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89章 西子忘情
  • 正文 第1489章 西子忘情

    作品:《仙逆

        第1489章 西子忘情

        说不明的一种情绪,对于西子凤,王林的记忆虽说不深,但不会遗忘,就如同人之一生,总会有喜欢的人,也会有喜欢自己的人。www.00ksw.org

        这样的女子,可以婉言,可以松手,但绝不能忘记。

        西子凤体内的伤势,在王林的目光下,清晰可见,这伤势为元神之伤,多次留下之后,成了顽疾,很难痊愈,且显然刚刚不久,她又经历了一次元神的重创。

        “刚刚,她是如何受伤的。”王林目光在身前这近百修士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一个老者身上,这个老者,王林有些眼熟,恍惚中隐隐记得,似乎是当年被自己带着离开雷仙界的那群修士之一。

        老者被王林目光注视,神色露出狂热与激动,对于王林,他们当年这群人,有不少直至现在,都心怀感激,且随着王林的声名在数百年前赫赫而起,更是让这些人为之狂热崇敬起来。

        “恩公!”这老者声音颤抖,向着王林深深地抱拳一拜。

        那最前方跪在那里的雷仙殿使者中年男子,身子剧震,元神颤动,眼露绝望的同时,更是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那老者,目中露出浓浓的哀求,只是这哀求,随着那老者的下一句话,顿时崩溃。

        他好似听到了天地的破灭之声,在自己的脑海内轰轰而起。

        “是他!若非是他这段日子几次三番为难西子道友,其元神伤势绝不会如此严重!”那老者一指最前方跪在那里的中年男子。

        “周丛云,你血口喷人!!我身为雷仙殿使者,有权利要求你们每一个人听从吩咐,你胡言乱语,如此污蔑于我,所为何意!”这中年男子在这莫大的恐惧之下,突生了一股力量,起身急急后退,神色焦急,大吼起来。

        “前辈莫要听信此人谗言,晚辈所做一起都是为了罗天备战,根本就没有如他所言去为难西子道友,晚辈当年还是和西子道友相识,岂能如此……”这中年男子急声中身子迅速后退,转眼就退出了百丈之外。

        王林带着之前毁灭东临星向家残余的寒目,转身看向了那不断后退的中年男子,孰是孰非,以王林的心智,一眼就知晓。

        “欺辱一个柔弱女子,你,该死!”王林眼中露出浓浓杀机,西子凤越是后退,越是低头,那种给王林的冲击就越大。

        八百年的时间,物是人非,昨夜红颜有梦,今昔朦胧之容,带给王林的,便是那种岁月流逝,故人身影渐行渐远的惆怅。

        盯着那不断后退神色露出滔天惊恐的中年男子,王林眼中寒光一闪,右手缓缓抬起。

        “你不能杀我!!我是雷仙殿使者,我奉雷仙殿之命备战,身上有雷仙殿封命,你若在此时杀我,就是与整个雷仙殿为敌,就是阻碍罗天备战,你不但是整个罗天的敌人,你还是四大星域此刻联手大备战之敌!!

        我修为不高,但也是抵抗界外入侵的一份力量,我要为界内争荣,我要为界内奉献我的全部力气,你不能杀我!!就算是要杀我,也给我一个与界外一战的机会,让我死在战场!!”那中年男子退后中几乎把这一生能想到的借口与理由全部急速的吼了出来。

        他年轻之时本就擅长言辞,且自诩犀利,此刻生死危机,这项本事彻底的爆发出来!

        “死在战场,我无怨无悔,我不想在还没有燃烧我的生命之前,就死在这罗天的一次错误之中,我所有错,但罪不至死!!若你一定要杀我,就请给我余留百年寿元,让我可以为界内一战!!”

        换了寻常修士,听到此人这番话语定会为之动容,甚至极有可能放过此人,让他离去,这番话语说的正气凛然,更是透出一股为界内视死如归的气势。

        实际上这中年男子一生,凭着其犀利的言辞,占据了极大的好处,就连着雷仙殿使者的身份,当年也是他以口舌换来。

        只是,他在这一次遇到的是王林,以王林这一生经历的种种阴谋诡计,种种心性狡诈之人,他一眼就看出,此人所说,句句都是浮词渺语!

        右手抬起中,轻轻一落,那后退数百丈外的中年男子,顿时就凄厉的惨叫起来,其身子震动下,砰砰之中从身体所有位置全部都有血雾喷出,转眼之下就成为了血人。

        “那贱人这数百年来,欺辱她者众多,你为何只杀我一人,你若真有本事,就去全部杀光!!”吼出这最后一句话,这中年男子身体轰的一声,肉身直接爆开,形神俱灭,消散在了星空之中。

        杀窥涅修士,如捏死蝼蚁!

        四周一片寂静,包括那之前的老者在内,全部都震撼在了那里,心神狂跳,他们尽管已经感受到了王林的强大,可此刻亲眼看到挥手间一个窥涅修士没有半点反抗之力消散的场面,却是仍然为之恐惧。

        王林冰冷的目光在这近百修士身上一扫,向前一步迈去,其速之快,转瞬就踏入这群修士之中,一闪之下,连同其内那西子凤,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远远地,有一道柔和之芒疾驰而来,化作一枚丹药,漂浮在了那老者身前。

        “此丹闭关服下,感悟其内凶兽之魂,可让你修为增加!”

        那丹药内,散出一股极为浓郁的元力波动,闻之一口,便让那老者心神一展,仿若打坐数月。

        罗天星域内,一处半废弃的修真星上,此刻天空飘着白雪,皑皑而落,给大地盖上了一层棉被,在这修真星上北部,有一处山峰,此刻山峰披着雪衣,天地一片寂静。

        山峰顶部,西子凤低着头,面色一片苍白,眼泪被她强行止住,沉默在那里。

        在她的前方,王林复杂的望着眼前这个女子,轻叹一声,右手抬起在前轻轻一挥,立刻便有一股元力柔和的涌入这女子体内,融入其元神,运转之下,瞬息间就使得此女伤势恢复。

        西子凤身子一颤,头低的更深了。

        那股在她体内的元力,为其疗伤恢复之后并未消散,而是轰然间直奔其容颜而去,阵阵清脆的咔咔之声下,西子凤脸上那一道道狰狞的疤痕,那寻常修士无法让其恢复的伤口,顿时寸寸崩溃,化作点点碎片,被雪风一吹,从其脸上剥落。

        渐渐的,在那碎片的飞舞中,西子凤那脸上,展露出了一副俏丽的容颜,与当年的样子,除了岁月的痕迹外,几乎没有了区别。

        当年的妙曼女子,此刻,尽管还是处子之身,但却有了一丝沧桑,好似妇人。

        西子凤抬起手摸着自己光滑的脸,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八百年前,她亲手毁去了自己的容颜,她从未想到过,八百年后的今天,那记忆中的人影,会为自己恢复了当年之容。

        “我一生,只收下了两个弟子,一个叫做谢青,一个叫做十三……你,可愿成为我第三个弟子么……”王林望着天地间漂浮的雪花,任由那雪落在身上,缓缓开口。

        西子凤身子一震,沉默的同时,眼泪,却是更多了。

        王林没有再开口,等待着对方的选择,他本不是一个无情之人,只是,他无力去接受一切了,他可以阻止自己去喜欢别人,但这世间之事,有些东西,他却是阻止不了……

        他阻止不了八百年前这个女子喜欢自己,也阻止不了这八百年来,对方始终存在的心意。

        相比于李倩梅的相忘于江湖,对于这柔弱可怜的西子凤,王林做不到,说不出那一句绝情的话语。

        世间之情,男女之间,还有很多很多可以选择。

        时间慢慢流逝,雪花渐渐越浓,落在了二人的身前,好似一道雪幕……

        西子凤脸上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她第一次,抬起了头,深深的看了一眼那雪幕后,站在那里的身影。

        似要把这身影牢牢的记在心中一样,与当年的那一幕幕身影,慢慢的重叠起来。

        她,轻轻的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斩断了八百年前的往事。

        这一跪,了却了一桩因果。

        这一跪,苦涩的同时,也让西子凤有了解脱。

        她跪在雪上,低声道:“弟子,见过师尊……”两滴最后的眼泪顺着其光滑的脸颊流淌,落在了地面上的雪中,融合了一层层白雪,形成了几个深深的泪孔。

        只是这泪孔,很快就被雪花盖住了……

        “和我一起走吧……”王林轻声开口。

        “弟子的家,在罗天……”西子凤起身,低声道。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右手抬起虚空一拍,顿时便有一股磅礴的元力轰然间融入西子凤体内,推动其元神的同时,更把自己这一生的感悟分出一些对方可以接受的极限,在其体内运转。

        西子凤的修为,在这元神的运转之下立刻突破了阳实,直接达到了窥涅!

        但这传功之术没有结束,而是始终涌现,直至将西子凤的修为强行提升至了净涅之后,才缓缓停止下来,化作了三道封印,压制了西子凤暴增的修为,这么做,是为了让其慢慢的理解与消化。

        传功之事,就算是以如今王林的修为,要做到也是难度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