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839章 第八本源!
  • 正文 第1839章 第八本源!

    作品:《仙逆

        第1839章 第八本源!

        王林的储物空间内,有太多的物品他想要拿出,但此刻无损储物空间的机会只有一次,王林目光一闪,内心已然有了判断。www.00ksw.org

        眼下对他来说,一个修为无限接近空劫初期的傀儡,才是最有作用之物!

        那获自古之墓地深处的已司之傀,浮现在了王林的心神之中,他不假思索,再没有什么犹豫,抓着那空间石的刹那,神识涌入其内,骤然在那空间石中,打开了他的储物空间!

        在其储物空间被打开的一刹那,这空间石立刻颤抖,其内一个空间取代了王林的储物空间,轰然崩溃。

        在其崩溃的瞬息,一股滔天煞气从王林储物空间内骤然冲出,幽光一闪间,王林的身旁,多了一个四肢在地,舌头猩红,露出老长的狰狞身影。

        正是那看起来干瘦的如同猴子一般的已司之傀!

        阵阵嘶吼与凶煞的气息,从这已司身上散出,它红着双眼,在出现后死死的盯着王林,吼声中慢慢似想起了王林的身份,目中凶光才略有消散。

        “已司,为我护法!”王林冷冷的看了那凶残狰狞的煞气身影,缓缓开口。

        吼!

        已司双眼凶光再浓,猛的转身,盯着洞府大门的方向,低吼起来,猩红的舌头拖在地上,不断地扭曲,看起来触目惊心。此刻,若有任何人踏入这洞府,立刻就会受到这已司的疯狂攻击。

        王林还不放心,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那蚊王如墨般的图腾,在他看去的一瞬,那如墨般的蚊兽图腾,其双眼骤然露出一丝寒光,似与王林对望。

        蚊兽,是王林闭关中,为自己准备的最后一道防护!

        至此,王林才略有放心,盘膝坐在洞府中,看着手中的那水滴,目露激动,他深吸口气,拿着那水滴瞬间按在了眉心之中。

        在那水滴进入王林眉心的瞬间,王林全身血液轰然沸腾起来,他身体内隐藏的那滴水本源之液,立刻与这新进入的水滴融合,形成了一股惊人的变化。

        在这变化中,王林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的干枯下去,似他体内的一切水份与血液,在这一瞬间凝聚在了一起。

        他的身体,急速枯萎,仅仅是半柱香的时间,王林就如同变成了一具骷髅骸骨,头发干枯,全很皮肤满是皱纹,如同死亡了多年的干尸!

        在他的身体内,那凝聚在一起的水本源水滴,吸收了王林全身的水份与血液,晶莹不断,可却被隐藏在其身体中,外面无法看到。

        水本源的凝聚与吸收,就是这样,看起来极为恐怖,因修士的身体内,自然而然的就存在了水,甚至血液,也是水的一部分。

        在凝聚这水本源的瞬间,身体自然会受到牵引,这才会出现这如同干尸的一幕。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便是七天,这七天中,王林盘膝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真的死亡一样,若非是他的气息不但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旺盛,怕是任谁都会觉得,王林出了变故。

        两天后,洞府内的王林,其干枯的身子突然一震,双眼蓦然睁开,其目内一片浑浊,似就连眼睛内的水份也都消失了一样。

        “散,水本源……”沙哑的声音从王林口中传出,他干枯如骨的双手抬起,蓦然掐诀,在其掐诀的一瞬间,王林枯萎的身体内,那水本源水滴似乎凝聚到了极限,轰然爆发,王林身子颤抖中,好似焕发了青春一样,急剧的恢复起来。

        这种恢复的速度,刹那就完成,此刻的王林,再不是那干枯的样子,而是皮肤晶莹剔透,身体内外似有异光流转。

        这样的状态,保持了九天,这九天中,王林身体内那融合在一起的水滴,急速的旋转,其大小,明显比两个九天前要缩小了一些。

        似乎这两个九天,一凝一散中,为一个循环,如今第一个循环过去,立刻开始了第二个循环!

        王林闭关的第十九天,他的身体再次出现了诡异的变化,急速的枯萎,刹那化作干尸,其体内那水滴,光芒闪烁不断。

        如此周而复始,很快,王林的身体在这干枯与饱和中,度过了七次循环,这七次循环过后,他身体内那水滴已然只剩下不足之前的两成大小。

        时间,已然过去了数月!

        数月的闭关,王林对于外面大魂门的一切事情置若罔闻,全心全意的沉浸在这吸收水本源的过程中,他明白,这一次的吸收,一旦若能让水本源大成圆满,那么他的修为就会立刻增加!

        且这水本源是实之本源的一种,在王林的体内,同样存在如那火本源一样的问题,意志的融合与吞噬。

        只不过王林的水本源之前只是小成,故而在融合这仙罡大陆的水本源时,排斥之力不会太大,可以被他承受。

        时间再次流逝,转眼又是十八天,此刻王林的身体在那枯萎与饱和中,已经度过了八次循环,八次循环后,王林体内那水本源水滴,已然极为稀少,甚至若不仔细看,都无法看清一样。

        在王林这持续的闭关中,他的本源真身在洞府外严密的护法,洞府内,更有那已司之傀存在,守护一切。

        那已司之傀许久不沾鲜血,此刻已然暴躁,在这洞府内不断地低吼,时而回头看向王林,也是带着凶光,只不过在它的意识内,王林是其主人,这个念头虽说并不深刻,但依旧还是有一些作用,使得他多次忍住吞血的冲动。

        另外最重要的,是这已司之傀,它感觉如今的主人,似与当年有些不太一样,仿佛在其身上,还存在了一股让它恐怖的气息,这气息很淡,可却与魂融合,不分彼此。

        这也正是王林让其护法的原因所在,此物是被王林召出,尽管凶煞滔天,但王林的意志,却是还可以起到作用,只要不是时间太长,不会出现问题,且随着王林修为的提高,这股意志会越加强烈,足以操控这凶残之傀!

        更不用说因他的分身,神识内蕴含的那一缕气息,外人很难察觉,但已司却是可以。

        矾珊梦同样在这山峰内,她观察王林闭关的地方已经很久,如今已过数月,她内心存在的念头,越加的强烈起来,使得其从洞府内走出,慢慢的走向那山峰顶部。

        距离百丈的范围,矾珊梦身子停顿下来,看着王林洞府外那由火组成的本源真身,她眼中露出忌惮之色。

        她并非是胆大到要去趁王林闭关出手,而是准备近距离的观察,想办法看出一些端倪,以便完成其师尊的命令,慢慢的克死王林。

        但就在她在那百丈外身子停顿的瞬间,却见洞府外王林的本源真身,突然睁开双眼,扫了矾珊梦一眼。

        被那本源真身目光凝望,如同被王林亲自看去,矾珊梦心神一颤,连忙低头,正要后退,但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惊人的嘶吼从那洞府中咆哮回旋,一片浓黑的雾气轰轰冲出洞府,幻化在了天地之间,那雾气内,露出一双凶残的双目,更有一条猩红的舌头垂下雾气外,扭曲摇摆,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雾气内,正是已司,它已经憋了数月不见鲜血,暴躁中好不容易察觉到有人接近这洞府,立刻嘶吼冲出,在半空看到那矾珊梦后,这已司双眼露出嗜血残忍,仰天嘶吼间,直奔矾珊梦而去。

        矾珊梦的修为,达到了玄劫第七次的程度,已然颇为不俗,但在那已司的目光下,却是心神一震,再加上对于王林的忌惮,使得这矾珊梦不假思索,立刻后退。

        但她的速度明显不如那已司,此傀嘶吼直奔矾珊梦而去,刹那临近,那巨大的舌头一甩,就卷向矾珊梦,更是黑雾笼罩,把那矾珊梦的退路封锁。

        轰鸣不断,阵阵巨响回荡天地,大魂门内之人大都接到来自老祖的封命,禁制靠近王林所在山峰,此刻纷纷察觉异变,凝神看去。

        炎栾正在盘膝打坐,此刻蓦然睁开双眼,神色一变,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曾派出矾珊梦去克死王林,此刻眼中露出一丝忌惮,其身一晃,直奔那王林所在山峰而去。

        王林所在的洞府内,盘膝中的王林,正在进行那第九次循环,也是最后一次,一旦这一次成功,他水本源就会圆满,修为可以提高。

        但他体内那水本源的水滴,却是在他身子急速枯萎,如同干尸的一刹那,完全的耗费了,半点不存,王林猛的睁开双眼,其目内露出一丝精光。

        “水本源不够完成最后一次循环……还差一些!!我需要大量的水!!”王林此刻的样子颇为恐怖,干枯的身体,如同一具骸骨,看起来很是惊人。

        他沉默中,忽然抬头,察觉到了洞府外的轰鸣与那炎栾来临的气息。

        “已司,回来!”在那炎栾临近其矾珊梦与已司轰鸣的雾气的瞬间,王林的声音从洞府内骤然而起,与此同时,王林身影一晃,直接走出了洞府,出现在了天地之间。

        其干枯的身体,恐怖的样子,立刻被那炎栾看到,化作一声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