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63章 鱼儿与飞鸟
  • 正文 第1263章 鱼儿与飞鸟

    作品:《仙逆

        第1263章 鱼儿与飞鸟

        这种沉默,一如当年蓬莱一别时,二人在星空中一样,百年转眼而过,但这一幕,却还是相似。www.00ksw.org

        王林的沉默,是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无论是相忘于江湖,亦或者李倩梅离别前的手镯,都已经让王林的话语,再也没有了言辞。

        那手镯,更是在七彩界内,救下了王林之命,这种恩,他要报答,只是这种报答,却蕴含不了感情。

        他的心,已经死了,装下的,也只有李慕婉一个女子……除非是天地毁灭,除非是他道消身亡的一刻,或许,他会选择不一样的道路。

        只是现在,他做不到。亦或者说,李倩梅,还没有真正走入他的心中,对于李倩梅,王林有的只是道友之间的欣赏,只是那手镯的出现,命运的转折,却是使得这份欣赏,有些复杂了。

        甚至在王林感觉,李倩梅的优秀,本不该对自己而绽放,他与她,也只是因那三个问题而相识,除此之外,一片苍白。

        他与她,没有修魔海内数年的生涯,没有云天宗内数百年的等待,也没有山谷内,红颜白头成枯骨的震撼,没有琴音环绕王林两千年修道的陪伴。

        更没有那天道使者来临,王林仰天嘶吼,痛苦的咆哮出那一句震撼天地的话语。

        “天让你死,我也要把你抢回来!!!”这是一个承诺,是王林这一生,对一个女人的承诺。

        所以,面对李倩梅,王林保持了沉默。

        对于李倩梅,王林的心是复杂的……

        “能陪我坐一会么……”李倩梅咬着下唇,轻声道,她坐在了庭院内的草地上,月光落下,使得此刻的她,美丽动人,风华绝代。

        王林沉默中,坐在了李倩梅的身边,望着漆黑的夜空中那璀璨的星光,还有那迷人的月色,鼻间隐隐还传来李倩梅身上的幽香,整个人,似乎也全部放松下来。

        “你这百年,过的可好……”李倩梅低着头,玉手在一根青草上扰着,使得那青草缠住了手指。

        “还好。”王林轻声道。

        “那副江湖图,你看了么?”李倩梅轻笑抬头,望着王林,神色宁静中,有一股美丽蕴含。

        王林的目光落在了李倩梅的脸上,片刻收回,没有说话。

        “谢谢你的法宝,它伴随着我在裂缝战场上,度过了孤独的百年……”李倩梅目不转睛,望着王林,轻声道。

        王林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口。

        “过几天,我就要走了……”李倩梅依然望着王林,双眸似乎在颤,但目光却是坚定,始终看着王林,只是其缠绕在青草上的手指,似乎缠绕的更多,怎么也不愿从青草内挣扎出来。

        “我……会送你。”王林沉默中,缓缓开口。

        李倩梅脸上露出微笑,眨了眨眼,轻笑道:“我还以为你成了哑巴呢。”

        王林苦笑,摇头不语。

        “你上次也说要送我,可若不是我途中回去寻你,你也不会送的。”李倩梅双眸的颤抖,似乎更为剧烈,但依然望着王林。

        “这一次,我会送你。”王林避开李倩梅的目光,望着前方,轻声道。

        李倩梅脸上有苦涩,看着在身边的王林,却是有一种遥远的感觉弥漫心中,对方距离自己很近,但却又很远,远的似乎这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拉近。

        如同是水中的游鱼,与天空的飞鸟,鱼望着飞鸟,留下的眼泪融入水中,鸟儿看不到……因为它们之间相隔的,是这天地,是这破不开的水面。

        那飞鸟偶然间,落在了河边,看到了水中的鱼,或许有了片刻的停顿,但最终,还是展翅飞远,留下的,唯有展翅时带起的风,吹动了水面,荡起一圈圈苦涩的涟漪,波动了那水底望着飞鸟,鱼儿的身体。

        “这一次我离去,要很久才可以回来……或者,再也不会回来了……”李倩梅轻声低语,落在王林耳中,使得王林更为沉默。

        “我是一个孤儿,师尊把我捡来,抚养长大,去妖宗战场,是我的命运……如果有一天,我再也没有回来……希望你,可以记得……”李倩梅缠绕在青草上的手指,轻轻的颤了一下,缠的更紧了。

        她没有告诉王林,这百年来心中对方的身影越加的清晰,也没有告诉王林,因为那金色的仙笔遗落,她拼着重伤也要取回。她更没有告诉王林,她之所以可以在眼下来到无极宗,承受着是一股多么大的压力!

        她柔弱的身子,在这压力下,是承受不住的。能在妖宗战场上离开的,唯有死人……而她,在破天宗的压力,在妖宗的压力,在百年的厮杀心中疲惫的压力下,还是选择了途中离去,这一切,只是为了见一见眼前这个距离自己很远很远的人……

        她同样没有告诉王林,正是因为她的离去,破天宗也有不同的声音,更有对她不满的话语,即便是妖宗,因她的离去,也有谴责……

        她也没有告诉王林,她这一次离开战场,将会错失真正进去妖宗,被妖宗认可传道的机会。

        这一切,她不说,王林是不知道的……

        “小时候,我就发现了,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我的头发是蓝色的,整个云海,没有任何人的头发是这样的颜色……我现在还记得,小时候身边的玩伴,都嘲笑我……”李倩梅轻声说着,眼中的苦涩,带着儿时的追忆。

        “我修道很刻苦,师尊为了我,也炼制了很多丹药,在这丹药的帮助下,我才有了如今的修为……我的修为,是师尊给的,是破天宗给的……所以,我要去战场,这是我的命运。”

        李倩梅缠绕在青草上的手,没有松开,而是在清脆之声下,把那根草拔了起来,使得那青草,还是缠绕在其手中。

        她站起了身,婉了下蓝色的秀发,双眸望着王林,轻声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会记得曾经在你的人生中,有一个叫做李倩梅的女子,匆匆而过么……”

        听着这句话,王林的心,有了一阵刺痛,他面色略有苍白,抬头看着李倩梅,许久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会的……”

        李倩梅脸上露出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是透出一丝凄悲,她望着王林,好似要在这一眼中,把对方完完全全的留在记忆中,亦或者是……彻彻底底的忘在记忆中……

        这世间有一种距离,是留下与遗忘同样存在,同样无法衡量,同样遥远。如那水底的鱼,在飞鸟离去的一刻,挣扎的跃出水面,想要不再隔着水注视飞鸟,只是最终,只是一眼,它又回到了水底,落了下去……

        王林望着李倩梅,心中的苦涩,更浓了……依稀间,他脑中浮现出了当年开启了天逆大门后,自己踏入其内,好似看到了前生的一幕幕,那最后的一幕画面,他看到了自己成为了飞在天地中的鸟儿。

        模糊中,他好似看到了,那飞鸟曾经在一处河流上空,被河水内一条阳光下色彩绚丽的鱼儿所吸引,落在河边,仔细的看了一眼那鱼儿……

        那一刻,鱼儿也在水底,向他看来。

        在月光陪伴中,李倩梅的幽叹,如轻柔的风,在这安静的庭院内弥漫,随着她的身影,渐渐地走远。

        “谢谢……”望着李倩梅月光下的背影,王林轻声道。

        “为什么要谢我。”李倩梅身子一顿,转头看向王林,神色依旧宁静。

        王林沉默片刻,右手一翻,在其手***现了一个手镯。

        “它,救了我一次命……”

        在看到那手镯的一刹那,李倩梅脸上掩盖自己的宁静,顿时崩溃,她怔怔的望着那手镯,脸上渐渐露出了微笑,这笑容越来越盛,使得她在这一瞬间,有了惊人的美丽。

        “我记得……我把它扔了……”李倩梅眨了眨眼,轻声道。

        “我后来无意中捡到……”王林神色有些古怪,这番话语,他自己说出,都有些不会去相信。

        “恩,原来给你无意中捡到了。”李倩梅眼中带着笑意,点了点头。

        “还给你。”王林知道李倩梅误会了,只是这误会,却很难解释清楚,王林起身,拿着手镯欲要还给李倩梅。

        “它是你捡到的,你还给我,我还是会扔掉。”李倩梅眼中笑意更浓,抿着下唇,仔细的看了王林一眼,转身离去。

        “记得你答应了我,这一次,要送我离开的。”李倩梅的话语,轻柔的传来,随着她的身子,渐渐消失在了月色中,回到了这庭院内,属于她的房间。

        拿着手镯,王林暗叹,许久之后收起,目光落在了庭院外。

        那里,站着另外一个女子,这女子容颜绝伦,同样看着王林,神色透出复杂,显得萧瑟,月光下,这萧瑟化作孤独,默默地与王林对视。

        这一眼,仿佛回到了朱雀星,回到了恒岳派内,那天生水灵根,叫做柳眉的女子,站在恒岳派内,第一次看向人群中,少年的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