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1章 未醒时
  • 正文 第1591章 未醒时

    作品:《仙逆

        第1591章 未醒时

        那少女身穿翠绿纱裙,看起来很有一股俏丽之韵,拿着的伞古意略浓,那伞由老木作杆,就连伞布看起来也仿若是树叶一般,薄薄的一层中透出一丝丝如羽毛般的脉络,看起来颇为奇特。www.00ksw.org

        少女肤色粉玉,相貌很是秀丽,尤其是此刻蹙眉皱起,双眼瞪着,更是别有一番让人凝目之美。

        此时雨幕哗落,分割在了少女与王林之间,落在河面上,倒也真是乱珠飞溅,在那阵阵涟漪与朦胧中,似水天连成了一体,就连远处的青山,仿佛也都不再阴暗,而是成了水墨勾勒一样,袅袅在目。

        看着看着,王林的脸忽然红了起来。

        他这是第一次走出山村,何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少女,村子里的玩伴之友与这少女比较,仿若是凡人与仙子一样。

        那少女原本还是一脸气闷,可看到王林望着自己愣在那里,面色更是通红后,不由得掩口娇笑起来,这少女的心思,与这天气一样,似总是多变的。

        “喂,书呆子,看够了没有。”那少女娇笑中,就连声音也如银铃一样,从二人间的雨幕内回旋而出,落入王林耳中。

        王林那充满了书卷之气的脸更红了,甚至连耳根都有了红润,闻言连忙把伞支撑在一旁,向着那船头少女抱拳,作揖一躬。

        “是小生唐突了,还望姑娘莫要介意。”

        那少女笑声弥漫,看着王林那呆头呆脑的样子,正要说话之时,从那乌篷船内,有一个柔和动听的声音传了出来。

        “师妹!”

        话语中,却见那船篷内的盖帘被一只玉手从里掀开一角,露出了一个女子的娇影,在这女子容颜露出的一刹那,这天地雨幕似在这一瞬间有了停顿,那无尽的雨珠中,这女子的相貌朦朦的落在了王林的目中。

        一身紫色的衣衫,如明月般的双眸,似她的走出,另这天地失去了该有的颜色,又仿若是她的出现,把这天地内残余不多的光芒全部吸在了身上,在那乌云下,在那河道上,在那乌篷中,在那天地间,这女子,便是唯一了。

        她相貌很美,但在这份美丽下,其眉间却是有那一丝忧愁弥漫,这忧愁似疲惫,似犹豫不定,似怜怜之意,让看到者,心中会升起波动。

        她眸中含嗔,看了那翠衣少女一眼。

        翠衣少女娇笑中上前拉着那紫衣女子的衣袖,指着河道岸上雨幕中的王林,声音如百灵一般。

        “师姐,这个书生实在可恶,先是言语轻薄,后又目光唐突,不过样子呆呆的,倒也有趣。”

        那紫衣女子脸上露出微笑,目光迎着天地之雨,遥遥的看向岸上林荫下,避雨的王林,这一眼之下,她略有一怔,仔细的看了几眼后,眼中有迷茫一闪而过。

        “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

        王林被这两个女子同时注视,脸上更红,他干咳几声,向着那乌篷船再次抱拳,不知该说些什么,心脏怦怦跳动,连忙转过身去看远处的黑山墨云,以此避过那份心中的砰然。

        “王林啊王林,枉你读了这么多书,怎能如此去看那两个姑娘家,萍水相逢,待雨停了后,还是继续赶路为好。”王林深深的吸了口雨中的空气,慢慢的静下了心来。

        “这位公子,此雨连绵,怕是会下一夜,相逢便是有缘,不如你上船来避雨,在下一站岸口住宿。”那紫衣女子看了王林半响,轻声开口。

        她话语虽轻,可却穿过了雨幕,回绕四周。

        “这……”王林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整个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雨水似短时间不会停歇,怕是真能持续一夜去。

        “好意让你上船避雨,你还如此神色,莫非我们还能吃了你不成。”那翠绿衣衫的少女看到王林犹豫的样子,俏目一瞪。

        “师妹。”那紫衣女子无奈的看了少女一眼。

        王林苦笑,点头拿起竹排书箱背在身上,撑着伞踏着泥泞的小路,走入雨幕中,向着岸边走去。

        地面上泥土与水和在一起,脚步落下抬起中便有泥水粘连,染在了衣衫下摆上,许是地面在雨水中有了湿滑,更是与那河水之间有一些斜披,刚一走到河岸那里,王林脚下一滑,惊呼中身子似要摔倒。

        一阵香风泌入鼻间,王林的身子在摔倒中,被一个柔弱的娇躯扶住,扶着他的,正是那紫衣女子,这女子双脚在地面轻轻一点,其身子漂升而起,化出一道美丽的弧形,带着王林踏在了那河水中的乌篷船中。

        “多谢姑娘。”王林站在船上,满脸通红,连连作揖。

        “公子不必多礼,请坐。”那紫衣女子松开手,轻笑中先行坐在了一旁。那翠绿衣裙的少女,也是收起手中的伞,坐在了女子身边,打量着王林。

        王林心脏砰砰跳动,他从出生到现在,记忆内从未有如此紧张的时候,在这两个女子对面,他取下背后的竹排放在一旁,尴尬的坐下时,额头已然泌出了汗水。

        “公子不必紧张。”那紫衣女子看到王林的样子,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右手抬起,拿着火折子把烛火点燃。

        那火光一闪,便笼罩在了乌篷内,把三人映照在了烛火下。

        那翠绿衣裙的少女,越看王林的神色便越感有趣,娇笑中让王林更是羞赧。

        “小生王林,见过二位姑娘,多谢在雨中让小生入船一避。”王林深吸口气,起身向着那两个女子一抱拳。

        船只悠悠,顺着河水在那雨中飘行而下,三人在那船中乌篷内,雨水尽管洒不进来,可那耳边的雨滴拍打棚顶的声音,落在船上木板的声响,还有那外面水面上的雨滴之声,渐渐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很是美妙的一曲春雨奏。

        远远看去,随着天地渐暗,那船只渐渐隐藏在了雨幕中,若隐若现起来,一盏灯火在那乌篷内散发微弱的光芒,在这春寒之雨内,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温暖。

        “王林……为何我总觉得,似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就连这名字,也是很熟悉似的……”那紫衣女子望着王林,神色那方才的迷茫,隐隐又出现了。

        “咦?你叫王林?这个名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那翠绿衣裙的少女一愣,仔细的看了王林几眼后,眼中露出思索。

        “奇怪,我应该是没有见过你,更没有听闻过这个名字才是……”那翠绿衣裙少女想了许久,摇头中向着王林笑了笑,声音动听,开口道。

        “我叫做徐飞,她是我周师姐,至于名字,你还是自己问好了。”徐飞眨了眨眼睛,样子很是可爱。

        “小女子周蕊。”那紫衣女子轻声开口,她眼中依旧藏着迷茫,尤其是徐飞也对王林的名字有熟悉之后,她更是想不出为什么。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轮雨中之月,在那天幕上随着乌云滚滚的间隙中,时而露出一些,但很快就被重新遮盖住。

        雨水越下越大,哗哗之声几乎取代了全部,更有阵阵带着湿气的风吹入乌篷内,使得那烛火晃动起来。

        王林身子一冷,但看那两个女子,却是神色如常,似没有察觉这风吹之寒,雨水哗哗,透过盖帘的间隙向外看去,一片漆黑。

        看着看着,王林忽然起了恍惚。

        在这漆黑的夜里,在这安静的河道上,似天地间只剩下了这一条乌篷船,船内的两个绝色女子,似给了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二位姑娘以师姐妹相称,方才周姑娘带着小生跃空踏船,想必定是身怀绝技的武林中人。”王林恍惚中,身子很冷,慢慢的眼前有了模糊,似有了睡意一样,强忍着困觉,靠在一旁的船壁,喃喃开口。

        “我们可不是什么武林中人,你这书呆子真有趣,我们可是修仙者,是仙人呢……”隐隐模糊地声音,在王林越加的困睡间,悠悠传来,似距离很远很远。

        依稀间,他似听到有人在说,恒岳派……

        “又在做梦了么……”王林闭着双眼,昏睡过去。

        乌篷船轻轻的摇晃,就连那烛火也晃动起来,那翠绿衣裙的少女,不解的望着身边女子。

        “师姐,他只是一介凡人,你为何要对他施展法术让其睡下?”

        那紫衣女子望着沉睡中的王林,许久之后,轻声道:“此人,我一定见过!只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你方才也说其名字熟悉。”

        “王林……王林……”那翠绿衣裙的少女皱着秀眉,同样有迷茫。

        半响之后,那紫衣女子摇头,轻叹道:“罢了,不去想此事,或许在前生见过吧……”

        “前生?”那翠绿衣裙少女笑了起来,起身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地。

        “师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去与王卓他们汇合,这一次掌门察觉东方有金光弥漫,算出或许有异宝出世,怕是会引起诸多门派的探寻,我们可要快一些,尽管以我们的修为参与不上,可能见识一番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