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03章 踏入力之证道
  • 正文 第1403章 踏入力之证道

    作品:《仙逆

        第1403章 踏入力之证道

        轰的一声巨响惊天,那湖水骤然剧烈起来,波纹回荡,涟漪弥漫,更是直接就有一层湖面,轰然的崩溃,化作无数细密的水滴,那些水滴刚一出现,就立刻相互撞击下再次崩溃,如此周而复始,在那不断地崩溃中,仅仅是瞬息间,那一层湖水彻底的消散,化作了一片水雾,升上半空。www.00ksw.org

        湖面上,湖水立刻下降了一丈。

        这一幕很是寻常,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若是以神通施展,莫说是一丈湖水,就算是把这整个湖泊都气化,也是简单至极。

        不用说这老者,就算是王林,也有数十种方法,可以做到比这一幕看似更强悍的一击!

        “很普通是不是?”老者转头望着王林,脸上露出深意的微笑。

        王林目光一闪,盯着湖面,脑中浮现方才对方一掌落下的一幕,凝神之下眼中露出沉思。

        看到王林这个样子,老者更是开怀,也不打扰,他想要看看,王林的悟性如何,能否看出此术的端倪。

        “当年我从老祖那里学到此术时,也无法凭着自己想出此术的深意,即便是那天资惊人的四代小朱雀,也同样领悟不出,只能摸索到边缘,需要老祖解释后,才恍然大悟,且看这六代小家伙如何。

        不过我看此子资质无法与四代小朱雀相比,他之修为,应大都是造化使然,或者与四代小朱雀曾说其收的那个弟子有关。

        否则的话,断然不可能有那种仅仅两千余年修行,就能摸索到虚火边缘的可怕存在,即便是老祖,怕是在这个年纪也做不到。”老者想到这里,突然想起了王林身上那变态的五道本源,却是内心想法立刻一顿。

        “或许……大概这小家伙能看出?”老者有些郁郁,看着王林。

        王林皱着眉头,脑中不断的浮现方才的一幕幕,对方的一掌,很是寻常,只不过是震动了湖面,掀起了一片水滴,随后水滴相互碰撞,最终在那无数次的碰撞之后,彻底崩溃化作了水汽而已。

        但看对方的话语与样子,此术分明是蕴含了某种极为强大的道理……

        沉吟中,王林走到湖边,蹲***子右手抬起,向着湖面轻轻一按,他没有施展任何神通,仅仅是如凡人一般,把手放在了湖面上。

        在其手落向湖面的一刹那,王林清晰的感觉到了一股反震之力传出,这反震之力很弱,几乎不可察觉,且此事本就该如此。

        水面尽管很柔,可却能飘起浮叶,手掌落下,自然也会遇到一丝轻微的阻隔。以往此事不会引起王林的注意,他也不会去思索为什么会这样。

        但眼下,却是在出现这反震之力的刹那,王林双眼猛地一凝。

        湖面之处,波纹回荡,涟漪环绕手掌向外一圈圈散去。如王林此刻的心绪一样,也是波纹处处,荡起心弦。

        他与旁人不同,王林是古神,古神一族,除却神通不说,最强大的就是肉身之力,一拳开天,足以崩溃一颗修真星,这样的惊天之力,便造就了古神那无法想象的强大!

        正因如此,王林对于力的把握,比之那些单纯施展法术神通,或者说依赖神通之术的修士,大为不同。

        “我儿时读书,曾见过书中描述有滴水穿石一词,这水看似至柔,但实际上,却也是至刚之物,一滴水落下,摔在石块上会崩溃成无数水滴散开,但在碰到石块的一瞬间,却是会升起反震之力,这反震之力尽管很弱,可一次次的水滴落下,年复一年的震动,却是足以穿透石块!

        莫说是石块,就算是古神躺在那里,悠久的岁月之后,那神通法术都无法破开的肉身,也会被这水滴穿透!”王林眼中露出明悟,站起身子,看向老者。

        老者神色顿时凝重,露出一丝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王林居然能凭着自身,隐隐摸索到了这秘术的边缘!

        “此子天资无法与四代朱雀相比,可谓天地之差,但其对于这天地的明悟,却是太过骇人,居然能以明悟补天资,达到了四代朱雀当年感悟的程度!难怪他能有那变态的五道本源,此事或许并非是造化偶然……”老者倒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赞赏更浓了起来,点了点头后,正要开口解释,在他看来,对方能摸索到这一步,已然是极为难能可贵,怕是已然到了极限,无法看出更深。

        但还没等他开口,王林却是双眼精光一闪,缓缓说道:

        “这还只是其次……”

        老者一愣。

        “水蕴含了坚韧柔强之力,积水成湖后,湖面自然也存在了反震之力……我手掌蕴含的力量越大,这反震之力就会越大!一拳打出去,打在水面,实际上那一瞬间从水面反出的震力之强,丝毫不弱于我挥出的一拳!

        如此一来,就相当于是两股力量在瞬息间交错,将会产生一种极为可怕的崩溃之力,所以方才前辈那一掌落下,无数细密水珠刹那就数万甚至数十万百万的次数碰撞起来,使得那一层湖水,彻底瓦解!

        这钟瓦解,是一种态的转变,从水的状态,直接成为了形成云雾的水汽!看似简单,可实际上,其内却似蕴含了一种惊天之力!

        改变生灵本态之力!”王林越说,目光越是明亮,脑中更是清明一片,种种念头涌上心间,更把方才老者拍击湖面的一幕幕成百上千次的回荡。

        “应该是这样,前辈方才那一掌,就是蕴含了这种道理,一拳开天,即便可以崩溃一颗修真星,虽说也有反震,但那反震之力传递的刹那,修真星就已然承受不住崩溃了,打碎一颗修真星的力量,除了自己本身之外,还借助了这种反震!

        但水则不同,水之韧性,可谓天地之极,尤其是积累到一定程度,成湖,成海之后,其包容之力,颇为惊人。同样的一拳,打向大海,其反震之力,足以使人崩溃!”

        老朱雀瞪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王林,目中渐渐那之前被王林五道本源吓住的神色,再次露了出来。

        “这种对于天地的明悟,老夫这一生从未再第二个人身上见过,这种明悟之力,比之一切天资都要强大无数倍不止!此子的五道本源,绝非侥幸!!”老朱雀深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越来越古怪起来。

        此刻的他尚还不知,王林若是学会了那古魂禁后,将会有一丝可能,融合感悟出禁制的巅峰,达到虚的层次,从而或许会诞生出其第六道本源,虚之本源!

        当然,这个可能性很小,但却存在。

        “前辈这一掌,要教晚辈的,就是如何运用这股反震之力,从而使得一拳挥出,借反震之力杀敌,威力爆增!甚至改变物质形态,这虽说不是神通,但却未有神通才可形容的手段!前辈,晚辈说的可对?”王林目光明亮,眼中有喜悦之色闪过,这种力量的运用,对别人或许作用不大,毕竟修士斗法,不会拳脚肉搏,但王林是古神,这对他来说,堪比一切神通!

        在王林的古神记忆内,没有这样的力量运用之术,这一次老朱雀的传授,对于王林意义实在是太大!

        尤其是回想与拓森的一战,很显然拓森在这方面要远远超过了王林,当年的他,与拓森相比,就如同孩子与壮年一般!

        说他只会古神蛮力,丝毫不过分!

        老朱雀咽了口吐沫,神色挤出欣慰,他毕竟是活了太久的老怪,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不难,闻言点头目露赞赏,徐徐开口道:“不错,你说的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道理,也正是老夫要对你说的。”

        老朱雀话虽如此,但内心却是很谨慎,暗道:“***,可不能让这小子看出破绽,若是他知道当年就算是老夫也没明悟,我这长辈的老脸,岂不是丢尽……早知道就传他***族或者青龙族秘术,那玩意不是人炼的,以这小妖物的明悟之力,应该去研究那些东西。”

        老朱雀连忙干咳几声,避开这个话语,眼睛一瞪,呵斥道:“好了,秘术也学会了,跟我去试练,试练完,去拿司墨子立威!”

        他说着,大袖一甩,立刻卷动王林,化作一片虚幻之火,直奔西北方而去。

        王林在那虚幻之火内,仔细的看了几眼,暗自心惊。

        “这就是虚火么……丝毫没有高温散出,但却给人一种仿佛灵魂都要被燃烧的错觉!”

        以老朱雀的修为,转眼之下就卷着王林来到了西北方,那千里赛场之上。此刻这赛场中,两个修士正在为了抢夺长老之位奋战。

        赛场四周环绕了数万修士,一个个均都凝神观看,在半空中,还有数处地点,没有任何修士敢接近。

        其中一处,正是那司墨子与长尊会云落大司所在!

        另外一处,则是他们的斜侧,一对全身弥漫了蓝光的父女二人!

        还有一处,只有一人,此人身穿青衫,看起来如一个翩翩少年,他躺在一片云彩之上,懒洋洋的看着下方交战的二人,打了个哈气后,右手一翻,却似拿出了一个桃子,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最后一处,则是盘旋着一条巨大的蜥兽,此兽身子漆黑,样子极为狰狞,它飘在半空,在背上盘膝坐着一个穿着兽皮的老者。

        这老者面部全部都是坑洼麻子,双耳更有拳头大小的乌色耳环,甚至就连双唇,也有四根红色的针穿透,仿若封口!

        就在这一刹那,这几处无人敢接近的区域内诸人,全部神色一动,纷纷抬头向上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