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47章 担当!
  • 正文 第1647章 担当!

    作品:《仙逆

        第1647章 担当!

        王林苦笑,看着完全愣在那里的司徒南,捡起地面上的酒壶,喝了一大口。www.00ksw.org

        “这就是我从那仙人的记忆内,知晓的所有事情……你应该知道封尊吧,不是我,而是上一代封尊,他来自远古仙域,他不属于这里……

        还有我曾经见过的太古星辰内的那几个仙妃,还有那个神秘的七彩道人……

        这些人,都是来自一个叫做仙罡的大陆,这个大陆要比界内界外大数万倍不止,那里,是他们的家乡,我们所在的这里,只是仙罡大陆上,一个名为七道宗内,宗主七彩仙尊的一座洞府!”

        “我们看到的天,是那洞府的天,我们看到的地,是那洞府的地……所谓的界内界外,实际上只是这个洞府的内府与外府罢了。”

        “这些,你会相信么,如果我在告诉你,就连我们所修的道,这天道,也是那仙尊抢到后饲养的,正是因为被他抢到了天道,饲养在这这洞府内,故而才会有众生之灵诞生演化,才会有你我二人的出现。

        这些,你还会相信么……”

        “若是没有那天道,若是当年那仙尊没有抢到,那么这洞府界就不会有我们众生出现,它只是一个洞府……

        当你知道了这一切,你会不会迷茫,你会不会去问,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的存在,又是为了什么而喘息。”

        “还有天劫,天道都是被那仙尊饲养的,众生都是生存在这洞府内,这天劫自然也是他创造的,他创造了天劫,为的就是杀死一切试图改变天道规划道路的存在……

        什么是逆修,这就是逆修……如同凡人中,你种植了一片庄稼,把一切都规划好后,总是会有一些生长的不符合你的心意,你会将其改变,让他重新回到轨迹中。

        只是,在这片庄稼内,随着岁月的流逝,会出现一些顽强的杂草,它们生长很快,它们要破开这无形的规划,它们是无法改变的,它们是要被毁灭的,这就是逆修!

        天劫的作用,就是轰杀这些任意滋生的杂草,将它们铲除!我,就是一根杂草……只不过这根杂草,天劫毁灭不了,反而被我所灭!

        我毁灭了天劫,从那天劫那里取回了自己的命运,更是知晓了所在天地的秘密……这一切,你既然问了,我就告诉你,可你,会相信么!”

        司徒南沉默,神色茫然,许久之后默默地坐下,一口一口喝着酒,一句话没有说出,他眼中有挣扎,有不信,也有相信。

        若是换了任何一人,哪怕是他师尊青霖这么说,他司徒都不会相信,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根本就无法让任何人能去选择相信。

        但,说出这番话的人,是王林,是他司徒南的兄弟,他了解王林,他几乎是看着王林长大,王林的话,他怎能不信!

        “一切都是一座洞府……那么界内与界外的战争,又是什么……”司徒南下意识的抬起头,望着天空,他的眼中,慢慢的有了一股恐惧。

        他很少恐惧,但此刻,在听到王林那骇然至极的话语后,他的心神,罕见的恐惧起来,他恐惧的,是这一切若真,那么自己又算什么,自己的快乐,真的快乐么。

        自己只是一个戏子,在很认真的表演人生,被天空之巅,那奇异的存在注视,摆布……如同自己,在看向大地时,看到那泥土中的蚂蚁窝,看到那些蚂蚁在挣扎,在生存……

        “界内界外的战争,我有猜测,只是还没有完全的想明白,但我留下了一个伏手,三年后,我将会明白这战争的一切!”王林沉默片刻,轻声开口。

        “洞府……”司徒南苦笑,低下头,望着手里的酒壶,喃喃起来。

        “我们看着天,想要知晓天的后面是什么……等我们有了修为看到了星空,本以为这已经是尽头了,却没想到,星空的后面,是洞府外……王林,如果你说的是真,那么你想怎么做……我想,你应该有了答案了。”

        王林喝着酒,他没有醉意,那酒如人生,在入口之时化作辛辣,让他的思绪,在过去的两千多年中,不断地回放。

        “我修道,有三个过程,第一个过程,是为了别人……第二个过程,是迷茫与厌烦,是向往凡人的一生……

        我本以为,一辈子也就是在这第二个过程中走下去了,直至我有了足够的修为,让婉儿苏醒,我们在一起走过余年,一同闭上双眼。

        眼下,出现了第三个过程……”王林放下酒壶,站起了身子,任由那山风吹散了一头白发,他望着天空,眼中的迷茫被一片坚定之色取代,被一股绝不屈服的神色弥漫。

        “我一生修道,从未在心里认同,但今天,我王林在这生我养我的朱雀星上,我要进入第三个过程中,我要修行!

        司徒,当年我厌烦修道,今日之后,这样的念头再不会存在于我的心中,我要去修行,我要变强,我要走出这片天地,我要去看看,那仙罡大陆的人,是否有三头六臂!”

        “即便是九死落尘埃,那又何妨!”王林右手一挥,地面上一壶酒直接飞起被他拿在手中,仰头喝下半壶。

        一擦嘴角,王林大笑起来。

        “我王林这一辈子,缺少一个词语,这个词语,叫做担当!我缺少这份担当,我独自一人撑不起一片天空!

        封尊称号,属于我,但却是别人给予,是因为我做了几件事情,是因为界内需要一个封尊!但我真的不配,称之为封尊!

        我本身都对修道厌烦,我本身都是为了别人而修,我如何能担当这封尊二字!之前的我,根本就扛不起这份责任。

        甚至在我之前看来,我甚至还幼稚的认为自己真的就是封尊了,我去为了自己的家乡,为了界内拼命,去抵抗界外的入侵……我觉得这么做,就是封尊!

        我从未想到过,同样这么做的人,还有很多,几乎所有界内的修士,都在这么做,只是我修为高深一些,所以走到了今天……

        可是,我又算的了什么,我凭什么受到界内之修的尊敬,我们需要尊敬的,是那些死去的道友,是那些为了界内喷洒了热血,成为了亡魂的一个个同道!”

        “我从未思考过这些事情,但此刻,我思考了,我明白了封尊这两个字的责任与担当,它不是仅仅抵抗了界外的入侵,它是要带着界内的修士,走出了这片天空,走出这个洞府,轰开一切阻挡在前敌人的决心!

        这份决心,这份担当,我之前没有,今日之后,我会拥有!这,或许就是我的道路,我的归宿……”王林一口那酒壶内剩余的酒全部喝下,向着山下一甩,那酒壶化作一道弧形之线,幽幽而落,消失在了王林的目中。

        此刻天色渐暗,夕阳西下东篱起,回首一望见南山,飞鸟散聚鸣声还,一片红尘云雾断!

        “我要杀仙尊!杀了他,我辈命回,杀了他,便可云开!但在这之前,司徒,我要去守三年边疆!”

        王林大袖一甩,身子向着天空一步迈去,其身影如长虹,直接就出现在了天地之中,站在那里,王林低头看向大地,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朱雀星上,自己的齐天雕像!

        那雕像中的自己,拿着开天之斧,怒视苍穹,一股说不出气势,第一次被王林从那雕像上清晰的感受出来。

        这股气势,是一往如前,绝不回头,是任何力量阻止在前都要被一斧轰开,没有人,没有任何存在可以阻止其脚步的惊天气势!

        这股气势,才是封尊,才是懂得了担当与责任,才是自问了自己之后,有了决心的封尊之威!

        天在前,也好崩,地在前,也好溃,一切敌人在前,都要瓦解,在这雕像身上,王林第一次看到这股威压,第一次看到了一股他熟悉,曾经在散灵上人身上感受到的决心!

        向前一步迈去,刹那间,在那一袭白衣舞动中,王林踏在了自己的雕像头顶,他站在那里,迎着狂风,迎着夕阳红尘,望着天地。

        “朱雀星上界内诸位道友,可愿随王某一同去往罗天,与界外一战!!”

        随着王林声音的浩荡而起,化作一片如雷鸣般的轰轰音浪,在这朱雀星上回荡八方,在这一瞬间,那朱雀星上之前盘膝打坐,等待王林下山的一个个修士,蓦然间从入定中睁开双眼,那一道道明亮的目光,透出一股同样的决心。

        “愿随左右!”一声声呼吼从大地无数个位置同时传出,形成了一股惊天的咆哮,随着那声音的一个个融入进来,但见这大地上,一道道长虹掘地而起,在那惊人的呼啸下,无数长虹升空,直奔王林所在,其雕像而来。

        那一道道长虹内,拥有着一个个带着杀机的修士,他们屈辱了这么多年,他们死伤了无数同门好友,残存下来的,已然豁出了性命!

        他们只需要一个声音,就可以随其放弃一切去拼杀,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国之将灭,必生勇士,此言恒古流传,在这界内,同样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