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44章 流月
  • 正文 第1244章 流月

    作品:《仙逆

        第1244章 流月

        时间缓缓地流逝,转眼便过去了三日,王林盘膝坐在那巨大的石门上,在那奇异的境界内,类似于悟道一般,在追寻那第九种规则的变化。www.00ksw.org

        蚊兽散及四周,密密麻麻之下但却并未散开,而是警惕的望着四周,尤其是蚊王,索性趴在了王林身边的石门上,一双冷漠的眼睛,冰寒的在四周缓缓扫过,一切被其目光落下的蚊兽,全部都露出极为恭敬的神态。

        这蚊王唯有目光落在王林身上时,才会有所不同,冷漠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依恋。好似孩子,在依恋父母一样。

        实际上在蚊王的心中,王林,就是这样一个身份。

        在蚊王的旁边,有四只颜色已然达到了深蓝的蚊兽,仿若护卫,环绕开来,一股堪比净涅大圆满的气息,从它们身上散出。

        可以说,以蚊王为首,一个约五千只蚊兽的小型蚊群,已然具备了规模。同样的,这些蚊兽也渐渐接受了王林的存在,只不过这种接受,若是没有了蚊王,则会立刻崩溃。

        在阵阵嘶鸣声中,王林始终盘膝坐在那里,默默的感受石门上的规则,这石门内部蕴含了八种规则,唯独在其气息中,那沧桑的岁月痕迹,化作了第九种。

        与前八种相比,这第九种,可以说是最强!王林没有时间全部都明悟,唯有放弃前八种,选择了那最强的第九种。

        石门的苍凉,透出的孤独,在这陌生的风界内,使得王林的心,有了共鸣,他坐在那石门上,好似成为了石门,望着天地沧桑,望着事态变迁,望着天空数万年转变扫过,望着大地山峦起伏跌宕。

        他的心,似乎也渐渐地沧桑起来。

        近两千年的修道,与这石门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但此刻,当他的心神与石门融合后,却是满满的找到了一种岁月在心中流转的感觉。

        如同画师看山看水看人生,总是在带入心中前,有了一个虚幻而出的框架,模糊的存在心中一样,王林坐在那石门上,没有低头去看这石门,而是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望着前方。

        他的目光,一片平静,如湖水之面,如古井不波。只是那平静的双目内,却有一丝追忆,不知不觉中化作一片涟漪,晃动出了王林尘封的记忆。

        他依稀间,似乎看到了在一颗修真星上,一个父亲,带着孩子,行走在山河之间,谈笑中手指之处,山峰峥嵘,河水波澜。

        那父亲带着孩子,不断地征服一处处山峦,不断地迈过一片片山河湖泊,更是在海中与孩子一同仰天呐喊,使得大海随之咆哮,掀起巨浪。

        这一幕幕带着岁月味道的记忆,在王林眼前如流水淌过,那是他一生痛苦与欢乐并存的过去,那是他人生的一部分不可缺少的回忆。

        而此刻,王林坐在这石门上,拾起记忆的同时,看着天地,慢慢的把眼前的一切,缓缓地留在了心中。

        “修道……实际上便是把道带入心中,这,就是修道了。所谓感悟与意境,实际上也是这个道路,把一份感动留在心里,默默地体会,与道融合,最终,也就成为了意境,成为了一种思想。”

        王林好似自语,喃喃中再次闭上了双眼,这一次,他尽管双目合上,但他还是可以看到天地,在他的心神中,一座磅礴的石门,也同样耸立。

        唯一不同的,他心中的山门上,并非只有自己坐在那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孩子,似乎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或许在王林心中,王平,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还只是一个……孩子。

        王平并非真实存在,而是被王林的记忆带来,虚幻而出,他坐在王林身边,如当年的儿时一生,默默的陪伴在父亲身边,与父亲一同看日出日落,一同走遍天地,一同……孤独的寂寞下去。

        “如果这一切,可以在这一刻永恒,成为刹那的芳华,那么人生,或许就会没有那么多的遗憾与选择。”

        在王林的心中,他与王平始终坐在那巨大的石门上,下方原本是一片模糊的虚无,但此刻也渐渐改变,阵阵波涛之声回荡,哗哗之下,好似海浪。

        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水,出现在了石门之下,远远看去,那石门好似从海面上破出,刺入云霄,任凭海水弥漫,也始终巍峨不动。

        海浪的声音,在这寂静的世界里,成为了一切,一直到更远处的海天之间,一轮初阳散出橘色的金芒,映照在了王林父子二人身上,把他们的背影拉长。

        “海日升残夜,岁月如忆流……永恒并未没有,只是那刹那的永恒,会让人沉醉,让人心碎,让人不愿苏醒,含笑追寻下去,直至成为了芳华一梦,永远,永恒的,在梦中消散。

        平儿,为父的第二式神通,便叫做流月,可好?”

        流月。

        流淌的岁月。

        因其始终在流淌,故而这岁月,也成为了永恒,当有一股力量,使得这永恒崩溃,使得刹那间出现了芳华,那是一种可怕的碎灭。

        王林的感悟,一直在继续,时间流逝,转眼又过去了七天,他在这石门处,已经整整坐了十日。

        蚊兽始终环绕四周,远远看去仿若一片红云,弥漫中渐渐地涌动,风从这里吹过,带着呜咽,但却带不走石门之上岁月的气息,更吹不散蚊兽形成的红云。

        这十天中,蚊王始终爬在那里,等待王林的苏醒。

        在第十日的黄昏,远处的天边,十多道长虹谨慎的前行而来,这十多道长虹内,均都是八阶星域不参与盛典的翘楚之辈。

        李元雷便是其中之一,他们一行人当日在风界裂缝外等待友人前来,却没想遇到了王林,更是亲眼看到了蚊兽仿若迎接的一幕,心神震撼。

        事后友人前来,众人商议之下,晚了几日后,这才整装谨慎的进入了那风界裂缝,来到了风界内。

        只是一路上,他们虽说小心翼翼,但却诡异的没有遇到任何一只蚊兽,这种事情,让他们惊讶中谨慎更多。

        随着不断地前行,蚊兽依然还是没有看到半个,若非是知晓自己进入的风界,他们甚至都怀疑,这里是否存在过蚊兽。

        大地上众多的废墟,其中有不少都是原本因蚊兽的存在,他们无法进入之地,以往进入这风界,他们也只是在外围的边缘活动,如眼下这般渐渐走入深处的举动,在无数年来,这尚是第一次。

        越是进入风界深处,他们便越是缓慢,更是心神紧张,时刻观察四周,不过收获却也是颇为丰厚,远远的超过以往的全部。

        这一日,他们正飞行中,突然李元雷身子一震,与此同时他身边的所有人,全部双眼瞳孔一缩,齐齐止步。

        在这里,他们不敢散开神识太广,但眼下却是根本就不需要散开神识,在远处那一片几乎遮天的红云,还有那隐隐传来的嗡声,却是立刻就让他们头皮发麻。

        进入此地近十日,好似失踪一般的蚊兽,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

        但奇异的是,若换了以往,一旦有蚊兽出现,立刻就会嘶鸣而来,可眼下那些蚊兽却是一动不动,根本看都不看远处的这十多人一眼,只是环绕在石门四周。

        这奇怪的一幕,使得众人退后的身子,不由得顿了下,一个个极为警惕,更是做好了稍有不妙便全速逃遁的念头。

        “那些蚊兽环绕的是……”其中一人倒吸口气,盯着远处红云内,依稀可见的巨大石门,低声道。

        “此地即便是我们师门的长辈,也几乎从未来过如此距离,想必也未见过这等石门建筑。看那石门的样子,似乎在当年仙界尚未崩溃时,是一处极为重要的祭坛之物。”众人中一个黑衣青年,轻声道。

        “那石门上,有人!”李元雷修为最高,隐隐看见在数千蚊兽内,那巨大石门上,盘膝坐着一个人影。

        他此言一出,顿时就使得众人心神一震,眼露无法置信之色,纷纷谨慎的看去,渐渐地,随着他们目光的凝聚,却是一个个均都依稀间看到了那石门上盘膝而坐的王林!

        “真有人坐在那里!”

        “此人是谁,竟然能在蚊兽环绕下平静入定!”

        “更诡异的那些蚊兽居然不攻击此人,反而隐隐好似在守护!!”

        “这不可能,蚊兽向来无法驯化,遇到我等修士便是生死厮杀,又如何能保护!”一时之间,众人心神震动下,露出骇然之色,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眼中所看的一幕。

        “别忘了,我们在裂缝外,看到的那个白衣修士,你们仔细看,那石门上之人尽管看不清样子,但衣服,却是白色的。”李元雷压下心中的震惊,低声道。

        “竟有人能***控蚊兽,此事……”四周修士一个个纷纷沉默,尤其是那几个后来者,他们没看到王林,只是听身边人提起,原本并不太相信,但此刻,却是不得不信,心中的震惊,比之旁人,还要浓郁数倍。