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24章 梦道种魔
  • 正文 第1424章 梦道种魔

    作品:《仙逆

        第1424章 梦道种魔

        王林两千年修道至今,所创也只有三式神通,残夜之强,已有惊天之力,然太初规则莫测难寻,唯有日初一刹,方可在无损元力的情况下,将此术最强之威尽数宣泄。www.00ksw.org

        即便是王林如今修为,若强推残夜,改变所在星空、星球等一切位置的天地轨迹,化白昼为黑夜,化黑夜为黎明,推动破晓之力,也许极为谨慎。

        至于那流月神通,尽管在威力上似比之残夜略逊色一些,但此术岁月规则,却是天地间没有任何人可以防御与抵抗的了,岁月,万物均有,无形之中,堪比天道。

        残天地之夜,流岁月之光,梦回道古……

        王林第三式神通,就是在那与水道子一战后,重伤频死,于天逆内获封界之尊相助,踏入极为玄妙,即便是如今王林也说不清的奇异之境——道境!

        在那道境内,王林脑中浮现的,有两式神通,第一式,就是妖灵之地,重伤了天人衰劫的天运子,更重伤了古魔的那八星古神保命神通——梦回远古!

        第二式,是他这一生第一次接触的道术,当年在七彩界内,那封灭族老者施展的散道之术!

        这两式神通之强,深深地留在的王林的记忆内,无法抹去,根深蒂固!

        道境十年,王林感悟的,便是这威力惊人的梦回远古与散道之术!

        梦回远古是古神神通,原本不可能被修士施展,即便王林身为古神,也做不到这点,但王林一生机缘与危机共存,那七彩界内封灭族老者散道之术,为他打开了一扇道术之门。

        只不过此术太过磅礴,若换了寻常之时,王林无法琢磨透彻,但在那道境内,王林却是以莫大的毅力与坚持,借道境将此术与梦回远古融合,创出了梦道之术!

        当年云海妖宗裂缝外,王林略作施展,便让那妖宗天人衰劫的长老根本就没有半点察觉就险些崩溃了道心,若非是王林事后点出,那天人衰劫的长老,必道心崩溃,道念瓦解而亡!

        梦道,说来复杂,但实际上,就是种心魔!

        化对方道念为心魔,以心魔崩道基,自形毁灭!即便是没有修行意境的修士,也会有心魔,这个心魔,就是王林!

        道术,天地极为玄妙之术,就算是第三步修士,掌握也绝然不多,能拥有一种,便已然是莫大的机缘,强如蓝梦道尊,也只是数种而已。

        梦回道古,这回到的,是对方的记忆!尽管做不到如封灭族老者那般让道散去,可王林却是可以凭此术,在对方记忆内,种下一段虚幻的记忆!

        这虚幻的记忆,会永恒的存在与对方心神内,无法抹去,成为真实!这,便是种下了心魔!

        那从王林口中吐出的一口气,便是王林的道息,落在天皇炉上,迅速的融入渗透进去……

        司墨子回头望着身后幽幽虚影,双眼露出震惊之色,他整个人呆了一下,这身影陪伴他数万年,已然成为了他人生的一部分,但这数万年来,却是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她……本应是死去了才对……是他心中,那钻心的至痛之处……

        那白色的绢绸,是她自尽的缢带,其上那点梅花血,是司墨子悲愤中,一口相思之血……

        司墨子身子颤抖,这突然的变故,这骤然出现的话语,让他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已然忘记了手中的兽骨,忘记了要把手掌放在兽骨掌印之上。

        其眉心那指甲大小的萤火,闪烁更为剧烈,仿若烛光!

        “妹妹……是你……是你在说话么……”司墨子呆呆的望着那虚幻的女影,眼中有了晶莹,渐渐的模糊了起来。

        “哥哥,哥哥,快来看,这里长出了一串紫兰花……”

        “哥哥啊,不要总睡觉了,你答应今天要和我去玩的……”

        “哥哥,哥哥……”

        云海星域,一处漂浮的大陆之上,有一处凡间的村庄,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女童,撅着小嘴,不断地推着旁边睡着的男童。

        “小兰,让我再睡回,昨晚和虎子他们去摸许家的鸡蛋,很累的……”那男童年纪要大一些,约***岁的样子,睁开稀松的双眼,低估了几句后,又闭目呼呼的睡下。

        时光似无形的流转,一年年过去……

        “哥哥,今天虎子欺负我,他……他偷偷亲了我一下!”村间小路上,一男一女两个少年之人,在夕阳下缓缓的走着,将他们的身影拉长。

        那少年背后,还背着一个药筐,一边走,还一边打着哈气。

        他身边的女孩,穿着碎花布衣,看起来约是十三四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一根杂草,一边说着,一边狠狠地拽着手中的青草。

        “哥哥,你到底听没听到啊!!”那女孩瞪着少年,大声的说道。

        “听到了,听到了,小兰啊,爹娘不在了,虎子婶这些年对我们很照顾,我看虎子也不错,你也不小了,要不嫁过去算了。”那少年哈气连天,转头看向身边的妹妹。

        “你!!有你这样当哥哥的么!!你明明是喜欢虹虹姐,要把我嫁给她弟弟,你趁机去套近乎!我没你这样的哥哥!”女孩一跺脚,狠狠地瞪了一眼少年。

        那少年面色微红,打了个哈哈,便把话题移开,说了些吸引女孩注意的事情,不多时,二人又嬉笑起来,越走越远。

        岁月如轮,在不知不觉中,转动起来,带走了年少时期的思绪……

        “哥哥,虹虹姐已经有了心上人了,你……”当年的青涩女孩,也到了二八年华,如美丽的花朵,到了绽放的年纪。

        此刻这少女望着身前的瘦弱少年,咬着下唇,轻声开口。

        少年的身子干瘦,个子也不高,肤色略黑,看起来似有病魔缠身,只是其双眼,却是很亮,如果星火,在那少女心中,永恒的存在。

        这些年来,少女知道,哥哥尽管口中不说,但实际上对自己却是很好,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哥哥都会不顾一切的去弄来,送给自己。

        少年露齿一笑,他的牙齿很白,一笑之下,似乎就连精神也都好了不少,听到少女的话后,少年右手在妹妹的秀发上摸去,柔声道:“不要想太多了,你哥哥可没有那么脆弱,哥哥的梦想,是成为仙人呢,等过几***与虎子大婚之后,哥哥就要离开一段时间,要去仙山拜师求道!”

        少女俏脸一红,低声道:“虎子很讨厌,我之前和他说了,如果虹虹姐不嫁给你,我也不嫁给他!”

        少年哈哈一笑,眼中露出温柔,轻声道:“好了,你也长大了,都快成人妇了,不要总是小孩子脾气,哥哥的梦想,真的是成为仙人,我不想在这里平淡的过完一生……”少年抬起头,望着漆黑的苍穹。

        “我司马墨的人生,绝不会如此平凡……小兰,你等着哥哥,等我学道有成后,我会来帮你与虎子长生,到时候或许还有几个侄儿,哈哈。”少年神色露出开心。

        少女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少年,自父母病逝后,哥哥就成为了她的天,一直呵护着她,双眼一红,少女低下头,轻声道:“哥哥一定能行的,小兰会一直等着哥哥回来。”

        “好了,等你大婚的时候,哥哥为你准备很多嫁妆,一定让小兰风风光光的嫁过去。”少年望着妹妹,眼中泛起怜爱之色。

        热闹的曲乐之声,在数日后的一天,回荡这平凡的村庄内,少女穿着嫁衣,带着盖帘,在走上花轿的一刻,抬头掀起了一角盖帘,望着远处,神色透出一丝焦急。

        “哥哥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

        村子里的婚庆,四周的邻里都赶了过来,很是热闹,更有很多小孩子嬉笑中绕着花轿玩耍,唱着欢快的歌谣。

        四周的老人们,也都是带着慈祥的微笑,看着这喜气的一幕。

        没有人注意到,此刻在这村口外的道路上,一行十多匹烈马,正呼啸临近,那烈马之上,坐着十多个大汉,这些大汉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前行中大声的谈笑着。

        那蹬蹬蹬的马蹄之声,如同地龙翻滚,在这大地上传开,使得地面出现震动,遥遥的传入村庄内……

        不远处有一座山,此山常年云雾缭绕,传闻其上有仙人,此刻,一个干瘦的少年,正带着得意的笑容,匆匆的从山上顺着小道走下。

        他背后被这药筐,里面有诸多的草叶,其中更有一株人参!这人参有婴孩手臂粗细,须子极长,其上更有些许灵气散出。

        “这株参王怕是有百年光景了,为了弄到它,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作为小兰的嫁妆,应该够了。”少年脸上笑容更浓,此刻正行至半山腰,随意的看向山下村庄,但这一眼之中,少年却是整个人轰然一颤,身子突然就一动不动了。

        山下村庄,遥遥看去,火光滔天!

        继续去痛苦的点滴,左手都是针孔,今天换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