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05章 浮生若梦
  • 正文 第1405章 浮生若梦

    作品:《仙逆

        第1405章 浮生若梦

        “起苍香!”老朱雀双手一挥,神色一扫之前的玩世,而是极为严肃,他这一严肃起来,顿时就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感表露无疑,更是在其内,蕴含了一股霸道的感觉。www.00ksw.org

        仿若他所在之处,他所说之话,就是天理!

        轰鸣之中,那巨龟背上,立刻就有三支百丈粗细数千丈之长的巨大未燃之香,骤然出现!

        这三支香通体苍色,出现之后直指天际,远远看去,那千里之龟就仿若成为了一座祭坛,祭坛之上,三香惊天!

        “我颠落之地少帝试炼,极为简单,三香,代表天地人三方之幻界,你一一魂入,点燃三香!这试炼程序不难,难的,是两点!

        第一,点香艰难!第二,这苍香一旦被点燃,别看它有数千丈之长,但瞬息间就会立刻燃烧成灰,你要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让其焚烧缓慢!且能在其焚毁前,魂从内走出,回到肉身!”

        老朱雀神色极为严肃,看向王林。

        “任何试炼都有危险,我颠落之地少帝试炼,同样如此,你若是点燃不起倒也罢了,一旦点燃后,若是无法在其焚毁前出来,那么你魂就要被困在其内随之烧焚而死!有老夫在,你尽管不会真死,但却会让老夫失望。

        这试炼,从古至今,只有两人成功,老夫就是第一人,在你之前,还有一人!此人天资绝伦,第一香为五息、第二香为九息、第三香则是压缓至十四息之多。即便是老夫,也不如他。

        你,敢不敢试炼!回答我!”老朱雀目光如炬,望着王林双眼。

        “有何不敢!”王林神色平静,缓缓开口。

        “好,我期待你给我第三次惊喜!”老朱雀大笑,右手一挥,化作一股狂风直接卷动王林身体,在那狂风之下,王林身子化作一道闪电,直奔那下方巨龟背上,左首第一根香临近!

        司墨子眼中露出隐藏极深的恶毒,隐晦的盯着王林,此刻的他满脸紫青,却是就算神通也无法短时间驱除,毕竟这是老朱雀所伤,故意羞辱留下。

        眼下司墨子也不敢如之前那般明目张胆,可内心对于王林的杀机,却是更浓起来。

        “这颠落之地的试炼,长尊会对其有很深的研究,这小杂种的修为,决然无法成功!”司墨子内心冷哼。

        他旁边的云落大司,也是神色阴沉,她右手在袖子内,很是随意的掐起了印诀,仿若在进行某种推衍,但目光却是微不可查的扫了远处那妙音道尊一眼。

        至于那妙音道尊,则是躺在云端上,双目微微眯起,露出奇异之芒。

        “这小家伙想必就是水道子传音中所说的王林了……封界之尊没死么……那水道子应该不敢欺瞒,但此事,还是要谨慎一些……当年我之所以出手,是因为掌尊给了极大的好处,眼下嘛……想要我出手,就看长尊会舍不舍得了。”

        蓝梦道尊神色平静,望着直奔那巨香而去的王林,内心暗叹。

        “此子短短时间,就让闪雷族毁灭,更与颠落之地有了如此深的关联,我实在是小看了他……身为太古五尊之一,我有守护太古星辰的责任,但此子与月儿……”蓝梦道尊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儿,眼中露出一丝复杂。

        “长尊会我可以不在乎,就算是掌尊出关,我也可以拒绝。只是……若是梦儿亲来,我该怎么做……”想起妻子,蓝梦道尊心中起了刺痛,他永远也忘记不了当年,妻子似死似走,成为了陌生人的一幕幕。

        那身穿兽皮的老者,则是双目索性一闭,根本就不去理会,仿若这天地一切事情,在其面前,都比不上与那朱雀老鸟一战有吸引力。

        他身下那巨大的蜥兽,鼻孔喷出两道白气,阴冷的双眼也同样闭上。

        下方那巨龟四周,数万修士一个个均都定气凝神,看着王林身影接近那第一支想,其内各种心思均有。

        “哼,此人实在是走运,居然也被第一少帝看中,不过那试炼极为艰难,我断定他不会成功!”

        “我落生会第一长老以天人第五衰的修为,都不敢去进行试炼获得少帝名头,此人就算是被大帝与第一少帝赏识,但想要成功,却是痴心妄想。”

        在这大帝星赛场之上,被数万修士目光凝聚,王林来到了那第一支巨香旁边,落在了巨龟甲上,近距离的站在这里,与其相比,王林的身影,实在是微不足道。

        这巨香如山,隐隐有一股香气散出,传入鼻尖,可让人精神一振。

        王林深吸口气,右手抬起,放在了身前那巨香之上,在其手掌碰触的刹那,他双目闭合,身子骤然间就一动不动起来,魂随香走……

        试炼第一关,天地人中的人界幻化!

        耳边有阵阵水声哗哗传来,更有诸多繁闹之音从依稀模糊中,渐渐地越加清晰起来,直至压过了那水声,取代了王林耳边的一切。

        天空,是蔚蓝的,很美,如一锻绢绸铺展,其上朵朵白云点缀,只是看去,似乎有些不太真实。

        王林站在一座桥上,桥下河水流淌,远处河中还有几条舟坊,隐隐飘来曲乐之声。桥的两旁,则是喧闹的街道,行人诸多,模模糊糊中,看不清他们的面貌。

        收回望着天空的目光,王林整个人仿若是来到了梦境之中,一切都是虚幻的,让他没有任何真实的感觉。

        就算是这桥,在他看去,也是隐隐模糊,似乎随时都可以消散一样。仿若这天地间,一切的一切,除了他自己是清晰的,全部都是飘渺。

        这是一处凡间的城池,城池不大,但居住之人却是很多,街道上还有诸多的商铺小贩,叫卖之声络绎不绝。

        只不过这一切,都处于模糊,与他格格不入……

        “这里就是第一关么……”王林目露沉思,转身正要走下桥去,但就在这时,他却是身子一震,猛地回头看向那河道之中!

        河道中,有一艘大舟徐徐而来,舟上坐着一青年,此人手里拿着酒杯,身前还有数个歌姬舞动,身后还站着几个随从。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又为几何欢!”长笑中,传来这一声听似微弱,但却狂放的话语。

        那青年拿着酒杯,一口喝下!王林自从来到这里后,除了自身之外所见一切都是模糊,但此刻,在看到那青年的瞬间,这青年的样貌,顿时清晰起来,这种清晰,与四周的模糊对比,极为鲜明!

        这一眼之下,王林整个人呆在了原地,心神轰轰如天崩地裂一般,那青年的样子,他熟悉,非常熟悉,那几乎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