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圣墟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封印破

    作品:《圣墟

        海神虎,楚风对这头海兽不敢大意,因为一路上听到了太多次,是这群海族高手中的最强者之一!

        它一身战力号称绝顶,连白鲨王那么强的生灵都只是稍微被他看重而已,并没有平等视之。

        一路上,听到它太多的传闻,比如蜀山剑宫的一头白鹤险些被它撕裂,玉虚宫之主的心脏被它掏出一角,八景宫之主的一条手臂被它扯断,甚至连大黑牛头上的犄角都是它隔着很远、随意打出的一道能量光束给劈断的。

        若非黄牛、大黑牛他们有金身罗汉纸,有禅杖在手,当时肯定被屠掉了。

        这头通体金黄的海神虎凶名赫赫,实力骇人。

        现在它一爪子拍落下来,让空气大爆炸,因为不说它的力量,单以速度来论都快要赶得上楚风了。

        须知,楚风可是掌握有神足通!

        砰!

        楚风咆哮,全力运转牛魔拳与蛟魔拳,两种拳法糅合为一种,实力暴涨,他硬撼海神虎。

        轰隆!

        整座巍峨大山直接炸开,楚风在下,海神虎立在山峰上,凶猛的对击了一下,拳印与黄金爪子碰撞,爆发惊人的能量光束。

        此时,楚风没有一点保留!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他们平分秋色。

        这里大爆炸,一人一虎都倒飞出去,伴着璀璨的能量光,两大强者各自像是被天日笼罩,守护己身。

        这个时候,东北虎来了,动作很快,将挂在山壁上、随着大爆炸又再次咳血的獒王一把抱住,嗖的一声远遁。

        至于驴王则在尥蹶子,一边骂娘一边将断臂的八景宫之主给扛走了,忍受着大爆炸中冲出的能量撞击,它在咳血。

        它之所以这么凶猛,敢来救人,实在是因为尝到甜头,跟楚风他们杀到这片空间最深处,共同冒险,经历生死考验,结果被传了大雷音呼吸法。

        它觉得,跟着楚大魔王拼命,好处真的不算少,现在让它救人,自然立刻痛快行动,没有拖泥带水。

        以它这种软骨头的性格,以前肯定不敢这么冒险。

        大雷音呼吸法,虽然妙不可言,但现在的只是残法,楚风与黄牛不怕泄露。

        事实上,楚风与黄牛早有决定,事后一定要跟老喇嘛联手,去喜马拉雅山的大雪峰下的神秘古刹去寻法。

        黄牛怀疑,那可能是佛门在地球上的最重要之地,或许有大雷音呼吸法的线索,甚至是完整传承!

        因为,那地方虽然被大雪埋着,但是却有雷音不时传出。

        此刻,无论是獒王还是八景宫之主都已经是强弩之末,马上就要死了,负伤太严重,五脏六腑都四分五裂。

        獒王与八景宫之主满身是血,被带出战场后,黄牛掰开一颗拳头大的石头果实,一人一半让他们服下去。

        效果显著,这两人的精气神在迅速恢复,甚至伤口都在蠕蠕而动,在愈合。

        海神虎身上有大杀器,而楚风也带了一张金身罗汉纸,但都暂时没有动用,两人卯上了。

        轰!

        他们第二次冲向一起,楚风超越五倍音速,快的可怕,简直撕裂了长空,一跃而上,杀到一千五百米高处。

        而海神虎也在俯冲,黄金翅一振,达到五倍音速,虽然比楚风还是慢上一些,但已经比其他挣断六道枷锁的生物快一截。

        砰!

        天空中,像是两轮太阳撞在一起,景象恐怖,能量光倾泻,朝着四面八方激荡。

        普通人类若是在这里,会被刺瞎眼睛,难以直视。

        嗖!

        楚风快速落在一座山峰上,双脚之下,山头四分五裂,几乎要崩塌了。

        海神虎咆哮,俯冲下来,黄金双翅一展,比天刀还恐怖,带着剧烈的能量波动,刹那杀到。

        喀嚓!

        楚风跃起,并轰出一拳,一条蛟龙与一头莽牛同时长啸,在他的拳头前方若隐若现,伴着电光,拳力惊世。

        果然,这座山体再次炸开了。

        两人激烈搏杀,不断碰撞。

        就在这么片刻间而已,他们最起码交手数百下了,全力以赴,毫无保留。

        这是楚风实力大进后遇上的最强敌手,这头身体密布着金色鳞片的生灵,勇猛无敌,呼啸群山间,无坚不摧。

        楚风在一座又一座山峰跳跃,有时躲避,有时硬撼,跟它生死搏杀。

        喀嚓!

        海神虎俯冲,双翅展开,直接将楚风所在一座山峰直接截断,是它的双翅所为,堪比天刀,一冲而过,山峰断掉。

        时间不长,两大高手交战数百招。

        远方,海族诸强骇然,那个人类怎么会这么强大,连海神虎都拿不下他?这怎么可能!

        楚风口鼻间,白雾涌动,浑身毛孔舒张,运转特殊的呼吸法,跟游离在天地间的能量交融,他在爆发最强力量。

        “嗷吼……”

        海神虎浑身骨节噼啪作响,它拥有传承于上古的呼吸法,专属于虎族的绝世法门,其躯体自动迸发虎啸声。

        砰砰砰……

        两大强者不断碰撞,此时,就是华山掌教金翅大鹏、崆峒掌教山龟等人都吃惊,万万没有想到楚风这么强!

        因为,这些人深知海神虎的恐怖!

        轰隆一声,远处青皮葫芦在摇动,喷薄血气,如红色的云烟般笼罩天空,景象越发的可怕了。

        “罗天你找死吗?!”海神虎一边跟楚风交战,一边断喝,它发怒了,那个葫芦一看就是凶器,内有乾坤,怎么能乱动?

        然而,海人罗天完全豁出去了,就是想要得到那盏青铜灯,在不断轰击。

        楚风焦急,海族这边有个疯子,万一让古代进化者中的大妖魔脱困,或许在场的人都要死。

        他知道不能耽搁,必须尽快离去。

        “楚风,老宗师在那边!”这时,东北虎呼唤,发现武当山那位老宗师。

        “滚开!”

        楚风断喝,轰然爆发出最强一拳,震退海神虎,向着十里地外杀去,那里有能量波动,他也感应到了。

        海神虎追击。

        楚风冷漠回头,他准备动用大杀器金身罗汉纸,但是海神虎很警觉,它身上也有可怕兵器,它略微放缓脚步,保持一定距离。

        虚空颤栗,楚风三个起落而已,就到了十里地开外,发现老宗师,果然还活着,但是情形很不妙。

        老宗师的后背上有深可见骨的刀伤,胸部则有几个血洞,像是长矛所致,双臂有些不自然的弯曲,遭受过重击,早已骨折。

        至于腹部还有双腿,甚至头颅都有鲜血流淌,伤势太严重了,他能活着就算是奇迹。

        因为,他遭遇过大杀器后,又被海族一群王者围攻,情况糟糕透顶。

        现在跟他交手的更是一位极其厉害的人物,是海族的章鱼王,这个强者不弱于海神虎,也是这次海族的领军人物之一。

        楚风深感吃惊,老宗师连双臂都骨折了,居然以弱击强,在苦苦支撑,没有立刻败亡。

        老人在施展太极拳,看起来软绵绵无力,但是却不断化解杀局,在维系自己的生机,一时间对手难以镇杀他。

        但是,他很惨,身上有几个血洞明显是被章鱼的触手击穿的!

        此时,章鱼王是人形,不过却生有八臂,身体高大,足有一丈,八臂齐出时,震的山地轰鸣,能量浩瀚而惊人。

        “杀!”

        楚风杀到,口中大喝,如同天马横空,直接撞击向章鱼王。

        此刻,他的体外出现一口黄金大钟,面对这个生有八臂的怪物,他觉得形意拳最有效,形成金钟罩。

        果然,他一临近时,这个大汉八条手臂齐动,向前拍击而来,打的大钟轰鸣,当当作响。

        “前辈,不用担心,我来了!”楚风拳印爆发,轰开章鱼王,挡在那里,将它跟老宗师分开。

        “哪里走!”

        海神虎咆哮,它追杀下来了。

        “你们两个都该死!”

        楚风轰开章鱼王,又迎向海神虎,拳头挥出时,飞剑也祭出,炽盛光华绽放。

        与此同时,东北虎到了,带着老宗师后退,让他服食炼妖果。

        老宗师生命气机很弱,眼神都暗淡了,但是看到楚风这么勇猛,将形意拳练到这个境界后,双目露出灿灿光辉,很欣赏。

        半空中,楚风一会儿动用形意拳,一会儿又施展蛟魔拳与牛魔拳,吞吐天地间的能量,身体越发的光华绚烂。

        他跟两大强者厮杀,不时碰撞,惊的海族骇然。

        就是陆地上的高手也都震惊,越发觉得他潜力惊人。

        轰!

        “去死!”

        终于,大黑牛出手了,担心楚风危险,因为那两大强者任何一个都不比楚风弱,实力太强劲,他动用禅杖,轰了出去。

        可惜,无论是海神虎还是章鱼王,都在防备,第一时间避开,冲出去很远。

        “坏了,快走!”

        就在这时,黄牛大叫,神色无比焦急。

        远处,那个跟大山一般高的青皮葫芦在摇动,像是炸开了一般,内部发出阵阵可怕的雷鸣声。

        同时,葫芦嘴那里跟火山喷发般,血气直冲苍穹!

        “快走,古代进化者中的厉害人物要出世了!”黄牛警告,因为封印要破开了,到了这一步无法阻止了。

        那青皮葫芦当中分明有生物还活着,没有被炼死,那个绝色倾城的女人一旦出世,天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更新完,睡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