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65章 她是周紫虹
  • 正文 第1565章 她是周紫虹

    作品:《仙逆

        第1565章 她是周紫虹

        “那个时候,朱雀星是一个半废弃的修真星,火焚国修为最高的修士,也仅仅是元婴而已……”那紫衣女子目中追忆很浓,她离开朱雀星已经很久,但那时的记忆却是留在脑海,无法忘记。www.00ksw.org

        随着她的诉说,慢慢的这客栈内几乎所有的修士,均都聆听起来,也有一些甚至上前几步,神色露出神往。

        “朱雀星,封尊的故乡……他老人家在那里长大,慢慢的走到了如今的辉煌……”那中年文士轻叹。

        “我就是火焚国的修士,后来火焚国遭遇剧变,不得不进入宣武国内避难,宣武国不允,因此展开了一场两个修真国之间的交战……”那紫衣女子眼前似浮现出当年的一幕幕厮杀。

        “马良……或许他真的是封尊吧,在那个时候,他尽管还是筑基修士,但却已经崭露头角,据说死在其手中之修,同阶之人也有上百。”紫衣女子声音轻柔,徐徐回荡在这客栈内。

        这句话一出,顿时就引起了四周修士的纷纷哗然。

        “筑基修为,斩杀同阶修士上百,这……这几乎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封尊岂能是我等之人可以想象。”

        “修为越低,相互之间的差距尽管不大,可筑基修士所能施展的神通与法宝却是极为有限,没想到封尊在那个时候就有如此之强,难怪在那云海之战中,封尊可以逆转乾坤!”

        在这议论之声中,掀开客栈盖帘的白衣男子,摸了摸鼻子后,走到了那黑衣修士的面前,向着激动的黑衣修士露出和蔼的微笑,右手虚空略向下一按,便把那要站起跪拜的黑衣修士重新按在了椅子上。

        “师尊……”这黑衣修士正是十三,他眼中露出激动,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王林的出现太过突然,使得十三根本就没有任何提前预料。

        这白衣青年,便是王林。

        处理完了召河七彩界的事情后,王林便要去往朱雀星祭奠父母,并在那里炼化因果、生死、真假三大本源。

        途中他经过这里,感受到了十三与那古妖***的气息,便过来了。

        望着面前已然成长至今的十三,王林神色露出欣慰,他还记得当年在妖灵之地,第一次看到十三时的一幕幕,对方的坚毅,对方的忠心,即便是一千多年过去,还是如旧。

        “这孩子,越来越像我早年之时了。”王林轻叹,这十三全身冰冷的气息,与他在朱雀星时,颇为神似。

        十三深吸口气,正要说话,却看见王林轻轻摇头,便不再开口,但那眉目中透出的狂热与恭敬,却是极为浓郁。

        对他来说,王林是师尊,更是他的恩人,他的一生因对方而改变,这种恩德,他就算是魂亡,也绝不会忘记哪怕半点。

        他,是十三,忠心且冷酷的十三!

        “后来在那交战之中,便没有了他的消息,我记得那应该是他准备离开火焚国前,我曾与他见了一面……”紫衣女子轻声开口,使得四周议论之音慢慢平息。

        没有人注意到那之前掀起盖帘走进的白衣青年,他们全部的注意力,已然被这紫衣女子的话语吸引过去。

        “后来我隐隐听说,他救下了李慕婉,在一个结丹修士的追杀下,进入到了朱雀星的一处极为危险的地方,那里叫做……修魔海。”紫衣女子声音渺渺,如其记忆的思绪,在这客栈内回绕。

        听着紫衣女子的话,王林拿起酒杯,喝下一口后,眼中也有岁月流逝,脸上慢慢露出微笑,他被勾起了回忆,还记得李慕婉被那结丹修士追杀时,无助的目光与看到自己后的求救。

        十三端起酒壶,为师尊倒满。

        “结丹修士?哼,那结丹修士如今可还活着,他当年居然敢狂妄的去追杀封尊,若他活着,修为也定然高不到哪去,即便是封尊不屑理会,老夫也要将他炼魂灭杀!”

        “没错,他招惹了封尊,便是招惹了我界内四大星域所有道友!”

        “周姑娘,那当年追杀封尊的孽修,叫什么名字!”

        “忘记了……再后来,我便没有见过封尊,只是数百年后听人说起,有一个叫做王林的修士,在朱雀星一鸣惊人,他本是赵国之修,早年筑基时招惹了一个藤姓元婴修士,被其灭杀满门。”紫衣女子摇头,轻声开口。

        四周修士很多尚还是第一次听说此事,纷纷沉默下来,他们可以想象的到,当年的封尊,在经历了这一切事情后,那种心神之痛,绝非常人可以承受。

        “而后他回到了赵国,做出了一件震惊我朱雀星之事,赵国血流成河……是真的血流成河,那元婴修士全家老小,全部死亡,无一活口……

        他没有妇人之仁,而是把那当年的仇恨完完全全的宣泄出来,凡是拥有藤家血脉之人,均都死亡……传闻中,在那个时候,赵国的天空是血色的……”紫衣女子的声音轻柔,可传入四周修士耳中,却是让他们如身临其境一般,感受到了那一股滔天的杀戮与仇恨。

        隐隐的,他们似乎可以听到那在最终大仇得报后,在斩草除根不留任何后患,灭了仇家满族时,那一声惊天的嘶吼!

        王林沉默,一口一口喝着酒,眼中有悲哀。十三在旁一杯一杯的倒满,这是他第一次听到王林的故事,同样沉默下来。

        “好,这才叫报仇雪恨!”

        “那藤姓元婴小修,的确该杀,至于其满门……”也有修士隐隐有些不太赞同。

        “哼,你非封尊,岂能体会封尊当年之悲,岂能体会那种亲人全部死亡的绝望,封尊当年之事,老夫觉得不为过!”

        在众人的低语中,紫衣女子的声音继续回荡开来。

        王林一口喝干杯中之酒,放下后抬头看向远处,他真的想家了,想他的爹娘,想要去祭拜,去送上一手子土。

        “走吧。”王林站起身,向着客栈外走去。十三留下几枚灵石放在桌子上,跟在王林身后。

        “有关封尊的往事,我也只是大都听闻,他本有机会可以成为朱雀星之主,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在朱雀星上,有他的雕像,守护在那里……”那紫衣女子正轻声说着,忽然似有所察觉,下意识的转身看向身后客栈之门。

        她的目光略过了十三,在王林的背影上一顿。

        “此人,有些熟悉……”

        王林在那客栈门旁掀起盖帘,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那注目而来的紫衣女子双眼,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摇头中,走了出去。

        十三跟随,与王林一同离开了这间客栈。

        那紫衣女子身子一震,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她眼中浮现的,全部都是那白衣之人的笑容,还有那慢慢似越来越熟悉,越来越与心中之人重叠的身影。

        “他……他是……”紫衣女子心神震动,有些不敢相信,脑子里一片空白,唯有那笑容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似要从其心神内冲出一样。

        “是他!!”

        “师姐,你怎么了?”旁边的粉衣女子看到对方呆在那里,不由得轻轻推了几下,随着其师姐的目光向后看去,却只看到了那轻轻晃动的盖帘。

        不仅是她,就连四周的修士也纷纷看去,可除了那盖帘在微弱的晃动外,再没有任何人影。

        “没什么……”紫衣女子,她的名字,叫做周紫虹。

        她下意识的把散落的几缕青丝挽在而后,沉默了片刻,继续把她记忆内的事情,轻轻的说了出来,她的嘴角慢慢露出一丝惆怅的微笑,说着故事,脑子里浮现王林回头时,那脸上的笑容。

        在这坊市修真星上,一处至高的山峰顶部,山风呼啸而过,似要卷动大地去拥长天。在那山峰之巅,王林站在那里,其对面十三,单膝跪地。

        “师尊,十三愿常伴左右!”

        “十三,你是我收的第一个弟子,也是跟随在我身边时间最长的。”王林声音轻柔,望着十三,神色很是和蔼。

        十三轻轻点头,看向王林的目光,带着一丝依恋,王林对他来说,是师,如父。

        “但稚鸟若要成长,便需独自面对风雨,独自去感受天地浩荡,在那风雨下成为踏在云端之上的天鹏,这一点,你之前做的很好……”王林拍着十三的肩膀,轻声道。

        “可是师尊……”十三正要说话,却被王林摇头打断。

        “十三,我王林的弟子,不能是那种在我庇护下只能望天之修,我王林的弟子,要有一颗逆天而行之心,要有战天撼地的坚定与决心!”王林望着十三,缓缓开口。

        “我王林的弟子,要如人中之龙,要遨游九天之上,在万修敬仰下,他去说出,他是我王林首徒!”

        “师尊!!”十三神色激动,重重的点了点头。

        “当然,若是有人欺负你,那么为师也绝不允许!从今天起,你以我首徒之名,去展开属于你十三自己的道路!”王林对于其弟子,唯有这十三用心最多,在情感上,也是放了最多。他说着,右手抬起在那十三头顶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