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4章 怀中老父瞑
  • 正文 第1604章 怀中老父瞑

    作品:《仙逆

        第1604章 怀中老父瞑

        那辆马车在没有人察觉中,带着苍老的主仆二人,带着几壶酒,慢慢的走出了苏城,在官道上,向着家的方向,渐渐而去。www.00ksw.org

        直至黄昏之时,那苏城河道上画舫中的两个女子,走下了画舫,在这苏城的街道上,慢慢的走着,容颜有所变化,成为很寻常的样子。

        “师姐,你从小在这里长大,这苏城除了画舫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好去处。这次闭关了这么久,好不容易下山一次,可要好好玩玩呢。”

        “你啊,我回家看望父母,你非要跟着我回来,苏城可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等明天我要去拜访大儒苏道,他老人家早年时,曾与我家是世交,你去了那里,可莫要胡乱说话,他虽是凡人,可即便是师尊也要对其很客气。”

        二人正说着,一个书生文士从二女身边走过,听闻此话笑了一声,见这两个女子相貌很是普通,但还是停下身子,笑道:

        “二位姑娘怕是离开赵国很久了吧,苏道大儒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归去,现在我赵国的大儒,名为王林,是苏道大儒的门生呢。”

        那两个女子一怔,文士摇头,一笑走开。

        “王林……王林……啊,师姐,我想起来了,白天在那画舫上,那个看我们的老头,他的样子尽管老了,可他正是那个小书生王林啊!”

        周蕊脚步一顿,她猛地回头,看向远处消散在黄昏中模糊的河道,眼前似浮现出了当年那个少年人脸红的样子。

        “师姐,师姐,你怎么了?”徐飞望着周蕊,似明白了一些,轻声道。

        周蕊沉默片刻,轻轻的摇了摇头,便与徐飞向着远处走去,只是她没等走出十步,便银牙一咬,似下了什么决心。

        “等我!”说出一句话,周蕊身子一晃,整个人直接化作长虹冲入天空,她突然的举动,立刻就在四周引起了一震骇然的呼声,却是四周的行人,带着敬畏与不敢置信,呆呆的看着这一幕,直至许久才反应过来。

        “仙子!!”

        “那是仙子!!”

        徐飞望着周蕊离去的身影,秀眉微微皱起,轻轻一叹。

        苏城天空,那河道之上周蕊神识散开,一边疾驰而过,一边寻找,只是到了最后,她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影子。

        直至她找遍了整个苏城,依旧如此。

        “走了么……”周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想要见一见对方,可造化弄人,如同两条人生的轨迹,在交错分开后,短时间便不会再有另一次的交错了。

        苏城几十里外,官道之上那辆马车在颠簸中嘎吱嘎吱的前行,王林坐在马车内,任由风吹来掀起了盖帘,从他身边扫过。

        他喝着酒,目光从那掀起的盖帘内望出,落在昏暗的天空上,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样子,尽管说不上老迈,可却不再年轻,鬓角的白发似在这一口一口的酒中,又多了几丝。

        慢慢的,他又看到了在那昏暗的天中,把白色的飞鸟回旋,与他一同向着家,飞去。

        上了年纪,身子便不如年轻之时,在那马车上颠簸时间一长,仿若骨头都要散了架子,疲惫不堪。

        就这样时走时歇,他们走过了夏季,在四个月后一个晌午,王林与大福,便从那遥远的苏城,进入到了恒岳山的范围内,秋阳当空。

        走的时候,官道两旁花朵树叶红绿点点,到的时候,那花儿大都凋谢,树叶也开始了发黄,尽管还未到落下之时,可却也不远了。

        “二十八年了……”王林望着四周的一草一木,眼中有了模糊,他还记的当年自己离开时,还是少年,如今回来,已是半百。

        马车在那嘎吱声中,慢慢的顺着官道,进入了隐藏在前方的一处安静的山村中,这里的一切,王林很熟悉,他在这里长大。

        没用惊动太多的邻居,王林带着大福,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爹娘还在,只是当年身子硬朗的父亲,如今需拄着拐棍,在王林白发苍苍母亲的老母搀扶下,带着微笑,望着回家的游子。

        即便这个游子,成为了赵国大儒,成为了王家的骄傲,踏在了巅峰,可在他们面前,王林还是如二十八年前离开时一样,只是他们的孩子。

        现在如此,当年他们被接到苏城时也是如此。

        马车停在了家门院子外,王林扶着车辕,走了下来,一眼就看到了爹娘。

        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王林走上前去,一甩下摆,跪在了地上。

        “爹,娘,铁柱回来了。”

        大福眨了眨眼,下了马车后索性也上前跪下,大声道:“爹,娘,大福回来了。”

        王林的父亲哈哈一笑,先不去理会王林,而是上前扶起大福,摇头笑道:“你啊,还是和当年一样,这些年你照顾平儿,我感激都还不及,你莫要学他。”

        王林站起身,望着父母那开心的笑容,心中涌现出一股说不出的温暖。他扶着母亲,搀着父亲,与大福,一家人走进了院子内。

        “铁柱,这次回来,啥时候走?”王林的母亲慈祥的望着自己的儿子,他,是她的骄傲。

        “还叫铁柱,王林现在是我们赵国的大儒,大儒你懂么,那可是连皇帝看见都要恭敬的身份,你没看这些年县太爷总是过来么。”王林的父亲瞪了自己老伴一眼。

        “这一次,不走了,铁柱伺候你们终老。”王林望着母亲,看着她满头的白发与脸上的皱纹,轻声道。

        王林的回乡,在几日之后引起了整个山村的哗然,那些往日里的邻居纷纷前来,想要看一眼那同样是他们心中得意与骄傲的赵国大儒。

        甚至就连县里的学子与一众官员,也纷纷在知晓此事后,以最快的时间赶来,同时到来的,还有王家的那些亲戚。

        王林的父亲在这几天,容光焕发,一扫老态,而是腰杆挺得笔直,他这一辈子,最自豪的就是有了一个这样的儿子,一个赵国大儒。

        尤其是看到这么多人同时到来后,王林的父亲更是得意,索性拿出银子安排下去,在村子里的广场上,摆了一场酒席。

        村间里的酒席,原本是很简单的,可在众人的有心之下,最终却是极为奢华,那一桌桌酒菜,是被人从县里叫来的厨子,带着材料赶来这里亲自布置。

        诸如此类,难以一一去表,王林看见父亲高兴,也就没有说什么,若非如此,以他的性格,是喜欢安静的。

        只是父母高兴,也就随他们去安排了。

        席间,王家的那些亲戚,一一前来拜见王林,那一个个恭敬的样子,王林见过了太多太多,略一点头,便让那些人受宠若惊一样。

        这些亲戚中,有老迈的叔公,也有王家的族长,还有一些他的同辈之人。

        这一幕,王林看着看着,依稀间在梦里曾遇到,只是那梦中与现在,似有很多的差距。

        待得黄昏,王林见父母略有疲惫,便甩袖中带着父母离去,结束了这热闹的酒席,余人在数日内渐渐散去,山村再次恢复了平静。

        “铁柱,你年纪不小了,怎么不娶个妻子……唉。”王林的父亲有些醉意,嘀咕了几句后,在一声叹息中便不再说此事了。

        就这样,王林在这长大的家乡,慢慢的看那日出日落,看那岁岁年年。

        直至五年后,在王林离开山村的第三十三年的秋天,在那秋叶被风扫着,在地面上沙沙而走,寻根而去的时候,王林的父亲躺在床上,拉着王林的手,眼中带着不舍,但更多的却是欣慰与自豪。

        “铁柱,爹这一辈子,因为你,而难忘……爹不识字,可却找人把你这些年被人整理出的话语书籍念了好久,你曾说天地轮回,生老病死如春夏秋冬,爹记得……”王林的父亲脸上露出微笑,只是在这微笑下,在那自豪与欣慰下,还是有一股王林可以感受得到的害怕……

        他害怕死亡,害怕看不到亲人,害怕死后的孤独与未知。他紧紧的抓着王林的手,仿若是他生命中,最后一个根,最后一个依靠了。

        他眼中的光芒黯淡,透出无助。

        “爹,别害怕,我在你身边。”王林的头发,也已经白了大半,他望着父亲,眼中露出悲伤,握着父亲的手,王林向前探着身子,抱着瘦弱的父亲,轻轻的抱着。

        “爹,有我呢,别害怕,有我。”

        “爹,还记得小时候你给我的生日礼物么,那个小木驹,我前些日子找到了……”

        “爹……”

        院子外,村中百年前似乎就存在的那颗大树,透出沧桑,在这一年的秋天,树叶大都被风带走了,只是还有一片挂在那里,似总也不愿离去,在那风中摇晃,晃着晃着,它似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从树上飞下,绕着圈,画出一个弧形,落在了王家的屋舍之上。

        王林怀里的父亲,在王林轻轻的拍抚与柔声中,慢慢的不再害怕,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失去了呼吸,倒在了儿子的怀中。

        那屋顶上的树叶,似有了魂,再次飞起,远远地随着风,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