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6章 客从雪域来
  • 正文 第1606章 客从雪域来

    作品:《仙逆

        第1606章 客从雪域来

        王林不知道自己的这番话,会不会起到什么作用,甚至就连他自己,也是处于迷茫之中,许久之后,王林拿起地面上的那粒丹药,沉默半响,把这丹药放在了怀里,轻叹,转身走了。www.00ksw.org

        他独自一身,走在这朱雀星的天地内,不拘于一山一地,而是走过无数大山,过了无数长河,带着对天地的明悟,带着其思想,走到了一处又一处的国度。

        年复一年,那粒丹药王林吞下了,此药给了他无尽的精力,让王林有更多的力气,去完成他的心愿,周游列国。

        途中,他依山而眠,遇河则歇,看见无数陌生的面孔,其中有善良的,有凶狠的,有茫然的,也有冥顽的。

        他遇到过强盗,遇到过马匪,只是每一次遇到,他只是站在那里,便可以另所有人感受到那种其身上的浩荡气息。

        他王林,连仙人都可以一语惊退,更不同说旁人了。

        走着走着,王林的容颜更加苍老,但他的双目却是越来越明亮,那里蕴含了他无尽的智慧与感悟,让他整个人,在思想上如同脱胎换骨,再次升华。

        他去了太多的城池,看到了太多的人,即便是京都也去了很多,在那一个个京都内,在那一个个达官贵人面前,王林的气质,王林的话语,慢慢的受到众人一拜。

        就算是那些在凡间享受至高的皇帝,他也看到了很多,在他眼中,这些一切人,全部都是一样。

        没有区别。

        也不是没有人想要害他之命,但每一个有这种念头之人,最后均都被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面对王林时,敬畏倒退。

        吴国中,皇宫内,成千上万禁军环绕,只需那吴皇一声令下,便会沙腾而出,他要留下王林,让王林成为吴国大儒。

        但最后,在王林的微笑摇头中,他转身离去,天空雷霆滚滚,风云色变,上万禁军,无一敢阻,任由他离去后,齐齐一拜。

        孙国中,孙皇与无数臣子,送王林千里。

        天狗国中,恶民无数,但最后,却是在王林离开时,教化数万。

        走着走着,大儒王林四个字,在这朱雀星上,掀起了一场风暴,越来越剧烈中,被无数之人记住。

        王林这一路上,看到了无数山,站在那山上,他抬头望着天地,感受其浩。他也遇到了仙人,遇到了很多或陌生,或熟悉的身影。

        那朱雀星上,诸多的修真国内,有大量的宗派,这些宗派,大都是修建在山峰之中,亦或者山清水秀之地,但同样的,也有一些在那穷山恶水之内。

        每登一山,每走一地,若心有感应,王林便不会刻意寻找,只需凭着心中那股对天地的感悟,便可在那诸多的山峰上,走进那每一个宗派的山门中。

        护山大阵尽管强弱不同,但却没有一个,可以影响王林的脚步,他往往踏入进去,被那一个个宗派内的修士震惊察觉。

        即便是宗派内闭关无数年的长老之辈,也会从打坐中被那股从王林身上散出的天地浩荡惊醒。

        王林从容而来,从容而走,他只看山,只赏景,只悟天地,至于其他,万物在其目中,都是一样。

        渐渐地,即便是在赵国的修真界内,一个凡人大儒,王林的名字,也慢慢的传扬开来。那些修士知晓,这朱雀星上,有那么一个凡人,为当代大儒,即便是修士在其面前,也往往心中会有敬畏。

        他们敬畏的,不是其力,而是其思!

        “修士也好,凡人也罢,全部都是悠悠众生……”王林的话语,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留下一些。

        修士中,有很多与他长谈,受他启发,感悟天地,明了意境,化神有望。即便是修为过了化神,也会在那长谈中,隐隐有了心神震动的感触。

        一年、一年、岁月流逝,转眼之下,便是十二年。

        十二年中,王林去过了很多很多的地方,他的名字,不知不觉中,传遍了更多他没有去过的地方。

        十二年前,他独自一人离开赵国,十二年后,他还是独自一人,走在朱雀星上。

        这一日,在冬天雪花飘落的季节,王林来到了一处他不知晓国名的都城,此国的范围很大,相当于是三个赵国一般。

        这座都城,王林在梦中来过,站在那城门外,在雪花飘落中,王林苍老的容颜,起了一丝惆怅。

        他紧了紧身上的皮袄,走进了此城。

        踏着地面的积雪,在那嘎吱嘎吱的声响中,王林走到了这城池内,一处街道上,这条街道,很安静,行人不多,两旁虽有店铺,可铺子内却人很少。

        望着熟悉的这里,那梦中的画面越加的真实起来,与他的双眼仿若重叠在一起,让王林在那恍惚中,默默地向前走着。

        “铛,铛……铛……”远处传来阵阵打铁的声音,王林寻声,以其苍老的双眼看去,却见在不远处,有一家铁匠铺。

        铺子内,一个中年男子,赤着精壮的上身,拿着锤子在打铁。

        尽管外面飘着雪花,但那汉子却是丝毫不觉得冷,不断地轮着锤子,发出那铛铛之音。

        在那汉子旁边,有一个小板凳,其上坐着一个七八岁大小的男童,他穿着厚实的棉袄,小脸通红,兴奋的望着汉子。

        “大牛……”王林眼前似有了模糊,轻轻地摇了摇头,那孩子,不是他梦中的大牛。

        “老人家,你站在外面很久了,进来暖暖身子。”那大汉放下手中锤子,擦了把汗,向着店铺外的王林,露出憨厚的微笑。

        王林一怔,脸上同样露出笑容,点了点头,走进了铁匠铺内,一股热气扑面,把他身上的雪融化了不少。

        “秀娘,拿点温好的酒来。”那汉子披上一件外套,见王林年纪老迈,便扶着他坐下后,也坐在了一旁。

        “老人家不是本地人吧?”大汉微笑道。

        “曾经来过,这次路过这里,便来看看。”王林看着铺子内的摆设,轻声沙哑开口。

        那七八岁的男童坐在不远处,好奇的看着王林,听到屋内母亲的声音后,便起身跑了过去,不多时,他与一个拿着酒壶的中年女子出现,那女子神色贤惠的样子,把酒给王林倒了一杯,眼中露出怜悯之色。

        “老人家,天气冷,喝杯酒暖暖身子,来这里可是要寻找亲戚?”

        王林含笑,没有说话,而是拿起酒杯,放在嘴角抿了一下,便一口喝尽。

        “老人家,我曾家的酒还不错吧,哈哈,当年祖父辈可不是铁匠,而是卖酒的,后来到了我这里,这才开起了铁匠铺。”

        那大汉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笑道。

        铺子内的炉火很旺,与外面飘落的雪花形成了一种让人恍惚的对比,更是把那雪在中寒气吹出。

        王林坐在那里,喝着曾家的酒,有些分不清是梦,亦或者不是梦了。

        许久之后,在那雪稍微小了一些的时候,王林起身告辞,那大汉可怜王林这把年纪,送了他一壶酒留着暖身。

        走的时候,天色渐暗,只是在那雪中,地面很明亮,可以看到很远,他走着走着,在那身后铁匠铺的烛火中,托着月下的身影,越来越远了。

        短暂的停歇,王林仿佛明白了什么,他依旧走在朱雀星上,走过一处处陌生的地方,在离开赵国的第十五年,王林已然七十出头。

        他的脊梁,更加弯曲了,身上透出一股暮色,只是他的双眼,却是明亮如阳,让人不敢对望,那双眼睛内,蕴含了因果、蕴含了生死,蕴含了真假……即便是他当年的师傅苏道,也没有这种气质。

        在第十五年的夏天,在一个陌生的国度,在一场连绵的雨水中,王林站在一处官道旁的亭榭内,望着外面的雨,依稀间,他能看到在那雨后很远的地方,是一片海洋。

        那片海,很大,它阻隔了两块大陆。

        海的另一边,还有诸多的国度,那里,是王林最后要去的地方,那里,有一个他梦中另一个人生挚爱的女子,他要去看一眼。

        雨水哗哗,连绵成线,使得天地一片模糊,只能看到大概的轮廓,王林站在那里,看着雨,听着声,慢慢的闭上双眼。

        就在他双目闭合的一刹那,雨中远处,却是有一个女子的身影,一步步走来,这女子全身仿若散发出无尽的冷意,随着她的到来,其四周的雨水赫然在阵阵咔咔声中成为了冰晶落在地面上。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婴儿,那婴儿被厚实的棉被包裹,没有任何雨水落在上面,睡的很香甜。

        在亭榭前,那女子脚步停下,她已入中年,但容颜还是娇美,只是被那冷意弥漫,显出萧杀如罗刹。

        “你可是大儒王林!”

        王林睁开闭着的双眼,平静的望着女子,点了点头。

        二人,一个在亭榭内,无雨。一个在亭榭外,也同样无雨,那雨水成了冰,在密集的声音下,把这女子身后的天空,完全笼罩,成为了冰封。

        “我来自雪域,寻你问一事。”女子的声音,如她的话语一样,从雪域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