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新刺客列传 > 第八卷 第三十三章 奢靡之风必须骂(一更)

第八卷 第三十三章 奢靡之风必须骂(一更)

    钟离淡淡地言道:“小安,宫里有个规矩,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不要说。【】对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不对事,只对人。”

    以安盈盈一礼,言道:“奴婢遵殿主大人之令。”

    有了钟离解围,嬴政松了口气,不愧叫以安,一切都按规矩办事。以安守规矩,钟离也守规矩,她们两个确实能交流到一块去。

    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陈酒,与嬴政、钟离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只见以安冷冷地言道:“你是陈酒,北宫十二将之一,代表了晨曦。按我大秦规矩来说,你不配坐在这里,更没有资格与几位太后平起平坐。”

    “你问我为什么不对你施礼?那我告诉你,宫里两处私官,一是北宫,二是钟殿。两处私官人员,都要登记造册,并且立下誓言,永世效忠我大秦皇室。”

    “但是根据以安的了解,钟殿所有人都有记录可查,包括牧场这里的聂家部众,他们属于外殿。可除了宫里的有一处北宫,宫外的那处终南山北宫,并没有登记造册。也就是说,终南山的北宫,只是江湖上的一个民间势力罢了。”

    “我是宫里出来的人,随同我夫君,加入了钟殿,所以我会对几位殿主施礼,对我大秦的几位尊贵之人施礼,但我绝对不会对一个民间势力施礼。”

    “你能坐在这里,完全是大王仁慈,几位太后不与你计较罢了。但在我看来,你的身份,根本不如我。起码我是宫里的一处宫殿主事,夫君是禁卫军中颇有威望,女儿更是钟殿少殿主。如此身份,还想让我对一个民间势力施礼?不但我丢不起这个脸,我的夫君和女儿更丢不起这个人。”

    晨曦愣住了,她是被以安说傻了。

    赵姬皱眉道:“华阳太后,宫里都是你在管,北宫人员都没有登记造册吗?”

    华阳夫人还真没想过此事,一阵内部交流,才言道:“刚才敏代告诉我,终南山的北宫,确实没有登记造册,她还以为是我们默许的。”

    夏姬张了张口,却闭上了嘴,这事只能怨晨曦自己,这个规矩她不懂,自然没有考虑到这一块。本来自己也觉得没事,可突然之间,被一个宫女叫破了,这就不一般了。

    就在这时,芈润从大帐外走了进来,手持一块令牌,向嬴政、三位太后施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仪,言道:“启禀大王,三位太后,君夫人令下,命芈润代替她说话。”

    事已至此,嬴政招了招手,言道:“坐到我身边来。”

    “小敏,有什么想说的,就在这里说吧。”

    芈润坐在嬴政的身边,耳朵动了动,替敏代言道:“大王,臣妾本不该干涉,也根本不想来,可有人非要我逼出来。”

    “我虽不爱管事,但宫里的人员记录,必须是要看的,因为这是君夫人的职责。其实上面多些什么人,调走什么人,我都不会过问,只要有名字即可。”

    “华阳宫、甘泉宫、大郑宫、蕲年宫、章台宫、六英宫……以及各地的行宫,都在宫里的史官属记录在案,这个我每年都会看上一次。”

    “各个宫里每年进出人员很多,我也不会过问,在这里面,只有北宫乐府的记录,而终南山的北宫,我却没有看到,那里也应该是我大秦的一处行宫。”

    “这本没什么,我以为是华阳太后和夏姬太后默许之事,从来没有问过一个字。但是今天,以安说根本没有那处行宫的人员登记,我立刻吩咐下面的人去史官属查了,回答我的速度非常快。那里不但一个人员都没有,连行宫的名字都没有。”

    “也就是说,终南山的那个宫殿,根本不属于我大秦官方机构,只是一个民间势力。【】此事经过华阳夫人确认,令我大为恼火。”

    “听说北宫大殿富丽堂皇,所需的钱粮从何而来?我大秦为了修郑国渠,宫里宫外都尽量减少支出,已经很紧张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空吃钱粮的行宫,而且还不属于我芈嬴皇室的行宫,这笔帐,我会一查到底,任谁来求情都没用。”

    赵姬当即言道:“必须要查,边关战事吃紧,许多将士的军备都穿不齐,岂能有空耗大秦国力的机构存在?”

    华阳夫人也言道:“宫里为了建些机构,都不敢在国库多拿钱粮,许多都是大家出的私房钱。终南山的行宫,除了有部分是巴家无偿支援的,绝大部分都是从国库里取的吧。政儿,将芈宸叫来,这个他最清楚。”

    嬴政捏了捏拳头,心里非常气恼,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晨曦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这样的事情都干的出来。此事他必须表态,言道:“宣芈宸进入大帐,本王想要知道,北宫到底是如何花费钱粮的。夏姬奶奶,暂时请您不要说话,等查完以后,再做出解释。”

    不一时,芈宸走了进来,施礼以后,听了嬴政的询问。他就是管理国库的,这个他最清楚,根本不用拿出账本,随口就言道:“终南山的行宫,一共有三处钱粮供应。”

    “一是自己内部收入,卖些情报、接取刺杀任务、以及各个势力的奉送,每年有一百五十万担。”

    “二是巴家供应,每年至少提供两百万担,以及各类金银饰品几千件。”

    “三是大秦国库,每年固定提供五百万担,以及金美玉器三千件。”

    “就这些了,大王问我这些,有什么问题吗?我算账大家清楚,根本不会出错,不可能多给的。”

    几位太后傻了眼,敏代也懵了,一处行宫,需要这么多钱粮吗?敏代虽然不管事,但是连她都知道,华阳宫的用度,每年也只有一百五十万担,更别提其他宫殿了。

    嬴政听的心脏乱跳,这种奢靡程度,仅次于颐陵殿。可颐陵殿那里的钱物,严令禁止带出宫外,也相当于一个仓库,并且还在宫里。那么北宫呢?长年风雪覆盖的雪山巅峰,居然每年需要那么多钱粮,他们想干什么?

    努力平息胸中的怒气,淡淡地言道:“你怎么给北宫批这么多钱粮?修郑国渠时,应该给的少了吧。”

    芈宸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言道:“北宫为了提拔精英人士,要的多点也没什么,并且说过,我大秦最缺少顶级战力,培养一位高手出来很不容易,自然要多费钱粮供应,去换取自己需要的资源。”

    “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满意的,北宫确实办到了,而且文武方面都出了许多人才。所以修郑国渠时,我本想减少一些供应,但是北宫说国库支援的过来,所以我就一直没短他们的钱粮。”

    “今年的供应,也在上个月顺利交付,一分都不少。我做事,大王尽管放心,哪怕各处短缺了,也不能短了北宫的钱粮。”

    嬴政忍无可忍,猛地站了起来,大手拍在桌面上,怒声道:“我放心?我放心个屁。”

    “你居然连今年的钱粮都送出去了,宫里的钱粮下个月中旬才能供应,甘泉宫的钱粮下个月下旬才能供应,北宫难道比秦宫、比雍城更重要?”

    芈宸吓得连忙跪在地上,他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嬴政怒瞪着陈酒,言道:“还坐着干什么?撤座,晨曦没有资格在本王面前落座。以安说的没错,你的身份,连本王宫里的一个宫女都不如,不是假的不如,是真的不如。”

    “起码她们知道大秦近几年国库紧张,宫里所有人都紧衣缩食,小心用度。每晚连点几盏油灯,使用几个时辰,都计算再内,就是为了少用本王的钱粮,让郑国渠、前方将士多多使用。”

    “你知道吗?甘泉宫、蕲年宫、大郑宫加在一起,每年也只有一百五十万担;华阳宫是秦宫标准,每年也只有一百五十万担,其中一大半要分给宫里各个宫殿的用度,这么算起来,华阳宫每年只有四十万担。”

    “钟殿的高手也不少,但钟殿每年从芈宸手里,也只能取得一百万担,其中一半要供应给秦氏牧场。本王真的没钱,还经常埋怨华阳奶奶给的用度不多,原来国库里的钱粮,大半都被你拿去了。”

    “今天我也不怕被三位太后骂了,本王冠礼的用资,都是从芈宸那里偷来的。是的,我们计算了下用度,要封赏群臣、要举行祭祖仪式、还要慰劳雍城子民。哪怕妃子们的私房钱全部加在一起,都不够其中的一小半。”

    “逼不得已,我瞒着三位太后,去芈宸的私库里偷了些钱粮出来。就因为如此,芈宸躲在私库里几天都不敢出来,你不需要担心什么,里面的钱粮都是我偷的,本王实在没有办法了,其中使用了多少,回去后让敏代慢慢算给你听。”

    “我是秦王,在自己家里使用钱粮都要去偷,而你却敢在国库里直接拿,你哪来的胆子?”

    这一通骂下去,陈酒瞬间吓得离开了座位,现在的嬴政太恐怖了。她知道,只要晨曦说错一句话,自己小命就不保,因为秦王是真的怒了。

    三位太后都沉默不语,晨曦拿的太多了,嬴政不生气才怪。现在也解释了,为什么嬴政敢冠礼,因为他从私库里偷钱了嘛。此事芈宸既然知道,那就不叫偷了,而是君臣私下商议好了,只是瞒了她们而已。

    发过火以后,嬴政平稳了下情绪,坐下吐出一口闷气,言道:“你什么都不要说,给我站到以安的下首,等此间事了以后,回去再跟我解释。”

    “这个解释,必须要让我满意。”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