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68章 收拾恶奴
  • 正文 第1568章 收拾恶奴

    作品:《仙逆

        第1568章 收拾恶奴

        这冰冷的话语如同寒风,在众人的身后幽幽吹来,落在那刘金彪耳中,刘金彪双眼瞳孔猛地一缩,身子剧震之下立刻整个人愣在了那里,脑子里刹那间就一片空白。www.00ksw.org

        他身子颤抖,下意识的转身看向身后,这一看之下,他几乎魂飞魄散,噗通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面色苍白,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这一次是真的鲜血,是被生生的吓出!

        任他***多多,此刻也是没有半点思绪,他颤着身子,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在王林的目光下,他却是心神轰鸣,仿若肉身被撕开,那目光如利剑直接穿透其身进入元神,似只需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他元神崩溃,道消而亡。

        那目光的可怕,蕴含了一股杀机,让这刘金彪头皮发麻,吓的他好似成了哑巴,说不出任何话语,只能跪在那里不断地磕头,发出砰砰之声,就连额头一片鲜血淋淋都没有半点在意。

        那许立国原本还正在得意,在那里凄厉的惨叫,可在听到那声音的瞬间,却是全身一抖,这声音他熟悉,非常非常熟悉,这正是让他恐惧至极的煞星之声!

        其声内传出的愤怒与冰冷,让这许立国的灵体几乎要被消散,使得他心神嗡嗡,神色一片惨白中他身体外插着的那些利剑立刻崩溃,整个人真正的萎靡下来,转身一看就看到了身后那一袭白衣目光冰寒的王林。

        这一看之下,他几乎要昏死过去,直接就跪在了地上,眼中露出达到了极限的恐惧之色。

        “主……主子!!!”许立国愣了半响,立刻就凄厉的惨叫起来,这声音足以冲击魂魄,把他此刻的恐惧与害怕,尽数传了出来。

        “主子饶命,主子你听我解释,此事不是你看的那样,此事……”那许立国毕竟跟随王林时间太长,此刻尽管恐惧到了极限,可还是比那刘金彪要强上不少,能在这颤抖中说话,一边说着,他一边跪着扑向王林,看起样子似想去抱住王林的腿哀求。

        这突然的变故,震动了其余修士,那十多个样子凶神恶煞的修士齐齐转身,在看到王林的一刹那,顿时就被其冰冷的目光似穿透身体,在那心神的轰鸣下,这十多个修士齐齐喷出鲜血,一个个露出骇然与恐惧。

        那女修同样面色苍白,喷出鲜血退后数步,眼中的惊恐达到了极限,她不知晓对方是谁,但从对方身上传出的那股威压,却是让她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就算是她的师尊,就算是她这一生见过的所有强者,似在此人面前都如同蝼蚁一般。

        “你……你是谁!!”这女修颤抖中后退,就连话语都在这无法形容的恐惧与威压中扭曲起来。

        不仅是她,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瞬间有种站在风暴面前的颤抖感觉,那风暴连接天地,蕴含了一股恐怖至极毁灭一切生灵的气息,在那风暴下,他们渺小的似只需轻轻一碰就可以全部死亡。

        那站在远处的黑衣青年法华子,面色苍白嘴角有鲜血弥漫,但看向王林的目光,却是在呆滞了片刻后,露出激动,他似认出了王林,但却有些不敢相信。

        那疯子是最没有压力者,他看到王林后立刻就委屈起来,似有眼泪在目中,直接就冲过众人,越过许立国跑到王林身边,望着王林大哭起来。

        “他们欺负我!!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就是问那小娘子叫什么名字,我真的什么都没干,许立国告诉我说要怎样怎样会很好玩,可是我还没等怎样怎样,他们就进来了,我什么都没干……”那疯子越说越是委屈,哇哇大哭起来。

        许立国听的心惊肉跳,在王林那冷漠的目光下他不敢继续靠前,正要开口,但王林右手抬起向着他一指。

        这一指之下,那许立国顿时惨叫中喷出大口的灵体之气,整个人几乎透明,身子倒卷之中轰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石壁上,在其撞向的刹那,那石壁有禁制光芒一闪,使得许立国再次惨叫被弹起。

        这一指,几乎把他的修为废掉了三成,使得他的灵体更是要崩溃了一样,隐隐有了涣散,尤其是那种传入其心神的剧痛,更是让许立国惨叫连连。

        这一次,他彻彻底底的怕了,他跟随王林多年,清晰的知晓对方的狠辣,煞星二字,不是凭白叫出!

        “主子,主子!!我为主子立过功!!我为主子流过血啊!!主子你还记得在朱雀星巨魔族老祖么,主子你还记得……”许立国惨叫中几乎把他为王林做过的一切事情,全部都急急的说了出来。

        他担心自己说的晚了,怕是就在没有了出口的机会。

        “若非这一切,刚才那一指就不是废你三成修为,而是将其灭魂!”王林眼中寒光弥漫,他曾发下誓言,要善待那疯子,可这许立国居然阴奉阳违,胆大包天!如他言辞所说,若非是那些种种事情,若非是这许立国跟随日久,王林必定杀之。

        目光扫动,王林看向那还在不断磕头颤抖的刘金彪,眼中杀机一闪。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刘金彪,你让我很失望!我在火雀族立功,我曾答应放你离去,此番回来本欲将你送走,且给你一场代我照顾他的造化……”王林声音冷漠,缓缓开口,那寒风一般的声音弥漫这洞府,让刘金彪身子颤抖更为剧烈,磕头的速度更快,砰砰的不断地用额头碰触地面。

        望着那刘金彪,王林右手向前一指,指风呼啸,直接就落在了刘金彪身上,刘金彪身子一颤,喷出鲜血整个人倒卷抛出数丈之外。

        “你立功很大,此功还在,但造化取消,你也别想***了,留在我身边为奴千年!”王林的话语传出,落入刘金彪耳中,刘金彪苦笑中内心松了口大气,这惩罚对他来说可以接受。

        “封尊!!!你是封尊!!!”就在这时,那黑衣修士法华子,带着激动与狂热,立刻呼语出来,他原本还不确定,可听到王林说出朱雀星与那火雀族两个名称后,顿时再无半点猜疑,激动中他向着王林抱拳深深一拜。

        在其话语传出的刹那,四周其余修士,一个个顿时露出不敢置信,更有狂热直接弥漫在神色中,纷纷抱拳,激动的一拜。

        “参见封尊!!”

        那女修一愣中,双眼崇敬,向着王林与众人一样便抱拳拜见,她对法华子的话语极为信任,也只有封尊,在拥有那让她恐惧的威压!

        王林目光依旧,看了那黑衣青年一眼,缓缓开口。

        “你见过我?”

        那青年极为激动,连忙上前,恭敬的说道:“晚辈曾在罗天星域内居住过一段时间,当年的云海第一战,晚辈也在罗天修士大军中,曾遥遥的见过封尊。且在之前,晚辈也接到过来自云海的玉简,对于封尊的样子,模糊知晓。”

        他说着,看了一眼王林身后的疯子,神色露出羞愧,想要解释什么,但最终还是难以出口。

        王林沉默,冷冷的扫了这洞府十多人一眼,这一眼之下,给这些修士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让他们一个个诺诺低头,神色有羞愧,不敢言语。

        “此事,下不为例!”半响之后,王林平静的开口,大袖一甩,卷着许立国与刘金彪,带着疯子,迈步中一片波纹回荡在这洞府内,渐渐消失无影。

        直至他离开后,洞府中的那十多个修士才敢抬头,他们的后背衣衫已然被冷汗打湿,彼此相互看了看,都有余悸。

        “册逆子,你干的好事!若非是你逼我这么做,我们岂能会被封尊轻视,你……唉!也怪我被那许立国勾起了贪心,居然做出了这等事情,去设局谋骗一个疯子……”那法华子神色极为羞愧,望着王林消失之处,内心充满了悔意。

        王林是他狂热崇敬之人,他曾不止一次的幻想此生可以遇到封尊,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真有梦想成真之时,只是,却是在如此的场合,如此的事端中……

        那女修同样面色羞愧,咬牙切齿道:“都是那许立国,此人……若日后再与机会遇到,我定要在他身上找回此事!”

        星空中,王林向前慢慢走去,刘金彪与许立国已然被他收入储物空间,他们所得到的那些金色血液也被王林取走了大半。

        在他身后,那疯子一脸委屈,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这一次的事情,给这疯子记忆极为深刻。

        “人心险恶,人心险恶啊……还有灵石与银子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以后如果有了灵石或银子,一定要精打细算,绝不能乱花……一点都不能乱花……不能乱花啊……”

        就连王林也没有料到,这次的种种事情,让这疯子的性格,有了些许的改变,尤其是对灵石和银两,其一旦拥有后吝啬的程度,几乎令人发指!

        听着疯子在身后不断地絮叨,王林的心自然而然的平静下来,他回头看了疯子一眼,隐隐的觉得对方现在这个样子,尤其是那口中的喋喋,似很像一个人……

        一个他在界外太古星辰只见过一次,几乎被忽略掉的人。

        王林摇头一笑,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过于荒谬,不再去想此事,而是向着朱雀星的方向,缓缓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