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14章 颠落之名!
  • 正文 第1414章 颠落之名!

    作品:《仙逆

        第1414章 颠落之名!

        虚火无形,可燃一切情绪化作火焰,但这火,却只能外放伤敌,对朱雀一族修士自身,起不到提升修为的作用。www.00ksw.org

        虚火,为朱雀一族灭世之炎!它可以杀人,但却不能从修士体内提炼而出,它的数量因无形,故而永恒不灭。

        实火转化之时,成就多少,一直到修士死亡,也就只有这么多。

        但眼下,王林的虚火在诞生的一刹那,却是被那元磁雾气横扫,其内发生了一种就算是一代老祖都无法理解的诡异变化!

        这虚火,在诞生的瞬间,吸收了元磁雾气内的一丝元磁之力!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外力凝聚在其内的这一丝磁力,随时都会消散。

        但王林的虚火内,这磁力却是由天逆释放而出,其元磁之力永恒!

        如此一来,这虚火尽管威力没有变化,但它的存在,却是使得王林成为了古往今来第一个,可以吸收虚火之人!

        王林的虚火,在诞生之时并不多,但若是随着其不断地吸收,他虚火的强大程度,足以骇然听闻!

        元磁雾气从王林体内疯狂的扩散,转眼就弥漫了整个地方界,更是片刻后破开此界,从那大帝星上的地方香内滚滚而起。

        那无尽元磁雾气冲出,弥漫大帝星天空,更是扩散之下,重新回到了大帝星外,成为了环绕其四周的元磁撕裂。

        看去,似乎与之前没有任何变化,但若仔细去看,却还是可以发现,这里面的不同。

        在没有进入天逆前,这元磁撕裂仿若死物,充满了暴虐,但眼下,其内仿若化成了一个整体,更如同有了生机一般。

        大帝星上数万修士,呆呆的望着这一幕,更是在他们的目光中,但见那地方香散出了所有的元磁雾气后,这燃烧了快一半的巨香,其内骤然就发出咔咔之声。

        这声音刺耳,清晰的传入所有修士耳中,只见在那香上,出现了一道道细密的裂缝,这裂缝越来越多,仅仅是片刻就弥漫了整个巨香。

        轰的一声,这地方香,从中间骤然断开,燃烧的那一截倾斜落下,穿透了下方的巨龟,砰的一声掉在了赛场之上。

        四周一片寂静。

        巨龟背上,人方香熄灭。地方香断裂……唯一高耸的,就只剩下那最后一根,天方香!

        云落大司面色越加苍白,那断开的地方香,就如同断开了她的心神,使得她眼中恐惧,更浓了起来。

        “应该不会是他,不会的……绝不会是他!”

        司墨子口干舌燥,在目睹了王林试炼后,这出现的一幕幕事情已然超过了他的想象,直至现在,他都有些恍惚,心神之中对于那始终魂魄未出的王林,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深深的忌惮。

        这本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身为一个第三步大能,居然对一个尚在第二步的修士,产生忌惮之心……

        但眼下,却是在司墨子的身上,出现了。

        妙音道尊盯着那断成两截的地方香,眯起了双眼,右手一翻之下,拿出了一个桃子,狠狠的咬了一口,目中有贪婪之色一闪而过。

        “天逆……天逆……我妙音道尊要定了!”

        蓝梦道尊神色复杂,收回目光,沉默不语。他身边的李倩梅,低下了头,看不到神情。

        老朱雀右手在自己头上一抓,脸上露出苦笑。

        “这小家伙,到底干了些什么……刚才大帝星的变故,分明与他有关……这小子身上,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

        眼下可好,第一根香熄灭,第二根断开……这还怎么试炼,怎么计算成绩……”

        四周的数万修士,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纷纷哗然起来。

        “第二根香竟然断了!这……”

        “这正在试炼的第三少帝,到底什么修为,怎么可能会做到这一步,那第一根香熄灭本就让人震惊,但与这断香之比,又算得了什么!”

        “此事怕并非与那第三少帝有关,这香断,恐怕是方才大帝星的元磁雾气所致!只是那雾气为何会突然倒卷进入香内……”

        各种心思均有,但相同的,却是所有的目光,一一的落在了第一根香下,始终闭目的王林身上,等待他的苏醒!

        “此人是会苏醒,还是如之前一样,凭空的点燃了下一支香……”

        地方界内,王林体内元磁雾气全部涌现而出后,其胸口内的天逆珠子,也渐渐隐藏起来,消失不见。

        整个地方界,寂静下来,唯有王林身前那朱雀身上的虚幻之火,在默默地燃烧。

        许久之后,王林看向那朱雀,张口一吸,顿时那朱雀就在嘶鸣中直奔王林,融入其左目之内,更是在这一瞬间,王林体内轰然就散出浓浓的虚火,这虚火无形无色,弥漫在王林四周,散发出一股灭世之力。

        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王林抬起头,看向远处,沉吟片刻后,他并未选择离去,而是向前一步,身影如梭,直接就跨越千万里,出现在这地方界尽头,那在之前火海中,始终没有焚灭的秃山。

        秃山之上,四代朱雀默默地坐在那里,他身在此地,对于王林之前的一幕幕感受的极为清楚,心神震撼。

        但他毕竟并非常人,很快就把那震撼压下,沉默的望着远处。

        在他的前方,天地扭曲,王林走出,来到了四代朱雀身旁数丈外,站在那里,同样沉默。

        “朱雀四次觉醒后,虚火还需温养一段时日,你要切记。”四代朱雀回头看向王林,轻声道。

        王林目露复杂,望着眼前这中年男子,抱拳道:“前辈可是四代朱雀?”

        “我是。”中年男子点头。

        王林没有说话,许久之后,低声道:“五代朱雀对晚辈有大恩,他死前念念不忘的,就是当年曾陪伴四代朱雀身边做其药童……”

        中年男子眼中露出悲伤,默默地点了点头,声音带着惆怅,轻声道:“我知道了……”

        王林右手抬起向前虚空一挥,立刻就有储物裂缝幻化,却是从其内,缓缓地飞出了一尊石像!

        那石像,赫然就是朱雀老圣皇死后尸骸所化!

        “老圣皇一生为朱雀圣宗呕心沥血,在我看来,没有谁比他更值得称为朱雀!”王林望着老圣皇的尸骸,脑中浮现当年的一幕幕。

        “在老圣皇为朱雀圣宗焦虑之时,你不在,二代朱雀也不在……四圣宗内,***圣皇战死,玄武圣皇叛逃,青龙圣皇被困,那数万年,唯有朱雀老圣皇一人维持,直至死亡,他都不忘朱雀圣宗之事……不忘他的师尊……

        今日晚辈能见到前辈,便把他的尸骸放在这里,我想,老圣皇若有冥冥之灵,也会选择留在这里,陪伴那当年舍弃了他离去始终没有回来的师尊,这里,或许就是他的家。”

        王林退后几步,跪在老圣皇尸骸下,磕了三个头,低声道:“老圣皇,弟子从朱雀圣宗把您带回,今日送您回四代朱雀身边,送您回家……当年之恩无法报答,我的承诺,会继续下去。”

        起身之后,王林复杂的看了四代圣皇一眼,抱拳道:“多谢前辈方才相助,晚辈告辞。”王林暗叹,转身向着天空走去。

        他可以接受二代朱雀,但对于四代朱雀,却是无法接受……若非当年这四代朱雀离去,四次觉醒之中,定有老圣皇的存在,若非当年四代离去,老圣皇也绝不会归墟而亡。

        四代朱雀望着其弟子的尸骸,身子有了颤抖,其眼中露出浓浓的悲哀,缓缓地起身,来到了尸骸旁,右手颤抖的抬起,在其弟子脸上***。

        “鲁云……为师……对不住你……”四代朱雀眼中,留下了泪水。

        “四圣宗的一切事情,为师都知道……只是,我回不去……当年我来到这太古星辰后,出现了变故,被一个神秘之人种下封印……”四代朱雀喃喃,其样子好似一下子就苍老起来,看向其弟子尸骸的目光,透出悲哀的追忆。

        “这些年来,我曾数次想要破开自身的封印,但始终无法成功……就算是一代老祖,也都无法解开这封印……我只能留在这这地方界内,走不出半步……

        一旦出去,那封印就会爆发,使我丧失心神,沦为疯狂……鲁云,不是为师不回去……是回不去……”那四代朱雀的眼泪,落在了其弟子的尸体上,带着其心中无尽悲伤,还有那痛苦的回忆,更多的,却是一种愧疚的悔。

        “这封印不仅在我身上有,二代朱雀身上也有,他压制之下,可以不需在这地方界内,但却走不出这颠落之地……

        颠落之地……癫落之地,这里,就是我朱雀一族的颠落之地……要么癫狂而亡,要么颠覆而出!”四代朱雀苦涩的喃喃,似乎在向其弟子解释……

        王林的身影,向着天际走去,越来越远,最终消失无影。

        在其身影消失的刹那,大帝星上,那第一根熄灭的人方香下,其肉身闭着的双眼,骤然间,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