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10章 缘起空
  • 正文 第1610章 缘起空

    作品:《仙逆

        第1610章 缘起空

        望着那在天空越来越远去的飞鸟,王林收回目光,看向了那座死亡的火山,许久,许久,他转身,迈着苍老的步伐,慢慢的走去。www.00ksw.org

        这一天,是他走出赵国,第十九年的六月。也是他从当年的官道客栈旁,两杯酒便醉梦的第五十七年。

        这一年,王林还不到八十。

        除了火焚国外,这片大陆上还有一些国家,只是王林没有去,火焚国,便是他周游的最后一地。

        在这里,在那李慕婉所在的宗派外,一处山中,有一间破落的房屋,在这本是守山人不知何年搭建,如今已然没有了人烟。

        王林便居住在了此地。

        在这个位置,他可以看到遥遥之处,李慕婉所在的山门,可以感受到,李慕婉的存在。

        “什么是因果,不要去想,不要去琢磨,看那日出日落,看那雨雪纷飞,看那季节交替,不去管这一切是真是假,不去管那生死之间的迷茫,只是去默默的度过余生……”

        一次日初,一次日落,无论是初阳抬头,亦或者是夕阳落下,在那天边的山上,总是有一个苍老的身影,坐在那青色大石上,默默的望着远处的山。

        “世间一切因果,你说它是因,便是因,你说它是果,便是果……何必执着,何必去想要寻个究竟……”王林神色安详,在那一年一年中,他的身影仿若永恒一样,一直坐在那里,看着前方的山。

        他没有去吃食物,也没有食物,他忘记了饥饿,忘记了一切。

        王林望着天地,笑容透出一股世人琢磨不透的含义,在这一年一年中,他看到了那远处宗门内,飞出了很多修士,这些修士中,有李慕婉。

        “这世间,这星空,这一切,都是一个个因缘凝聚在一起而成,此为缘起……”王林含笑,日日如年,年年如梦。

        时间流逝,转眼之下,便是七年,这七年中,王林明悟了很多,在那青石上,感悟了天地。

        这七年,李慕婉的宗派自然也发现了王林,慢慢的,便有其宗派长者来临,在看到王林此刻的状态,与他那时而的自言自语后,纷纷动容。

        渐渐地,这山上,青石旁,不再只有王林一人,而是在其四周,盘膝坐着一个个老者,一个个修士。

        但凡是来到这里的修士,便再也没有一个人走开。

        他们平静的环绕在王林的四周,如同闻道。

        年复一年,更多的修士仿若被一种召唤在心中弥漫,从这火焚国,从这四面八方,从这那一处处修真国,一个个修真宗派来到了这里。

        这些修士中,有尚未筑基者,也有达到了婴变者,更有一人,踏空而来,其修为已入问鼎。只是无论什么修为,在这山上,在那青石坐着的王林眼中,都是不存在的。

        不管什么修为,在此山,也仅有一处落脚之地,不多不少,不争不抢,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听着王林那或许一年,才会开一次的口。

        在王林不开口的时候,他们仿若入定一样,似在这里有一股无形之力,带着他们的思绪,追寻一种天地的感悟。

        “因缘凝聚在一起,最终便成为了果,这就是因果,我在这几十年的寻找中,感悟中,明白了在那因与果的中间,实际上还存在了一物,此物,便是缘。

        若没有缘,便没有因果。”王林脸上带着那说不出的微笑,在这一年,再次开口。

        在这山上,盘膝而坐的修士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甚至连山下都没有了地方,围绕着王林的这座山,方圆数十里内,尽是盘膝的修士。

        这片大陆,几乎所有的修士,在这数年内,一一寻着那奇异的感觉,来到了这里,慢慢的,方圆数百里内,一眼看去修士无数,他们坐在那里,面向王林,如同膜拜。

        渐渐的,更多的修士从另外的大陆跨越了大海来临,亦或者是以传送阵来临,其中有炼魂宗的念天,遁天,有炼魂宗的大量弟子。

        还有雪域之修,在那冷漠女子的带领下,纷纷寻着那感觉来到了这里,默默地在一处位置盘膝,聆听闻道。

        在那冷漠女子的怀里,已然抱着一个似永远也长不大的女婴。

        四国联盟,周武泰,还有那一个个王林梦中熟悉的面孔,也一一来临。

        云雀子,还是那邋遢的样子,坐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等等等等,甚至那腾化元,还有黄龙真人,还有那徐飞,周蕊,甚至王卓等人,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远处,望着前方山顶青石上的王林,盘膝而坐。

        直至最后,就连朱雀子,也都破空而来,在王林上空沉默了许久,走到一处空地,座了下来。

        “我与柳眉,能遇到一起,能结下因果,便是因这缘起……”

        “我与炼魂宗,能连成一块,同样也是缘起。”

        “红蝶也好,世间一切事情也好,这因果,便是这样。即便是如今这梦中世界,同样是如此,缘,缘,缘……”

        “此缘,是一种外界的力量,因它的改变,就有了因,二者结合之后,就出现了果。如同男女,在一起之后会有生子。那男女就是因,他们在缘下走到一起,诞生的孩子,便是果。”王林含笑,轻轻一叹。

        此刻从他目中所看,那山中宗派内,走出了一人,此人,还是如当年的样子,白色的衣衫在身,一头青丝披肩,神色中透出温柔,正是李慕婉。

        “来。”王林的样子更为苍老,但在他的身上,却是出现了一股仿若天地的气息,仿佛在这数年的感悟中,他成为了天,成为了地。

        伸出右手,向着李慕婉召唤,王林眼中露出柔和,就连声音,也都蕴含了一股思念。

        李慕婉神色露出迷茫,可却有一股她说不出的感觉从心里弥漫,让她觉得王林很熟悉,很熟悉,这种熟悉,仿佛刻在了灵魂中,刻在了骨头里,可入了轮回内。

        即便是千次万次的轮回,即便是喝下了千口万口的孟婆汤,她也不会忘记!只是,却有一道如同封印的痕迹,在她的思绪中,阻止她想起这一切,仿佛要将她与他,斩断。

        不知不觉下,她走到了王林的身边,被王林拉住了手,坐在了他的旁边,与他一同,在这方圆数百里无数修士的目光中,坐在了青石上。

        “只是,缘起因果,最终还是会消失在世间,此为性空。之所以称之为消失,因为先是存在,没有存在,也就没有消失,若没有了消失,便是性空……也是我理解的,结束了某一桩因果。

        但结与未结,如有与没有,它并非结束,而是成空……”

        王林含笑中,左手点在了李慕婉眉心。

        这一指之下,仿佛没有任何力量,但在落下的一刹那,李慕婉思绪中那阻止她的封印,却是骤然崩溃,让李慕婉身子一颤之下,成为了在这编制的世界内,第一个,苏醒过来的记忆之人。

        “王林……”李慕婉眼中弥漫了水汽,两行泪水流下,她怔怔的望着王林苍老的容颜,抬起手在上轻轻抚摸,眼泪更多。

        只是那泪中,却是蕴含了一股幸福与温馨,丝毫不在意王林的苍老,紧紧的将其抱住。

        “我是不存在的,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所以,才会有消失一词……这里面,蕴含了真与假,蕴含了生与死……

        因果,真假,生死,实际上,都是缘起性空……还有下一句,我若说出,则此梦结……”王林望着李慕婉,轻声开口。

        此梦无眠,从当年赵国少年醉倒客栈,时至今日已然过去六十多年。

        在这青石外,在这山峰下,在这方圆数百里,甚至方圆数千里内,修士越来越多,直至最终,但凡在梦中与王林哪怕只有一面交错之人,均都全部出现后,他们安静的坐在那里,默默的望着山顶青石,望着那石头上,两个人。

        时间似永恒,不知过去了多久,王林抱着李慕婉,他们就坐在那里,一同看日出日落,一同数着年华。

        “因果,斩不断,它本是空的……因果,便是因果。缘起凝聚,散落性空。”王林的声音回荡在天地,化作了无数柳絮,这些柳絮,不知从何处来,却知要何处去。

        它们飘在天空,慢慢的飞舞着,密密麻麻,向着下方飘落,落在了这方圆千里,每一个修士的身上,好似找到了记载他们的一生。

        两个粘连在一起的柳絮,徐徐的飘落在王林与李慕婉的身前,那粘连的样子,如同他们二人手拉着手,永远也都不会分开。

        “那一天,你看着我闭上双眼,你悲哀的样子,在我闭目的一瞬,印在了心底……

        这一梦,我要陪着你,看着你离开,看着你去醒来……我依然还在梦中,等着你……”李慕婉望着王林,双眼露出如水的温柔,抚摸着王林满是皱纹的脸,轻声,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