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85、1286章 苏醒!
  • 正文 第1285、1286章 苏醒!

    作品:《仙逆

        第1285、1286章 苏醒!

        山谷内王林的石像,在这六年中从沧桑的老者,已然化作了青年,几乎与他没有成为石像前,无任何区别,每一次李倩梅默默的望着石像,都好似看到了王林站在自己面前。www.00ksw.org

        “你答应过我,要送我的……”李倩梅轻声喃喃,似自语,又似说给那成为了石像的王林。

        与王林相识的一幕幕,在这六年中,总是会浮现李倩梅的脑中,越加的深刻起来,只是她有时候也会问自己,这一切,为什么会成为了现在的样子。

        她想不明白,只是王林的身影,却是在心中越来越深了……

        她想的更多的,是入定时,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水面下,鱼儿的双眼,默默的望着水面上天空中的飞鸟。

        那飞鸟的一次落下,抖动了羽毛,喝水时目光与水下鱼儿的注视,尽管只是片刻,但却成为了永恒,在李倩梅的脑海中存在下去。

        “真的……有前世么……”李倩梅咬着下唇,已经没有了眼泪的她,掀开十根手指上的血珈,再一次为王林化作的石像,以血抹身。

        时间又一次在不知不觉中缓缓流过,转眼,又是一年……

        这一年中,王林石像吸收血液的速度越来越快,李倩梅每天只有了半个时辰可以略作休息,其余的时间,全部都要望着石像,在其上血液还没有完全吸收时,便要再次涂抹一遍。

        一遍,一遍……这一年的时间,几乎相当于之前六年的全部,李倩梅的身子,更为虚弱了……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恢复,只能在这种不断地消耗下,慢慢的消散着生机。

        她储物空间内的丹药,在这七年内,也依然所剩无几,全部都被她服食,化作体内元力,运转生机。

        只是丹药的消耗,却是远远比不上她整日的消散,即便是有再多的丹药,也无用……因为此刻的李倩梅,没有时间去消化丹药,她每天,只有半个时辰……

        一旦因丹药的原因,使得这长达七年的努力,没有一息的间隔出现了缺口,她的努力将付之东流……

        李倩梅的脸上,黯淡无光,没有了丝毫的神采,唯独她的双眼,依然还是执着,她不去思考值与不值,只是知晓,自己需要这么做,自己这么做……不后悔……

        这就够了。

        在一次涂抹完后,李倩梅取出储物袋内一粒丹药,迅速的放入口中,抓紧一切时间消化,在半个时辰后,她放弃了继续吸收药力,任由药效散去,勉强换来的一些元力,再次凝聚自身的生机,刺激身体制造出更多的血液,又一次开始了涂抹……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个女人,带着她的柔韧,带着她的执着,带着她不悔的决心,她熬过了八年……

        她没有李慕婉当年数百年的孤独等待,没有李慕婉当年孤独的琴音,但是她却有同样的执着,即便八年之后,还是八年,直至她生命的终结……

        “你还没有回答我第三个问题,我还没有听到你说出第三个问题……”

        李倩梅咬着唇,一遍又一遍涂抹下去,直至永恒。

        八年之后,她就连那每天半个时辰的休息,也都没有了,王林所化石像的吸收已然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几乎一遍抹完,立刻就会被吸收殆尽,李倩梅没有半点时间犹豫与打坐,便要开始下一次的以鲜血涂抹。

        这样的方式,使得她更加憔悴,没有时间休息与打坐,仅仅凭着其碎涅修为,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一个女人,可以做到了这一点,如果还要问值与不值,那是一种亵渎……

        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已经不再去思索任何事情,只是脑海内与王林相识的一幕幕,却是化作了一股力量,支撑着她,度过了第八年。

        只是,与第八年相比,最为可怕的,是第九年,王林所化石像吸收血液的速度,达到了恐怖的程度,甚至往往一遍还没有涂抹完整,前方被涂抹过的地方就会立刻消散。

        如此一来,已经超过了李倩梅的极限,她即便双手全部用上,也无法跟得上消散的速度,在发现这一情况后,李倩梅脸上露出凄惨,她毫不犹豫的咬破了舌尖,开始使用了其心神的精血!

        精血,是一个修士极为重要之物,它的多少,可以决定修士的一切,它不存在于身体四肢之内,而是存在于舌尖,心头之处。

        这里的血液,一滴,便相当于全身了。

        舌尖的精血,在被李倩梅喷出之后,她盘膝中双手掐诀,便把精血化作血雾,弥漫石像全身,以这种剧烈的消耗,才可以跟得上石像吸收的速度。

        只是每一次喷出精血,她的面色都会惨白几分,整个人看起来,已然瘦的皮包骨一般,往昔的绝伦容颜,似乎也不再了。

        但这一切,在第九年的下半年,却是再次改变,王林所化石像吸收的速度又一次加快,即便是舌尖的精血,都已然不足!

        李倩梅身子极为虚弱,她眼中露出绝望,但银牙一咬,却是右手一挥,竟然有一把银色小剑出现在了手中,向着自己心头狠狠的一刺!

        精血所在,还有心头!剧痛钻心,使得李倩梅身子颤抖,但这一切,却没有让她停止,只是她的身子,更为的虚弱下去。

        以这种无法想象的方法,李倩梅度过了第九年,迎来了第十年……

        “那声音曾说,这种方法,若能坚持十年,他有苏醒的可能,眼下只剩最后一年……”九年的时间,使得李倩梅已然判若两人,随着第十年的到来,心头,舌尖精血,已经不足以涂抹石像。

        李倩梅,选择了元神道血……所谓元神道血,便是她一生修道,感悟天地意境,融入元神,成为其修为的根本,把其炼化逼出,化作一团气息,这气息,不是血液,但却比血液,更为贵重,蕴含的生机,是李倩梅的全部!

        在这最后一年,李倩梅也曾犹豫了,只是她的犹豫,在看到王林石像的一刻,化作了一个盛开的笑容,如同当年第一次见面,笑容很是动人。

        “你心中有另外一个女子存在,我不会与你抢夺,也不会让你去选择,你为了她,想必这些年来很是苦涩……我又怎能逼你……

        你不在意我也罢,世间总有一些事情,是无法去琢磨,无法去改变的……我想,这九年若是你心中那个女子来临,她也会如此的,她甚至会比我做的更好……

        即便是那个木冰眉,她若是知晓了一切,若是来到了这里,我想她也会做到吧……我不奢求一切,只是完成了我心中那总是出现的画面,那前世中,你是飞鸟,我是鱼儿……这些年来,我也想了很多,也明白了很多,许是错觉吧,我也看到了很多……

        我看到了模糊中,化作飞鸟的你,曾两次落在我游荡的水面,一次,是喝水,一次,是你受了伤,落在了水里……我用我的力气,把坠入水中的你推到了岸边,让你可以呼吸,可以继续飞走……”

        李倩梅带着温和的微笑,望着王林的石像,闭上了双眼,在其双眼闭合的刹那,她体内元神运转,眉心骤然就有漩涡出现,一团团道之血液,慢慢的弥漫出来,落在了王林的全身。

        李倩梅,如败落的花絮,加快的凋零。只是这第十年,似乎变得极为漫长起来,比之前九年加在一起还要漫长,在第十年的第九个月,李倩梅睁开了双眼,她望着雕像,沉默了很久很久。

        渐渐地起身,望着天空,好似看到了前世自己推着飞鸟上了岸边后的一幕幕。

        轻轻地摇了摇头,李倩梅接下挂在颈部的一枚玉佩,这玉佩里,是她的命魂所在,望着石像,李倩梅把这玉佩轻轻地挂了上去。

        “以我的所有,也无法帮你渡过这最后的三个月……我做不到了……只是我知晓,所有去往妖宗战场的修士,只要被妖宗认可之人,都可被妖宗太上长老施展神通,取出魂血储存,一旦在战场死亡,以这魂血,可重新塑造魂魄,转世重修……我当年被妖宗认可,也留下了魂血,眼下我去把这魂血取出,或可帮你渡过这三个月……”李倩梅望着王林所化石像,许久之后收回目光。

        在这山谷四周李倩梅从储物空间取出了九把飞剑,分别刺在四周,组成了一道剑阵,此剑阵,是她法宝中最强,曾帮她在战场上斩杀无数凶兽!

        留下了剑阵守护,李倩梅咬着唇,以虚弱的身子,吞下丹药后疾驰而走,十年内,第一次离开了山谷,离开了这蛮荒大陆,直奔九阶星域妖宗而去!

        “我的时间不多,命魂玉佩也只能维持约一个月,一个月内,我必须要取回魂血,只是……那魂血却并非易取……”

        李倩梅化作长虹,消失在了星空内,王林所化石像,她无法带走,那石像在三年前便好似与这蛮荒大陆融为一体。

        李倩梅这一走,再也没有回来……

        这最后的三个月,缓缓地流逝中,山谷内没有了那女子的身影陪伴,似乎因她的离去,这山谷也变的孤独起来,大陆上的凶兽阵阵咆哮越来越剧烈,隐隐向着山谷来临。

        只是在那九把飞剑组成的剑阵下,一切踏入山谷范围之内的凶兽,纷纷惨叫而亡,慢慢的,凶兽退去,渐渐不敢来临。

        一天、两天、三天……转眼中,十天过去了。

        李倩梅留下的玉佩,挂在王林所化石像的颈部,散发出柔和之芒,好似李倩梅从没有离去,滋润着王林的石像。

        带着她的温暖,带着她十年的擦抹,带着她的心,化作一股力量,伴随在王林石像的旁边……

        第十一天、十二天……直至二十天。

        李倩梅,还是没有回来……她就好似消散在了天地之中,没有了任何音信,好似这山谷内,从未有这一个女子出现一样,唯有那剑阵,那玉佩见证着往昔的一切。

        山谷一片安静,只有那石像散发晶莹之芒,隐隐的照亮四周,与其上玉佩之光辉映,只是那玉佩的光芒,也越来越暗淡起来,如风吹烛火,似乎随时都会熄灭一样。

        时间慢慢过去,在李倩梅离去的第二十七天,这罕有修士来临的蛮荒大陆星空中,一个身穿白衣的老妪,踏步而来。

        这老妪一脸阴沉,手中拿着一枚玉简,前行中时而印证方向,渐渐距离这蛮荒大陆,越来越近。

        一天后,老妪前方迷雾中,王林所在的蛮荒大陆,赫然出现!

        这老妪冷哼一声,向前一步迈去,却是整个人瞬息消散,出现时,已然踏在了这大陆之上,刚一落下,老妪立刻散开神识,却是爆发出了其碎涅大圆满的气息,在这蛮荒大陆上横扫而过。

        刹那间,就被她找到了一路寻来的那处山谷所在!

        察觉了山谷所在方位,老妪身子如长虹疾驰,一路奔雷不断,轰隆隆之下骤然破开虚空,出现在了王林石像的山谷外。

        “就是这里了!”老妪皱着眉头,正要迈入山谷,突然这山谷内就有九道剑气轰天而出,直奔她而来,阻止其踏入半步!

        老妪神色如常,但眼中却有复杂,望着那就把飞剑,暗叹中右手所拿的玉简向前一挥,这玉简立刻就与那九道剑气碰到了一起。

        玉简荧光闪烁,其内散出了一股柔和的气息,环绕在九道剑气之上,那九道剑气立刻一震,却是放弃了一切抵抗,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没有了剑气的阻隔,老妪迈步踏入山谷内,一眼就看到了山谷中心,王林石像!更是看到了石像颈部挂着的玉佩。

        望着王林所化石像,老妪眼中露出复杂,许久之后长叹一声。

        “李倩梅,你牺牲了那么多,就是为了此人么!!罢了,老身曾答应你,代你送魂血而来,也算完成了与你的承诺!”老妪大袖一甩,立刻身前就出现了一道储物裂缝,从其内骤然就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絮状血球飞出。

        这絮状血球并非真正的血液,更像是一团魂魄凝聚,出现之后在老妪一挥之下,直奔王林所化雕像,融入进了其内。

        在这魂血融入的刹那,王林所化石像轰然一震,其上血光滔天,但这血光却是没有任何煞气,有的,反倒是一股生机,一股温柔与十年的伴随……

        随着石像的震动,好似有一股气息从其内爆发出来,欲要冲出一般!阵阵咔咔声下,化作石像的王林双眼处,出现了大量的裂缝,却是他,在沉睡了十年内,第一次,睁开了双眼!

        随着其双目的睁开,他的脸上所有石皮,陆续崩溃,向着四周缓缓地蔓延,似乎要全部碎裂而出,还需要一些时间。

        眼中带着茫然,王林好似做了一场梦,在那梦中,他进入到了一个奇异的境界,那是道境……

        “哼,你醒了!”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王林的迷茫,使得王林双目骤然恢复了神采,闪烁之下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远处的那白衣老妪。

        “你是……”王林目光平静,落在了老妪身上,他一眼之下,清晰的就看到了在对方的身体内,有一尊元神运转,那元神内更有种种神通闪烁,甚至在他的目光下,对方元神内的那种种神通都瞬息停止变化,仿若随着他心中一动,就可以看清那些神通的根本!

        随着他的目光移动,他更是看到了这老妪身体上,在其右心之处,还有一道封印,这封印是疗伤之用,却是存在了不下千年。

        在他的目光下,那白衣老妪骤然面色大变,下意识的退后几步,额头竟然瞬息就泌出了汗水,她在刚才的一刹那,有一种被对方看透了身体,凝固了元神的感觉,甚至她心中所有隐秘,包裹神通之术都在对方眼中,全部暴露,甚至她隐隐有种惊骇的错觉,仿若对方心念一动,就可以让自己的一切神通从记忆内清除!

        更让她感觉可怕的,则是身体上千年前与人厮杀重伤,被妖宗太上长老留下的一张疗伤印记所化封印,竟然在对方一目之下,几乎要崩溃,足以引动她体内几乎快要痊愈的伤势,仿若可以逆转千年,让她瞬息间就出现千年前的重伤!

        “老身从九阶妖宗来临,为你送上李倩梅魂血,将你救醒,你要干什么!莫非还要杀老身不成!”这老妪尽管骇然,但性格一向恶劣,此刻后退数步,盯着王林低喝!

        “李倩梅?”王林一怔。

        那老妪看到王林的表情,似乎连骇然都被压住,带着一丝悲哀,长笑道:“李倩梅啊李倩梅,你做了这一切,原来此人根本就半点都不知晓!罢了,老身魂血已经送来,还了你的人情,就此你我二人再无所欠!”

        老妪猛地转身,就要就此离去!

        “道友先莫急走!”王林心中隐隐有了一丝猜测,立刻张口说道。

        随着他的声音,这天地之间好似有规则变化,那白衣老妪身子一震,竟然无法离去,她转身盯着王林,阴沉开口:“你修为是高,杀我也简单,眼下不让我离去,不知何意!”

        “在下昏迷很久,却是不知晓这期间的一切事情,还望道友详细诉说一下!”王林望着老妪,缓缓开口。

        那老妪冷笑,许久之后说道:“你要知晓?好,我就告诉你一切!你可认识一个叫做李倩梅的女子?你也不用开口,你一定是认识的!

        我不知你二人如何相识,但你可知道,十年前,这李倩梅放弃了成为妖宗弟子的大机缘,舍弃了妖宗对她的重视,成为了第一个途中离开战场之人,为的,据说就是在无极宗见一个人!

        她这么做,妖宗自然不愿,就连其破天宗也都颇有微词,此先例一开,自然会有人不再遵守!她失去的这些,对你来说自然没什么关系,你即便不知道也无妨!”

        王林一愣,他的确不知道这些,他在无极宗看到李倩梅,这一切,李倩梅没有说。

        “你可知道,十年前这李倩梅因去师尊之命,离开了无极宗,回到了其宗派之事!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但你可知晓,她回到了宗派之后,就立刻被其师尊封困,为的就是不让她离去,要困她三个月!为什么困她三个月,因为在那个时候,有一个人,正在面临生死危机!这一切,老身知晓不多,但想必你是明白的!”

        王林心神一震,他自然知道,只是有关李倩梅在破天宗的事情,却是第一次听闻。

        “你可知晓,李倩梅为了去救你,与其如父一般的师尊决裂,以死换来离去的机会,从此之后,成为了无门无派之人!”

        “你可知晓,李倩梅为了让你苏醒,在这十年内,整日以鲜血为你涂抹全身,而后鲜血用尽,更是以精血取代,最终精血不够,便以意境元神代替!”

        “你可知晓这一切,是多么的痛苦,长达十年如此,从未间断!”

        “你可知晓,这十年她除了最后几个月,从未离开过这山谷半步,整日与你陪伴!”

        “你可知晓,这十年内,她用的不仅仅是鲜血,还蕴含了她的生机,她的一切,她消耗了生机,融入血液送你,虚弱至极!”

        “你可知晓,在最终她元神无法代替,竟然去了妖宗,以什么样的代价,取回了魂血,让老身为你送来!”

        “你可知晓,她即便是临走,也要把命魂玉佩留在你的身上,为你滋润身体,这一切,你不知道?你竟然不知道???”

        那老妪神色悲愤,盯着王林,说出了这一番话语!

        这些话语,落在王林耳中,如同雷鸣轰隆隆而过,使得他身子剧烈的颤抖,他知道了,他知道了在天逆内那始终没有间断的血光,那带着温柔的温暖,即便是在道境内也始终存在滋养其魂魄的血光,到底是什么!

        他低头中,更是看到了颈部的玉佩,那玉佩光芒黯淡,似乎随时都可以消散,更是在王林这一看之下,不知为何,玉佩上竟然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

        “你可知晓,她此刻去了哪里?”那老妪惨笑中声音带着悲哀。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为了取回魂血,答应了妖宗什么样的条件,这些你怎么能知道呢,我若非是看着她从小长大,是她的师姐,此番在妖宗逼问出她全部事情,我也不会知晓……”

        “她,在哪……”王林沉默中,轻声说道。

        “她在哪?妖宗魂血,岂能是说取就取,她十年前离开战场,十年未回,更被破天宗驱除,妖宗岂能不惩罚,她想要回魂血,就要付出代价!

        为了取回魂血,她答应妖宗之人,去了裂缝战场的最深处,去为妖宗探查那裂缝深处,充满了凶兽的世界内,是否有与界外连接的通道!

        若真有通道连接界外,那么她岂能安全回来,即便是没有连接界外,在那裂缝深处有至强的凶兽存在,她必死无疑!

        更何况此刻的她,已然生机破灭,一身修为大损,透支了生命,又如何能存!妖宗如此,就是要让她死在战场,以儆效尤!

        她为了取回魂血,此刻已经去往了裂缝战场深处,妖宗之人不会让她再回来,就连这魂血,她也只能让我送来,这一切,你现在都知道了!她不让我告诉你,但你既然问了,我凭什么不告诉你,为什么不告诉你,我就是要让你知道这一切!”那老妪冷笑,言辞字字如锥,深深地刺入王林的心中。

        王林身子颤抖,他全身本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完全碎开的石皮,在听到这一切的刹那,其上裂缝剧烈的蔓延,更是在一阵轰隆隆的巨响下,全部崩溃!

        那些石皮与王林血肉连接,此刻崩溃,立刻就使得王林全身成为了血人,但这一切他又如何能在意!

        他所化的石像,与这蛮荒大陆连接,此刻在崩溃的刹那,立刻这整个大陆轰然颤抖,却是瞬息间,竟然崩溃!

        轰轰之声在这一刻惊天动地,整个大陆轰然瓦解,一道道沟壑在震动***现,使得这蛮荒大陆,骤然四分五裂!

        在这大陆崩溃的瞬间,王林整个人一冲而出!一股绝强的修为气息,更是在这一刹那,从他身上爆发出来,这修为之强,足以惊天动地!

        出现之后,王林望着星空,身子一步迈去,右手虚空一抓,却是立刻就把那老妪虚空抓住。

        “带路!我要去妖宗战场!”

        王林声音平缓,但却透出一股不容人拒绝的威严,即便是碎涅大圆满修士,也不能拒绝!不敢拒绝!

        “你……”那老妪在王林爆发的修为气息下,元神颤抖,甚至连神通都无法幻化而出,根本就闪躲不开,瞬息就被王林虚空抓住。

        “我去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