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1章 家书
  • 正文 第1601章 家书

    作品:《仙逆

        第1601章 家书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www.00ksw.org

        一晃,又是十年。

        苏道在三年前,终老而去,他离去之时,是在那一年的冬季,他挣扎中,想要度过那个冬天,想要再多活几个月,去看一眼下一年的柳絮。

        只是,他的思想可以明悟天地,但他的躯体,却是改变不了生与死的交替,在那一年冬天正浓,在那雪花飘舞满城,整个苏城的河道结了薄薄的冰后,他望着那从天空落下的雪花,仿若永恒。

        王林推着他所在的木椅,走在苏城的街道上,已经接近四旬的王林,充满了一股稳重与沧桑,他穿着白色的长衫,默默地推着苏道走着。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那飘落而下的雪花,被寒风吹着,落在二人的身上。清晨,阵阵远处苏山寺的钟声悠悠而起,在那咚咚之音下,可以把人心灵洗涤一番。

        “林儿,为师要走了……为师一生没有子嗣,你三个师兄传承了我很多道理,只是唯有你,与我的思想相近……

        我知道,因果之说,你已经有所明悟了,虽说还是朦胧,可你终究还是会懂的,你要追求的,也不仅仅是因果。

        这座府邸,为师送你了。”苏道的声音虚弱,夹杂在风中,落入王林耳边,王林沉默,眼中露出悲哀。

        苏道,伴随了他十七年,这十七年,王林从那十***岁的少年人,成长至中年,跟在苏道身边,王林学会了很多,学到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

        雪很大,在那钟声下,遮盖了前方的目光,把这天地,把这苏城,把这王林二人所在的街道,全部铺满。

        嘎吱嘎吱的木椅推动之声,似微弱不可察觉,唯有地面上两行轮走出的印记,如同人生,回头看去,漫漫之长,可以看到***,可在没有闭目前,却看不到终点的所在。

        雪花落下,把那地面上的两行印记覆盖,渐渐的融合在一起,就连***也看不到了。

        “送我……去城外苏山……”苏道苍老的声音,更为虚弱,但他的双眼却是明亮,望着天地,仿若看到了自己的尽头。

        王林默默点头,推着木椅,在那嘎吱声下,慢慢的向前走着,走向苏道的终点。

        雪,越来越大,迎着风,任由那雪花落在脸上,落在发上,任由它融化后成为了寒,传入心中。王林推着木椅,走出了这条古老的街道,走出了苏城,远远的,他看到了苏城外,那座小山。

        山不高,可却有神。

        此神看不到,可闭上双眼,却能在脑海内浮现那山的一草一木,能感受到那山在寒风中的呼吸,这一点,就足够了。

        待顺着青石铺满的山道上了顶峰之后,苏道正慢慢的闭上双眼,他依稀间,有些支撑不住了,但他那微合的双目内,却是露出如十七年前一样的明亮之芒。

        眼为心之窗,他苏道的身体会腐朽,但他的思想,他一生存在的轨迹,却是因已经出现,便绝不会消散。

        “背着我,去……那里。”苏道声音越加虚弱,王林走到其身前,将苏道背在身后,顺着他指点的方向,走出了这青石山路,在一片白雪下,向着山里似无人会去的地方,一步步走着。

        在那尽头的地方,有一座孤坟,那坟在雪中存在于那里,仿若在等待着什么,似乎等了几十年,直至今日。

        在这坟前,苏道坐在那里,望着墓碑,双眼没有泪,而是一片柔和。

        “我来了……你说想要一直看着我,我便把你葬在这里,让你可以一直看着山下,家中的我。”苏道喃喃中,摸着墓碑,苍老的脸轻轻的贴着碑石,忘记了其上寒冷。

        亦或者说,那碑石的冷,在他的心里,则化作了温暖。

        慢慢的,他闭上了双眼,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失去了呼吸……

        苏道,归墟。

        王林站在那里许久许久,他转过身,目光看向身后山下,在这个位置,他可以看到苏城,可以看到苏城内,苏道的府邸。

        一股浓浓的惆怅弥漫在王林的心中,他迷茫,这个世界,他始终在思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是自己的前世,是自己的轮回,还是一场梦。只是无论哪一种,都无法去解释清楚一切现象,仿若真与假之中,那万古长存永久的圆圈,让人找不到***与终点,分不清了。

        在这第十七年的半个月后,苏山之上那孤坟旁,又多了一座坟,他们,不再孤独了。

        苏道死后的第三年,王林三十九岁。

        他的父母,也在多年前,被他从山村接来,只是父母习惯了山村的生活,对于苏城很不适应,住了几个月后,便还是回到了家乡,在那山村内,过着平凡的生活。

        在王林三十九岁的这年冬天,王林站在院子里,看着那飘来的雪花,接到了赵国皇帝的圣旨。

        这是苏道死后这三年,第五道圣旨。

        五道圣旨内容大致相似,但言辞却是一次比一次华丽,所说均是要让王林去京都,去做帝师。

        二十年的时间,王林的名字,在赵国士子之中崛起,他尽管在这二十年从未离开过苏城,但每年的科举之士,都会来拜访,听闻教导。

        这一切,与苏道有关,但同样的,也与王林自身有莫大的关联,在这二十年中,一些达官贵人,一些书生举子,在他们的拜访下,均都被王林的言辞折服。

        世人皆知,王林为苏道大儒传承,尤其是苏道死后,这一点更是深入人心。

        只是,凡事并非绝对,还是有相当多的一部分人,并不认可王林的存在,他们认为,王林不配称之为大儒,其中便以赵国皇帝为主。

        这样的声音,在苏道死前只是零零散散,可在苏道死后的这三年,却是越来越多,越来越高。最终在王林沉默的这三年内,变成了一片质疑之音。

        这种事情,王林并未理会,他平静的生活,与大福为伴。

        王林的沉默,让那些质疑之人更加放肆,他们承认王林是苏道门生,但他们却认为,王林是沽名钓誉之辈,不配称儒。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慢慢此事衍变更为剧烈,甚至整个赵国都出现了这样的声音。

        对此,王林依旧没有理会,他看那日出日落,看那春秋交替,感悟天地,明悟因果,寻找生死与真假的迹象,追寻一切的***与终点。

        尽管他自己也处于迷茫,但他却不断地去体会人生。那些纷杂之事他不想去理会,他更不愿去证明什么,这些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如孩童在玩耍,传出口舌之争。

        只是,他越是沉默,则呼声越高,更为致命的,则是苏道其余三个门生中,除了那当年的苏三,他已然年迈病入膏肓,可其余两位,却是均都站了出来,质疑王林。

        如此一来,赵国士子一片纷乱,甚至波及了寻常百姓,那纷纷扰扰的声音,如同一场风暴,横扫赵国。

        更有人找出了二十年前王林科考秀才时的考卷,大肆批判之中,以王林只是一介秀才之名,狂妄的指责肆虐。

        在这样的杂乱呼声下,赵国京都的圣旨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如雪花一般来临,直指王林。

        甚至更为过分的,则是波及到了王林的父母,他的父母已然年迈,原本可以安详晚年,且受到敬仰,只是如今,在这不断地呼声下,就连山村里的走夫也不知为何知晓了此事,传开之下,那山村里的指指点点,让王林的爹娘心里升起了一股愤怒之气。

        老人本就上了年纪,这一气之下,王林的父亲病倒。

        这一年的冬天,王林站在院子里,手中拿着一封家书,那家书是他母亲找人写下,托其四叔派人送来。

        家书中,告知王林其父无碍。

        一遍一遍的看着家书,王林平静的双目内,慢慢的有了一丝怒意。

        “有些,过了。”王林把家书叠好,放入怀里,望着飘落的雪花,缓缓开口。

        他本无意去证明什么,即便赵国的呼声再高,也不会让他有半点波动,儒之一字,是虚名,他不在意。

        他如同一个老人一样,只是想去慢慢的感悟天地。

        但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度,王林的底线,便是他的父母。父母之怒,父母之痛,父母的悲伤,便是他王林的怒,他王林的痛,他王林的悲伤。

        “大福,安排下去,我要讲学十年,从今日起十年之内,迎天下之人来苏城与我论学。但凡有一人自问超脱我者,便把这府邸从我手中取走。”王林大袖一甩,转身离去。

        在他身后,已然年迈的大福,依旧如二十年前一样,神色露出兴奋,他这三年同样气愤不已,往日那些对他恭敬有加之人,不但渐渐将其疏远,更有冷言之语出现。

        今日听到王林话语,他得意中透出期待,连忙下去安排此事。

        “哼哼,还是我家公子豪气,十年讲学,嘿嘿,我倒要看看那些之前纷扰叫嚣者,在一次次的失败后是何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