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35章 疯子!
  • 正文 第1535章 疯子!

    作品:《仙逆

        第1535章 疯子!

        幽冥兽体内那奇异的一界中,有星空,有修真星,但却没有生灵,亦或者说生灵很少很少,在王林进入之前,只有一个人!

        就是那个当年被幽冥兽两次吓到,被恐惧弥漫了大半生,最后以为这幽冥兽体内之界,就是真正星空的那个可怜的修士。www.00ksw.org

        在这幽冥兽体内一界中,一处修真星上,这修真星处于半崩溃之中,已然不成圆形,看去破损很多,其上没有任何植物,弥漫在一片寂灭之内。

        一个衣衫破损的修士,脸上满是黑乎乎的胡子,蹲在那里,呆呆的望着身前躺着的一具尸体。

        “奇怪,莫非此人没死不成,前几天看还只长了不多,这我出去几天回来,居然又长了不少,看这个样子,估计再用不了几年,这人就长齐了……呃,好像和我的鲜血有关啊……”这目光呆滞的修士摸了摸下巴,绕着那尸体走了好几圈,更是上前狠狠地踢了一脚。

        “***,敢在本王面前装死?”这修士眼睛一瞪,一脚踢过去后看到那尸体没反应,立刻上前又踢出好几脚,最后更是傻笑中身子蹦起,踩在了那尸体上,连连蹦了快一个时辰后,这才心满意足的下来,躺在一旁望着模糊的天空发呆。

        他在这里已经不知寻找了多少年了,茫茫星空无边无际,他始终没有看到了第二个人出现,他直至现在还记得,不知多少年前,自己也是这样躺在这里看着天空发呆。

        内心不断地哀求漫天仙神,降下一个道友给自己玩耍一下。

        这个念头他几乎每天都会升起,但这一次,却是不一样了,就在他这念头出现的刹那,他睁大了眼睛,看到了模糊的星空中,突然有一道光芒闪烁,紧接着,他似隐隐看到了一个什么东西从天空落下,掉在了这修真星的另一面。

        他记得当年自己愣了大约四五天后,这才反应过来,惊喜中立刻冲出,直奔这修真星另一面疾驰。

        在那里找到了这具破损不堪的尸体后,抗了回来,放在了这里。

        “总算有人陪着了……虽说是个死人,但死人怎么会身体又长了出来,哦……或许是吧,谁知道呢,要我说可能今天要下雨吧……小红,快去给本王把避雨道灵取来……啊?避雨道灵被我上次喝醉后吃了……那就去找李家再去要个回来,***,他们要是不给,你就说本王明天让我哥去抢!

        也不一定……可能是银子不够用了……不够用怎么办……

        小桂,你去找我哥,让他再给我拿点,***,他要是不给,你就说本王明天让……呃,我自己去抢!”那修士喃喃自语,说着说着,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这种现象,是他在被困在那七彩界时出现的,若不是这样的自言自语,且说的乱七八糟,他会真的发狂。

        不眠不休的嘀咕了半天之后,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起身看向那尸体,神色立刻有了变换,化作一片狰狞,他狞笑中起身,低吼道:“你敢来吓本王,看本王怎么收拾你!”

        吼声中,这修士身子跃起,双手掐诀之下便有大量的神通轰轰而出,直奔尸体而去,阵阵轰鸣下,这大地猛地颤抖起来,许久之后这颤抖还没等消散,那疯子一样的修士便再次幻化出神通。

        不断地轰击下,连续过了数日……期间这疯子所用神通,若是有第三个人看到,定然会吓破了心神,骇然至极!

        “小桃红,接招!”这疯子右手抬起,天地轰轰,一个巨大掌印出现,直奔下方尸体,只不过这掌印似威力不足,落在尸体身上就崩溃了。

        但其样子,却是充满了一股浩然之气,这掌印,赫然就是最正宗的役灵印!是封尊传出,留在神宗的至强之术,只不过这疯子所施展,隐隐的竟然要比当年封尊,还要正确!

        “小银道,看本王如何打你!”这疯子吼声中右手抬起,向着天空一指,赫然就,整个天空居然化作了一片伞幕,更是虚幻的出现了一根巨大的柱子,这柱子支撑天地,远远看去,赫然就是一把巨大的伞!

        “焚界古伞,给本王降!”这疯子右手一挥,那古伞立刻缩小,最终降临在其右手,被他拿着向地面的尸体一戳,可惜此术尽管看似强大,但实际上却是没有威力,碰到尸体的瞬间,就立刻自行消散了。

        “李广老头,接本王一箭!”那疯子狂笑中双手抬起,好似虚握着一把弓,松手间其手中原本无弓,但却有一道箭气竟凭空出现,直奔下方王林。

        “七彩小娘子,你家相公被我哥逼走了,要我说,你还是从了本王,多好啊,你看七彩之术本王也会哦!”这疯子右手抬起,瞬息间便有七彩之芒浮现,隐隐形成一个巨大的***,轰轰转动。

        时间流逝,这疯子喋喋不休中,更是有大量的其他神通,几乎从未在界内界外出现过!!

        直至数日后,这疯子才慢慢停止,在一旁喘着粗气,脸上露出满足之色。

        “不错不错,本王的神通又有增强了,不错!现在该练习一下力气了。”让自语中再次站起身子,走到那尸体旁边,在这尸体手中,有一把弓!

        被那尸体死死的抓住手里,那弓弦断开,一截连在弓上,另外一截则是与这尸体的血肉融合,深深地长在了肉中。

        在尸体旁,这疯子***了***双手,抓着那把弓,憋红了脸,死死的想要拽出,更是在拽动中,他身子连连跳起,吼声不断。

        “***,这该死的古国之人,拿着李广的弓,死了都力气这么大……咦,我刚才说什么,古国?李广的弓?”

        这疯子愣了一下,松手在旁想了半天,眨了眨眼看向那尸体,摇头自语道:“古国,好熟悉……好像很仇恨的样子……”

        许久之后,他也没有想起什么,挠了挠头,长叹一声蹲***子,呆呆的望着面前这个尸体,抬起右手咬破指尖,放在了那尸体的嘴里。

        “喝吧,多喝点,快点把身子长全了,然后陪我玩……”他把自己的鲜血喂食给这尸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几乎是从这尸体被他看到后,每次想起都会喂食一点鲜血过去。

        “本王的鲜血,可是很宝贵的,当年那李家丫头哀求了多少年啊,我才给了她一滴,还有那谁谁谁,谁来着?小红,是谁来着?

        哦,好像是那个什么宗的圣女,后来被人抢跑的那个,要不是看她可怜,本王才不给她。

        本王一滴鲜血,可是比道圣都要珍贵的!

        唉,没饭吃了,小红,去池墨家给我拿点果子来,就是他们家那十万年结果一次的什么梦果,给我拿来去,***,他们要是不给,你就说本王明天让我哥去抢!”

        这疯子嘀咕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原本已经在快速恢复过程中的那具尸体,在吸收了他的血液后,恢复的速度立刻就缓慢下来,更是瞬间停止,不但没有恢复,反而逆转之下,使得那伤势更重起来。

        隐隐的,似在这尸体体内,有一股力量在与这血液疯狂的排斥,根本就彼此难以同存一般,但在这排斥中,却隐隐的有了一丝融合……

        这尸体,正是王林!

        他体内那来自这疯子的血液,与那道古之力格格不入,二者疯狂的相互吞噬,似要拼出一个生死,在这相互吞噬中,王林的身体,有了一种奇异的变化,这种变化,隐隐的似在改变他的血脉……

        一种从凡人,真正的成为仙人的变化!

        更是在这变化中,那被李广带入进来,自其死后再无任何人可以认主,就连战老鬼也不认为天下能有人让其认主的弓,也慢慢的出现了一种足以惊天动地,让一切大能骇然的变化!

        若是那战老鬼亲眼目睹,就算是以其修为,也会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那断开的弓弦,长入王林体内的那截,正在被王林这隐隐变化的血脉,慢慢的融合,顺着弓弦,这股血脉之力,弥漫整张弓上。

        隐隐的,此弓之上散发出了一股唯有王林才可以察觉的,一声声兴奋的欢呼,这欢呼,似此弓在失去了无数万年的主人后,又重新找到了一个主人时,那种雀跃的呼唤!

        甚至在那弓自身感受下,王林体内此刻正在慢慢改变的血脉,要比之其当年的主人,还要纯正十倍百倍,如同水与酒之间的差距!

        那疯子呆呆的望着天空,不断地喃喃自语。

        “下雨了……呃,小红,来给爷******肩……”

        “去告诉我哥,今天本王累了,不去修炼了,要出去玩玩……让他别来找我,本王玩够了自己会回去,他要是敢像以往那样把我找回去,我就和他断绝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