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9章 梦问己
  • 正文 第1609章 梦问己

    作品:《仙逆

        第1609章 梦问己

        古语有回眸一笑百媚生,这本是形容女子的美,眼下,在那白衣女子的回眸中,她没有笑,使得这一眼,也隐隐改变了味道。www.00ksw.org

        这一眼,很陌生。

        那白衣女子的目光从王林身上一扫而过,没有泛起半点的熟悉,而是如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收回目光,白衣女子转身,踏着轻风,遥遥远去。

        王林怔怔的看着对方,看着那渐渐消失的背影,直至完全看不到了。

        回眸一望陌相思……

        王林闭上双眼,许久之后轻轻一叹。

        “我这一生,所有梦中所遇之人,均都对我有那说不出的熟悉之感……周蕊这样,徐飞这样,柳眉这样……

        我离开赵国的这十九年所去的宗门,所见的梦中修士,均都如此……

        唯独她一人,唯独她一人……”

        王林的容颜,更加苍老起来,他扶着一旁的枯树,睁开了沧桑的双眼。沉默中,目内透出了迷茫,但更多,却是一种复杂的明悟。

        王林苦涩中,茫然的向前走着。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他看不到日初日落,在这火焚国的大地上,他没有留下足迹,但他的身子,却是越走越远。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王林双眼的复杂,更浓,只是他还是用那迷茫来掩盖复杂,掩盖那几乎被他完全明悟的真相。他不是不想去相信,只是他还存在一丝侥幸,存在一丝即便是自己,都不相信的遮掩。

        直至某一年,某一天,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山!

        这是一座死亡的火山,或许在曾经的某一个时刻,它曾轰鸣爆发,喷出无尽岩浆带着无数碎石四散,喷出了滚滚黑烟升空。

        但如今,它死了。

        地面上满是环形坑洼,四周的大地,一块块散碎的黑色石头弥漫。一股死亡的气息,回旋在这里,方圆数百里,没有人烟。

        在这死亡的火山下,王林的脚步停了下来,他茫然的望着这座山,许久许久,他眼中的迷茫崩溃,他整个人身子颤抖,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

        “是它……”这座山,王林熟悉,这座山,正是他当年在大海上,看到的那虚幻的天地内,正在爆发的山峰!

        那山上的两道如纠缠在一起的龙蛇裂缝,如同一个生死印记,永恒不灭的标记,告诉着王林,它的存在!

        看着这座山,王林再也无法去欺骗自己,再也无法去掩盖他早就知晓的明悟,那海上的一幕幕,与如今眼前的一幕幕仿佛在他的面前重叠。

        那海上的虚幻,眼前的真实,在这一刻融合,成为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这股力量冲入王林体内,使得他脑中轰轰,这股力量之强,冲散了王林这五十多年的欺骗,让他第一次,去真正的面对自己,面对这个天地!

        “我当年就应该明白的……只是我不愿去相信,王林,我也如你一样,去欺骗自己,可你不要忘了,骗道,我也会的……你骗的了自己,骗的了自己么……”王林指着那座死亡的火山,仰天大笑起来,其笑声透出一股悲哀。

        “唯独她一人……她对我没有任何熟悉的感觉,那一眼很陌生……王林啊王林,若今日的我是前世,若后世会与李慕婉在一起,那么是要我回来斩断与李慕婉的因果么……

        若今日的我,是一场轮回,那么轮回尽头的我,是不是要在这轮回中,抹去李慕婉的存在,让她从此之后,与我成为真正的陌生人……

        若今日我,是一场梦,若那梦中的修道一生才是真,那睡着的我,是不是因悲哀,因对李慕婉的情,要让我在这梦里,让她忘记我……

        这一切,是否为了或后世,或轮回,亦或者是梦醒的世界里,让她,不再去有那痛苦漫长的等待,不再去有那无助的寿元断尽,不再去有,活死人一样的两千年。

        让她,能和没有遇到自己之前一样,快快乐乐,平平静静的过着一生,她或许会有另外一个姻缘,或许会有另一个道侣,在她的一生中,不会有一个让她等待,让她迷茫的一个,叫做王林的修士出现……

        是,这样么……”王林大笑,笑着笑着,眼泪流下。

        他明白的越多,便越是隐隐知晓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去看破那生与死,真与假的人生,或许会让人迷茫,但此刻,浮现在王林心间的,却是一种道不明的钻心刺痛。

        “王林,你真的要这样么……你舍得让她忘记自己么……你真的想要让另一个你,来斩断这场陪伴了你两千多年的因果么!”王林声音凄厉。

        “我这一生,经历了很多,全部围绕因果二字,这因果……因果……王林,你看不透啊!你即便修道一辈子,即便修为惊天,即便是那封界至尊,但你还是不明白,什么是因果!

        你吞下三个道果,你以梦道之术回到两千年前,你以自己的思绪,以道果的驳杂道念,以梦道之力,以自己的记忆,编制了这个世界!”王林踉跄中坐在一旁的石块上,披头散发,仿若疯癫。

        “你编制了这个天地,这里的一切,都是你想象出来的,你莫非真的以为我不知道,我看不透么!!”王林笑声更为凄厉。

        “你把一切做得极为真实,你把一切都编制的太好太好,你甚至在梦道中,学习那刘金彪的骗道之术,把自己都骗过,让自己忘记这一切,忘记所有的记忆,忘记这是在梦道之中……但你小看了我,小看了你自己!”

        “你是王林,是封界至尊,修为通天,尚未到第三步便可斩三步大能,你如今更是度过了生死大劫,正要进军无上天道,进入那恒古以来的三步大能之空境!

        但,我也是王林,我尽管没有修道,但我感悟天地,明悟道理,一身浩然之气惊鬼神,就算你在我面前,又如何!

        你欺骗自己,把自己沉浸在这你编制的世界中,你自以为通过这种方式,借那三个道果的力量,自成一界,自成轮回,在自己的轮回内,去编制你自以为的一次次因果!

        这种事情,难道我不明白么!!”

        “你要遇到一个大儒,遇到一个让你最终明悟天地的人,于是便出现了苏道……你要斩断与柳眉的因果,于是便出现了我两次遇到柳眉,出现了柳眉送我丹药!

        你梦道前听闻红蝶之事,你便在自己的轮回梦道中,把红蝶的事情带入进来,在你编制的这个梦中,去完成一次因果循环。

        你更是知晓炼魂宗念天的往事,于是便同样自以为的去完成炼魂宗的因果。我不知道么,我开始的确不知道,的确迷茫,但从我遇到疯子的那一刻,在那火堆熄灭的一瞬间,在我看到疯子右手腕上的手印的一刹那,我就明白了!”

        “我欺骗自己,我不让自己去想太多,但五十多年过去,我骗了自己五十多年,今天,我不想再欺骗自己了!”

        “你自以为这就是因果么……我告诉你,你错了,你完完全全的错了,其他的事情也就罢了,你要斩断与李慕婉的因果,这种事情,我不能接受!

        你以为这是为了她好,为了让李慕婉不再痛苦,为了给她一个完整的人生,但这一切,都是你编制的,都是假的,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你没有我明白!你还不觉醒么!!!你还不醒悟么!!

        你以为斩的断么,斩的断么!!!你斩的断么!!!!”王林苍老的声音,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

        在其咆哮中,天地轰鸣,无尽雷霆回荡,更有闪电交错,弥漫天空,连成一片,这一幕,仿若天怒。

        在这天怒的一刹那,整个天空赫然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轰轰转动,仿若要撕开这天地一般,更是在这漩涡内,出现了一片无尽的漆黑世界。

        在那漆黑的世界中,有一缕红芒出现,在那红芒中,有两具闭着双眼的尸体,其中一个尸体,一头白发,其闭着的双眼,出现了挣扎的迹象,仿若被王林那一声声咆哮与呐喊震动心神,轰击了灵魂,出现了要苏醒的迹象。

        “你斩不断!”王林右手一指天空那巨大的漩涡,一头苍发飘动,一股浩然之气从其身上直接扩散出来,冲入天空。

        “你既然斩不断,就不要来干涉我,你这所谓的因果,在我看来,如同儿戏!”王林大袖一甩,天空雷霆轰轰,那巨大的漩涡急速转动之下,慢慢越来越小,最终消失不见,化作了一个白点,却是那白色的飞鸟,扇动着翅膀,在天空回旋许久,慢慢的飞远了。

        一切事情,王林早就已经明白,他身为当世大儒,又岂能不懂!

        “什么是因果,什么是生死,什么是真假,我因这三问而来,这天地间,无人能比我更明白,从现在起,道果也好,记忆也好,这虚假的世界也好,不要来干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