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来自真实的你 > 第二卷 第101有话借酒劲说
  • 第二卷 第101有话借酒劲说

    作品:《来自真实的你

        阿飞不见了,阿兰像疯了似的,就怕阿飞一时想不开,他是一个诗人,这附近地区没有铁路,会趴上公交车去寻找铁路吗?

        阿兰站立在风中,将自己改革的长褂子解开,任其风吹飘动,在这无人问津的旷野。

        “阿飞,阿飞,阿飞!”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是常规。

        风好大,阿兰用了两种方式,一种是叫喊,让声音顺风飘进阿飞的耳朵,一种是敞开胸怀,如果阿飞是在上风,就希望他一个突然看到自己,这是多么熟悉的身影,又是曾经让他赞不绝口的好胸,看到了会如孩子般立马扑进妈妈的怀抱。阿兰是这样想的。

        阿飞在坐在河边,他听到了阿兰的呼唤,想起身飞奔向她的怀抱,却又想到让阿兰寻找不到自己,默认阿兰的赌局失败。

        但他想到一个折中,将自己站立起10秒钟,就赌这10秒钟,如果阿兰看到了自己,并且向自己奔赴而来,那就没有什么理由想到放弃。

        阿兰的眼睛像雷达一样,一眼就扫到了阿飞,似乎意识到阿飞一定就在这里。

        这让阿兰带着一阵心酸飞向阿飞。

        阿飞看到了,只能相向而迎。

        “飞哥,哥哥……”阿兰放声大哭了起来。

        “阿兰,别难过,我在思考问题,没有告诉你只是想一个人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乖,别哭了。”阿飞把阿兰抱在怀中像哄小妹妹一样。

        “哥,你有什么不好说的,你一个人一声不响的来到这地方,有什么隐情你就说吧,我们不要和别人一样,有事闷在心里,我们是不用说出山盟海誓的,是比这高出一个境界。”阿兰强压住心头委屈。

        “我在想到我比爱因斯坦还要对这个世界有罪,他发现了可以制造*的物质,认为自己了不起。后来听说美国在日本放了两个*,后悔得躲在河边想死,被放牛的老头拦住。

        老头不认识爱因斯坦,问其为什么想到去死?爱因斯坦说自己把一把刀送给了疯子,现在这疯子每时每刻都在用这把刀杀人,没有人能把他拦住,为此后悔得想死。

        我不知道作家是否比科学家更加残忍?

        我在后悔我写的书,那一车的旅游的人,当你说是你让骑摩托车的看到了自己的乳,让他分心翻车断了自己的脚。又一车人死于火海,这比在日本广岛放*有什么区别?

        还有就是一些书的内容,我相信有被点到的人看了会对我有非常的仇恨,虽然没有点名道姓,但它们知道自己是在哪一类中,是作家笔下谩骂的货。

        这些东西虽然是在不太理智的情况下产生的,但这与爱因斯坦发现原子物质是一个道理:追求自己在这一领域取得最好的成绩。

        我写书走进了爱因斯坦的追求自己在这一领域的最高成就,骂别人不敢骂,写别人不敢写。这就是导致摩托车翻车引起一连串的重大死亡事故。”阿飞说。

        “哥哥,这怎么能怪你写书的事,是我不好,不该袒胸露乳的在大马路上走,有罪也是我的罪,哥哥!”阿兰把阿飞抱在怀中说。

        “我来到这里静坐就是在思考这个问题。假如哥哥的书写得不是那么另类的话,如果能老实一点,考虑考虑一下眼前的现实生活,不要强调自己的个性化,把书写得让人看了暖心,没有谩骂只有赞扬。

        好话听的人多,同样,好书看的人多。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也不用去为了卖版权而露乳,早就红得只写一个书名版权就卖出上千万或者上亿万了。”阿飞说。

        “不是这样,哥!正因为如此,我们几个女孩子才决定帮你,如果你写的书不是特别的另类,你早就成名了,那我们就没有机会相见相知和相爱。也不需要我们帮助。”阿兰一边说一边抚爱着阿飞的脸。

        “我要说的还有就是,是苦难让我们相识,是命运让我还有权爱你们,爱你因祸得福。”阿飞把阿兰抱得更紧,并且抚爱着需要抚爱的一切,让彼此之间感受除一时落入困境之外,爱还是有的。

        “没有看到你我就失魂了,心想哥哥会到哪里去?想到哥的人生都是这样一路坚强不屈的过来着,这一时卖不出版权就急了?真怕哥哥……”阿兰没有说出关键词。

        “傻妹妹,哥有你在心里,就是塌下天来哥也会顶着,保证你不受到一点伤害。

        多好的天气,让我们把快乐达到人类最高境界……”阿飞提议。

        阿兰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不需要说,将身体如一块美玉展现在阿飞眼前,只是满颜欢笑把自己要做好的一切做好,把心纯净得而在静观远方……

        河水在缓缓地流,云儿在慢慢地飘,两颗心在缠绕在一起。

        ……

        在走过一个菜园,阿兰摘路边的野花,阿飞在一边站着,老头儿在菜园中肥水,阿飞朝他一笑,老头也是一笑,两个门牙如同旧县政府的门卫。

        阿兰看到老头笑得好看,送一朵花给老头说:“老大爷,请帮我们照一张相。”

        “我会吗?”老头在笑得合不拢嘴。

        “会的,我先教你一下。”阿兰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胸前靠拢老头儿,为了不让老头怯场,为了不让老头想到不会,捉着老头的手教他最后是这样一点就行。

        “老爷爷请看好,等我们都伸出两个手指后你就点一下。”

        “看到我们都在手机的中间你就点一下……”阿飞补充着说。

        老头一点完说:“是这样吗?”

        阿兰欢笑地走近老头拿过手机一看:“是这样,真好,好极了!”

        听到是这样,老头笑得如同三岁的小孩:“我也会玩你们的东西,真好!”

        “我们是城市的,来乡下玩玩。我们合个影!”阿兰将自己的胸脯紧挨老头的右肩,把头也靠近老头的脸。她是在看看老头还有买荷尔蒙的本钱吗?自己就当一回卖荷尔蒙的少女。

        老头想让开一点,感觉阿兰的手已经把他的另外一边肩膀搭住了,只好憋得一脸通红。

        阿飞看到阿兰始终保持着没有伸出剪刀指,立马知道这里面有招了,这是在磨蹭着让老头感受一种味道。深知阿兰的调皮,一看就知道她在演戏。

        最后阿兰把脸靠上老头的脸说:“茄子!”

        阿飞把照好的相放在阿兰和老头面前,把老头看得笑得要死,生理上也在把荷尔蒙推向高峰。但只能说:“你们刚才说茄子,要什么随便拿,这这都是我的。你们城市人难得吃没有用化肥肥的菜,今天来了就拿些回家吃吧!”

        好家伙,一把发香就换来一堆蔬菜。

        这把阿飞落进深深的沉思中:真要发挥阿兰的潜力,一定要放她出去,不能用私心借感情把她捆绑在自己身上!

        ……

        “我们去超市买两瓶红酒,捉只王霸!”阿飞说。

        阿兰翻着白眼看上阿飞的脸:“这不亏了吗,贪了几块钱便宜,得用两瓶红酒和一只甲鱼来抵。亏死我也!”

        “我想到有一些事不借点酒劲就说不出来……”阿飞说。

        “好吧,我们得先回家着,放东西和换衣服。我们这不是在野外耍野了和占便宜了吗,不是说我们有头有脸,最起码还得是一个人!”阿兰说。

        阿飞点点头,把阿兰的胸前用带子系上,拉起她的手向前走去。

        ……

        回到家两人简单的修理了一下,阿兰说:“我穿什么衣服好看?”

        “人长得漂亮穿什么衣服都好看!”阿飞说。

        “我让你站立在客观上看。”

        “那件红色外套。”阿飞说。

        “那是情侣服,你也穿上!”

        “是!”阿飞说。

        阿兰快乐得像一只小鸟,哼着无名小调,跳着不太成熟华尔兹舞。转到嘴巴对上阿飞时就亲上一口,尽情地释放着少女的天真和千娇百媚。

        ……

        “大岛茂和幸子!”这是她们走在进超市的门口,一个小摊子的中年男子说。

        阿飞回头带着十分满意的笑意一看,小摊子的男人也非常自然的一笑。来自一个时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看,这不是那个当小三被人打得撕破了B的吗?”这是超市的一角在说。

        “这货当小三是在资助男朋友,就是这个男的。听说是一个作家,正在创作的旺季,说是有三个女生丢下大学不去读来赌这个作家会走红。说什么鬼先卖B后收钱。现在的人变着花样翻新,想尽脑汁发挥自己的有用之处。”这是另外一个柜台的男子说。

        “现在的女孩子有三条好路,第一是嫁一个有钱的老公在家炒炒股,第二是眼光好炒爱,先看出某男子将来会发财,先把自己赊出去,等他有钱了就涌泉相报,第三就不行,直接去卖B……”这是两个男人在一唱一和。

        ……

        “来三瓶红酒!”阿飞说。

        “要三瓶?”阿兰惊讶的说。

        “要喝就喝一个痛快,怕不够,到时候你注意一下就是!”

        阿兰抿嘴一笑说:“怕到时候我也来个往死里喝,谁还管得了谁。那就买四瓶好了。”

        “我不喜欢四字,干脆来五瓶!”阿飞对服务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