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8章 这一眼
  • 正文 第1608章 这一眼

    作品:《仙逆

        第1608章 这一眼

        一个时辰后,那虚幻的画面,渐渐地消散在了商船上的众人前方,消散在了王林的眼中。www.00ksw.org那些凡人船员们,一个个还有余悸,纷纷沉默。

        他们忘记不了那画面内所看到的一切,尤其是那火山爆发时,一块块燃烧的石头四散,其中有那么一大片赫然直奔他们所在的方向,仿若可以从那画面内冲出,落在船上。

        那真实的双眼所看的一幕幕,让他们分不清真假,但他们却是知道,这是海灵发怒。

        王林靠在那船壁上,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那两行老泪留下,从他脸上的褶皱掠过,浸湿了衣衫,他望着那画面消失的地方,他整个人,在这一刻脑子里一片空白,剩下的唯有那画面中,白色的娇影。

        “这到底是真……还是假……难道连这个,也是梦么……”许久许久,王林低头苍老的头,怔怔的望着海面。

        时间流逝,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

        在出海的第九个月,王林看到了大海真正的愤怒,那一天夜里,乌云遮盖了海的天,阵阵雷霆轰鸣,一道道闪电交错,其中甚至还有几道仿若要轰入海中一般,把这海天,笼罩在了可怕的忽明忽暗之中。

        每一次闪电的交错,都会把大海照亮,在那短暂一瞬的明亮下,可以看到海浪滔滔而起,还有那剧烈的海水拍击之声,似欲与天雷一争!

        狂风呼啸,大量的海水被吹到船上,在这黑夜中,每一个水手船员都在恐惧之中,在生死之间发狂一样,不断地各自操控这艘商船,在这海怒下挣扎。

        每一个人,都在心中膜拜,都在心中想要去留下不知能否看见下一次初阳的遗言。

        海风肆虐,天雷轰鸣,闪电交错,大浪滔天。

        在这深夜,王林站在船上,死死的抓着旁边的长杆,他的身子仿佛不受自己的控制,在剧烈的摇晃,那狂风来临中,仅仅一次就将他的衣衫全部打湿,湿漉漉的白发滴着海水,但王林的双眼,却是明亮如辉!

        他望着那大海的愤怒,望着海水的滔滔不动,他的双眼越来越亮,他的心胸在这一刹那无限的扩大,直至足以包容天地。

        “这才是天地之力,这才是真正的道理!这才是无情的万象!”王林长笑,其苍老的笑声,在这天雷与海啸中回荡,尽管微弱,可却透出其心胸内的一股浩荡之气。

        他看着四周那些凡人在这生死危机中挣扎,看着这艘商船剧烈的有摇动,仿若随时可以被淹没吞噬,看着这一切,王林在所有人身上,感受到了那股不甘心!

        只是这股不甘心,还是有些微弱,在这风雨海啸下,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随着那风浪越加剧烈,在一次大浪拍击而来中,一声咔咔巨响下,却见这商船的帆杆,直接被那海浪折断,轰的一声直接落下,一个船员闪躲不及,被砸在了身上,好在没有受伤太重,挣扎的爬起后,继续拉动船绳,去为了生存拼搏。

        只是,这一艘在海怒中的商船,如同一片孤叶,没有任何的力气去对抗那咆哮的大海,在那一次次的大浪下,整个船只发出不堪承受的声音,似将要崩溃。

        绝望的气息弥漫在这船上,融入每一个人的心中,王林也不再死死的抓着那船杆,而是不顾自己的老迈,与那些水手一同去尽自己最大的可能,去在这怒海中,反抗。

        “莫要放弃,我们还有力气……”一个中年船员,惨笑中死死的抓着海绳,放下一面船帆,任由海浪从身边拍过,在那生死之间,口中唱出了一句所有出海的船员,全部熟悉的海谣。

        “莫要绝望,我们还有梦想……”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少年,擦去脸上的汗水,大声的喊了起来,似在这喊声中,找回自己将要消散的勇气。

        “莫要气馁,我们还有明天……”更多的船员,在这风雨大浪下,在这天地轰鸣中,声音一一回荡,渐渐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生命的最强逆音!

        “莫要屈服,我们还有不甘……”

        “莫要闭目,我们还要去看骄阳……”

        “天地浩荡,但却遮盖不住我们的求生之声,我们出海为生,我们何惧死亡!海灵之怒,可以让我们惊恐,可以将我们淹没,可却无法阻止我们的海谣!”

        所有的船员,都在这风浪的轰击下,吼出了这在朱雀星的海中,恒古流传的歌谣!

        那一个个声音,透出一股不敢,透出一股不屈,透出对生的渴望,透出对死的无畏,王林苍老的身子,在听到这一句句在雷霆下的呼声后,他的双眼,露出更为明亮的光芒。

        “这是一股逆!这是对天地的逆!生与死,生与死,这逆意便是在生与死中滋生,正是因为了有了不甘心,有了不屈服,便有了逆!

        若没有不甘心,没有不屈服,那么便没有了生与死,生则生,死则死……我明白了!!”王林心神一震,因果、生死、真假,他始终在迷茫,始终无法看得完全透彻,但在这一刻,在听到那一声声连在一起的海谣中,他仿若醍醐灌顶一般,整个人明悟了!

        生与死!

        如山一样,看生是生,看死是死。看生不是生,看死不是死。但最终,明悟了一切后,看生还是生,看死,还是死!

        人人都有对生死的恐惧,正是因为这股恐惧,它可以演变成两个方向,一为顺,一为逆!

        顺生顺死,是生死的第一个境界!

        可若是化作那股逆意,便看生不是生,看死不是死,这是第二个境界!

        世人常言,看透生死,看破生死,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看透,生死,也不可能看透,至多,也只是看轻生死!

        在那股逆意下,轻蔑生死,方可说出那生亦何欢,死亦何惧之豪言壮语!这是置之于死地的决心,但这,绝不是看透!

        生死的第三个境界,也正是王林追寻的道理,这最后一个境界,同样不是看透,也不是一股超脱,而是一句话!

        这一句话,在王林脑中弥漫,可却说不出口,似总有一层隔膜在内,让他无法说出。

        风雨之中,那一句句轻蔑生死,一句句不屈服的海谣回荡,渐渐地,天雷消散,闪电远走,那大海中的风浪,也慢慢的退下,一夜的时间漫长的过去,直至天空初阳抬头,一声声劫后余生的呼喊,在这船上不断地散出。

        王林望着他们,脸上露出微笑,坐在船头,望着海天尽头的初阳,他看到了那只白色的飞鸟,在那初阳中飞舞,一声声嘶鸣回荡。

        直至出海的第十一个月,在海的尽头,一片大陆遥遥可见,在看到那大陆的同时,船上传出了阵阵高兴的呼声。

        与伴随了近一年时间的这些船员挥手,王林在黄昏中,带着那几个月前的海谣,离开了这艘商船,来到了这陌生的大陆上。

        这里,有诸多的凡人国度,也有很多宗派与那或者似曾相逢的修士们。

        那一个个国度中,有一个,叫做火焚国。

        在这与他的家乡隔着大海的陆地上,王林神色平静,一步步的走着,走进陌生的天地,看着陌生的山,看着陌生的水,看着那途中所遇,一个个陌生的面孔。

        他尽管没有在这一生来到过这里,但他的名字,却是在这十多年内,传遍了很多地方,也同样传到了这片大陆。

        尽管不如在家乡那般赫赫声名,但这一切王林不会去在意,他就如同一个旅者,在一年一年中,在这陌生的大陆上,走过了一处处山山水水,走过了一处处国度城池。

        转眼,便是三年。

        从他离开赵国,已经过去了十九年。王林的身体,也不如以往,而是升起了疲惫,他的手中,拿着一根拐棍,但仍坚持着,走出一步步。

        宗派,他去了很多,仙修,他看到了很多,凡间的达贵帝王,他同样一一看到,渐渐的,他的名字,在这陌生的大陆中,被无数人知晓。

        不管是哪一个国家,不管是哪一个宗派,人们都知晓,有一个叫做王林的老人,为当代大儒,他周游列国,似寻找着什么。

        他的话语,随着年龄的越加老迈,开始少了起来,只是往往有些时候,他不需要说话,只是用其似蕴含了天地的睿智双目看人一眼,就会让对方迷茫在那天地中,不知苏醒时。

        在第十九年的秋天,王林来到了一个弥漫了大量火山的地方,他来的时候,正是一处火山爆发之时,距离很远,王林可以看到天空的黑烟滚滚。

        热浪从很远的地方吹来,落在他的身上,王林抬着头,望着天幕尽头那黑烟,沧桑的双目,透出从未有过的柔和。

        他看到在那黑烟内,有一道白影走出,那白影是一个女子,青丝披肩,样子很美,她似正在从那火山爆发中收取一些什么,在她的手中拿着一个玉瓶,转身之中,她看到了远处地面上的王林。

        这一眼,让王林难忘,让他身子一颤,仿若等这一眼,等了一千多年,仿若等这一眼,他等了一辈子,仿若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等这女子,如今这回眸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