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13章 梦醒!
  • 正文 第1613章 梦醒!

    作品:《仙逆

        第1613章 梦醒!

        “为什么把她……也带来……”白发青年再次喝下一口酒,闭上了双眼。www.00ksw.org

        “她就在这里,你若能斩断,便去斩!”王林拿起酒壶,喝了一口,缓缓开口。

        那白发青年沉默,直至一壶酒全部喝下。

        “你是在怪我么……”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怪你,也就是在怪自己了。”王林平静的一笑。

        “我此刻还在沉睡,以骗道之术编制这个梦,也非我可以操控,而是按照三个道果内的驳杂道念,自行推衍而出……”白发青年轻声道。

        王林没有说话。

        二人,亦或者是一个人,便在这画舫上,在这一切都停顿的天地内,一口一口,喝着酒。

        岁月没有流失,柳絮还在飘浮不动,但二人却是喝下了太多太多的酒。

        “这一生,如何……”白发青年在许久之后,轻声开口。

        “你何必问我,我的感受,也是你的感受。”王林放下酒壶。

        “你准备好了么……”白发青年长叹,看着李慕婉,渐渐双眼有了模糊。

        “你走吧。”王林转头望着李慕婉,眼中露出浓浓的不舍,只是即便再不舍,他明白,自己要走了……这梦,要醒了……

        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等待他去做,还有很多很多人,等待着他。

        “等我,婉儿,我会让你苏醒……”

        白发青年眼中同样露出不舍,他默默地站起身,来到李慕婉身前,低下头,在其眉心轻吻,眼中的不舍被隐藏,泛起悲哀的同时猛地转身,右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抓,立刻便有一壶酒,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轻轻地放下,这白发青年长叹中向前一步迈去,其身影化作一只白色的飞鸟,直奔天空而去,渐渐消失。

        他尽管离开,可这天地的一切还在停顿之中,没有丝毫的改变,唯有那壶酒在那里,似等待被人拿起,喝下,结束。

        王林沉默,时间停止中,没有了流逝,但却过了很久很久,王林来到了李慕婉身边,坐在她旁,双手放在古琴上,闭着双眼,慢慢的弹起了琴声。

        没有琴音回荡,可却有琴音在王林的心中弥漫,泛起阵阵悲哀与眷恋,一曲梦琴终有尽,难忘相思吟。

        “那一年,那一天,我们相遇在修魔海外的火焚国,一场追杀,一场萧瑟,一个呼唤的声音,还有我低头看去的一寞。

        岁岁年年,几次轮回,我们在梦中凡尘的两个角落,经过了多少岁月,我们各自在人间摸索,可曾相遇,却迷迷糊糊擦肩而过。

        最终相逢,也是梦醒一刻,即便不舍,即便不舍……”

        曲终,王林睁开苍老的双眼,颤抖着右手,拿起了那壶留下的酒,望着酒壶,他看着李慕婉,这一眼,似天荒地老,这一眼,似海枯石烂。

        这一眼,便是梦醒。

        无声的笑,王林拿着那酒壶,放在嘴边,望着天地,望着这他存在了七十多年的世界,一口喝下满壶酒!

        那酒如水,不辣。

        但却如火,在入王林腹中之时,汹汹燃烧。

        “什么是因果……我掌开为因,掌握为果……”

        天地轰鸣,王林所在的船只,直接消散,一同消散的,还有那河水,还有那石桥,还有这河道上无数的画舫,还有那天空漂浮静止的无边柳絮。

        似有一股无形的波纹,以王林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苏城的一切屋舍,转瞬之中全部消散,不仅是苏城,还有赵国,还有那一处处山峰,一处处江河,一处处宗派,还有那山村,还有那官道,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在这一刹那,烟消云散。

        赵国,还有那赵国以外,炼魂宗也好,雪域也好,一个个不同的国度也好,全部的天地之景,齐齐崩溃。

        还有那无尽的大海,那咆哮的海浪,还有那海的另一边,那另外一个大陆,那李慕婉的家乡,也在这一瞬间,齐齐消散,那火焚国也好,宣武国也罢,还有那修魔海,还有那王林与李慕婉的家,那处山谷,也在这一刹那,化作飞灰崩溃。

        大地的一切存在,齐齐散去……留下了的,只有那一个个保持这各种动作的凡人,修士,他们没有消失,而是平静的在这天地的各处。

        如同此刻王林身边的李慕婉与大福一样。

        “什么是生死……我左手为生,右手为死……”王林的眼中,留下两行泪水,在其话语说出的一刻,天空雷霆轰鸣,闪电交错,弥漫了整个朱雀星。

        在那话语落下的刹那,王林身边距离他最近的李慕婉,身子似被风扫过,化作一片飞灰消散,不仅是她,这消失的河道上,那些无数凡人,还有苏城内在大地消失后留下的凡人,全部都烟消云散。

        整个赵国内,那一个个王林或陌生,或熟悉的身影,全部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

        柳眉,原本站在一处山峰之颠,那山消失之后,她仿若是站在了天地之中,此刻风来,其身影模糊,随风而去。

        徐飞,周蕊,这两个女子,原本正在天空飞行,此刻随着时间的凝固,随着那风的吹来,二人的身子化作飞灰,一片卷走。

        王卓,一身黑衣,站在恒岳山上,此刻风动,身影崩溃。

        还有那黄龙真人,还有那藤家老祖,还有无数赵国的修士,甚至赵国之外,那周武泰正望着身前一个少年,那少年,是其弟子。

        望着那个弟子,周武泰与其一同,在风吹之中消散于天地。

        还有云雀子,还有炼魂宗的念天,遁天,还有那朱雀子。这一片大陆也好,海的尽头那另一片大陆也罢,所有的人,全部消失无影。

        这个世界,在这一刻,没有了大地,没有了生灵,只剩下了天空。

        唯一没有消失的,便只有留着眼泪的王林,与其身边的大福。

        这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李慕婉的消散,王林的泪水,轻轻的落下,沉入无尽的虚空,不知去了那里,天空的雷霆与闪电,交错之下轰鸣回荡,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那漩涡内,一片漆黑中的血光里,那满头白发的青年,其闭着的双眼内,同样有泪水流下。

        他不舍……但梦,终归会有苏醒的一刻,这一刻迟早会来,今日,在完成了与自己的约会后,在喝下哪壶酒后,梦,碎了。

        “什么是真假……我王林,睁目为真,闭目……为假……”在这一句话说出口的刹那,王林抓着大福的右手,与其手腕的那金色印记重叠,苍老的双眼,缓缓地闭上了。

        在其闭目的瞬间,他的眼前浮现了一幕幕画面,这些画面,让他难忘,让他不舍,但最终,却还是在出现之后,就一一消散在了天地内,想要去寻找,唯有记忆中。

        画面中,他看到了自己与李慕婉,还有大福坐在画舫上,时间在那一瞬,凝固。

        他看到了一辆马车,在风雪中官道上走过,向着那雪中的山村老家,慢慢的驰去。

        他看到了自己与李慕婉,在那山谷的家中,在那琴音下,幸福的时光,那二人对视的双目,仿佛成为了永久的追溯,让人回头时,却怎么也看不清了。

        他看到了自己坐在那山峰的青石上,明悟天地,四周数千里无尽修士膜拜,那些人群中,他看到了柳眉的眼泪。

        他看到了在那死亡的火山旁,自己指着天空怒吼咆哮,他可以忍一切事情,可以去用一切事情来欺骗自己,但他却骗不了自己去斩断与李慕婉的因果,他做不到,他指着苍天,指着那白色的飞鸟,咆哮的吼问自己。

        你斩的断么,你能斩断么,你斩不断!!!

        他看到了在那大海上,在那无尽风浪卷动中,一艘商船在怒浪中挣扎,他看到那船上的所有人,在唱着那恒古流传的海谣,他看到了一种生死之间的逆!

        他看到了在那雨幕中,一座亭榭外,一个抱着婴儿的女子,其全身冰冷的气息,足以让雨成冰。

        他看到了在赵国边境,柳眉那迷茫的双眼,还有那含笑中,留下了的丹药。

        他看到了父亲在自己的怀里闭上双眼,看到了那屋顶上,那带着魂的秋叶,越来越远……他看到了母亲再也没有睁开的双目,还有那嘴角,仿若梦到了父亲,与其一起离去的微笑。

        他看到了苏城内,自己怒视那来杀人的修士,一语将其惊退!

        他看到了苏道,看到了其葬土,看到了在那一年柳絮飞舞时,自己还是青年,带着大福,在那画舫上等着一场与自己的约会。

        他最后看到的,是那官道旁,一间简陋的客栈,那客栈内的桌子上,趴着一个醉了的青年,看到了那青年身边,那小伙计皱着眉头,一遍又一遍的去推着。

        “小哥,醒醒……唉,这真是书生,喝了两杯就如此大醉。我这客栈可要打样了,你快醒醒……”

        他看到了那醉下的青年,抬起头,以稀松的双目,傻笑着说了一句话。

        “我告诉你,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成了仙……”

        所有的画面,在那仙字出口的一瞬,全部成了模糊的碎片。

        王林的双眼,完全的闭了上,在其闭目的一刹那,天空崩溃,这梦里的一切,全部消散。

        梦,醒了……

        那存在于界内界外之中,被战老鬼称之为府壁的漆黑虚无内,那血色的光芒中,躺在那里恒久的白发青年,睁开了双眼。

        “缘起性空,真空妙有……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