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46章 与司徒一醉
  • 正文 第1646章 与司徒一醉

    作品:《仙逆

        第1646章 与司徒一醉

        一天后,王林带着与四大战将的约定,顺着来到这远古仙域的地方,离去了。www.00ksw.org

        远古仙域,只有在天劫下方可开启,无论是进来还是出去,都要通过那天劫产生的裂缝,这个裂缝,处于那远古仙域的封印,具有仙人血脉的仙罡大陆之人,很难从这裂缝走出,除非是倾所有人之力,如当年送出封尊一样,将其送出裂缝。

        这里面,或许天逆珠子,才是最关键的一物!

        进入远古仙域前,王林对于这天地的结构有很多猜测,此刻走出之时,他已然明白了很多,踏出了裂缝,看着身后裂缝在其离开后慢慢的收缩,直至完全的消失无影,王林心中轻叹。

        望着星空,这星空第一次在他眼中,是如此的虚幻,仿佛不存在一样。

        对于界内界外只是一座仙尊洞府的事实,王林无法去和人说,他就算说了,怕是也很少有人会信,即便是真的有人信了,也只会疯狂起来。

        望着这片星空,王林沉默。

        朱雀星外,那天劫的雾气早就消散,那包括司徒南等人在内的数千修士,却还是依旧等在这里,等待王林的回来。

        在看到王林的身影出现在了星空的刹那,阵阵欢呼之声骤然而起,却是那数千修士一个个双眼露出狂热之色,不断地呼唤着王林的名字,呼唤着封尊这两个字。

        听着这两个字,王林更加沉默,他隐隐有了迷茫。

        “封尊……上一代封尊也只是仙尊的手下,他不是界内之人,他来自仙罡大陆,他拥有仙人血脉……他来到界内,不是为了帮助,而是为了布局,为了其主仙尊……他是迂腐之人,或许在这界内的岁月中,他对于界内之民有了怜悯,故而才有了之后的一些事情吧……

        但归根结底,他不属于这里,他,终究还是一个外人……”

        那阵阵呼唤之声,落在王林耳中,仿佛距离他很远很远,明白了一切之后,对于封尊这两个字,王林很是迷茫。

        他的沉默,渐渐被这数千修士察觉,渐渐的呼声慢慢消散,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王林身上,看着他一步步走来。

        望着前方这一个个面孔,王林的心中弥漫了苦涩,他想告诉他们,你们,我们所有人,只是生活在一座洞府内,我们所看到的天,不是天,我们所看到的地,也不是真正的大地。

        我们与界外的一次次战争,实际上只是在别人眼中的一场游戏,甚至我们所修炼的神通,我们追求的道路,也都是虚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真实的,唯有那鲜血,唯有那痛苦,唯有那在这无数年来,死亡的一具具骸骨。

        只是,他怎么去说,他没有办法去说,他很难向着这数千狂热的道友,去说出那残酷的事实,去说出那残忍的真相。

        在这一刻,王林忽然想到了七百万天地内的散灵上人,他在这一瞬间,与散灵上人有了共鸣,他们的经历,很像很像。

        只是散灵上人要比王林幸福,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来到了真正的天地,走了出来。

        王林的沉默,他眼中的迷茫,被司徒南察觉,他神色露出疑惑,他不明白王林到底在那裂缝内遇到了什么,为何进入时的豪情万丈,在出来时却变的如此低迷。

        “司徒,有酒么,我想再醉一次……最后一次……”王林默默地向前走着,来到了司徒南的身边,眼中的迷茫化作疲惫,轻声开口。

        “有!”司徒南没有询问,而是点了点头。

        “你要醉,我便陪你一醉!”

        朱雀星上,一座无名山顶,王林与司徒二人,坐在那里,看着隐隐暗下来的天,默默地喝着酒。

        没有人来这里打扰他们两个,那数千修士此刻在这朱雀星上各自盘膝吐纳,他们在等,等王林从那山上下来,等着王林带他们,去往罗天,去解罗天之危,去守护界内!

        “司徒,人为什么活着……”王林一口一口,喝着酒,双眼的迷茫,更多。

        “为了喘息一口气!”司徒沉默片刻,放下手中酒壶,看着王林此刻的样子,皱起眉头,问了一句。

        “那裂缝,是什么!”

        王林摇头,露出苦涩之笑,拿起酒壶再次喝下了一大口。

        “还记得许多年前,我们也曾一醉么!”王林望着司徒南,眼中露出追忆。

        “那次醉酒,是我处于迷茫之中,我不想修道,我不知道修道是为了什么,修道修道,没有快乐……有的只是疲惫与一次次的生死危机,我杀了很多人,杀了很多……”王林喝着酒,大笑起来。

        “那一次醉酒,我和你说,我不懂,我不明白,人们凭什么去追求修道的一生,为了长生么!可是真的长生了又能如何,看着身边的人慢慢老去,看着爱人死亡,看着亲人魂散,看着朋友闭上双眼,到了最后,天地间只剩下了一颗冷漠的心!

        一个疲惫的身子,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人生,就算是长久了,又能如何!这就是长生么!司徒,你带我走入修道,你告诉我,这就是长生么!”王林一口把手中酒壶的酒全部喝下,向着旁边一抛。

        “修道之人,可不斩断七情六欲……当年我们在朱雀星时,你还是炼气修为,你曾说你舍不得父母,舍不得俗世之情,你不想去斩……我就是这样回答你的。

        你既然斩不断,既然不想去斩,便自然会有这样的痛苦,若是你死了也就罢了,但你没有死,你在这两千多年的修道中,走到了如今的程度,走到了巅峰,所以你才会迷茫,你才会去问我什么是长生!

        长生,长生,这世间没有长生,在老子去看,所谓的长生,就是为了让自己活的更久,让自己变的更强,让自己的人生更逍遥,无人可以左右!

        而长生,则是他***因为我们都害怕死亡,都不愿意死亡,所以才会去追求不死,追求长生,老子就不信,你王林不懂这点!

        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你去了那裂缝,到底看到了什么,你和老子说!”司徒南同样喝下整壶酒,狠狠的摔在了一旁,向着王林大喝。

        “巅峰……我没有走到巅峰,就算是走到了巅峰又如何,我懂,我明白,我与你们不一样的是,我从来就不想修道,我年少是为了父母,为了父母期望的目光,为了让他们不失望,我咬牙去恒岳派!

        可结果呢,命运弄人,我为了父母的期望而修道,可最终却成为了导致父母死亡的根源,此后的修道,我是为了复仇,我成为了魔,我杀了藤家满门,血流成河!

        复仇之后,我迷茫,我看着大牛长大,看着他的父母死去,看着他的一生,我不知道我该做些什么,我不知道我的道路在那里……

        直至婉儿的死亡,我开始为了复活她而修道……

        我想要变强,想要生存下去,我不甘心在婉儿没有苏醒前死去,我要把她从命运中抢回,而后我成为了封尊,在界外界内的一次次战斗中名震天地。

        这一切,不是我想要的,它不是!我也不想成为封尊,我依旧还是厌烦修道!”王林看着司徒南,拿起有一个酒壶,狠狠地喝了半壶,任由那酒水从嘴角淌下,染湿了衣衫。

        “你!”司徒南望着王林,看到他目中的迷茫,话语怎么也说不出口,长叹一声,坐在那里喝起了闷酒。

        “你既然不愿和老子说在那裂缝看到了什么,老子不问了行不!”

        二人沉默下来,一口一口彼此喝着酒,直至远处的天空,翻起了白边,霞光隐隐,有了初阳之貌。

        “那裂缝,是远古仙域……”王林轻声开口。

        司徒南一愣,猛地站起身子,抬头看向天空,似其目光要破开了天幕,去看向星空中已然消散的那曾经出现的裂缝。

        “远古仙域!!那里居然是传说中的远古仙域!!那里存在着真正的仙人,你看见仙人了么!”司徒南倒吸口气,眼中露出震惊。

        “看见了,我杀了一个仙人!”王林脸上露出苦涩,喝了一口酒。

        司徒南怔在了那里,呆呆的望着王林,许久之后眨了眨眼,苦笑起来。

        “然后呢?以你的性格,杀了人后绝不会就此离去,你莫非是搜索了这仙人的记忆?”

        王林沉默,眼中露出复杂,再次喝空手里的酒,扔在一旁,抬头望着司徒南。

        “我搜索了这仙人的记忆,知道了一件有关界内界外,这天地一切存在的秘密……”

        “司徒,如果我说,界内也好,界外也好,这一切全部都是虚假的,就算是真实存在,也依旧还是虚幻的……你会相信么……

        如果我说,你也好,我也罢,我们认识的一切道友,我们成长诞生的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牢笼,你会相信么……

        如果我说,我们所谓的修道,所修的全部都是别人规定的,你会相信么……

        如果我说,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它只是一个洞府,一个远古仙尊的洞府,亦或者说是其开辟出的一个收集香火的香火界,你会相信么!”

        “你说什么!!”司徒南手中的酒壶,无意识的松开,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