成为木叶的支柱!

    三人前行的速度很快,除了白的体力稍弱之外,取根和君麻吕两人在体术的成绩可是很优秀的。

    千米距离,三人分分秒就抵达了。

    一枚黑色的旗帜在云隐村忍者的手中,和他们对战的忍者是来自砂隐村的忍者。

    “大丸,不要让云隐村的忍者跑了,敢抢我们的旗帜,我一定要他们好看!”一名女性砂忍眼神中透露着森然的寒意,双手操纵着两具灰色的傀儡。

    名叫大丸的忍者嘿嘿一笑,可能是从小营养不良吧,他脸上的凹痕很深,整个人看起来瘦骨嶙峋,“放心吧,他们绝对逃不掉的!”说完,他双手狠狠地按在地上。

    “土遁·砂舞!!”

    顿时云隐村所站的土地顿时蠕动起来,如果不是他们将自己的查克拉聚集在脚底,恐怕早就被这震动掀飞起来。

    “土遁是么!”一名云隐村忍者咬牙切齿道:“二货,我们可是雷之国的忍者,区区土遁怎能奈何我们!”

    “雷遁·走雷!!”

    三名云忍一同大喝,掌心凝聚着黄色的电流,蓦然按在地上,只见双掌上面闪烁着星星闪电,大丸整个人一颤,连连后退,额头不禁落下了汗水。

    “该死的,这个世界怎么有雷遁这么讨厌的遁术!!”大丸咒骂着,“我大丸大人是不会屈服你们这弱小的雷遁的!风遁·十刃风!!”

    他手中握着两把苦无,飞速的斩出十道细小的风刃。

    虽然他自大自负,但是也不至于忘记,雷遁被风遁克制!

    “傀儡术·腕中匕首!”那名女性砂忍操控着两具傀儡攻击向云忍,十指飞舞,就像在弹奏一曲优美的曲子。

    而另外一名男性砂忍,掏出了一个小匣子,拇指按动开关,顿时匣子中激射出大量的千本。

    “文彦、切让!”只见为首那名云忍大喝一声,三人同时掏出被在背后的忍刀,竖在身前。

    “雷遁·雷震遁刃!!”

    文彦和切让两人分别对抗傀儡,而大丸的十刃风却没有人去管,因为在他们眼中这种弱化的不能在弱化的千面风根本伤不到他们,而事实是……还真屁用都没有。

    两人手中的忍刀上面缠绕上雷遁查克拉,并以雷遁引发超快震动,从而使得手中忍刀更加的锋利。

    两人一左一右的对抗着女性操控的两具傀儡,傀儡师这种忍者前期如果对傀儡掌握的精通,可以说在前期敌手极少,想要击杀一名傀儡师,那可是需要两名甚至是数名忍者联合出手才可以对抗。

    而且忍界最出名的傀儡师分别是早已死亡的门左卫门和早就被张烨杀掉的千代婆婆。

    因为千代的死亡和天才傀儡师蝎的叛逃,导致现在砂隐村傀儡术变得羸弱了起来,虽说如此,但是修习傀儡术的人还是不少。

    而这名少女显然是年轻一辈中傀儡术修行的很出众的一位。

    两个云忍对抗这两具傀儡都依然使出了全力,但也只是招架得住傀儡的攻击,想要伤到傀儡还需要时间。

    那位小队队长,手中同样施展出了雷震遁刃,这一招也是弱化忍术,弱化的则是超音震雷遁刀,两者一比较显然是一个天一个地。

    但是雷震遁刃在他的手中却明显比那两名要出色不少。

    只见他右手握着刀柄,在面前旋转起来,形成一个圆形盾牌,将激射而来的千本纷纷击落,并且身形快速的移动,刹那间便来到了大丸的身后。

    “土遁·砂……”大丸的忍术还没施展完,便被他用刀柄在后脖颈怼了一刀,直接昏厥过去。

    女性砂忍眉头一皱恨声道:“该死的大丸,明明实力不行,非要说大话,该死!信吾,保护我!”

    “了解!”信吾应道,连忙挡在云忍的面前,双手一抖,两手小臂外侧顿时裂开,从中伸出两只炮筒。

    呼呼!!

    只见他两腿快速的膨胀起来,随之后背也鼓了起来。

    “丹秘技·压缩风炮!”

    轰!!

    两颗高度压缩的风球从炮管中喷射出来。

    “雷遁·雷光斩!”云忍高举手中的忍刀,便砍向风球,虽然这是风球,但是并不是风属性查克拉,只是高度压缩的空气罢了。

    但是异状突发……

    砰!!

    只见他们两人中间迅速出现一人,此人双臂缠绕着森白色的骨头,以坚硬的骨头将两人的攻击直接挡了下来。

    而且骨头上一点伤势也没有!

    “冰遁·冰牢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