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389、1390章 雕像的身份与来历
  • 正文 第1389、1390章 雕像的身份与来历

    作品:《仙逆

        第1389、1390章 雕像的身份与来历

        “我居然忘记了他会施展这极为霸道的定身术!!”贪狼心神翻起大浪,眼中恐惧如墨般蔓延,占据了双目的全部。www.00ksw.org

        “这克星太卑鄙,他既然拥有这种定身的神通,偏偏不早些出手,而是等我拿出了最强之宝时才施展开来,断了我最后的希望!!”贪狼身体包括体内元神与元力,甚至就连其神识都无法挪动半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林从远处渐渐走近。

        那残破的雕像没有任何气息散出,静静的漂浮在贪狼右侧。

        王林的身体,前行中渐渐缩小,当他站在贪狼身前时,已然化作了常人一般,并未先去理会贪狼,王林右手虚空一抓,就把那残破的雕像拿在了手中。

        看到王林取走了自己最强的法宝,贪狼心中如同被一把利剑穿透抽回,连续百次、千次、万次,那心痛的剧烈,让贪狼怒气攻心,却是从嘴角,流出了鲜血。

        “区区法宝之物,贪狼前辈想必也不会如此小气,当年前辈赠送在下不少法宝,今日相见,又送来这些,王某便却之不恭,收下就是。”王林脸上露出微笑,说话中目光落在了那残破的雕像上,凝神仔细一看。

        这一看之下,王林神色立刻有了变化。

        这雕像看起来很是寻常,其上更是多处破损,样子较为诡异,所刻是一个人。

        此人看起来约中年,穿着一身流云道杉,相貌平凡,可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隐隐散出,这威严不浓,也没有让人心惊胆颤之感,但,当王林的目光与那雕像双眼接触的刹那,他却是整个人轰然一颤!

        是颤,颤抖!

        王林的眼前,星空在其目中瞬间崩溃,撕裂一切,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从那雕像内爆发出来,顺着王林双眼直接冲入其心神。

        在王林的耳中,天地轰鸣,就连雷霆也都被生生撕碎!整个星空,整个天地,一切的存在都在这刹那间崩溃,化作虚无,更是在那虚无中,王林失去了心神,整个人被这股力量冲击,陷入进了迷茫之中。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十年、百年、万年、十万年……

        直至有一天,王林看到了前方那已经不存在的天地星空内,似乎出现了一处大陆,这大陆无边无际,隐隐的,王林有种明悟,这大陆的范围,已然超过了整个太古星辰,超过了界内,即便是两者相加,也不足以成为这大陆的万中之一!

        心神内所看的一切,在此时消散,化作一片虚无渐渐无影,王林整个人,一颤之中清醒过来。

        星空,还是那片星空,天地,还是那片天地,贪狼,已然目中露出浓浓的恐惧,被定身术定住无法移动。

        王林沉默。

        无论之前沉浸在那奇异的状态中,度过了多少岁月,但实际上,在苏醒的一刻,王林明白,这一切只是瞬息!

        若真说距离,那这距离,就是他的双眼与那雕像之目接触的那一刹那!

        “是幻觉么……”王林神色露出复杂,他想不明白,但方才心神内看到的一切,却是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中,一生都不会消散,更不会遗忘。

        “那……是什么……”王林目光再次落在了那雕像身上,这第二次看去,感受却是与方才截然不同,那看似平凡的雕像,此刻仿若换了个人,露出难以形容的威严!

        这威严,可以让一切修士在其面前,成为蝼蚁!就算是天地,在其面前也要屈服!甚至王林能隐隐感受,恐怕就算是第三步大能,在这雕像面前,都要……颤抖!

        “他,到底是谁……”王林沉默。

        他一生见过的雕像中,在这之前唯有那仙帝青霖在妖灵之地的雕像,最为震撼人心,可以让人望之似心神要崩溃。只是,与眼前这个雕像相比,尽管那种心神崩溃的感觉不浓,可王林却是隐隐感受,与此雕像比较,青霖之像,犹如蝼蚁!

        雕像所刻,只是一个寻常的中年男子,这男子抬着头,神色平静,无喜无悲,没有任何表情。

        “这雕像,你从何处得到!”王林始终望着雕像,并未看向贪狼,缓缓开口。

        说话中他右手一挥,却是使得贪狼身上的定身术,略有松动了一些,可以说话。

        “在一处古墓内。”贪狼沉默了片刻,内心暗叹一声,开口说道

        “想要进入太古星辰,必须要破开封界大阵,以你修为,断然不可能打开阵法,你,是如何进入的这里!”王林声音冰冷,蕴含了一丝寒意,侵入贪狼心神,使得贪狼身子一抖。

        “还是那处古墓……我所有的法宝,浮惊剑,护骨碑,雾魔枪,天皇炉,还有那万古木灵,古息叶以及魔魂瓶,都是在那古墓得到。”贪狼低声道,放弃了一切反抗,他明白,若自己实话道出,或许还有活命的可能,否则的话,眼前之人可是煞气滔天之辈,绝不会手软。

        甚至若引起对方猜疑,施展了搜神术,自己即便不死,也会成为没有神智之人。

        王林目光闪烁,看向贪狼,缓缓说道:“什么古墓!详细道来,莫要逼我搜魂!”

        贪狼不敢隐瞒,连忙低声开口。

        “当年我从望月之下逃遁后,并未死亡,而是隐藏在了罗天星域一处半废弃修真星上,在那里躲避你的追杀,且全力疗伤。

        过了很久之后,我不见你追来,就知道你或许认为我已经死了,便安心在那修真星上休养生息,直至我伤势全部恢复后,这才选择离开。

        那个时候,你已经不在罗天了,整个罗天星域极为空旷,绝大部分修士都去了联盟星域,展开战争,这就给了我机会。

        我一路安全,思考之下不想回到联盟,而且因为当年被望月吞下后全身包括元神都沾染了那挥之不去的臭味,距离很远就可被人闻到,让我无法忍受。

        于是我就游历星空,寻找消散身上臭气的方法,年复一年,直至有一天,我在罗天星域的边缘,隐隐靠近了闪界壁垒所在之地,发现了一处奇异的漩涡。

        那漩涡出现的很是突然,仿佛是直接就展开在我面前一样,这样的事情,我不觉得意外,我这一生,比这还要古怪的事情也遇到过,甚至当年还是结丹时,与人厮杀,眼看不敌都有那挪移大鼎从天而降,直接将敌人砸死……”

        王林眉头一皱,开口道:“说重点!”

        贪狼身子一抖,连忙说道:“那漩涡出现后,我心神立刻就有种极为强烈的感觉,这种感觉,我这一生从未如粗强烈,就算是当年那大鼎砸死敌人落在我面前,也没有这么强烈,就算是当初我看到望月后,也没有……”

        他刚说到这里,看到王林眉头再皱,心神一寒,连忙不再废话,直接说道:“我毫不犹豫的冲入那漩涡内,刚一进去,这漩涡就立刻消散,从出现到结束,不足三息的时间。”

        王林目光一闪,渐渐冰冷起来,盯着贪狼,徐徐开口:“听来,似乎这漩涡就是专门为你打开一样……”

        贪狼面色大变,连忙开口急声道:“我没有说谎,此言句句肺腑,我知道这种事情说出来你或许不信,但真的就是这样,且发生在我身上不知一次!

        我八岁在村地里玩,都能踢到黄精,掉下山崖,都得到朱果,得到太古雷龙,与人厮杀,挪移大鼎从天降下。别人去雨之仙界都需要抢夺雨鼎,我是在外飞行,那雨鼎自动就飞到面前。

        进入仙界别人都在仔细的寻找仙玉,且得到很少,我第一次进去,就被传送进了一个仙王的洞府……

        还有联盟星域早年的一处上古遗迹,别人很难找到入口,我去了那里,迈出三步就被传送进去……”贪狼生怕王林不信,若这些真是说谎也就罢了,可贪狼却是知道,这一切自己所说,全部都是真的。

        有时候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继续说下去,进入漩涡之后所见幕幕!”王林打断了贪狼的解释,缓缓开口。

        “那漩涡内仿若另外一个世界,极为混乱,更有空间乱流弥漫,稍微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那里有无数漂浮的巨石碎片,环绕四周,在最深处,则是被一片雾气笼罩,看不清样子。

        我在那里找不到出口,被关了数百年,那里死气很浓,更是在我的观察下,发现那里仿佛是一座坟墓!

        甚至在一处巨石碎片上,我还看到了一颗头颅,那头颅庞大无比,约百丈大小,极为狰狞,他眉心还有星点……天皇炉,就是在那里被我发现,当时这炉内还有燃香漂升……

        仿若是在祭拜一般。

        随着深入,我渐渐发现了更多的头颅,这些头颅全部都是透出浓浓的怨气与不甘,其中还有一些则是生着单角或者双角!其中有一部分头颅面前,放着法宝!”贪狼眼中露出追忆,隐隐透出恐惧。

        “我的那些法宝,除了那雕像与万古木灵外,都是在这些头颅上得到。只不过几百年的时间,我始终都是在外围谨慎的挪移,不敢进入内部,更不知晓内部有什么。

        直至有一天,我在两处巨石碎片之间移动时,遇到了大量的空间乱流,冲击之下以我的修为必死无疑,危机中我唯有急急后退,向着那里的深处踏入。

        进入到了深处的边缘,我立刻就听到了阵阵凄厉的吼声从四面八方疯狂的传来,那声音落在耳内,立刻就让我身子颤抖,有一股来自灵魂的颤抖。

        我在那里不敢乱走,直至数年后才略有胆量,想要离开这深处,回到外围,我隐隐感觉,这深处不是我可以进入之地,若是前行,必死无疑!

        但就在我小心的想要离开时,却是被一片风暴卷中,重伤之上昏迷过去。当我苏醒时,我是在一片枯萎的磅礴森林内。

        那森林太大,一眼看不到尽头,就算是神识散开,也一样无法笼罩全部,眼前所看全部树木,都已经枯死,更没有任何树叶。

        我在那里恐惧的前行,也不知多了多少年,我看到了唯一一颗没有彻底枯萎的大树,那树上只有一片枯黄的树叶。这是我在这里,看见的第一个树叶!这树叶后来被我取走……更是把那尚未枯萎的大树也收入储物袋内。

        我不知道所在的这片森林,到底是这神秘地方的何处,只能向前不断地走去,渐渐地,我感觉似乎过了百年千年一般,越是向前,四周的枯萎就越严重,到了最后,几乎被我一碰,就立刻化为飞灰……

        直至有一天,我来到了这片森林的中心,那里应该是中心,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雕像,在看到雕像的一瞬间,我隐隐有种猜测,或许正是因为这雕像,才会让这片无边无际的森林,全部枯萎死亡。

        我感受出那雕像是个宝贝,于是将其取走,就在拿起雕像的刹那,立刻在身前就有一个漩涡出现,这漩涡与我进入时的一摸一样,我狂喜之下毫不犹豫的就立刻冲入漩涡内。

        出现时,是一片陌生的星域,后来我才知道,我来到了封界之外……”贪狼说完,看向王林。

        王林眉头紧皱,目露思索之色。

        贪狼眼中精光微不可查的一闪,他早在说至一半时,就发现身子已然没有了***,那定身术的法术时间似乎过去。

        此刻眼看王林沉思,贪狼心中极为紧张,却是慢慢的轻微的后退,随后猛地向后一冲,就要逃出,但就在他身子冲出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随意一抓。

        顿时那贪狼惨叫一声,其身子立刻就仿若被隔空抓住,直奔王林右手而来,眼看其天灵就要被王林右手拍去,阵阵奇异的吸力从其手心传出,清晰的传入贪狼头颅内。

        恐惧之意化作洪水将贪狼淹没,他凄厉的大吼道:“你答应了不杀我!!!”

        他话语刚起,骤然间王林的右手就落在了其天灵,神识轰然而出,进入其元神内横扫一圈,搜寻记忆!

        与此同时,更是在王林的磅礴神识下,雷霆轰轰,闪电在这星空内游走回荡,凝聚至王林右手,冲入贪狼元神中,以王林的雷霆本源之力,将贪狼的元神仿若洗涤一般,清扫了一番。

        贪狼身子颤抖,片刻间就汗水打湿全身,也就是瞬息间,王林抬起右手,一挥之下就把贪狼远远地抛出。

        “我也不白拿你之法宝,你走吧!”

        贪狼面色惨白,立刻咬破舌尖喷出鲜血,速度轰然暴增,化作一道长虹急急闪烁而去,转眼之间就看不见了踪影。

        星空中,贪狼眼中露出劫后余生之色,更有委屈弥漫。

        “这是我第二次被他抢走了所有法宝,我发誓此生绝会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三次!!!眼下大部分法宝都没,在这颠落之地太过危险,要速回洞府取走留下之物,离开这颠落之地!”贪狼逃遁中脸上委屈之色浓郁,许久之后挪移了无数次,确定王林并未追来后,身子一晃,消失无影。

        出现时,却是在了一处修真星上,刚一现身,他就立刻直奔前方一处山峰飞去,直接化作长虹踏入山峰外围,大袖一甩,那山峰便有轰轰之声传出,却是从中间裂开了一道缝隙。

        贪狼毫不犹豫一步迈去,但就在他踏入这缝隙进入洞府的刹那,却是整个人身子猛地一顿,一股恶臭的气息从那裂缝内传出,扑面而来,险些将他熏晕过去。

        “怎么这么臭……”贪狼咒骂中突然身子一颤,整个人愣了一下,他连忙抬起手臂放在鼻尖,仔细的一闻后,他神色露出无法置信。

        “我身上的臭气,没有了!!!!就连嗅觉也恢复,这洞府内的臭味,我之前已然习惯,根本就无法闻到!”

        贪狼眼中露出惊喜,他这数百年来,梦寐已久的就是解决身上的臭气,遇到王林后,失去了获得那万古蝎尸的机会,本已经绝望,但眼下却是怎么也没想到,这臭味居然自己就没了!

        “我也不白拿你之法宝……”贪狼立刻就想起了临走前王林的话语,神色露出复杂。

        放过了贪狼后,王林转身迈步中,回到了暗蝎族所在修真星。贪狼不远界内界外阻隔,提前一步来到太古星辰等待自己,把辛苦弄到的法宝交上,再加上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使得王林怎么可能会出手将其杀死。

        “这贪狼是我的福星,不能杀,必须要放,我还期待能与他的第三次见面,到时候,想必又会送上一些法宝!”王林脸上露出微笑,摇头中现身出现在了暗蝎族修真星上。

        那云遁族的近千修士,不敢离开,仍然在那里等待,钟大洪又抖擞起来,趾高气昂,指着几个看起来修为高深的云遁族修士为自己疗伤,斜躺在那里,不断地冷哼。

        每哼一声,四周的修饰都会心神一颤。

        看向钟大洪的目光,也纷纷露出敬畏,他们怕的不是钟大洪,而是钟大洪背后的主人!尤其是其族长看到那玉佩后的神情与话语,更是让所有人知晓,此番招惹了不能招惹之人,怕是大祸临头。

        之前被驱散出去的暗蝎族族人,也被云遁族一一恭恭敬敬的请回,更是拿出丹药为其疗伤,甚至就连那钟大洪的随从章姓老者,也同样被请回。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哼,老夫之前就已经言明,你等偏偏不信!留着眼睛还有何用!”钟大洪身后站着两个云遁族女修,为其***肩,他神色很是舒服,狂言的说道。

        “不是老夫瞧不起你们,你等修为,莫说我主人,就算是我,也丝毫看不入眼,一巴掌就足以将你们全部掀飞,如捏死蝼蚁一般!”钟大洪抬着下巴,不屑的训道。

        四周云遁族修士连连点头称是,即便是有一些高傲者,在这全族面临大祸的关头,也不由得低下头,不敢反驳。

        那云遁族族长与几个长老,恭敬的站在钟大洪身边,脸上带着阿谀之笑,点头不断。

        “还请大人见谅,我等实在不知大人身份,您就帮我们说些好话,事后小的还有厚礼送上。”那云遁族族长内心苦涩,他修为明明高出对方太多,换了往常,一指过去就足以戳死对方千百次,可眼下,却是要小心翼翼的伺候。

        钟大洪被身后女修***捏的很是舒服,闻言哼了一声,很是傲然的开口道:“既然知错了,本应给你们个悔过的机会,不过……”

        那云遁族族长连忙身前几步,右手一翻,便拿出了一个玉瓶,眼中闪过一丝心痛不舍,但咬牙之下,连忙送上。

        “小小心意,还请大人收下。”

        钟大洪拿起打开一看,眼中露出喜色,收入怀里,干咳一声,傲然的说道:“老夫便试试吧。”

        就在这时,天空骤然就有波纹回荡,却是王林身影从其内一步走出。在他出现的瞬间,那钟大洪整个人神色立刻一变,猛地就站了起来,生怕动作慢了,一把推开身后女修,表情换上阿谀。

        “恭迎主人凯旋归来,主子,大洪这些日子没看到您,没有聆听您的话语,心中彷徨,就连打坐都无法入定,总感觉心里空空的,每次都需要大声念一百遍主人名字,才可以入定。但就算这样,也丝毫无法比得上小的心中对于主子的思念。

        唯有看到主人,在主人身边,小的这心里才会踏实下来。”钟大洪连忙上前,弓腰抬头施展无敌神功的同时,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言语过于夸张,引起王林的不快。

        此刻的他,方才在云遁族面前的倨傲,早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阿谀不断。

        云遁族修士,尚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个个立刻目瞪口呆,就连那刚刚送出厚礼的云遁族族长,也是愣了一下,他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会在这瞬息间,有如此反差的变化。

        “还不快让开道,站在那里干什么,让开,别挡了我家主人的路!”钟大洪赶在王林之前,一把推开几个云遁族修士,更是把那云遁族族长推到一旁,仿若早就忘记了刚才收下厚礼时的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