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8章 一次约会
  • 正文 第1598章 一次约会

    作品:《仙逆

        第1598章 一次约会

        弥留之际,他回想着数百年前那不知名字的儒生话语,那一句话仿若成为了永恒,在他的心中回绕不断,直至他双目闭上的一刹那,直至其身体寿元断绝,投身进入炼魂幡内,成为其内主魂的一瞬间。www.00ksw.org

        他的神识散发出了生命最后一次的扩散,向着炼魂宗弥漫开来,也正是在一刻,他看到了一个在这个时候从远处,逃遁到了这里,混入那些欲拜入炼魂宗山门的人群内,一个样子很平凡的人。

        在看到这个人的一刹那,念天的神识泛起了无法想象的波纹,他震惊,骇然的发现,那个人,居然就是数百年前,他曾问过的那个儒生!!

        带着迷茫与一种想不出的猜测,他的神识消散,他的元婴,成为了十万大幡的魂……

        王林被送回到了赵国县城,站在那考场外的大树旁,他的面前,大福还在沉睡,之前的一切似只是一场梦。

        “因果……我有些明白了……”王林望着天空,他再次看到了那只白色的飞鸟,这飞鸟回旋中,慢慢消失在了云层内。

        推醒了大福,在大福睡眼稀松下,二人回到了客栈。明月当空,落在大地,把二人的身影映照,拉的很长很长。

        县城科考,在数日后便有大榜放下,在那些书生焦急的等待中,这一天来临。能上榜者,便有了秀才功名。

        此功名,便是前往苏城,参加苏城科举的资格,有这个资格后,便拥有了一飞冲天的机会,一旦成为了苏举,就可前往那赵国的京都,去进行最后一场拼搏!

        甚至若是才华横溢,获得了苏城大儒苏道的赏识,就会名扬天下,若能拜入苏道之门,成为其门生,那么获得的荣耀,将是无法形容!

        这是赵国学子,几乎梦寐以求的渴望。

        整个县城,无数学子中,也只有不足五十人可以获得秀才功名,王林的名字,尽管不是前茅,可却在这几十人之中。

        当看到自己的名字时,王林反倒没有了那种兴奋的感觉,他很是平静的看了一眼,便带着兴高采烈,甚至比他还要得意的大福,拿着路引名刺去县衙门认证了身份,取了获得秀才功名的凭证与朝廷发给的犒赏银两,远远地离去了。

        那让大福兴奋的,不是王林成了秀才,而是这银两。

        这短短的一个多月所经历的事情,无形之中改变了王林,亦或者说,他本就该是如此,那每夜的梦境,始终存在,渐渐的王林也已经适应。

        他的心态,已然改变,不再存有那种得失之念,不再如最早时候的彷徨,担心自己落榜之后的失落。

        得之依然,失之依然。

        一切都算不了什么,只有本心如旧,则心若静水,古井不波。如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意境一样,王林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就连他自己都没太过发现,改变了太多太多。

        那种一代大儒的气息,渐渐的在他的身上峥嵘起来,即便是在无数书生学子之中,他那挺直的脊梁与平静的目光,也如明珠一样,傲然**。

        为仙,则冷看众修,为凡,同是人杰!

        “人生如梦,这场梦,我不愿醒来。”王林带着大福,背着竹排书箱,在这县城内那成为秀才的几十人欢呼庆祝,在那更多的人黯淡伤神中,离去了县城。

        如他来时一样,平静的离开,从容不迫。

        大福跟在王林身后,不断地计算着银两,时而嘀咕几句,露出心痛的样子。

        “大福,去买酒!”在那县城城门旁,王林脚步一顿,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酒摊,他忽然很想喝酒,尽管他曾经两杯便醉的一塌糊涂。

        “银子已经很少了,你还要喝酒!!”那大福眼皮一翻,右手抓着胸口衣衫,使劲摇头。

        “这点银子算的了什么,千金散去还复来,快去买酒!”王林脸上露出微笑,推了一把大福。

        大福挣扎中长吁短叹,不情不愿的来到酒摊旁,在一顿让王林目瞪口呆的讨价还价,甚至耍无赖中,最后那卖酒的小贩苦笑,以很低的价格卖给了大福两壶酒。

        尽管这样,但取出银子的大福,还是心痛的就连神色也都扭曲起来,口中嘀咕着。

        “我的,我的啊,是我的啊!”

        王林哑然失笑,拿过酒壶,喝了一大口,任由酒水顺着嘴角流下,长笑中走出了县城,大福神色苦楚,连忙跟在后面。

        此刻是晌午时分,在那烈阳下,二人越走越远,在王林的背影上,似那孤独与寂寞的气息消散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洒脱与不羁。

        “公子,我们这是要去哪?”远远地,在那天地间,传来大福的声音。

        “苏城,听说那里的桂花酒不错,我要去那里,等一个人来。”王林再喝一口酒,索性把束着的头发散开,笑声回荡。

        苏城,在赵国京都南侧五百里外,此城很大,几条银龙小溪在这城内蜿蜒而过,使得这苏城,充满了水乡之意。

        苏城得名,源于苏道,可同样,苏城内也是聚集了几乎赵国所有的才子,有才子的地方,自然少不了佳人。

        那几条银龙溪,其上常年有画舫存在,日夜歌舞升平,颇为热闹,才子吟诗,佳人弄舞,更有曲乐琴弦弥漫,使得整个苏城,便笼罩在了这一片绯色之中。

        与佳人齐名的,还有苏城内大大小小贩卖桂花酒的酒铺,苏城的桂花酒,极有名气,据说就连京都的达官贵人们,也往往会派人到苏城买这桂花酒。

        那苏城的当代大儒苏道,早年时便喜爱此酒,饮酒感悟天地浩荡,直至其名赫赫之后,这桂花酒也就更加被人知晓了。

        两个月的路途,转眼过去,王林与大福二人,坐着一辆简陋的马车,在去往苏城的官道上,一边喝着途中买来的酒,一边望着外面,时而还传来王林醉后的笑声。

        “公子啊,别喝了,你这喝起酒来太吓人了,这才两个月,两个月啊,你看看你喝了多少酒,这银子几乎都被你喝了!!”大福带着哭腔的声音,透出那至极的心痛,在那马车上传出。

        “你要再喝下去,我们就算到了苏城,也没银子去住宿了,让你喝,让你再喝!”大福的絮叨,在这两个多月越加的频繁起来。

        可他这个样子,不但没有让王林反感,反而起了似成相识,很是亲切的感觉。

        “无妨,你是书童管家,若没有了银子,你去赚一些回来就是。”王林笑声带着戏谑,喝着酒,看着苦着脸坐在一旁的大福。

        在大福的跌跌絮叨中,黄昏之时,夕阳之光透出红色,但却不刺眼,而是极为柔和,这辆马车在晃晃悠悠中,慢慢的临近了苏城。

        苏城很大,远远一看如同一座雄城,但这只是它的外表,在其内,则是如江南水月一般,弥漫了婉约之意。

        付清了车钱,在那大福的挣扎中,他看着手里所剩无几的银子,险些哭了出来,这一路上的花费,大都变成了酒水,进入到了王林的肚子里。

        王林的酒量也不知不觉中,有了长进,再也不是当初那两杯就醉倒之人。

        下车之后,王林收拾了一下行装,一身白衣下,其身影很是飘逸,长发披散,手里拿着酒壶,那满脸的书卷之气也早就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洒脱。

        走在苏城的街道上,一路看去这里行人诸多,其中书生学子占据了大半,还有不少穿着美丽衣衫的女子,点缀了苏城。

        王林相貌尽管寻常,可他身上的那股气质却是极为特殊,走在街道,便引来了诸多的目光,其中有不少女子的美目投来,王林神色如常,喝着酒,向前走去。

        大福跟在后面,这两个月来他几乎就从没有一天不是满脸苦色,此刻依旧,叹息不断。

        黄昏之中的苏城,随着月色弥漫,那几条河溪中画舫内,曲乐之音便悠悠而来,王林站在一处桥头,望着河水中的画舫,那琴音动人,在他耳边环绕。

        “公子,我们到底要等谁?”大福偷眼看了眼不远处画舫上正翩翩起舞的几个女子,咽了口唾沫,双眼冒光。

        “等一个我梦中的人,他会来,送我一壶酒。若他真的出现,则印证了我的一个猜测。”王林神色平静,喃喃开口。

        “我们就站在这里等?要不还是先找个便宜的客栈吧……”大福看着王林手里已经空了的酒壶,小心翼翼的说道,他生怕王林在去让他买酒。

        王林摇头,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看了大福一眼,悠悠开口。

        “我记得银子准备了不少,尤其是从县衙内还取了犒赏的银两……”

        “有么?呃……忘了……”大福眨了眨眼,神色尴尬。

        “把你私藏的那些拿出来,去给本公子买桂花酒,去租下一艘小画舫,我们这段日子,就住在船上了。”王林笑着转身,不再去看大福。

        此刻有风吹来,泛起河面波纹,吹在了王林身上,将他的头发飘起,那风很柔,不冷,带着一丝暖意,与其一同吹来的,还有那阵阵琴弦之音。

        “你,会来么……”王林喃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