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331章 为前辈……
  • 正文 第1331章 为前辈……

    作品:《仙逆

        第1331章 为前辈……

        洞府山谷内,那雷枝上的每一个雷果四周,都弥漫了细小的闪电,游走不断。www.00ksw.org

        “这就是雷果么……”王林右手虚空一抓,立刻一个雷果脱离雷枝,飞入王林手中,他仔细的看了一眼,这青色果实内蕴含了不多的雷霆之力,吞食之下,可以改善体质,使得身体由内到外,更适合施展雷霆神通。

        “那齐治与于非的记忆中,一个雷果可以换取一枚雷晶……”王林拿着雷果,并未吞服,而是双手一捏,雷果轰然碎开,一道道细微的闪电从其内闪烁而出,顺着王林右手钻入体内,被其元神吸收。

        闭上双眼,王林元神内默默的观察雷果内蕴含的雷霆之力,片刻后,他睁开双眼,目中闪电弥漫,抬头目光穿透山谷,落在了洞府外,神色平常,喃喃道:“我正要去抢,却没想到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此刻,洞府外那四道长虹呼啸临近,很快就来到洞府上空,不待那元婴老者开口,他身边的结丹修士就走出一人,向着下方洞府喝道:“齐治,天雷宗在此,还不速速出来接见!”

        其声音轰轰,传入洞府内,久久不散。

        那元婴老者低头看了一眼洞府外的禁制,眉头略有一皱,洞府的禁制王林之前走过时并未使其开启,那禁制在他眼中微不足道,可在这元婴老者看来,却是充满了精妙。

        隐隐的,甚至有一丝危机。

        “这齐治能成为元婴老怪,不可小看,单单这洞府外的禁制阵法,就绝非等闲。”他阻止了身边结丹修士继续喊话,而是阴森森的开口传出声音。

        “齐道友,老夫邱德海,天雷宗四大长老之一,今日来此,因我天雷宗宗主欲进阶闪雷榜,故而需齐道友奉献一些法宝丹药之物。”他声音阴沉,更是把一身元婴中期修为全部散出,蕴含在声音内,飘入洞府之中。

        就在其声音响起的刹那,下方洞府大门轰轰打开,从其内抛出一物,落在了地面上,正是那昏迷的齐治!

        这突然出现的一幕,立刻就让那三个结丹修士一愣,让那邱德海双眼瞳孔一缩。

        “你要找他么。”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那洞府内传出,随着声音出现的,则是一身白衣的王林,他步伐从容,从其内缓缓走出,一股隐隐的威压弥漫。

        “你……你是于非!”三个结丹修士其中一人,显然是认识于非,此刻一眼认出,但在那威压下,他却是金丹颤抖,就连声音也都充满了无法置信。

        那元婴老者死死的盯着王林,元婴震动,隐隐有了不妙之感,王林站在那里,但他神识扫过,竟然没有半点发觉,好似此人不存在于这个天地一般。

        这种感觉他只在其宗主身上有过,但眼下却隐隐有种错觉,似乎就算是宗主在此,也半点无法察觉眼前之人的气息。

        更让他头皮发麻的,则是那股从对方身上传出的威压,这威压之强,他感受极为深刻,在那威压下,他甚至连体内灵力都要凝固一般,尤其是对方那冰冷的话语在落入耳中的刹那,好似化作了一股撕裂之力,要把自己的身体从内向外生生的撕开一般。

        冷汗泌出,这邱德海咽下一口唾沫,身子缓缓向后退去,连连抱拳道:“老夫与这齐治不认识,眼下尚是第一次看见其人,既然道友先来,老夫离开就是,此事是误会,误会!”他压制颤抖的元婴,缓缓后退,在他感觉,这于非定然是修为强大之辈,绝非自己可以抵抗,眼下先放过对方,速回宗内为妙。

        那三个结丹修士也感觉不妙,惊恐中连连后退,就要远离这里。

        “就这么走了?”王林神色露出似笑非笑之色,扫了四人一眼。

        这一眼之下,那元婴修士邱德海心中咯噔一声,毫不犹豫双手向前一拍,化作一股大力卷着那三个结丹修士直奔王林以作阻挡,同时身子急急后退,全身冷汗打湿衣衫,整个人就要瞬移逃走。

        闪雷族同族之间不允许生死之斗,但却可以废掉修为,可以间接杀死,这老者对于这一切极为了解,更是干出了不少,此刻心神骇然中,第一个念头就是逃!

        王林不去看那瞬移的元婴修士,而是右手抬起向前一挥,那三个结丹修士立刻凄厉惨叫,眉心印记轰轰崩溃,大量的法宝之物飞出,被王林袖子一甩收走,身子向前迈出一步,踏在了天空之中。

        那三个结丹修士喷出鲜血,一一落在大地,体内金丹崩溃,虽说没死,但却修为尽废!

        邱德海刚刚施展瞬移,便立刻听到了那凄厉的惨叫,心中升起寒意,毫不犹豫的瞬移而走,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他出现之时已然在了很远,刚一现身立刻再次瞬移,数次之后,他体内灵力消耗太大,但他却不敢有停顿,立刻拿出丹药吞服,再次瞬移而走。

        王林的身影与声音,几乎成为了他此刻心中弥漫不散的阴云,沉甸甸的压的他元婴颤抖,生怕自己逃的慢了被其追上。

        一连瞬移了十多次,直至冲出了近十万里,期间吞下大量丹药,可以说拼了性命一般。更是在瞬移之时,他捏碎了宗门的求救玉简,召唤四周同宗救援!

        在闪雷族,如天雷宗这样的小宗派很多,都是闪雷族族人自行组成,对于这一点,闪雷族自然不会干涉,反而很鼓励族人组成宗派加入。

        就在这邱德海全身汗水流出,瞬息了多次,呼吸急促之时,在其又一次瞬移现身后,其前方有光芒闪烁,却是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瞬移而出,他皱着眉头扫了邱德海一眼。

        “邱长老,你遇到了何事如此惊慌,竟然还发出了求救!”

        邱德海看到这中年男子后,内心松了口气,并未回答对方的话语,而是立刻回头看向身后,神识更是散开一阵横扫,没有察觉半点王林的迹象后,这才苦笑起来,看向中年男子正要说话。

        但就在这一刹那,一个让邱德海魂飞魄散的声音,从这天地内冷冷的传出。

        “不跑了?”

        邱德海瞬间头皮发麻,双眼瞳孔露出滔天惊恐,哪里还敢与那中年男子交谈,立刻疯狂的向前瞬移而走。

        那中年男子也是一愣,在王林声音回荡的刹那,他体内元婴好似被重锤狠狠地一击,整个人喷出鲜血,尤其是邱德海的行为,更是让他升起无尽骇然,不假思索紧跟着邱德海瞬移而走!

        “你二人若散开,两个都要废掉修为……”

        二人疯狂的逃遁,一路不惜耗费丹药不敢有半点停顿,更不敢相互分开,只是瞬移多次之后,消耗的灵力太多,已然让他二人无法承受。

        “邱德海,你招惹了这样之人,自己受罪也就罢了,还要拉上我!!!”那中年男子咬牙切齿,逃遁中死死的盯了邱德海一眼,怨气冲天。

        邱德海面色苍白,神色充满了恐惧,正要说话,但立刻,那让他二人惊慌的王林声音,又一次回荡天地。

        “继续求救,把你天雷宗所有元婴修士都叫来……带我去你天雷宗山门,否则……废掉修为!”

        那中年男子抢在邱德海前拿出求救玉简,毫不犹豫的捏碎,他恨邱德海入骨,若不把更多的人叫来一起陪葬,心中那口气无法宣泄。

        一个时辰后,这闪雷族修真星上出现了极为诡异的一幕,四个元婴修士在前方仓惶疾驰,其中有三人在神色惊恐的同时,露出咬牙切齿的恨意!

        在他们的身后,王林神色如常,一步步缓缓迈去,不紧不慢的跟着四人,这一路上在邱德海二人的求救下,途中又来了两个天雷宗的长老,四人成群,一起展开了逃遁,不得不按照王林的要求,去往天雷宗山门。

        远远地,在前方大地上出现了一座山峰,山峰不高,但也有云雾缭绕,更有一条石阶从山峰上蜿蜒而下。

        山峰顶部,有一些阁楼建筑,看起来也有一些宗派的样子。

        “前……前辈……这里……这里就是天雷宗……”四个元婴修士带着浓浓的惊恐来到了这里,邱德海声音颤抖,连忙说道。

        这一路他们四人被逼的不断疾驰,此刻已然体内灵力殆尽,在加上惊恐骇然的心绪,更是把他四人心神折磨。

        王林看了那山峰一眼,右手一挥,顿时就有一股狂风凭空出现,直接卷向那四个元婴修士身上,四人眉心闪电印记立刻爆开,惨叫之中从族印内飞出大量法宝之物,全部被王林收走的同时,这四人的身体被狂风卷着,直接破开山峰的云雾,轰的一声落在了这宗派山门大殿广场之上!

        整个天雷宗,一片安静,其内一些修为不高的闪雷族人,原本正在广场打坐吐纳,此刻一个个呆呆的望着从天空被抛下的四大长老,半响说不出话来。

        “前辈,前辈,您终于来了!!”在这寂静之中,从这天雷宗大殿内立刻冲出一人,此人身子干瘦,看起来其貌不扬,但修为却是达到了化神初期,他双眼带着晶莹,望着天空之上的王林,神色极为激动。

        “在看到前辈的一刻,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前辈修为通天,风姿无人可比,这短短的一瞬间,我好似在千万年前多少次轮回中看到了前辈的身影,使我无法平息激动,只想多看几眼,一直看到我寿元终结,每看一次,都会让我全身灵力自行运转,好似一瞬间吞下了无数雷果,甚至连修为都有所增强,这天地间,也就只有前辈方有如此神通,别说我闪雷族的那些长老,就算是族长,在前辈这个年纪时,也绝不可能与前辈相比啊。

        前辈,晚辈别无所求,愿意奉献全部搜集的法宝,全部献给前辈,只求前辈能让我有生之年,可以时常看到前辈,可以见证前辈走向如日中天,让我来做前辈的马前卒,为前辈劈荆斩刺,为前辈披星斩月,为前辈劈死一切敌人,为前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啊!!!”

        以王林的修为,在这干瘦之人激动的话语中,也不由得怔了一下,想起了许立国。

        实际上,不仅是他,就算是换了任何一个修士,面对这样一副场景,也会怔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