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795章 皇尊一念祸根现
  • 正文 第1795章 皇尊一念祸根现

    作品:《仙逆

        第1795章 皇尊一念祸根现

        王林心中涌现激动,他看着只剩下十只的蚊兽,看着自己的蚊王,身子一晃之下,在其身体外的血龙环绕中,踏在了蚊王的头顶。www.00ksw.org

        “师尊,我们仙罡见!”王林转身,向着玄罗一抱拳,其身下蚊王仰天一声嘶吼,凶气惊天,带着王林直奔虚无深处。

        在它身后,那九只万丈蚊兽,如同护卫一般左右,齐齐飞去!

        玄罗望着冰层缺口外,渐渐远去的王林,许久,他闭上了双眼,右手在前一会,立刻冰层收缩,封死了缺口。

        “那如蚊子一般的凶兽,到底是不是传说中与古族仙族同时诞生在法则中的九兽之一……若真是,这王林未来的造化,就算是我也不敢预计……他……很有可能凭着自己,就可以成为仙罡大陆,第十个太阳!

        若他真的成为第十个大天尊,我道古一脉,万世永存!!”玄罗面色有些红润,他被那蚊兽融合仙罡法则的一幕震撼,此刻脑海中浮现了无数的思绪。

        许久,玄罗顺着脚下的龙身之路,向着远处走去,在他的身体外,隐隐幻化出了一个血色的太阳,这太阳光芒万丈,笼罩四周,对抗仙罡法则!

        隐隐的,在这龙身之路冰层外,那血色太阳的光芒爆发出来,弥漫在这漆黑的虚无内,把这里照亮的同时,以其一人之力,以这种方法,与仙罡规则一战!

        洞府界与仙罡大陆之间,这一片无尽的虚无,蕴含了仙罡法则,这片虚无,无边无际,它并非只存在于这里,而是仙罡大陆上所有的洞府界外,都与之连接。

        万古岁月以来,有无数各个洞府界内的天骄,不甘心命运,以不同的方式知晓了一切,亦或者说是走出了其所在洞府的大门,踏入进了这片虚无中。

        但却没有一个,成功的进入仙罡大陆,全部都死在了这片虚无内,永久一来,都是如此。

        同样的,仙罡大陆上也有不少强者,也曾试图踏入这片蕴含了仙罡法则的虚无,想要在这里感悟法则,甚至于通过这里,进入其他宗门的洞府界。

        但最终,成功之人或许有,可却很少很少,且因此地容易迷失,往往最后也就很少有人再进入。

        如此一来,这片无边无际的虚无内,王林时而能看到一具具不会腐烂的残骸,他们往往从王林的身边漂浮而过,在这里永恒的沉浮。

        “虚无如海……这里,或许可以看成是一片蕴含了仙罡规则海洋……”王林盘膝坐在蚊王背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前方,四周一片寂静,这里没有多余的声音,没有光芒,没有灵气,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

        这里,是一片死寂!

        人在这里,会在这极端的静中发狂,时间越长,就越是控制不住心神的躁动!即便是心智坚定之辈,若是时间长了,也很难平静下来。

        更重要的是,这里很容易迷失方向,一旦迷失了,你就永远找不到出去的道路,即使看到了一个个门户,那也只是其他宗派之门,身为洞府界之修,还是一样无法走出。

        尤其是王林的目的,是带着李慕婉之魂一起,如此一来,他更不能让自己迷路。

        若仅仅如此也就罢了,越是向着深处前行,仙罡法则就越是强大,它是一股压力,一股无处不在,让人无法前行的挤压之力。

        也曾有人在这里以压力的强弱来辨别方向,但仙罡法则无处不在,这种法则,除了在距离深处越加强大意外,更有一种独特的特性,那就是时间。

        在这里的时间越长,则压力就会越大。

        王林已经习惯了孤独,习惯了一个人,更何况如今还有蚊兽陪伴,他告诉自己,自己不寂寞 ,他的身体外有那血龙缠绕,这血龙除了可以在旅途中减少法则压力外,更有着指引方向的作用。

        时间就这样缓缓地流逝着,开始的一个月,王林很是平静,在这虚无内前行,看着四周偶尔会出现的一具具残骸,他能感受到那些残骸身上,蕴藏的不甘。

        这些人,或许与他一样,都是某一个洞府界的天之轿子,但此刻,却是已经死亡了不知多少年。

        这种平静,在一年后,就算是王林,也慢慢的有了不习惯,一年的时间,他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他的双眼似融合了黑暗,无论是闭目还是睁开,都是一片无尽的黑。

        一年中,四周没有半点声息,在这奇异的虚无中,就连速度引起的呼啸,都半点不存。

        他不知道自己走出了多远,他只知道,自己的方向,应该不会错,身体外的血龙已经暗淡,可还是存在着,指引着方向。

        王林不知道玄罗在何处,但他却能从身体外的血龙上感受到,玄罗,在这片虚无的某一处道路上,正护送着他的朋友,转世投胎,正抵抗者仙罡法则,使得王林此刻,感受法则并不强烈。

        这种感觉,让王林心中很是温暖,他时而会抬头看着身后自己走过的漆黑虚无,隐隐的,他似乎可以看到家乡的大门,正注视着自己,目送自己远远的离开。

        他依稀间,似也能看到木冰眉那雨中撑着伞的娇柔身影,那伞下的容颜,似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复杂。

        对于木冰眉,王林已经没有了恨。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又是半年。王林在这虚无内,已经存在了一年半的时间,这时间他实际上本应该忘记,但他却还是不能让自己忘掉,一旦忘掉了时间的流逝,那么就等于了失去了一份执着。

        “还有八年半……”在这一年半之后的这一天,王林喃喃。

        其声音沙哑,仿若是一个沧桑的老人,他身体外的血龙,更为暗淡了,他尽管感受仙罡法则不深,但其身后的九只蚊兽,却是一个个速度减慢了下来。

        在第二年的某一天,王林身上的血龙,已经几乎看不到了,只有那冥冥中的指引,还依旧存在,只是对于仙罡法则抵消,却是已经没有了作用。

        至此,王林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那来自仙罡法则的压力,这股压力轰然落在其身,使得王林全身一震,仿佛有一座大山撞在身上。

        本源的力量,在这虚无中仙罡法则下,也都萎靡起来,且无法得到恢复,用去多少,就消失了多少。

        这也是此地虚无,可怕的原因之一。

        即便有再强悍的力量,若是迷失或者滞留下去,也会有烟消云散的一天。

        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四年的时间,在这寂静的虚无中,无声无息的流逝,很快,又同样很慢。

        快的是年,慢的是心。四年,在王林感受,如同度过了四百年。在那越来越强烈的压力下,王林想要去打坐,可却做不到。

        在这虚无内,似有一股奇异的力量,阻止一切生灵沉浸在吐纳之中,只能去一点点的数着,时间的流逝,似乎这就是此地唯一的乐趣。

        四年的时间,王林没有遇到哪怕一个活着的生灵,他所看到的,全部都是残骸,有修士的,也有凶兽的。

        他身后的九只蚊兽,尽管可以融合仙罡法则,但此刻却也有些承受不住,那不断涌现而来的压力,如同是整个星空坍塌,全部凝聚在身上,就算是王林都已然面色苍白,身体几乎快要达到了极限。

        九只蚊兽,也被王林收入储物空间内,免去了跟随的痛苦,但王林身下的蚊王,却是没有什么不适,其速依旧极快,带着王林,继续前行。

        在第五年到来之时,那股挤压之力,使得王林身体如沉浸在淤泥之中,哪怕抬起手都会全身剧痛,仿若被无数细丝缠绕,但他还在坚持,储物空间内的避天棺,已经被王林取出,背在了身后。

        在储物空间内,已然不安全,唯有放在自己身后,以自己的身躯去保护,才会让王林感觉安心。

        他明白,只要自己不死,这股力量就不会伤害到身后的李慕婉,因为王林全部的力量都环绕在身体外,重点的保护身后的李慕婉。

        好在有身下的蚊兽,此兽始终保持着极快的速度前行,若是没有它,依靠王林自己的力量,既要对抗挤压之力,又要前行,必定更为艰难。

        在王林存在于这虚无内,向着仙罡大陆困难的行去时,此刻,在这仙罡大陆上,道古一脉所在的大片区域正中心,那座漂浮在天地间的巨大城池中,道古皇宫内,道古一脉的皇尊,那穿着皇袍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最高的阁楼上,看着阴沉似要落雨的天空。

        在他的手中,一个幽光闪烁的光珠存在,其内一片模糊,但却可以看到一个女子的魂影,在内沉睡。

        “大天尊已经离去了很久……哼,为了一个区区洞府蝼修,他居然如此尽力,实在是老糊涂了!

        道古一脉的守护者,除了玄罗外,现在是本皇,以后,也是本皇!朕倒要看看,这被那老家伙带回来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他无论是什么身份,见到身为皇尊的朕,也要立刻给本皇跪下拜见!”

        那道古皇尊狠狠的握住了手掌,捏着手心内的珠子,因其太过用力,那珠子尽管结实,但其内的魂,却是立刻颤抖起来,似极为害怕。

        “小小幽魂,为何国师会说,她会成为我叱咤仙罡大陆的重要之物……”皇袍男子抬起手,看着手心内珠子中颤抖的魂,喃喃自语。

        “也罢,你既然如此重要,那便真的立你为后好了!烨道,把所有寻找而来的女子,全部进行尝试,看看哪一个,可以她之魂!”

        “遵旨!”在那皇袍男子身后,一阵扭曲间,出现了一个被黑雾笼罩的男子,他跪在那里,低声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