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818章 自不量力?
  • 正文 第1818章 自不量力?

    作品:《仙逆

        第1818章 自不量力?

        “这个……杜某此生只去过云涛洲、康阳洲还有宁神洲,范围只是整个东州的一半而已,在这三洲内,没有雷脉所在。www.00ksw.org

        此事,实在是不知晓……不过在下可以代为打听,或许大魂门内,有一些人知道也说不定。毕竟大魂门为九宗十三门之一,其内弟子外出历练,往往会把一切见闻全部告知宗派,这属于他们历练的一部分。”杜青摇头,仙罡大陆无边无际,单单一个东州就很少有人全部去过,他这一生连同天牛洲在内,共走过四洲,已算不凡了。

        王林略一点头,眼中有沉思闪过,片刻后,他看着杜青,好似随意一般,徐徐开口。

        “东临宗,在哪一洲?”

        “东临宗?”杜青神色一凝,沉吟少顷,缓缓说了起来。

        “东临宗同样是九宗十三门之一,其所在是东州偏北,大圣洲内。传闻此宗极为神秘,很少有弟子外出。”

        王林又问了几句后,便露出一丝疲惫之色,那杜青人老成精,岂能看不明白,连忙起身告退,临走前他信誓旦旦。

        “道友放心,老夫这就发动全部宗门之力,寻找地火支脉子脉所在,若能亲自取回之魂,定会让宗内弟子拿来奉给道友。”

        杜青离去之后,如他对王林所言那样,立刻下达了一道道宗门之令,一时之间,以三大长老为首的三个大神通修士,分别带着苍龙宗弟子,向着三个方位散去。

        还有那被变成了木头,惩罚封印的长老,也被杜青放出,给了其戴罪立功的机会,寻找地火支脉子脉去了。

        王林独自盘膝在这颇为奢华的洞府内,被那夜明珠的光芒笼罩,整个人看起来好似身体外存在了一缕缕雾气缭绕,不真实起来。

        他双目沉思始终存在,脑海中之前杜青的话语回旋。

        “雷本源也需凝聚出本源真身才可……不能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那东临宗的东临池里……毕竟七彩仙尊苏道的记忆,或许会存在一些夸大。”

        “雷本源若要凝聚真身,所需雷霆之力极为庞大……这仙罡大陆既然有地火脉,那么想必定有雷脉……”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火本源真身的凝聚……说不得,那大魂门,我要亲自去一趟了……”王林眉头略皱,大魂门在他看来,仿若一尊庞然大物,很难撼动。

        “杜青说那大魂门老祖修为深不可测,竟然也凝聚了本源真身……”王林揉了揉眉心,暗叹一声。

        “我修为还是不够啊……不过,也并非没有方法……”王林眼中露出精光,他想到了归一宗,毕竟那马姓老者知道玄罗与自己的关系……

        但很快,王林就放弃了这寻归一宗帮助的念头,这个念头未知性太多,且王林的性格,也不愿行事假借他人之人。

        “要靠自己,虽有难度,可若我缩地成寸可以在这仙罡大陆施展,也并非没有可能……”王林沉吟中闭上双眼,不再去想本源真身的事情,而是散开神识,慢慢的寻找融入天地缩地成此的方法。

        这种神通,对于在仙罡大陆王林此后行动极为重要,一旦能重新获得,王林把握会倍增。

        随着其神识散开,慢慢的散出了洞府,缭绕在四周的天地之间,但任凭王林如何尝试,都始终无法完全融入天地而去。

        他最多,也就只能融入一丝而已,这一丝的融合,无法挪移而去,只能短距离的瞬移而走。可这不是王林所要的。

        似总有一层无形的隔膜存在,阻止他的融合,这隔膜,既是仙罡大陆的法则,又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在这压力下,一个人的神识,根本就很难挤入进去。

        这里不像洞府界,在洞府界的天地,没有那层隔膜,也没有那股压力,修士只要能感悟出缩地成此,大都可以融入天地而走。

        可眼下在这压力中,神识挤入不进去,自然无法融合,不能施展缩地成寸。

        王林隐隐明白,这股压力绝非只针对自己,而是这整个仙罡大陆全部都是如此,故而以那杜青的修为,也无法做到。

        “或许唯有修为再高一些,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巅峰后,才可以强行挤入这股压力内,生生移动而去……”数日后,王林尝试了多次,始终还是无法成功。

        但他没有放弃,王林的性格一向如此,越是艰难,便越是可以激起他的决心。他的神识在这苍龙宗内变化,不断地试图挤入这压力内。

        时间慢慢的流逝,转眼间,便是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王林如同闭关,但其神识却是呼啸中,使得苍龙宗留守的弟子纷纷不敢靠近后山洞府。

        杜青始终在苍龙宗内,在王林神识第一次散出时他就有所察觉,但他看了许久,也想象不出王林到底在干什么。

        直至数日的观察后,他才恍然,明白了王林的心思。

        “这是要把神识融入天地,进而与天地融合后,以这种方法进行挪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瞬移可以做到,但他的这种方式,显然要远远超过了瞬移的距离,这种事情,唯有那些修为到了空劫巅峰的老怪们,对于仙罡法则了解很多,且修为可以抗衡压力,才可以做到。”杜青摇头,慢慢也就不再去观察王林的举动。

        一个月的时间,苍龙宗的弟子还不足以寻找到超出王林神识范围的地火支脉子脉所在,就算是那四个长老,也无法做到。

        他们还在继续向着更远范围搜寻寻找。

        王林忘记了时间的流逝,盘膝中神识一次又一次,不知疲惫一般,不断地如尝试与天地融合,一次失败,就两次,两次失败就十次!

        又是三个月过去,王林自己都不记得尝试了多少次,可结果还是依旧。

        四个月的时间,已经有苍龙宗的弟子寻找到了没有枯萎的地火支脉,但更多的弟子,还是在寻找中。

        王林依旧执着的尝试,这缩地成寸,他必须要找到方法,否则的话,后续的一系列想法都将很难完成。

        杜青已经习惯了王林的神识缭绕在苍龙宗的天地,他看着对方每天都在无数次的尝试,似不甘心的样子,内心慢慢升起了不屑。

        只不过他绝不会表露在外,可内心的不屑,却是越来越浓起来。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此人太过倔强,白白浪费了这些时间。若这融入天地那么简单,岂不是人人都可以如此了……

        明明就是修为还不够,偏偏要如此,真不知道大天尊如何看重的他……愚蠢啊。”杜青摇头。

        时间一晃,又是三个月!

        王林闭关琢磨这神通,已经整整七个月的时间,他几乎忘记了一切事情,盘膝中双眼通红,充满了血丝,神识更是隐隐带着烦躁。

        这一幕,被杜青观察到,他不由的冷笑起来。

        “真不知该不该说他自不量力,他即便有大天尊看重,即便法宝诸多,凶兽也不凡,可眼下的举动,却是真的很自不量力!

        我倒要看看,他还准备尝试多久,最后依旧无法成功时,表情会是什么样子……”杜青眼中闪过轻蔑,但更多的却是嫉妒。

        “怎么我杜青就没有大天尊看重呢……难道大天尊喜欢的,都是这样愚蠢之人?”杜青很是不服。

        七个月的时间,王林这在他看去很是愚笨的举动,慢慢也改变了杜青的心思,在他看去,这王林似乎脑子有些问题。

        王林所在的洞府内,他眼内血丝更多,连续七个月的神识扩散,没有丝毫的休息,即便是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但他还是没有放弃,此刻的他,看似还在不断的尝试与天地融合,但实际上,他是在逼自己!

        准确的说,他是在以这种方式,催动与其心神相连,在那虚无层内石壳中成长的分身!

        王林在之前尝试了数日后,就明白,以自己的修为,即便是尝试十年百年乃至更久,也决然无法撼动这股天地压力。

        但他还有最后的手段,那就是这正在成长的分身!此分身在仙罡法则内诞生,甚至可以说其本身就是法则的一部分,如此一来,神识能否融合天地,关键的重点,就落在了其分身上。

        不过在王林的心神感应中,其分身已然沉睡,无法被唤醒,想要其苏醒,必须要非常的手段,故而这七个月中,王林不断地散开神识,使得自己疲惫不堪,甚至元神慢慢有了枯萎的痕迹。

        在这第七个月的最后一天,王林元神因没有丝毫补充,出现枯萎痕迹的刹那,突然他的双眼内,露出了明亮至极的光芒。

        与此同时,在那洞府界与仙罡大陆之间,那无边无际的漆黑虚无层内的某处,一个漂浮在虚无中的巨大的石壳内,盘膝打坐沉睡的王林分身,突然身子一颤,猛的睁开了双眼。

        在这分身双目睁开的一刹那,苍龙宗内,那带着不屑与冷笑,准备看王林笑话的杜青,蓦然间神色一变,再次露出了阔别七个月的骇然!

        他猛的站起身子,神色近乎呆滞,似如今所察觉的一幕,让他忘记了呼吸。

        “这……这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