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33章 斩本我
  • 正文 第1633章 斩本我

    作品:《仙逆

        第1633章 斩本我

        故而他在一次次的验证中,施展了这定神术,以此术定住彼此神识,定住思绪,亦或者说是封死了自己的思绪不被被人感应。www.00ksw.org

        趁着这一瞬间,他在脑中急速的推衍,算出了一个结果。

        王林不敢确定若是思绪时间长了,对方有没有可能获得,故而只是一刹那就让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丝毫的念头转动。

        在二人彼此身体下沉中,就在要落向地面的一瞬,二人身子上的定神术同时消散,在消散的刹那,二人动作一样,没有后退,而是双眼寒光一闪,直接就彼此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轰鸣回荡,二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施展了十多道完全一样的神通,其中有白凡仙术,有清水之术,有王林感悟的自创道术。

        这种种神通下,轰轰滔滔而起,震动天地,回荡八方,使得这片昏暗的天空,始终弥漫在不断地轰鸣之下。

        其中甚至就连火之本源,雷之本源二人也都全力施展开来,可最终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二人喷出了数口鲜血,神色越加阴沉,更有黯淡萎靡之色。

        轰的一声巨响之下,王林身子急急后退,他气喘吁吁,这短短时间的战斗,让他感觉极为艰难,甚至他隐隐的感受到了当别人遇到自己时,那种难缠的感觉。

        他是古神肉身,白发青年也是,他是第三步空灵中期修为,白发青年同样也是。

        甚至王林还拿出过法宝,但让他震惊的,则是那白发青年居然同样拿出了法宝,如此一来,王林立刻不再拿出任何法宝,他隐隐看出,对方的一切,都是因自己的起。

        “没用的,我就是你,你杀不了我!”那白发青年后退中停下身子,擦去嘴角鲜血,狰狞的大笑起来。

        王林没有说话,而是眼中寒光杀机更浓,停顿后退的身子,向前再次冲出,其速如虹,轰轰而去。

        那白发青年眼露讥讽,同样向前一步迈去,直奔王林。

        轰的一声,二人再次临近,彼此神通弥漫,掌掌碰触,换来各自一样的伤势后再次被彼此震开,可刚一震开,王林就会低吼一声再次冲出。

        如此循环,一次,两次,三次……直至十多次后,二人脑海里已然没有了任何念头,有的只有一股疯狂的杀机,王林的双眼已然通红,那白发青年双目同样红的疯狂。

        “杀杀杀杀!!”王林低吼中双手掐诀,雷霆本源弥漫,化作无尽闪电轰鸣而去。

        白发青年低吼,同样的话语传出,同样的闪电弥漫,同样的向着王林冲去。

        刹那间,二人第十九次碰到了一起,轰鸣之下,双方雷霆碰触,掀起滔天震动,使得二人身子颤抖中,右目几乎要崩溃。

        后退中王林仰天一声大吼,其双目直接闭上,全身缭绕了真假之道,双目一闭,则天地一切为虚假。

        那白发青年同样仰天一吼,闭上了双眼弥漫在了真假之间。

        但就在他双目闭上的一刹那,王林却是双眼猛地睁开,其睁开中,没有半点疯狂之色,而是一片冷静,仿若之前的一切,都是他故意做出,甚至就连那疯狂,也全部都是虚假的。

        那白发青年心神一震,所有感应,面色第一次大变,身子第一次与王林动作不一样,急速后退,在退后中他急急的要睁开双眼。

        但王林等待这个几乎已然很久,岂能让他成功,王林身子向前一步走去,右手抬起成掌直接按在了白发青年胸口,一扣之下向外猛地一拽。

        “因果印!”

        本源抽出, 那白发青年发出凄厉的惨叫,喷出鲜血,勉强睁开双眼,但就在他双目开阖的瞬间,王林的左手蕴含了生,轰的一下落在白发青年眉心。

        在落下的刹那,王林右手吸收了之前抽出的本源,轰的一声再次按在了白发青年眉心,这一掌,蕴含了死亡之气!

        “生死印!”

        “不可能!!!”那白发青年面色苍白,张开的双眼内露出无法置信之色,喷出大口鲜血,身子几乎要崩溃的不断地后退。

        这一切都是极快的时间内发生,在因果生死重创了这白发青年的刹那,王林双目直接闭上,身子向前迈步追去的瞬间睁开双眼,其目内冷静的可怕。

        其目光落在那白发青年眼中,让这白发青年心神震动,居然升起了畏惧之感,他犹豫的不知要不要随之闭上双眼,一旦闭上,对方再次如方才一样诡异的消散在了自己的感应下,那么对他来说将是一场浩劫!

        但若不闭上,一旦对方真假道为真,则他同样也在真假道上重创。

        这么一犹豫的时间,王林的双目,在睁开中闭了上,在其闭目的刹那,在其心神内天地一切都是虚假,他右手抬起,向着身前猛地一挥。

        那白发青年发出凄厉的惨叫,身子急急后退,全身轰鸣不断,不断地喷出鲜血,一身白衣已然染红,其身子后退中直奔那水幕隔膜而去。

        他的身体上,在真假道下变的一片模糊,似随时都可以消散,但却被他强行忍住,惨叫之中其声惊心。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你的一切我都可以复制出来,你的记忆,你的思绪在我面前无所遁形,没有我不知道的,没有我不知道的!!!!

        你不可能骗过我,你无法骗过我,我就是你,除非你可以……你可以先把自己骗过……我明白了……骗道!!!

        该死的,这是刘金彪的骗道!!!”那白发青年明悟中连连怒吼,但身子却是速度更快的冲向水幕隔膜,他只要回到了隔膜内,就不再畏惧王林,他知道,对方只要没杀死自己,就绝然无法进入那如水幕波纹一般的隔膜中。

        的确如这白发青年所说,王林之前的一切,就是骗道!他先是以不断地攻击,换来一次施展定神术而不被对方怀疑的神通,以这个神通换来刹那的时间,在心神内急速推衍这一切事情。

        这推衍,实际上不是重点,它的重点,是让王林在那瞬息间,暗中施展梦道之术,以梦道之术化作骗道,把自己如同入眠一般,将定神术解除之后的自己欺骗。

        那一次次极为惨烈的冲击,二人不断地碰撞下,王林的一切都是在骗道之中,他就仿若是心神一分为二,一个被骗过的自己,在与那白发青年疯狂的战斗,另一个冷静从容的自己,则是在寻找着一个杀人的机会!

        这个机会,就是方才白发青年以为王林要施展真假道,自己也闭上了双眼的一刻!

        这一切都是在之前王林定神术的一刹那被其推衍出来,且毫不犹豫的加以实施,最终成为了如今这样的结果。

        若非如此,想要完全的杀死这与他一摸一样几乎没有任何差别的本我之劫,将会更为艰难,即便是如此,王林也还是没有办法在极短的时间内将那白发青年灭体,此人难杀的程度,王林体会极为深刻,与自己战斗,这样的感觉,让他很不适应。

        眼下那白发青年几乎在瞬间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更是让王林双眼瞳孔一缩,他看着对方正急速退向如水幕一般的隔膜。

        一旦对方进入隔膜内,那么明悟了之前王林的手段,此人将会更为难缠,犯错对于这白发青年来说,只有一次,他绝不会上当第二次!

        盯着那白发青年急速后退的身影,王林双眼有寒芒闪烁,他决不允许对方逃走,此人,他必须要杀!

        没有去施展神通阻止对方,即便是神通,即便是定神术,也无法起到真正的阻止作用,在那白发青年眼看就要进入隔膜的一刹那,王林一咬牙,他眼中露出果断之色,毫不犹豫的抬起右手,直接就轰在了右腿之上。

        这一掌落下,其右腿一震之中血肉模糊,骨头发出不堪承受的嘎吱之声,仿若要断开一样,与此同时,那白发青年凄厉的惨叫骤然而起,却见其右腿扭曲,血肉崩溃,赫然出现了与王林一摸一样的伤势。

        这一幕,就如同是王林的那一掌,打在了其右腿一般。

        “你怎么会明白的这么快,你……”那白发青年眼中露出骇然,喷出鲜血,他本就重伤,此刻右腿碎开,身子踉跄之下速度不由得一慢。

        在其步伐缓慢下来的一刹那,王林身子向前猛地一晃,去身影如一道天雷,在那轰轰惊天之声下,直接就冲入白发青年之前,从其身体一撞而过。

        轰的一声巨响,那白发青年的身体直接崩溃,四分五裂之下,彻底的消散,随着其消散,那阻止王林进入的水幕隔膜,扭曲之中,涣散开来。

        王林没有急于前行,而是站在那里闭上双眼,体内修为运转,古神之力凝聚在右腿,凭着其第三步空灵中期的强悍修为与古神的惊人恢复之力,急速的疗伤。

        片刻后,王林双目蓦然一睁,向前一步迈去踏入进了那涣散的水幕隔膜内,但就在其半只脚踏入水幕的一刹那,王林的身子猛地一顿。

        他,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