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7章 数百年前的一句话
  • 正文 第1597章 数百年前的一句话

    作品:《仙逆

        第1597章 数百年前的一句话

        这炼魂宗遁天师兄,其数日前在王林站在窗前无意识的挥手一指,在那天地雷崩,风雨卷歇的一刹那,略有感应,耗费大量的寿元生机,连续计算推衍了九次。www.00ksw.org

        他要去寻找炼魂宗的未来,给炼魂宗找到一条通天之路!

        九次推衍,九次计算,却是得到了一个让他感觉荒诞至极的结论,他第一次不信,可连续九次,次次如此,由不得他不去相信。

        那一切推衍,无不指向赵国,指向赵国内一处县城,指向那县城内的书生!

        所以,他来了,带着其期望,带着那荒诞的感觉,在这县城内连续寻找了数日,寻过了几乎全部的书生,只是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满意的回答。

        那些书生只是凡人,如何能回答他的问题,以中年男子的修为,莫说是赵国,就算是整个朱雀星,也是属于强者之列,婴变,婴变,一步之间就可问鼎!

        这中年男子卷起袖子,黑风呼啸,无尽阴魂在内狰狞嘶吼,弥漫了王林与那大福二人身边,使得天地似分割开来,一片模糊。

        大福始终在那里呼呼大睡,那鼾声回荡,似有些格格不入一般,王林转过身,看向远处从漆黑的天地内,走来的男子。

        对方是仙人,这一点王林明白,只是他却没有丝毫的害怕与畏惧,很奇怪的,在他的眼力,这个中年男子看似强大,可实际上,却是渺小至极。

        王林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似数日前的雷霆雨夜,从那在自己脑海内不断回旋的声音出现之后,他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这个变化,是思想,是一种说不出的感悟,尤其是刚刚写下科考之题,写下那对天地因果的问!

        平静的看着那走来的中年男子,王林神色如常,缓缓开口。

        “说吧。”

        那中年男子轻咦一声,站在王林数丈外,仔细的看了王林几眼,在他看去,对方很是平凡,是真真正正的凡人一个,绝非修士。

        但对方那平静的神色,淡定的样子,却是让这中年男子看出了不凡之处。他以往所遇一切书生,无不在看到他的一刹那几乎要崩溃,那种害怕与惊恐,必须要他施法略作安抚方可颤抖开口。

        王林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如此镇定之人。

        甚至这都不能用镇定二字来形容,这中年男子看去,对方似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出现,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仙人,而是如凡人一样的感觉。

        要知道以他的修为,就算是凡间的帝王看到,也要害怕颤抖,恭恭敬敬如膜拜祖宗,那种从他身上传出的无形威压,绝不是凡人可以抵抗,就算是修士,也要直接被镇压到骇然恐惧。

        如王林此刻的这种事情,这中年男子一生只遇到过两次,但那两次,他所见的凡人,都是朱雀星这数百年来出现的大儒之辈。

        这种大儒,明悟天地,感受造化,其学究惊天,拥有一股浩然正气,不畏鬼神,虽说仅仅一个炼气修士都可以将这大儒杀死,可修为越高,越是可以感受他们身上那种类似修士的气息。

        这样的人,若是修道,则浑然天成。

        王林,是他第三次拥有这种感觉之人,沉默片刻,这中年男子抱拳,向着王林一拜。

        “老夫炼魂宗宗主,念天。”

        “一线念天,这念之一字,包容万象,好名。”王林微微一笑,向着那中年男子抱拳回礼。在他的身上,那种当世大儒的气息,越加的浓郁起来,隐隐的,四周呼啸的黑风阴魂,齐齐避开,居然不敢靠近半点,甚至就连那凄厉的嘶吼,也慢慢的弱了下来,直至全部消散。

        这一幕,更是让那中年男子惊奇,他深吸口气,双眼露出期望之芒,他隐隐觉得,自己所要的答案,很有可能就是出于此人身上,他九次推衍,所指极有可能,就是此人!

        “老夫想问,我炼魂宗可有通天之路!还望儒生解老夫百年之惑!”念头神色露出真诚,向着王林再次一拜。

        其宗派的传承,关系重大,去问一介凡人,这本是极为怪异的事情,就连念天自己也是如此,但那九次推衍,他却又不能不信,好在王林的不凡,让他隐隐看到了希望,他望着王林,等待对方的回答。

        听到这个问题,王林一愣,沉默下来。

        “我回答不出来。”许久之后,王林摇头,他根本就不知晓炼魂宗为何物,隐隐的只能大致猜出,这是一个仙人宗派的样子。

        那中年男子没有说话,半响之后脸上露出苦涩,摇头中暗叹,他望着天空,觉得自己此番行为,真的是不可理喻一样,居然去问凡人有关门派传承之事。

        “老夫打扰了,你是当世儒生,老夫不会抹去你的记忆,唉。”那中年男子苦笑中大袖一甩,转身带着没落与迷茫,渐渐就要走去。

        王林望着其萧瑟的背影,他隐隐可以感受到在对方的身上,似有一座无形大山压着,在那大山下,这老者更显萧萧。

        “你带我去看一眼炼魂宗。”王林想起了自己连日来的梦,想起数日前脑海内回荡的声音,平静的开口。

        那将要走远的中年男子脚步一顿,转头目光落在王林身上,许久之后凝重的点了点头,右手抬起向着王林一指,顿时黑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直接就凝聚在了王林身体外,卷动王林的身子,踏上了天空,与那老者一同在迈步间,消失无影。

        县城内,没有任何人发现这考场外的法术,甚至就连那方才出现的黑风,也都绝非凡人可以看到,在那考场外的大树下,大福鼾声依旧,转了个身,嘀咕中再次睡下。

        朱雀星,炼魂宗所在之地,在那遥遥天空中,王林面色苍白,但神色却是极为镇定,他身体外尽是黑风弥漫,扶着他的身子,在那天空上使其可以站稳。

        在他的旁边,正是那念天。

        “这里,就是我炼魂宗山门。”念天右手向着下方炼魂宗一指,顿时轰鸣回荡间,却见那弥漫了炼魂宗的无数黑雾齐齐散开,使得整个炼魂宗的内部,全部落在了王林的眼中。

        王林看着下方的炼魂宗,一种熟悉的感觉从心底悠悠而生,这里的一切,他仿若在梦中见过一样,可仔细去回想,却是没有半点思绪。

        “我想去走走……”半响后,王林轻声开口。

        “好。”念天没有犹豫,带着王林身子一晃,替起阻挡了狂风,落在了炼魂宗内。炼魂宗各个山峰,有诸多的修士存在,山门的开启,让这些修士立刻感应,纷纷走出时,一眼就看到了王林与念天。

        “参见宗主。”

        等等之声回荡,这些炼魂宗的修士一个个神色古怪,他们看出了王林只是凡人,可却不明为何宗主会带着凡人来到此地。

        王林眼中露出迷茫,走在炼魂宗内,四周的一切,他都有熟悉的感觉,甚至一些地方存在的危险他仿若都提前就知晓一样,这种感觉随着他不断地走去,越来越深刻了。

        在一处山峰下,王林身子停顿,那山峰上有诸多的洞府,在山下也可以隐隐看到,这里熟悉的感觉更浓,仿若曾经,亦或者是不知什么年代,他在那里居住过。

        念天始终跟在王林身后,陪着他在炼魂宗内走着,他双眼透出奇异之芒,不断地打量王林。大半天的时间缓缓过去,王林最后来到的,是那炼魂宗的主峰!

        望着主峰,其上黑雾如环,一圈圈直奔天际,颇为壮观。

        此刻天色渐暗,王林看着那主峰,尽管那熟悉的感觉始终存在,可却仿若少了一些什么,许久之后,他长叹中摇头,正要说话。

        忽然一声轰鸣从那主峰内传出,却见一道黑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了山峰顶部的雾气内,一步之间就向着王林与念天走来。

        “师兄,此人是?”带着沧桑的声音传来间,那黑影走近,他同样也是一个中年男子,目光在王林身上一扫而过。

        “遁天,此人是为兄请来的儒生,你此刻正处于与幡灵融合之际,莫要分心,速去闭关。”念天眼中露出欣慰,缓缓开口。

        遁天微微一笑,王林在他看来只是凡人,尽管看了一眼,可却丝毫没有记在心中,转身中一步迈去,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他虽如此,可王林却是在看到遁天的一刹那,脑子里顿时轰鸣,隐隐的他似乎想起什么,整个人一震,望着遁天离去的身影,两行泪水不知不觉的从眼角落了下来。

        就在这时,一只白色的飞鸟在这炼魂宗山门的天空上飞来,在那一声声嘶鸣中回旋而过。

        “炼魂宗,数百年后,在你坐化死亡的同一天,会有一个人来到这里,他,就是你炼魂宗的通天之路!”

        王林喃喃,望着遁天的背影,眼泪更多了。

        念天身子一震,望着王林许久,抱拳一拜。他并不完全相信,但此事却是记在了心里,他这一生也都没有与遁天说起此事,而是在数百年后的某一天,感受到了大限将至,在那弥留之际,脑海内浮现出了数百年前,那个让他难忘的儒生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