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720章 天运子,你能么?
  • 正文 第1720章 天运子,你能么?

    作品:《仙逆

        第1720章 天运子,你能么?

        修真星的天地,有风吹来,扑面从王林身边扫过,但却带不走王林此刻心中的寒,他沉默的站在天空上,缓缓地抬起头,看着远处。www.00ksw.org

        在那远处尽头的星空中,天运子的气息,越来越浓,透出一股诡异的嚣张,在王林的眼中,他似看到前方的天地有一个巨大的虚影,这虚影就是穿着白袍的天运子,那舞动的白袍将其全身遮掩了很多,只露出一双眼睛,遥遥的望着王林。

        这一切,是虚假的,是王林心中的寒,引起的恍惚。

        “等我的到来么……”王林喃喃,其眼中露出奇异之芒,王林不是莽夫,在他身上,更有如妖般的心智。

        与天运子的战斗,往往更多需要的就是心智!

        “天运子擅长计算,他引我去一个个地方,让我吸收其一个个分身,以此让我体内其魂壮大,最终达到他的某种目的……这目的,莫非是夺舍不成!

        表面上看,应该是夺舍……但以天运子的莫测,他很有可能另有目的!”王林目光闪烁,盯着前方天地。

        “这天运子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我这千年多辛辛苦苦经历了无数生死磨砺后获得的本源全部拓印,此事,哪里会这么容易!

        我不信他能完美的获得我全部的本源,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王林身子向前一步迈去,直奔星空天运子气息所在而去!

        “我王林偏偏不信!你天运子既然非要引我过去,那我就过去又何妨!”王林神色极为阴沉,前行中目光闪烁,沉吟不断。

        “轮回一体术,此术若天运子真的完全掌握,那么他修为之强,将会无法想象,这无数年来,我必定不是第一个被其选择与分身融合者,也就是说在我之前,还有一些人也有同样的遭遇,他们的一切都被天运子拓印走,可若是这样,天运子的本源,就绝不会只有从我这里偷走的那些!

        他的本源,将会极多,但真若这样,这什么轮回一体术,也未免太过不可思议,这种神通,仙罡大陆的大天尊们,岂不是要抢破了脑袋!

        甚至若真如此,还去修什么道,还去学什么法术,感悟什么本源,只要学会了这轮回一体术,什么大天尊,什么仙族古国,都是蝼蚁!

        这种法术,我断定它必然有极大的破绽,这破绽,足以致命,甚至除了这破绽外,这法术是否真的能拓印本源,还是两说!”王林在这星空疾驰,脑中不断的回忆之前与天运子的本源战斗。

        火,雷,因果,那一次次的本源对抗,在王林的心神内浮现,缓慢的流淌,被他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来。

        “没有端倪……”王林眉头一皱,在这星空内其身影突然一顿,眼中渐渐露出精光,目中露出沉思,片刻后他神色有了果断,一晃之下直接消失无影。

        召河星域,另一个方向中,一片漂浮在星空色碎石内,天运子盘膝坐在一块碎石上,他双眼看着前方,嘴角依旧是那诡异的微笑。

        “这一次,来的有些慢了……徒儿,与为师比较,你的年纪还是太轻了。”

        不多时,在他前方的星空内,一道长虹呼啸,波纹回荡间,王林身子迈步而来,其速极快,刹那就临近那天运子不足百丈,踏在了一处碎石上,与天运子目光对望。

        四周一片寂静,王林没有开口,只是望着天运子,渐渐的,他忽然笑了,微笑中王林盘膝坐下,神色的阴沉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平和。

        “天运子,王某的本源,可还满意。”王林笑道,神情很是洒脱。

        “还不错,只是有些少了,还无法让老夫完全满意。”天运子同样微笑,点头开口。

        “可惜本源难以感悟,这些年来,我也只是明悟了这七道而已,你若不满意,不如送我几道,待我明悟后再取走,如此为好。”王林含笑,看着天运子。

        天运子目光一凝,王林的举动让他不由的心中起了古怪,盯着王林看了许久,他脸上笑容渐渐散去。

        “不愧是我天运子的徒儿,这么快就平静下来。你既向为师要本源,给你又何妨……”天运子右手抬起,在眉心一指,抬起时立刻在其手指上,出现了晶莹剔透的水滴。

        “这是为师早年在别人身上获得的水之本源,可惜只有一丝,无法让人借此突破进入第三步,在为师身边依旧很久了,今日送你,你若能将之完全感悟,诞生出真正的水之本源,为师也会感谢你一番。”天运子说着,右手向前一挥,那水滴直奔王林而来,漂浮在王林眉心。

        “还有么。”王林看了一眼面前的水滴,笑道。

        天运子眉头略微一皱,他不喜欢王林如今的表情,这样的王林,让他有些忌惮起来,他更喜欢看到的,是如之前那样,莽夫一般的对方。

        “你既然想要本源,给你也可!”天运子右手向前一挥,却见一撮泥土出现在其手心上,那泥土好似活物,在天运子手中不断地蠕动,变化样子,被他一甩之下,这一撮泥土直奔王林。

        “王林,我们可以去进行一场游戏,这个游戏,你若赢了,自然解决了你心急的危机,且还有为师送你的造化……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游戏,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天运子脸上再次露出微笑,右手抬起在王林的目光下,点在了自己眉心,正要穿透进去。

        王林右手抬起向前一挥,一股狂风呼啸而过,其内蕴含了王林的道古血脉之力,落在天运子四周,使得他旁边所有碎石轰然崩溃,身子一颤之下,其右手更是被这狂风打开,指尖从额头划过,露出了一道血痕。

        “你不要如此着急去死,王某话还没说完。”

        “我要杀你,很容易,你不需在我面前自杀,以这种方法扰乱我的心神,弄出一副诡异莫测的样子,天运子,这不是你的性格……你这么做,是担心被我看出什么,是要以这样的方法来掩盖什么,你知,我也知!”王林脸上微笑依旧,看着天运子。

        天运子面色立刻阴沉下来,王林的举动有些隐隐出乎他的意料,他望着王林,双眼渐渐露出精光。

        “天运子,我问你,你就算偷走了王某的本源与神通,就算你也可以偷走我的记忆,但你能偷走我的道古血脉么!”王林笑容平和,缓缓开口。

        “你若能现在施展出一式道古血脉神通,那么王某就此认输,听你摆布,又能如何!你,能么?”王林眼中露出轻蔑之色。

        “你敢么!”

        天运子盯着王林,许久没有开口,更没有施展出道古神通,他自己知道,他,不能!那道古血脉之力,他无法拓印,这正是他以那诡异的死亡来掩盖的事情,以此扰乱王林心神的目的之一!

        “你不能,你做不到,你的种种神秘,也都是装出来的!你莫非还以为我是当年刚刚去天运星时的我么?你难道还以为我是在妖灵之地时的我么……天运子,你修为超不过我,你血脉没有我高贵,你身份与我相比更是如同蝼蚁,我带领界内修士对抗界外时,你还在躲藏暗处,我的雕像可以放在仙界,受万万年膜拜,你做不到!

        我可以组仙界,被无数修士记在,你能么!就算是计算,你也只是喜欢阴谋诡计,这样的你,拿什么来与王某进行这场游戏!

        你有这个资格么!”王林带着微笑,言辞却极为犀利!

        “我可以给你这个资格,不是我来陪你进行这个游戏,而是你来陪我,去把这个游戏进行下去!我王林不喜阴谋,我喜阳谋!”

        “你身上没有任何道古气息!这什么轮回一体术,拓印不了我的道古血脉!你能一次次的死亡,说明这所有死亡的都是其分身……那么这天运子,你的本尊,在哪里!”王林笑容更浓,他的话语落在天运子耳中,但天运子却是神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有些阴沉,可其心神,却是骤然一震。

        “这场游戏的规则,不是你来定,而是我!这场游戏,我们比的,是我先找到你的本尊将其杀死,还是你能提前一步,将我的分身彻底占据,达到你或夺舍,或其他的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无论如何,归根结底你是输不起的,因为我只是用一个修士分身在与你进行这场游戏,你赢了,也只是赢一个分身,可你输了,就是死亡!

        现在,就算你不想去进行在这场游戏,都不行了,你要玩,王某就和你好好的玩一次!”王林眼中寒光一闪,但脸上的微笑,却是从未有半点消散。

        天运子盯着王林,瞳孔收缩起来。

        “我本尊会去寻找你的本尊,天运子,你要速度快一些,否则的话,你会输的……”王林右手抬起,向前猛的一挥。

        道古之力呼啸而起,直奔天运子而去。

        “现在,你可以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