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00章 老冉冉其将至兮
  • 正文 第1500章 老冉冉其将至兮

    作品:《仙逆

        第1500章 老冉冉其将至兮

        阵阵急促的咳嗽之声,打破了这庭院内的幽静,那声音很是苍老,似已经到了风烛残年,随着声音的传出,就连外面的风,也似乎大了起来。www.00ksw.org

        阵阵呼啸弥漫,使得那庭院外的灯笼,晃动的更为剧烈,仿若有一股来自阴冥的气息,随风涌来。

        在让那两串灯笼晃动的同时,要冲入这庭院内,带走一个挣扎至今残活的归魂……

        随着灯笼的晃动,隐隐的看到其上,以红色的朱砂,写着一个孙字。

        孙家!

        这几声破碎了寂静的急咳,引起了庭院内的纷纷脚步,却见诸多的奴婢行色匆匆的来到庭院深处一间很是普通的屋舍外。

        此刻在那屋舍外面,已经有三个老者焦急的站在那里,在这三老身后,还有诸多的孙家子嗣。

        “都慌什么,老身还死不了……”沙哑的声音,从那屋舍内传出,透着一股深深的疲惫。

        “老祖宗……”门外三老中的一人,神色很是焦虑,上前低声似要开口。

        就在这时,庭院外突然便有阵阵马蹄之声从远处笃笃急急而来,在这黑夜中,这声音很是明显,很快就越来越近,但见在那庭院外的街道上,数匹战马呼啸而来,最前方的马匹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这男子身穿铠甲,神色不怒自威,他旁边的马匹上,则是一个帽子掉落,头发被风吹散的老者。

        这老者面色苍白,身下战马速度太快,使得他眼中露出惊恐。

        在那庭院门前,这几匹战马嘶啸停下,那中年男子下马,一把抓着老者,如风一般直奔院内,一路疾驰,来到了那屋舍外。

        “老祖宗,道孙把最好的御医请来,定要为老祖宗治疗一番。”

        “胡闹,老身残活了千年,眼下大限将至,岂能是这等凡人医者可以治愈!”那屋舍内沙哑的声音传出之时,又开始咳嗽起来。

        在门外诸人紧张之中,那屋舍门从内打开,一个头发苍白的老妇人,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缓缓地走了出来。

        “今日把你们都叫来,是因老身自知活不过七日,有些不放心你等,不过我孙家除老身外,再无任何修道者,如此倒也免去了修真界的残酷,你等记住,后代子孙,莫要修道,在这凡间享受富贵,便是最好的选择了。

        你等可记住老身之话!”那老妇人咳嗽中,双目突然一瞪,露出两道精光,在眼前这些后人子孙身上一一扫过。

        一股威压从她身上散出,笼罩众人,使得这些孙家族人,包括那穿着铠甲的中年男子,齐齐跪下,神色惶恐中,连忙称是。

        “记住就好,记住就好……都散了吧,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下……”那老妇人眼中光芒渐渐暗去,她尽管苍老,但仍然可以看出年轻之时,应是一个美丽之人,且喜欢教训别人。

        她的话语,这些跪地的子孙不敢不从,纷纷离去,就连那些仆从与老妇人身边的丫鬟,也随之散了,笼罩夜色中的屋舍外,慢慢的安静下来。

        这老妇人叹息一声,慢慢的坐在了一旁的石椅上,望着天空被阴云遮盖有些模糊的月亮,追忆起了往事。

        “人老了,总是喜欢回忆……即便要离开人世,也改不了喜欢教训人的毛病,说起来,我这一生,教训的人也不多……”老妇人脑海渐渐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那个人,当年她还以为是并不用心修行的小小修士,曾对其懒散的修行,很是气愤,多次的教训。

        回忆中,老妇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很开心,在记忆中,找到了残年的快乐。

        庭院外,灯笼下,秋风中,一个白衣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

        王林望着前方的庭院,他来到冉云星后,神识中,整个天地,只剩下这么一个曾经的故人,一个当年很有意思的女扮男装的小修士。

        当年的此人,每每遇到回往洞府的自己,都会严厉的训教,让自己专心修道,如此方有得道之日。

        王林能看出,对方所言,字字都是真心,这种感觉,与残酷的修真界相比,很是独特,让王林心中起了温暖。

        所以,这个人,他始终记得。

        没有想到,眼下千年后回到此星,唯一剩下的故人,便是那当年的女子。

        脸上浮现微笑,王林走向那两串灯笼下的院门,脚步声回荡中,他信步而走,慢慢的接近了此院深处,那寻常的屋舍外。

        看到了坐在那里,默数记忆的故人,女修孙凌,亦或者说,是孙灵。

        王林的到来,如凡人一样,传出了阵阵脚步之声,没有去隐藏什么,也不会去隐藏什么。

        “不是说了么,让老身安静一下!”老妇人眉头一皱,并未转身,而是训斥起来。

        “千年一别,刚来便要让我走么。”王林含笑中轻声开口。

        他的声音落入老妇人耳中,这老妇人顿时一愣,转头中看向身后不远处的王林,这一眼之下,她整个人身子一颤。

        “许木……”老妇人望着王林,许久之后脸上露出微笑。

        “什么时候回来的……”老妇人没有如炎雷子等人那般失态,很快就恢复过来,她尽管寿元比不过炎雷子等人,修为也是大大不如,但眼下只有七日性命,已经看透了一切,此刻只有那看到故人的喜悦,没有其他了。

        “回来不久,路过这里,便来看看是否还有故人。”王林坐在老妇人对面,望着她,如望着好友一样。

        在王林眼中,此人的性别不重要,他与她,本就不是男女那种关系,而是一种故人的友情,男也好,女也罢,都是当年的一幕幕回忆。

        这一夜,王林很开心,他与孙灵的话语,在这庭院内回荡,时而还能传出那孙灵尽管苍老沙哑,但在王林听来,如千年前一样的银铃一般的笑声。

        风烛陌路故人来,就连那秋风的寒意,也慢慢的消散,吹在身上,如春风一般,让人心中翻起阵阵温暖。

        月色渐渐黯淡,天边出现了一片鱼肚般的白边,渐渐地延伸开来,仿若天地之眼,在闭合中,慢慢的睁开。

        “真的决定了么。”在那天边的白色弥漫之时,王林轻声开口。

        “有生自然有死,我这一生,已经很疲惫了,即便再存活下去,也没有了意义,不如离去……”孙灵脸上带着微笑,望着王林,轻声道。

        “如果改变了主意,可以服下此丹。”王林神色平静,取出一枚丹药放在旁边,叹息中起身,再次看了那老妇人一眼,没有回头,向着院外走去。

        孙灵望着王林离去的背影渐行渐远,隐隐的眼前有了恍惚,似乎回到了当年,自己盘膝坐在管理洞府的大石外,冷冷的教训这一个整日外出,很少闭关的青年。

        “你可知晓,修真之人最重什么,我告诉你,最重勤奋!”

        “你资质虽说不好,但若是勤奋,还有进步之日,我在这里看守房府多年,所见修士甚至很多已经达到了化神修为,他们在这房府内,从未如你这般清早便放弃吐纳外出闲逛。”

        老妇人脸上的微笑,更浓了,只是在那笑容下,隐隐的,却是有了一丝红晕。

        清晨的阳光,洒落大地,带走了黑夜的冷漠,即使是那秋风的寒,似乎也少了很多,带着一丝丝暖意。

        黄的,红的,枯萎的树叶,在这天地内随风飘动,看去,很是美丽。

        王林在这秋风中,慢慢的踏上了此星最高的山峰,他没有施展法力,而是如凡人一样,一步步的走上去。

        如同当年,他带着王平,来征服此山!

        一条奔波的江河中,王林站在河边,目光落在远处。

        大海中,一叶孤舟独行,王林踏在那孤舟之上,迎着海浪的咆哮,望着天地。

        “平儿,山如傲骨,河如念,海若心胸,为父带你征服这山,便是要让你拥有傲骨,不屈服天地之下,不屈服在命运之中,在任何地方,都要抬起头,傲骨峥嵘!

        带你征服这河流,便是要让你明悟这大江的川流不息,其内蕴含了一股坚毅的信念,若无信念,这江河便不能流动,若无信念,人之一生,只是行尸走肉!

        为父带你征服这大海,便是为了让你去拥有那海一般的心胸,一切的坎坷,在你看到这大海时,又算得了什么!”

        王林走过了山,河,海,走过了平原,走过了丛林,走过了那当年一幕幕与王平的足迹,他尽管是七星古神,尽管是名震界外,尽管在日后,他将会名震界内,成为赫赫之人。

        但他,还是一个父亲……

        一个在此时,想念了其子王平的凡人……

        重回故地,忆子思绪,带着惆怅,感受着体内天逆珠子中王平的魂,带着一头白发,没落孤独的身影,王林离开了这给了他难忘的百年记忆的冉云星,渐渐的远去了。唯有一声惆怅的叹息,在这天地内回荡,久久不散。

        冉云星,顾名思义,冉为形,柳垂之意,如天边慢慢落下消散的云朵,老冉冉其将至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