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5章 炼魂宗的因
  • 正文 第1595章 炼魂宗的因

    作品:《仙逆

        第1595章 炼魂宗的因

        在这个时节,赵国内各个村落,城池,前往科考之地的书生很多,他们或是如王林一样独自一人,或是三五成群,前往在赵国中,祖籍所在的四十九个县城,只有在这四十九个县城内获得了功名,成为了秀才,方可前往苏城,进行第二次科考。www.00ksw.org

        苏城得名,源于一人,此人名为苏道,赵国大儒,他的存在,使得苏城近年来成为赵国文墨之都。

        在苏城之考中,最后脱颖而出之人,便被称之为苏举,在规定的时间内,所有的苏举,都要去赵国京都,在那里或者一飞冲天,或者黯然离去。

        王林带着父母的期望,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踏在官道上,在其身后,还有一个换了干净衣衫的中年男子,这男子身后背着竹排书箱,嘴里哼着不知从何处听来的小曲,很是悠闲的样子。

        天空灰蒙蒙的,可却没有落雨,只是官道上积出的水迹,透着寒意的同时,也与泥土融在一起,变的泥泞不堪。

        原本大半天就可以到的县城,直至日落黄昏,王林二人方才隐隐看到远处,在黄昏时分处于夕阳下的那座城池。

        夕阳西下,阵阵橘黄色的光芒透过云层,笼罩在那城池上,远远一看,似有一种古道尽头黄昏落的感觉。

        “终于到了。”王林长呼口气,擦下额头泌出的汗水,这一路走来,他经历了很多事情,有时候回想一下,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很是奇异。

        “大福,前面就是县城了,我们要在那里住一段日子。”王林脸上露出微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书童。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那中年男子苦着脸,使劲摇头。

        “我觉得很好啊,这个名字不错。”王林哈哈一笑,带着大福,来到了那城池门前,送上村里开出的路引,被护城的兵士检查一番后,便让二人进去了。

        尽管是雨后黄昏,可这县城内还是极为热闹,街道上行人不少,大都是如王林一样,从四周赶来这里的书生,王林算是来的稍晚了一些,与大福连着走了四五间客栈,都没有找到空余的客房。

        眼看天色越来越暗,王林也有些焦急起来。好在去的最后一间客栈,其内还有一间空房,尽管价格颇高,但随着天空一声雷霆划过,似停了一天的雨又有了降临的迹象,王林一咬牙,便让大福取出银子。

        大福从怀里拿出替王林揣着的银两,在一阵肉痛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点,不情不愿的递了过去,口里喃喃道。

        “银子可不多了……心痛啊……我以前好像经历过什么事情,知晓银两非常非常重要……”

        在他的嘀咕下,那伙计轻蔑的扫了王林二人一眼,懒洋洋的带着他们去了客房,这段日子,他已经看到了太多如王林这样的书生,其中有出手大方者,也有如王林二人一样,在他看来很是穷酸之辈。

        王林性格淳朴,尽管看到了那伙计的神色,但却没有放在心上。

        客房不大,住二人倒也合适,只是一股发霉的味道在推开客房门时扑面而来,让王林眉头一皱,这个季节,这种味道必不可免,除非是那种上好的房间,否则的话,大都会如此。

        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在这客房内,王林和衣躺在床上,望着桌子上的那盏油灯,耳边已然传来了大福的鼾鼾之声。

        被褥透出潮气,躺在上面很不舒服,辗转了许久,王林还是无法睡下,暗叹中爬起身子,在那大福的鼾声中,坐在了桌子旁,从竹排里取出书籍,对这灯火,看了起来。

        正看着看着,窗外雷霆轰轰,闪电急速交错而过,那雷鸣阵阵,惊天动地,极为剧烈。这一番雷霆轰鸣并非短时间就消散,而是持续起来,那轰轰之声笼罩了这县城,把诸多沉睡之人惊醒。

        更是狂风大作,仿若在这县城的天空被撕开了一样,那无尽的风呼啸呜咽中,横扫大地,吹动了成片的泥泞沙土,更把那落下的倾盆大雨也吹着,打在了县城内一间间屋舍上。

        啪啪之声从王林所在的客房窗户上传来,似要冲破窗户进入一样,在这声响下,王林无法静心读书,皱着眉头刚一抬头。

        但就在这时,突然客房的窗户猛地被一股大力推开,两扇窗门向内一晃,不断的碰触旁边的窗框,更有一阵大风带着水珠直接从那被打开的窗户内冲入进来。

        桌子上的烛火直接熄灭,房间立刻就一片黑暗,王林的头发被那风吹的散乱,就连衣服也都剧烈的吹打,那风中的雨珠落入房间内,甚至连王林手中的书,也都险些没有拿稳被吹走。

        王林惊呼一声,立刻起身迎着风快走几步来到窗户旁,就要去重新把窗户关上,可就在这时,一声雷霆轰轰而来,仿佛就在那窗户炸响一样,那剧烈的声响似化作音浪,让王林心神一震。

        更是在这时,一道闪电交错,在王林前方的天空扭动一闪,一道强光遮天,把在风雨肆虐中沉睡的县城,完全的笼罩在那闪电之光下。

        在这一瞬间,王林在那闪电之芒下,看到了前方黑夜中的小半个城池,这一眼看去,他整个人愣了一下。

        他再次看到了那一路上无论是梦中还是途中,都看到过的那只白色飞鸟,这飞鸟盘旋在被闪电划过的天空上,在那风云雷电下,回旋。

        似察觉到王林的目光,那飞舞的白色飞鸟,低头看了一眼王林,在这一刹那,一人一鸟目光有了凝聚。

        雷霆更为剧烈,闪电更是交错不断,在那一暗一明的天地间,王林的脑中轰然,整个人呆在了那里,仿若有一种说不起的思绪,在他的脑海内不断地滋生,最终化为一个模糊的声音。

        那声音透出迷茫,透出一股沧桑,在王林的脑海内,悠悠回荡。

        “因果……何为因果……因果,是什么……”

        风从窗户内吹来,不断地扫动王林的身体,他站在那窗旁,任由风过,任由雨落,任由雷霆轰鸣,任由闪电呼啸,他的眼中,天地一切都消散,唯一剩下的,就是那天空上的白色飞鸟。

        那飞鸟翅膀一扇,在雷霆与闪电下,化作一道白芒直奔王林而来,几乎刹那就临近,落在了王林身前的窗户上,站在那里,翅膀收起后,默默的与王林注视。

        王林看着它,许久许久。

        “是你,在和我说话么……”王林喃喃。

        “因果,是什么……”王林眼中露出茫然,那飞鸟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身子飞起,从窗户上离去,在外盘旋了几圈,发出一声嘶鸣,冲入天空乌云,消失不见了。

        它虽离去,可天空中的雷霆却似轰鸣不断,在那越来越剧烈的声响下,似打扰了王林的思绪,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右手抬起向着窗户外一指。

        这一指之下,在他的右目内,突然就有一道闪电印记一闪而过,这印记出现的刹那,天空中的雷霆戛然而止,似有一股超越了雷霆的意志,让这些雷霆退去。

        似这股意志就是天地之雷的君王,可以号令无尽雷霆,让它们退,就必须要退!甚至那交错的闪电,也在这一指之下尽数熄灭一样,齐齐消散。

        就连风,也都在这一指中崩溃,倒卷避开,迎天而去,一同卷动的还有那倾盆大雨,这些雨水在这一刹那,疯狂的后退,若雨有灵,则此刻雨灵惊骇,几乎转眼间,这雨水就彻底的停了下来。

        停下的,不仅是这县城上的雨水,更是在那一股如雷霆君王意志的一指下,整个赵国的阴雨,在这一瞬间全部停滞下来,雷霆崩溃,闪电瓦解,乌云消散,风雨倒卷。

        赵国境内,正在雨中天空飞行的众位恒岳派修士,王卓、徐飞、周蕊等人,此刻心神齐齐一震,神色露出骇然。他们之前有一个老者,这老者猛地回头,眼中露出无尽震惊。

        “这股气息……天啊,这是什么修为!!”

        赵国的天空,另一个方向,在那乌云崩溃的同时,两道长虹急急消散,露出其内一男一女二人,那女子,正是柳眉,她面色苍白,回头望去,眼中露出迷茫。她身边的那个男子,则是神色大变,险些惊呼出声。

        同样还是赵国境内,藤家城,其老祖元婴老怪,藤化元,他正在打坐,此刻猛地睁开双眼,露出惊恐,体内弥漫一种让他心惊肉跳的感觉。

        恒岳山顶,一个身穿黄袍的老者,望着天空,皱着眉头右手掐算,他,正是黄龙真人,但此刻,他的神情却是极为严肃,掐算中其右手猛地一颤,鲜血从指甲缝内泌出,他眼中露出古怪之色,似有些不敢置信。

        “这……这怎么可能!!”

        也正是在这一刻,远在朱雀星上,朱雀国内,有一个强大的宗派,这一个宗派就足以横扫五级修真国,其山门阴魂弥漫,呼啸如鬼神哀嚎,卷动天地,远远看去如一张巨大的幡!

        在那无尽阴魂弥漫的天空,盘膝坐着一个人,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是遁天的师兄。

        “算不出来……老夫这一生算了三十七次,每次都没有成功,莫非我炼魂宗真的没有希望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