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三百零五章 妖圣手笔
  • 第三百零五章 妖圣手笔

    作品:《圣墟

        一个玉石块,玉质细腻,但也有裂痕,也有莫名的斑痕,承载着岁月印记。 更新最快

        楚风动容,这是一块古玉,他第一时间就想到藏着蛟魔拳的那两块玉石,略微相仿。

        入手后一片温润,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对着光源观看,内部有些黑色纹路,有点像藤蔓。

        楚风看了又看,他觉得这应该跟记载有蛟魔拳的玉质不同,略有失望。

        跟牛魔拳、蛟魔拳并列的还有鹏魔拳等,他很向往,想要收集到,但仔细也想想也不太现实,怎么可能那么巧就在龙虎山遇到。

        他向玉虚宫之主询问,这块玉石的特殊之处。

        “起初,它竟可以悬空,发出微弱的光,但后来彻底暗淡,没有任何异常了。”玉虚宫之主如实告知。

        当时,有不少人看到,都啧啧称奇,但都没有研究出个究竟。

        “用精神力探究过吗?”楚风问道。

        “探究过,内部有一些奇异的能量,但是不能牵引出来,很是古怪。”玉虚宫之主蹙眉。

        “好,我来看一看。”楚风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这是从道教祖庭带出来的异宝。

        能够自动悬在半空中发出光华的玉石块,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是凡品。

        “小心一点!”陆通提醒,让他不要大意。

        “有我在,能出什么事?”玉虚宫之主瞥了一眼老头子。

        陆通讪讪的,不再说话。

        楚风自然不敢大意,这种古玉石很难说清有什么诡异。

        不过,玉虚宫之主、八景宫之主都探究过,想来不会有危险。

        他将玉石块握在手中,探出精神能量,小心的进入玉石块内,顿时惊异。

        黑色能量一簇又一簇,居然是花草的形状,甚至有菩提树,有扶桑树,桂树等,这可都不是一般的树类。

        可惜,都是黑色的,只是形状一样。

        楚风很谨慎,向里而去,也曾尝试牵引,但这些黑色物质无任何异常反应。

        直到后来他探入大量精神力,入主玉石块内,仔细感应,竟觉察出一缕生机,像是有生命体在这里!

        这让他吃了一惊,一块古玉而已,怎会如此?

        楚风的神觉比常人都要敏锐,肉身能量与精神能量交融,像是可以滋养神觉,如今越发的强大。

        他确信,自己若隐若无的感觉到了。

        他就要退走,将精神力扯出。

        然而,惊变在这一刻发生,玉石块内的黑色草木都动了,铿锵作响,凝结成黑色剑体。

        瞬息间,整块玉石内部变得很古怪,这分明是实物玉质,但现在仿似形成一片开阔地,能让精神常驻,很像是一座宫殿。

        太诡异了,莫名形成!

        楚风要退,但是感觉精神略疼,那口黑色剑体发光,遥遥指向他。

        “唉!”

        一声叹息传来,让楚风有种寒毛倒竖的感觉,尽管是精神在此,但他依旧觉得毛骨发寒。

        “什么人?”他预感到不妙。

        楚风第一间防备,虽然是精神力,但凝聚成人形,且按照肉身那般运转唿吸法,准备战斗并退走。

        “呵,我们又见面了。”此时,就在那黑色剑体上出现一道身影,样子有点惨,被剑体洞穿,他像是摆脱不了。

        “是你!”楚风震惊,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一块古玉中见到一位故人。

        “呵呵,很意外吧?”黑色剑体插在那个人的心脏上,像是将他钉在那里。

        一丝丝精神能量从黑色剑体溢出,重组在那个人的身上,让他看起来越发的凝实。

        这虽然是一个老者,但却有种狮子王般的锐气,发丝卷曲,眼神凌厉,死死的盯着楚风。

        他竟然是席勒,一个本已死去多时的人!

        席勒,号称最后的骑士,曾在梵蒂冈布下杀局,造成惊天惨案,坑杀众多王者,而后又组织人马东征。

        他实力高深,狠辣无情,是一个非常难缠的狠角色,多次让楚风险些丧命。

        不过,最后席勒被杀死在龙虎山上,饮恨而终。

        怎能料到,他又出现了!

        楚风瞬间想到很多事,当时在龙虎山厮杀时,席勒曾捡到一柄古怪的断剑,跟金刚琢硬撼,结果光华刺目,能量淹没那里,最后那柄断剑消失。

        当时楚风他们毁掉席勒的肉身,找了很久都没有寻到那口剑,便离去了。

        “那口断剑护住了你的精神?”楚风问道,想先稳住他。

        “别尝试逃走。”席勒平淡的看着他,被黑色剑体洞穿,他像是毫无感觉一般。

        “你觉得能留下我吗?”楚风说着,并且在后退。

        “你还是不要妄动,陪我说几句话吧,不然我就直接自爆,黑色物质汹涌时,这里将湮灭。”席勒冷淡的地说道。

        楚风凛然,他不怕席勒,如今他可以对抗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灵,但是却对那口黑色的剑体忌惮。

        他总觉得不安,像是陷入莫名的绝境中。

        “这黑色剑体是一种稀有的物质,可以说价值连城,是进化者中的神骑士磨砺自身用的,嗯,按照东方的标准来划分,神骑士相当于是进化者中的金身罗汉层次。”席勒说道。

        “你想说什么?!”楚风逼视他。

        “长话短说,黑色物质极其罕见,是妖圣从宇宙中淬炼出来的,交给后人使用,磨练真身,但前提是你有资格用,达不到那个层次这就是致命的毒药。”席勒叹息,无比遗憾。

        他用手抚摸黑色剑体,又看向自身,摇了摇头,带着苦涩的笑,他意外找到传说中的物质,但是却无福消受。

        “所以,你被它害了,马上要死去了?”楚风看着那口黑色剑体,那究竟是什么诡异物质?

        “是,我命不久矣。”席勒坦然承认。

        这黑色物质非常奇异,像是能量,又像是精神体,但其实是实物,可却能融入兵器中。

        断剑的主人原本是一个强大的骑士,他在以黑色物质磨砺己身,但漫长岁月前东征时,战死在龙虎山。

        席勒的精神冲入断剑内,逃过楚风的必杀一击,但却也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现在,他离神骑士还很远,这黑色物质对他来说致命,要将他腐蚀掉,根本摆脱不了,除非他死掉。

        他曾闯出龙虎山,催眠普通人,夺走其肉身,让自己的精神入主在那里面,但发现依旧无用。

        在黑色物质的磨砺下,那个普通的肉身没过多久就瓦解了,后来他又夺走强大的进化者的肉身,能支撑的久远一些。

        但可惜最后终究还是要瓦解,并且他的精神也在恶化,早晚会消散。

        “嗯,对外说你有绝世唿吸法,引发巨大波澜,导致诸王在江西围猎你的人是我。”席勒坦然告知。

        楚风有怒意,想一拳毙掉他。

        江西境内的风云造成的影响太大了,他险些死掉,背后的黑手居然是席勒,他当时还在猜测,究竟是谁在散播消息,引世人贪婪,去围杀他。

        “你还真是阴魂不算,活着的时候,在西方世界就险些杀了我,便是死了也不消停!”

        席勒听闻,进行纠正,道:“我还没有死。”

        “你马上就要死了!”楚风喝道。

        “错,我是要解脱了,而你将代替我,被黑色物质纠缠。”席勒微笑。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没有害玉虚宫之主?”楚风沉声道,这让他不安。

        “你猜?”席勒哈哈大笑。

        楚风面色阴沉,冷冷的看着他,虽然是精神显化,但看起来真人没什么区别。

        “因为,这种物质缠上一个人后不死不休,要么你磨灭它,要么它磨灭你,我只有一次机会,能害一个人,自然更希望拉上你一起上路。”

        “你真够能忍的!”楚风意识到,自身危险了,今日可能要栽个大跟头,甚至死在这里。

        席勒微笑,道:“嗯,我等的很辛苦,知道你会去龙虎山,所以寄身在一块玉石中,一直在安心等待,同时也掐算着我自己能存世的时间,后来看到玉虚宫之主到了,我知道可以先落入他的手中,再来接触你。”

        “你这么恨我啊。”楚风倒退。

        “是啊,如果不是你,我的万灵血药就成熟了,如今我早已是挣断七道枷锁的高手,将成为陆地上第一高手,到时候各地名山大川所有神圣果实,还不是任我索取,谁能与我争锋?你断了我的成神之路。”

        席勒很平淡的说道,但显然带着怨念。

        “我的精神被腐蚀的不行了,已经要死了,能够见到你很高兴。”

        “玉虚宫之主到底知不知道你在玉石中?”楚风问道。

        “以他那么精明与强大,总会有所觉吧。”席勒笑着说道。

        “临死你还在挑拨?”楚风冷声道。

        “呵呵,临死前见到你真的很高兴,我要解脱了,再见,接下来的苦难由你来承受吧。”

        席勒大笑,他在焚烧自身,执意毁掉被腐蚀的不成样子的精神。

        与此同时,楚风怒吼,极速倒退,要撕裂这片古怪的空间。

        “没用的,我死后,所有黑色物质都会纠缠上你。”席勒笑着说道,而后轰的一声炸开了。

        同一时间,剑体化成黑色物质,蔓延向四面八方,触及到楚风,缠绕上了他。

        “除非进化者中的菩萨,这个层次的生灵出现,才能帮你净化,不然你好好享受吧,这种东西很珍贵,价值连城啊,妖圣的手笔,非他们不能淬炼出来……”

        席勒的残念带终于消失,最后的声音像是魔鬼在絮叨。

        三月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别忘记投出,不然过期了。感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