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00章 湖心藏月
  • 正文 第1400章 湖心藏月

    作品:《仙逆

        第1400章 湖心藏月

        退后之中,王林目光如炬,始终盯着那渐渐消散的巨龟,直至巨龟彻底消失后,他眼中露出狂喜之色。www.00ksw.org

        “没想到这大帝星内,居然有古魂禁!!”王林深吸口气,许久才压下心中的激动,他不能不激动,无法不激动。

        若能学会全部的四大禁,融合之下,凭着莫大的机缘,他有可能感悟出禁制本源,若真能成功,王林的本源,就再不是五道,而是……六道!!

        六道本源!

        这种事情,若传出去,足以让一切修士震撼,即便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第三步大能,也会为之骇然,越是了解本源之人,就越是明白六道本源代表的是什么!

        五道本源,本已经是极为惊人,眼下若是再多出一道,足以惊天!不过同样的,六道本源若想全部都大成,其难度也是倍增无数。

        王林呼吸急促,下意识的***了***嘴唇。

        “破灭禁、生死禁、岁月禁我都已然获得,尽管没有太多时间去推衍,但若是能学到这古魂禁,我四大禁制就彻底完整……到时候……”

        王林心脏怦怦跳动,这种造化,实在是太出乎意料,在王林没有半点心理准备之时,就突然降临下来。

        他目光一闪,许久之后终于把这激动彻底压下。

        “这大帝到底是什么人物,居然能用古魂禁,去布置一个赛场禁制……”对于那神秘的大帝,王林心中忌惮更深。

        “他提前让我自己进来……莫非一切都是其意料,莫非他算出我必定会被这禁制吸引……”王林沉默,越是分析,那激动就越是消散。

        “这大帝星,处处诡异……没有罡风层,奇异的植被,还有古魂禁……”王林身子一晃,整个人落在了西北区域植被稀少的大地上。

        地面一片灰土,落地之后王林立刻低***子,右手抓起一把泥土,仔细的看了半响,神色慢慢越加沉了下来。

        就在这时,远处天空有长虹呼啸,却是那几个大帝使者,带着一些修士既王林之后来临。

        王林抬头看了一眼,转身一步迈去,身影消失,出现之时,已然在了这大帝星东部,弥漫了无尽植被中,一片巨大的叶子上。

        在那里王林盘膝而坐,望着手中的灰色泥土,眉头皱起。

        “这泥土看似寻常,但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王林沉吟中双目闭合,脑中渐渐浮现出当年在天逆的某一次打开时,自己半只脚踏入其内,化身成为混沌,在一片虚无内飘荡,最终成为了一颗修真星。

        这一幕记忆,王林印象极为深刻,也正是那一次的经历,使得他对于很多事物,有了模糊地知晓。

        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化身成为了一颗修真星后,度过了无数无数年,修真星上的火山爆发,把地心之物喷出,弥漫了整个修真星,此后这些物质在岁月中风化,成为了一个个颗粒,最终形成了泥土。

        更是在这泥土中,诞生了一些极为原始的植被,在一一次次的死亡与诞生中,泥土渐渐地有了生机,与整个修真星的生机融为一体。

        “这星空内的修真星,在最早诞生之时,是没有泥土的……泥土,是随后一***渐渐生成……也就是说,泥土若有寿元,是参差不齐,且少于修真星本身寿元。”

        王林猛地睁开双眼,露出奇异之芒,盯着手中的泥土,许久之后,王林轻声开口:“流月……”

        一股岁月之感,骤然就从他身上弥漫出来,笼罩了那手中的泥土之上,岁月流逝,仿若要去追寻那泥土的诞生之日。

        只不过这泥土诞生之日,距离现在已然太久太久,以王林的修为,根本就无法追溯完整,但,他却是可以大致的感受出一些端倪。

        许久之后,王林右手一挥,那泥土向着四周散去,紧接着他身子一动,出现在了所在植被下方,抓起了一把这植被下的泥土,再次施展流月之术。

        半响,王林松开手中泥土,任由其落下,眼中露出一阵明悟。

        “这泥土,若是自然而成,本应是诞生时间参差不齐,有先后顺序……但这里的泥土,却是同时诞生出来,在寿元上一摸一样!!这种事情,只有两个解释!

        其一就是这修真星上的火山,在悠久之前修真星诞生不久,同时爆发,全部毁灭,形成了泥土……但这一点,却又有些说不过去,毕竟那些使得泥土有生机的原始植被,无法同时出现,同时死亡……

        若这个猜测不成立,那么只有最后一个解释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人为造成,在悠久之前,被人以大神通之术,开辟出来!”王林倒吸口气,他眼下也是大神通修士,可以想象的出,那种单独从星空内制造出一颗修真星,这里面所需要的强悍修为,已然是无法想象!

        沉默中,王林甩了甩头,他的猜测,就连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并不知道,实际上若是他的这个猜测被人知晓,定会引起极大的震惊。

        因为罕有修士可以通过泥土这种蛛丝马迹,就可以分析出这么多事情,即便有这个能力,如是不知晓修真星从诞生到毁灭的一切过程,也丝毫无法因此分析。

        至今为止,王林尚是第一个,从泥土中分析出这修真星起源的第一人!

        若是那神秘的大帝知晓此事,也定然会大吃一惊,此事,甚至在他看来,比之王林对于造星的震撼,还要让人震惊!

        修士之间除了修为的差距,还有对于道的理解,道,实际上就是一种道理,明白了种种道理,知晓了一切因果之人,配合相符的修为,其可怕的程度,无法相信!

        撒去了泥土,王林沉默片刻,躺在了这巨大的叶子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眼中露出思索,他是一个喜欢思索的人,正是因为思索,才让他一生中种种危机下走到现在。

        对于那长尊会的云落大司与司墨子,王林尽管话语张狂,但内心却是极为谨慎,他不知晓那大帝图的是什么,但这并不阻碍他借大帝之势,来成为自己的一部分力量。

        这种做法,在这残酷的修真界,很有用处。懂得借势之人,才可以在这错综复杂的他乡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结果与目的。

        远处天空,此刻持续的有一道道长虹一闪而过,却是渐渐的,有了更多的人进入到了大帝星中,王林望着那些远去的长虹,躺下中右手缓缓地摸着身下的巨大树叶。

        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一动,看向自己的右手,在方才的一瞬间,他隐隐感觉右手***树叶时,体内很微弱的一丝元力,不受自己***控的从右手内钻出,被吸入进这叶子内。

        但仔细查看时,却是没有任何发现,仿佛刚才的一幕,是错觉一样。

        坐起身子,王林目光一闪。尽管没有发现什么,但他却总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意在心神弥漫,沉吟中其身一晃,飞起落在半空,向着下方望去。

        无尽的植被,在大地上缓缓的摇曳……

        “这大帝星,处处诡异……”王林不愿再踏上那些大叶,化作一到长虹,在这大帝星上飞过,神识更是谨慎的散开,密切的观察起来。

        天色渐渐暗下,唯有那远处天边一道道长虹时而闪过,王林速度不快,在黄昏之时,他看到了一处被无数植被环绕的湖泊,还有一个身穿白衣的老者!

        那老者坐在湖边,手里拿着一根鱼竿,正在垂钓。旁边还放着一个酒壶。

        王林双目一凝,这是他在这里,看到了除了大帝使者与那一道道长虹外,遇到的第一个人。略一沉吟,王林没有离去,而是身子缓缓落下,来到了老者身后。

        那老者并未理会,仍然坐在那里,望着湖面。

        王林盘膝坐在了一旁,同样没有开口,四周一片宁静,唯有远处隐隐从西北方向传来的阵阵轻微的破空之声传来,但却与此地的宁静融为一体,丝毫不觉喧闹。

        湖水很是清澈,一眼看去,虽说不能看见湖底,但大致也能看清,这水下,无鱼。

        一老一少,二人隔着酒壶坐在那里。时间缓缓地过去,渐渐地天色完全的暗了下来,一轮明月慢慢出现在天空。

        轻风袭来,吹动湖泊四周的植被,发出沙沙的声音,但却没有打破这里的安宁。

        湖面有轻微的涟漪在微风轻抚时荡开,似把天空的明月摘下,深深地藏在了湖中。望着湖面,隐隐的竟让人分不清,月,在哪……

        明月或挂在天幕,或埋在湖心,在那四周的宁静下,展露出了一副极为美丽的画面,在这样的环境下,王林那颗来到太古星辰后疲惫的心,也似乎放松下来。

        “你,喝酒么?”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老者沙哑的声音,徐徐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