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60章 烈酒!
  • 正文 第1560章 烈酒!

    作品:《仙逆

        第1560章 烈酒!

        好在,这蛮荒星的山谷内,他是,他也是。www.00ksw.org

        第九根利刺,在清水的背部脊骨之内,贯穿其整条脊骨,没有半寸冒出,全部深入其内,更是连伤口都看不到,仿若是凭空长在了里面。

        昏迷的清水,脸上依旧有痛苦扭曲,但同样的,也有一丝欣慰与快乐弥漫,这欣慰,是因王林,这快乐,也因王林。

        短暂的吐纳之后,王林疲惫的神色略有消散,他深吸口气,把昏迷的清水扶起,固定其身背对着自己后,双目如电,盯着其干瘦的背部。

        其背部的脊骨全部鼓起,看起来触目惊心。

        许久之后,王林神色凝重,慢慢抬起右手,食指在清水背部的脊骨上缓缓按下,似在寻找着什么,他的眉头紧紧皱着,仿若在思索。

        “好在还没有与其脊骨完全融合,若是再过一些时日,一旦彻底融合,那么这根刺就再也取不下来了……它封的,既是肉身,也是清水师兄元神,即便是换一具肉身,也会如此……”王林沉吟中食指突然一动,直接就刺入清水背部第一节脊骨内。

        清水身子一震,睁开了双眼,咬着牙,不让那痛苦传出。

        “师兄,这第九根刺的痛苦,会比之前八根要更剧烈……”王林轻声开口。

        “我一生承受痛苦,已经习惯。”清水声音嘶哑,但却平静没有半点波动。

        王林眼中有悲哀,轻叹一声后,不再犹豫,低声道:“忍住。”

        说着,他右手猛地向内一深,直接就破开了清水背部的血肉,刺入进其脊骨之内,双指如电,向内猛地一捏。

        立刻便有一个柔弱的利刺被王林双指直接捏住。

        清水面色惨白,冷汗泌出,但他却死死的咬牙,把这痛苦化作一股仇恨的火焰,在目中燃烧起来。

        王林捏住那柔弱的利刺,向外慢慢的拉动,这种感觉,就如用在抽髓一样,那痛苦,罕有人可以承受的了。

        王林神色极为凝重,不让双指有任何颤抖,捏着那利刺,缓缓地拉出,每拽出一寸,清水都会颤抖中发出闷哼,其双手死死的抓着地面,直接抓出了深坑。

        王林看到不到清水的神色,他全部精力都用在了那双指之上。随着他慢慢的拽起,他始终保持平缓的速度,他不敢太过剧烈,那利刺柔软,尽管没有与清水脊骨完全融合,但也融合了大半,如此一来,他不得不更小心。

        时间流逝,这第九根利刺很长,半柱香的时间,王林拽出了大半,他额头汗水留下,但却浑然不顾,而是始终望着那利刺。

        这被拽出的利刺,通体黑色,更有大量的黑血滴落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音。

        “一下子拽出!”清水平静的声音,似从牙缝内挤出,传入王林耳中。

        王林沉默,瞬息间右手向外狠狠地一拽,呼的一声就把那利刺全部从清水脊骨内彻底拽了出来,黑血喷洒,清水更是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背部高高鼓起的脊骨,诡异的蠕动中慢慢的平复下来。

        剧烈的喘息之声从清水口中传出,他双眼通红,许久才慢慢平息,双手掐诀,开始了打坐吐纳。

        王林面色苍白,扔了那利刺后闭目打坐,抽出这第九根刺,他感同身受,仿若再抽出自己的骨髓一样,那痛苦,尽管比不上清水承受,但也很浓。

        半个时辰后,王林睁开双眼。

        “师兄,最后一根了……”王林轻声开口。

        清水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转身正对着王林,默默的望着眼前这个当年的师弟,看着其疲惫的神色,看着其满身那红色干枯的鲜血,他眼中柔和。

        “你长大了……”清水脸上露出微笑。眼前这个师弟,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需要自己站在其面前,阻挡风雨的小小修士了,而是成为了足以撼动星空的一代强者。

        王林望着清水,露出了笑容,这笑容尽管带着疲惫,可却透出其真正的开心。

        “有酒么?”清水挥动了一下双手,他的身体已经被禁锢了多年,此刻有了些陌生。

        王林点头,右手抬起虚空一抓,储物裂缝出现,从其内飞出一个酒壶。

        清水哈哈一笑,一把抓着那酒壶,放在口中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那辛辣的感觉蔓延全身,让他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把酒壶递给王林。

        王林接过后,同样放在嘴边,饮下一大口,体内传出火辣辣的感觉,与清水二人目光对视,同时大笑起来。

        二人笑的极为开心,这种爽朗豪迈的笑声,清水很少会有,王林同样。

        “这根刺取出后,我可恢复修为,且更精进不少!杀戮本源,杀戮本源……”清水说着,神色有了一闪而过的悲哀,但却被他深深地隐藏起来,从王林手中接过酒壶,再次喝了一口。

        “来吧,把那最后一根刺取出!”清水放下酒壶,双眼露出精光,这个样子的他,隐隐让王林看到了当年的清水!

        “这最后一根利刺,是在你全身血管内!这跟刺,恐怕是最长的一根了!”王林望着清水身体上那鼓起的一处处血管内蠕动之物,缓缓开口。

        “从这里开始,我记得当年这跟利刺,是从这里进入。”清水目露沉思,凝神片刻后右手抬起一指胸口心脏之处,在其一指之下,其胸口立刻出现了一道血淋淋的伤痕,其内血肉分离,露出了下方青色的血管。

        深吸口气,清水不假思索,直接狠狠地一捏,那血管居然被他生生的拽出至伤口外,其神色平静,似看不到任何痛苦,但其瞳孔的收缩,却是足以说明其眼下的痛苦有多深。

        王林目光一闪,右手抬起向前一挥,直接就斩断了清水胸口涅出的血管,那血管一断,鲜血刚要喷洒,就立刻被王林施展印决凝固一端,紧接着双指深入另一端血管内,在其扩张中向内一捏。

        好似抓住了什么一样,王林猛地向外拽动,清水身子从未有过的急剧颤抖,其刚刚有些恢复的面色顿时苍白,但他却咬牙低头,盯着自己胸口血管处,在王林拽动下,被抽出的半截紫色利刺!

        那利刺更为柔软,仿若一条蛇般,在被抓出半截时,还在扭动身子。

        每一次扭动,清水额头的冷汗都会更多,他索性抓起旁边的酒壶,放在口中再次喝了一大口。

        在其这口酒喝下的刹那,王林右手捏着那紫色利刺,向外大力一拽,那利刺扭曲中,直接被拽出了七尺之长,清水面色已然发青,双唇颤抖,阵阵低吼从其口中隐隐传出,他死死的盯着天空,眼中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更是在这剧痛下,他右手抓着的酒壶直接捏碎,其内酒水喷洒,落在了四周。

        “王林,有烈酒么……”

        王林沉默中左手抬起虚空一抓, 一个青色的酒壶出现,这里面装的不是酒,而是老朱雀送予的炎龙血!

        这血,很烈!

        清水接过酒壶,放在口中喝下,顿时长吸口气,大笑道:“一股腥臊,但也甘甜,这哪里是酒,这分明是血,但这血酒,够烈!王林,把这利刺全部拽出!”

        王林目光凝重,抓着那利刺的双指向外猛地一拽,在清水的低吼下,直接拽出了大半!清水的身体内无数青筋鼓起,蠕动之下齐齐向着他胸口凝聚。

        更是在王林这拽动中,清水体内被凝固的修为,有了松动,一股煞气滔天而起,在这天空化作滚滚黑云弥漫,杀戮气息,在这瞬息间浓郁至极!

        一片片黑色的雪,从那云内缓缓落下,飘散大地。

        “你休息一下,我自己来。”清水双目寒光一闪,整个人直接站起身,右手酒壶放在嘴边再喝一口,左手抬起一把抓住胸口的那紫色利刺,向外猛地一拽。

        轰的一声,他全身蠕动的青筋更加剧烈,那紫色利刺赫然被清水拽出了不少。

        “封印了本仙君这些年,今日,你给本君出来!”清水声音极为冰冷,似毫不在意这痛苦,抓着胸口那最后一截紫色利刺,一拽之下但听轰的一声,那利刺居然被他一拽成两半!

        那与其血管连接,断开的半截立刻收缩,似想要重新回到血管内隐藏,清水看都不看一眼,把手中如蛇扭曲的利刺扔开后,双指成剑,一股惊天动地的杀戮本源气息骤然弥漫,他双指瞬息按在了胸口那血管内。

        “你既然不想出来,那便死在本君体内好了!”在清水双指落下的刹那,天地那降临的黑雪急速而来,直奔其胸口而去,更有那让王林动容的杀戮本源随着清水双指,疯狂的冲入其体内血管中。

        砰砰之声从清水体内不断的传出,其身体上那蠕动的青筋,立刻就传出似惨叫之声,很快就平静下来,却是那仿若活物的利刺,在刹那间,就被清水的杀戮本源直接轰杀在了体内。

        清水身子一震,张口喷出大片的黑血,其干瘦的身体直接膨胀,慢慢长出了血肉,恢复到了当年的样子。

        更是在这一刹那,其体内的杀戮本源,直接爆发惊天而起,天地瞬间一片漆黑,黑色的雪花弥漫之下,在那天空的尽头,赫然出现了一面虚幻的大门!

        空之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