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07章 我,不愿!
  • 正文 第1407章 我,不愿!

    作品:《仙逆

        第1407章 我,不愿!

        这少女穿着鹅黄小衫,一头青丝化作两缕,随着其轻盈的身子晃动着,使得这少女看起来很是可爱。www.00ksw.org

        她相貌并非绝美,但却很是精致,眉目中尽管还有稚色,但仍然还能看出其俏皮之下,温柔的性子。

        “炼丹实在是太难了,总是炼不好,我明明已经很用心了。”这少女走在山中,撅着嘴,自语起来。

        “不知道哥哥现在怎么样了,他天资比我好,一入门派就被重点培养,我可要抓紧努力了,可不能让他小看。”少女行走中,停下身子,目光落在了前方不远处一株散发柔柔月光的芝草,连忙上前轻轻地摘下几叶,丝毫没有发现,在她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孤独的身影。

        王林怔怔的望着前方少女,对方的样子尽管与当年有些不同,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

        目中渐渐露出温柔,王林站在那里,心中满是苦涩。

        少女摘下几叶水月草后,小心的放在了储物袋里,随后起身正要离去,忽然身子一顿,向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子拨开草丛,看到了一只小兽。

        那小兽样子像是松鼠,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右腿上血肉模糊,仿若是被咬了一口,已然断了。

        少女轻呼一声,眼中露出怜悯,连忙拿出储物袋,一拍之下从里面取出一些草药,碾碎之后轻轻的涂抹在那小兽的伤口处。

        只是这些草药,显然是无法让这小兽生存下去,它的双目渐渐黯淡,流血太多,已然是濒死之中。

        那少女眼中露出焦急,连忙轻柔的把这小兽抱起,转身就要下山回丹房去寻师尊,但刚一回头,却是立刻就惊叫一声,身子迅速后退,双目露出惊恐。

        她突然的转身,自然看到了身后的王林,一时之间被吓了一跳。

        “我来吧。”看到少女被吓住的神情,王林心中一颤,轻柔开口,右手抬起向前一挥,便有一道白光闪烁中落在了那少女怀中小兽身上,那小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就连黯淡的双目,也瞬间有了神采。

        恢复过来的小兽,身子一蹬,就从少女怀里跳起,落在一旁树枝上,回头看了二人一眼,几个跳跃之后,消失在了远处。

        少女深吸口气,拍了拍胸口,好奇的看向王林,欠身轻声道:“晚辈李慕婉,见过前辈,不知前辈是门中那座峰上,来此可是要寻我师尊?”

        王林摇头,望着眼前的少女,神色越加的温柔起来,轻声道:“我不是来找你师尊,我就住在这里。”

        “住在这里?”李慕婉眨了眨眼睛。

        王林脸上露出微笑,大袖一甩,立刻就有一股柔风弥漫,卷着李慕婉的身子,瞬间二人就消失无影,出现时,却是在这了山峰的最顶部缭绕云烟之处。

        这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座洞府。

        洞府外,李慕婉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许久之后才缓过神来,看向王林的目光充满了惊奇。

        “前辈一定是我洛河门隐世的老怪……恩,不是老怪,是隐世的高人。”李慕婉讪笑中退后几步,眼中闪过一丝警惕。

        这里四下无人,她被王林一下子卷来,心中自然很是紧张,虽说王林看起来不像是恶徒,但李慕婉还是心中怦怦跳动。

        “晚辈……晚辈奉师尊之命来取草药,已经出来……很久,师尊定会担心寻找,晚辈还是先告退好了。”李慕婉连连后退,话语中更是点出其师尊随时会来。

        王林脸上露出笑容,他之前从未见过李慕婉这样的神情,闻言点头。

        李慕婉连忙后退,顺着山路快速的离去,直至下了山后,这才长呼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山顶。

        “师姐曾说这修真界的老怪都有怪癖,尤其有一些喜欢以炉鼎修炼,吓死我了!这老怪出现的无声无息,又把我一下子卷到山顶,哼,若非是我反应快,搬出师尊,怕是今日就要危险了……不过这老怪看起来很年轻,不像是坏人……或许也是我多想了。”

        低声嘀咕了几句,李慕婉连忙离去了。

        王林在那山峰顶部,目光可以穿透一切存在,看到李慕婉的神情,甚至连其自语的言语都听的一清二楚。

        直至李慕婉走远,王林才收回目光,脸上浮现一抹开心,只是这开心,却是带着惆怅。

        “这里到底是以我魂内记忆幻化,还是……真的存在……我记忆内,分明没有这一幕……”王林轻叹中,不愿去思寻此事,默默的闭上了双眼。

        许久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低声自语道:“再看一眼,再与她说一番话,我就离去……点燃那第一支香。”

        时间慢慢的过去,一天、两天……转眼间,便是四天。

        这四天中,李慕婉再没有出现,王林一直在那山峰顶部,等着,等着。一如他记忆中,李慕婉在云天宗内,与思念的琴音相伴,等着自己的归来。

        四天的时间,王林没有打坐,而是默默地望着天空,等下去。

        直至第五天的午后,一阵急促吁吁的娇喘,从山下传来,却是那李慕婉,从山下走了上来,登上山顶后,李慕婉擦去额头香汗,眼中还有惊慌与警惕,但却咬牙之下,走到了王林面前。

        王林静静的望着李慕婉,脸上露出温柔之色。

        只不过这温柔,落在李慕婉眼中,却是让她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心中警惕更浓。

        “前……前辈,你能不能把它也救好……”李慕婉咬着下唇,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拿出一只巴掌大小的小兽。

        这小兽如猫,还是幼年,毛绒绒的身子在李慕婉手中颤抖,双眼更是只有一道缝隙,似乎想要睁开,但却没有力气。

        王林哑然失笑,点了点头,右手抬起在那小兽身上一抹,白光闪烁中,那小兽仿若被注入了生机,双眼缓缓地睁开,露出了神采。

        李慕婉眼中露出惊喜,雀跃的呼了一声,连忙轻轻的抚摸小兽身上的绒毛,看向王林的目光,警惕也渐渐消散了一些,但还是存在。

        “多谢前辈了。”李慕婉脸上带着开心,向着王林一欠身,快速的后退,连忙下山离去,显然在其心中,对于老怪这两个字,还是存在很深的谨慎,若非是万不得已,她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再来。

        “这老怪应该不是坏人……”李慕婉下山之时,回头看了一眼山峰,低声自语。

        王林第二次目送李慕婉离去,眼中不舍之意更浓。

        就在这时,突然整个天空风云卷动,为之色变,更有滚滚雷霆轰轰降临,向着四面八方疯狂的回荡,那天空之上,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这漩涡急速旋转,卷动天地,散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威严!

        这威压极为惊人,散开之中就弥漫了整个人方界,但奇异的,则是此界所有虚幻生灵,均都没有半点察觉,仿若这天变,只为王林,仿若这漩爆,只因王林!

        “王林!还不快快点燃人方香,更待何时!!”那最后四个字,化作风暴,形成了无数余音,在这天地内轰轰回荡!

        更待何时……

        却是在那大帝星上,老朱雀等待太久之后满心焦急,担心王林魂入故里难以自拔,不惜违反试炼规定,一步上前,右手放在那第一支香上,冲入王林魂中,传出了这一声低吼!

        “点燃人方之香不难,只要把我魂中之火散开,焚烧这虚幻的人方界,将这里的一切全部瞬息间焚化成火海,半点不留之后,就可以点燃人方之香!

        只是……”

        “我,不愿!!”王林抬起头,目中如有火炬燃烧,看向天空那漩涡。

        “以魂入此似虚似真之界,磨练魂心,抹去最后一丝凡尘之念,将其化作焚烧之力,因其为魂烧,故可将此界火焰融入魂内,种下一丝不灭魂火,作为朱雀第四次觉醒的祭奠!

        但,以这样的代价,以焚灭我凡念为引,我,做不到!”王林站起身,望着天空。

        这里,是他魂入之地,即便是老朱雀修为莫测,但在这一代朱雀以某个法宝幻化,且以某种至今无法被人理解的神通弥漫创造的试炼之地中,也无法存在太久!

        “你……这里只是虚幻,并非真实,当年老夫也曾进来,你只需将其毁灭,离开之后维持燃香,就可通过,为何如此执迷不悟!”那老朱雀的声音透出焦急,骤然间,天空漩涡崩溃,其声音渐渐消散。

        在其声音消散的瞬间,王林的话语,传入那漩涡之中。

        “我王林一生,从不放弃心中执念,即便问鼎引动天劫也不可让我松手,魂内种不灭魂火,并非只有焚烧此界!

        若真天道如此,非这样不可燃起魂火,那我便逆道而行,以自身执念,化作业火,不去要拿不灭魂火,而是取我魂执业,燃那轮回业障!!”

        大帝星上,老朱雀右手收回,望着闭目的王林,长叹一声。

        那司墨子尽管不知晓人方界的一切,但看到这里,却是多多少少猜测出了一些,忍不住冷笑道:“前辈,眼下已然过去很久,似乎这第三少帝,试炼出现了意外……”

        他还没等说完,老朱雀猛地回头,眼睛瞪起右手直接向前一扇,但听啪的一声,却是再次给了司墨子一巴掌。

        司墨子喷出鲜血,身子倒卷万丈。

        “意外个屁,老子家的孩子,以执念燃业障,岂是你这杂碎能懂!”

        扇完一巴掌,老朱雀内心火气略消,目光炯炯,内心暗道:“业障,业障,好,这小子有种,敢燃业障之火,一代老祖当年就曾言,我朱雀一族成就虚火之境,借不灭魂火并非正途,只因那业火临魂极为艰难,古往今来唯独老祖早年在仙尊保护下才成,故而才不允许族人选择!这小子若能成,当为我朱雀族日后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